Arales罐子+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第二天一早,因為蘇沐秋要體檢,兩個人乾脆也沒進餐廳吃早點,跟蘇沐橙打了招呼後就直接下樓。



一出樓,就看到門口停了臺車,樓冠寧站在車旁朝著兩人朝手。「葉神,這邊!」



「行啊,小樓,看不出來你這人仔細地很啊。」葉修搓著手,拉開了門就鑽進車內,還不忘招呼蘇沐秋:「沐秋甭客氣,小樓是自己人,。」



蘇沐秋的全身健檢是樓冠寧幫忙安排的,本來葉修也只是在職業群裡問了王杰希一句B市的醫院怎麼走,誰知道樓冠寧看到後,開著小窗問清楚他的目的,知道要給蘇沐秋安排全身健康檢查,二話不說攬了全部的活兒。現下又親自開著車來接,殷勤的程度讓葉修都忍不住地懷疑起他有什麼目的。



「我說小樓啊,想追沐橙就拿出誠意來直接說,憑我們的交情,就算人家親哥想揍你,我怎麼也得幫你說著點好話,這麼瞞我不厚道你說是吧──」



「我跟你不熟。」蘇沐秋立刻就朝葉修補槍。



被捉弄的樓冠寧苦笑,他也不過是秉持著『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才想著能幫忙就盡量幫,沒想到話從葉修嘴裡說出來簡直就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也不想想人家兄妹才剛團圓沒多久,怕是什麼溫情的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多少,這要是真的路邊跳出一個小夥子就想追人家親妹,簡直就是存心討打的節奏。



「大神,你就別開我玩笑了,我跟沐橙前輩真的不是那麼回事。」



「行了行了,小樓不用解釋啊。」葉修一副『不用多說我都懂』地拍了拍樓冠寧的肩,轉頭就給了蘇沐秋一拐子:「你瞧你,人家小樓就說不是那麼回事了,你還擺臉色,沐橙這麼大的姑娘了,交朋友還得經過你同意嗎,妹控也該有個限度,控過頭了就是病,得治!」



「從頭到尾話都你在說好嗎?」蘇沐秋直接還以顏色給了葉修一肘,臉上的神情比鄙夷還要不屑。





因為是托了樓冠寧去安排,蘇沐秋的健康檢查過程十分順利而且迅速,饒是如此,跑完了部分流程後也花去了一整個早上。午餐是義斬的其他幾人一起吃了,飯後其他人各自回去,樓冠寧繼續作陪走訪下午的行程,等到結束了清單上的項目,已經又是好幾個小時過去了。



三人買了水,到院子裡等葉修過了菸癮後,樓冠寧帶著兩人重回醫院,等電梯的時候偷瞧了一眼正無聊地看著廣告海報的蘇沐秋後,視線挪回漫不經心的葉修,抬腳邁步跨過去,站在蘇沐秋的身旁,斟酌了一會兒才開口。



「呃……那個,沐秋前輩。」



「嗯?」蘇沐秋回頭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臉上帶著疑惑,正巧電梯來了,他也就沒有牴觸地踏了進去,看著樓冠寧落在葉修後頭也進了電梯,按下樓層後把門關起,一臉猶豫拖沓的欲言又止。「怎麼?」



樓冠寧求救的目光往葉修飄去,卻沒想到會被人轉過頭去直接無視,他在心裡暗罵大神太不厚道,最後卻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是這樣的,沐秋前輩,等等我們要做的檢查是,呃──」



「是精神狀態鑑定吧?」蘇沐秋接過他的話,臉上卻平靜的完全讓人看不出情緒,只是盯著持續變換的數字開口:「讓我猜猜,也許是個精神科權威,他會問我幾個問題,借由我的答案來判斷我是不是精神異常。」



「唔……」樓冠寧又往葉修的方向望了過去,只希望大神可以開開金口,別什麼事都扔他頭上,繼續在那邊逃避現實裝磨菇。



蘇沐秋也沒為難他,順著他的視線跟著看向葉修,嘴角挑著嘲諷的笑容。



「你的主意?」



「不全是,就只是隨便聊聊,你若不想做的話,我們可以馬上走。」



「想做就做吧,我就是好奇,如果鑑定結果確定我有病,你要怎麼跟沐橙說,你們又會怎麼處置我?」電梯到樓,蘇沐秋卻不急著出去,依然帶著笑容望著葉修瞬間難看下去的臉色。「如果我真的有病──你們會不會把我送進精神病院裡?又或者在我的房門外落鎖,像養隻畜牲一般把我給關起來?」



電梯門闔上了,站在控制盤旁的樓冠寧又伸了手去按開。



葉修看著蘇沐秋那刻在眼底中的冷笑,沒有回答,卻是直接拉著人往外走。「走吧,沐秋。」



蘇沐秋沒有甩開他的手,樓冠寧戰戰兢兢地在前頭帶路,走到了借用來的會客室後,樓冠寧笑著幫雙方介紹了身份後,便和葉修被人給趕到了走廊上。



會客室的門被關上,葉修從口袋中摸出了菸包,最後卻握在手裡卻沒動,就這麼雙手環胸,和樓冠寧一人一邊的站在門口等待。



諮詢的時間不算太久,葉修估算著大概也就是燃一根菸的時間,會客室的門被打開來,蘇沐秋站在門口招呼他進去。兩人交換了位置,王杰希介紹、樓冠寧託了關係專程找來的專家朝葉修熱絡地笑了笑。



