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les罐子+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回房間蘇沐秋還睡著,看樣子不是很安穩,倒也沒被吵醒。葉修放下東西,輕手輕腳進浴室洗澡出來,頭髮隨便抹兩下就拎著電腦窩上床開始看片子,不時按個暫停再倒退重播。精神雖然專注,一整天折騰下來也沒剩多少體力,眼皮直打架,葉修只好揉眼睛揉臉地把自己弄清醒。

牽扯到榮耀,葉修沒辦法容忍自己拖累隊友的進度。今天下午不管怎麼說終究沒盡好責任,也只能睡前盡量補回來。

「……幾點了……?」

蘇沐秋咕噥地靠過來,葉修按暫停轉頭,見他揉眼睛要爬起來,一時理不清該把人哄著繼續睡還是怎樣,只好乖乖報了時間。

「還不睡?」蘇沐秋聽了時間,人似乎也清醒了。頭往螢幕湊近看了片刻,擠開葉修的手移動游標,切了幾個畫面,然後停在某個時間線上。「你在找這個?」

葉修看了看,點頭。

「我陪你看,兩個人比較快。」

「睡不著?」

「白天惹出麻煩……」蘇沐秋笑笑,大概是因為不哭了,所以葉修總覺蘇沐秋又擺出那張只有他才會看到的表情,只是柔和許多,不再對他報以戒備和敵意。「好歹幫忙善後。」

「善後啊……」葉修動動脖子,手也很自然的往蘇沐秋頭上摸去,今天哄了一個下午,一時改不過來,等看見蘇沐秋的表情一僵,收手也來不及了。「抱歉,下午的習慣改不過來。」

「……沒事,電腦拿過來點。」

葉修收回手,靠在一起盯著螢幕一段一段討論,蘇沐秋不時指著某個角色問是誰,再畫出一條路徑問葉修這人做不做得到時,葉修真心覺得還好他們現在是關起門來討論,不然這群嘲可就開得太大,八成練習前得先進競技場殺個幾輪。

全部討論完,葉修又從頭播放一遍看看有沒有漏的,但終究沒撐完。先是蘇沐秋靠著他打瞌睡,後來連他自己也熬不下去,認命的把電腦堆床頭櫃上,然後把蘇沐秋放平擠過去點,睡著的蘇沐秋只哼哼兩聲,翻個面就搶走大半被子。

「這搶被子的勾當還真是始終如一啊……」

當年搶被子搶到把人踢下床,半夜還打起來,等冬天冷到非得兩個人擠一床被子才會暖的時候,又開始抱怨對方睡姿不好貼的不夠緊,才會讓冷空氣灌進被窩裡……

夏天不冷,葉修搶了一角蓋肚子上沾床就睡,最後的念頭是雙人床總不至於被踢下去了吧?



**



蘇沐秋起床的時候,葉修還沒醒。

青年在床上坐起,看看四周,舒展身體的模樣讓人想起大型的貓科動物。

他低頭細細看了一遍葉修的臉,印象中這人碰到枕頭就跟關機一樣好睡,到該醒的時候也醒得乾脆。

青年對於自己為什麼會記得這件事只歪頭想了一下,然後挑起嘴角笑笑地把這念頭扔在腦後,下床洗漱打理個人衛生後,沒有叫醒葉修便出門了,路上跟幾個在走廊等人的擦身而過,引來幾眼含蓄的側目。

「哥,怎麼只有你?葉修呢?」

蘇沐橙拿好早點剛在找位子,看見只有蘇沐秋一個,忍不住扭頭就去找另一個,一見沒有葉修,心裡其實有點忐忑會不會又發生什麼事。

「還在睡,應該晚點就會出現了。」低頭看看妹妹,蘇沐秋不由又補上一句。「不用送吃的給他,那家伙不能寵。」

蘇沐秋的話讓蘇沐橙眼睛發光的眨兩下,旋即笑笑地就跑去找楚雲秀,蘇沐秋拿完食物就見葉修一臉惺忪地踏進食堂。

「喂。」蘇沐秋走近,喊了一聲,神色微冷地把托盤塞到葉修手上,弄得葉修一愣一愣。

「……這幹嘛?」

「快找位子坐著吃去。」

「我可以自己來。」你在管誰家的小孩呢你。

「省點時間吧你。」

蘇沐秋轉身又從頭排隊打份早點,葉修怔愣地端著東西找張空桌坐了就吃,不是沒想明白蘇沐秋這在幫他省時間,只是不明白怎麼不到一天,他的待遇刷刷刷地向上翻了倍。

這個……不習慣啊……

即使心裡彆扭,葉修也沒打算跟食物過不去,吃到一半蘇沐秋回來,低頭吃東西的速度比他快,硬是比他晚開吃比他早收工,吃完也不離開就坐著等他。在蘇沐橙過來的時候回了幾句話,全是讓人放心的內容,在把蘇沐橙趕去訓練室時,非常自然的以『我等葉修』的理由繼續在椅子上發呆,似乎真的就是在等他。

訂正,不是似乎,真的在等他。

葉修不動聲色地打量蘇沐秋兩眼,看不出所以然。加快效率全殲盤中糧食之後下意識地就是掏菸起身,忽地想起食堂禁煙,起身跟掏菸的動作都頓一頓,這讓蘇沐秋以為葉修有話要說,便也坐著不動,只是望著他。

「呃……」說什麼……「出國的手續,你還差體檢那一項,今天身體看著點,明天跟我去體檢。」

「嗯。」

……這麼順利?

葉修還以為蘇沐秋這狀態會很排斥上醫院,結果說完就一個嗯──這是同意了?

「體檢要上醫院,要打針的啊我說。」

蘇沐秋給他一個衛生眼。

「因為從以前就不清楚你有什麼家族病史,所以會做比較詳細的檢查,照照片子驗驗神經什麼的應該都會有……沒意見?」

「花那麼多錢幹嘛?」

「讓橙子安心啊,你看她又擔心又不敢問,全身檢查一遍後你跑哪去她都安心。」理論上。

耐不住菸癮的葉修把菸叼嘴上,心裡面