「馮先生的家屬是嗎?」



葉修並不喜歡這個名字,但他還是端著笑容迎了上去。



蘇沐秋環抱著胸倚在門口,看著在面前上演的畫面,面色平靜地彷彿所有一切與他無關



那專家看了看站在門口一臉平靜的男人,再看看現在坐在椅子上,手上把玩著打火機,根本就是香菸重度成癮患者的家屬,他乾脆也放棄解釋太多細節,直奔著結論而去。



蘇沐秋的精神狀況沒什麼問題,對答如流,思慮也很清晰,就是在過往細節的記憶上有些缺失。所以他直接建議葉修帶著人去做個徹底的腦部檢查,確認當年車禍受的傷是不是留下了什麼後遺症。



葉修應了一聲,從口袋中掏出被他揉得皺巴巴的紙遞給專家,專家看著上頭密密麻麻的健檢項目及後面被勾劃確認的筆跡,笑笑地把紙張推回去,掏出名片給了葉修一張,說有情況再連絡。



下樓的時候,精神科專家與他們共乘一部電梯,也不知道樓冠寧是怎麼搭的線,一老一少談天的話題葉修聽了直打呵欠,最後忍受不住地抽了根菸就叼在嘴上過乾癮,被蘇沐秋給奪去揉在了掌心裡。



「浪費是要遭天譴的啊,蘇沐秋同志。」葉修在蘇沐秋毫不猶豫地將手上被揉爛的菸扔進垃圾箱時,痛心疾首的指控,被人冷哼了一聲無視。



晚餐三人隨便在街上吃了,因為葉修跟蘇沐秋都沒手機,蘇沐橙從張新杰那裡追到了跑出去的張佳樂,又轉到孫哲平那裡,最後才播通了樓冠寧的手機,蘇沐秋拿著跟親妹說了幾句體己,見葉修沒有接過去聊幾句的打算,就把電話掛了還回去。



最後樓冠寧覺得兩個人這樣實在不行,不說別的,光說葉修的領隊身分,這出了國門之後,身上沒個連絡通訊設備,實在讓人放心不下,於是便作主帶了兩人去辦手機。



誰知道葉修雙手一攤,表示自己身上除了菸包,連塊銅板都沒帶更何況證件。蘇沐秋倒是有證件,但是對樓冠寧要代為掏錢的行為表示無法接受,最後還是樓冠寧打了電話給蘇沐橙,嚴肅澄清他只是代墊,回頭送兩人回去的時候,蘇女神得點好現金來贖人,被蘇沐橙笑著答應了。





**





回到集訓中心的時後斜陽還在半空,兩人也沒什麼可以留著樓冠寧的地方,結伴按了電梯後就上樓去了。



蘇沐秋先去敲了蘇沐橙的房門沒應,又去敲楚雲秀的也未果,一轉頭就看到葉修叼著菸蹲在了兩人的房門口,由下而上眨巴眨巴的眼睛看著他,臉上帶著不太正經的笑容。



「沐秋大大,開個門求收留唄。」



蘇沐秋的眉毛一抖,隨後還是從口袋裡摸出房卡刷了門,繞著葉修就往房裡走:「你的房卡呢?」



「我跟你出門什麼時候帶過鑰匙?」葉修後腳跟著進門,腳一勾關上門,就搓著手撲到電腦桌上去,一整天沒打遊戲,他手癢得就跟一整天沒菸抽一樣痛苦。



蘇沐秋挑眉看著葉修扔在了房間矮桌上的房卡,脫了外套掛在架子上後,就把手機拿在了手上到一邊去研究。只是他一不刷微博,二也沒什麼朋友,手機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陣後覺得沒什麼,抬眼看著葉修打遊戲的背影半晌,終究還是放下了手上的東西忍不住湊過去。



見他靠近,葉修也不說什麼,但卻很明顯地往旁邊挪了些許,讓蘇沐秋可以看得更仔細一點。



才六十一級的秋木蘇正在一個人單刷著副本練級,沒了等級碾壓的優勢,副本推進的速度不算快卻很穩妥。



蘇沐秋默默地將葉修幾個特意放緩節奏的細節給記住了,遇到不懂的技能,葉修也會開口說明。



一個副本花了三個小時才打穿,開了幾個材料,葉修瞄了眼後就扔進了包,退了遊戲後轉頭看向了坐在床上思考的蘇沐秋,他退了遊戲後站起身來,拍拍那人的肩。



「走吧,下樓去。」



「啊?」被人打斷思考的蘇沐秋愣了一下,抬高的視線裡寫著不解。



「你這樣瞎琢磨是要琢磨到什麼時候?趕緊把初見逢雨給練上來,直接進副本裡實際驗證才是硬道理,下樓去訓練室,我帶你刷等級。」



兩人出房間的時候,蘇沐橙跟楚雲秀正好聊著天從電梯出來,看見他後扔下身旁的好友,三步併兩步就衝到他面前抱著他甜甜笑著喊聲:「哥。」



蘇沐秋順了順她的頭髮,掏出新買的手機要報號碼的時候,才想到了辦機子的錢沒給樓冠寧,跟妹妹說了這件事情,蘇沐橙表示回頭她直接聯絡人,把錢打帳上就行。



楚雲秀也跟蘇沐秋交換了號碼,蘇沐橙揪著葉修叨念著他也應該去辦個手機號。



葉修咬著香菸濾嘴,伸手拍了拍蘇沐秋的背。



「我就二十四小時黏著你哥不分開,你找我跟找他是一樣的。」



蘇沐秋賞了他一記白眼,蘇沐橙倒是樂呵呵地拍手點頭,對一旁的楚雲秀講起了十年之前他們兩個就是這相處模式,見了一個就找著一雙。



兩個妹子最後拒絕了葉修再去競技場練幾手的提議,親親熱熱地手搭著手,拎著零食袋說要回房間去看連續劇。







-TBC-



明日二更,敬請期待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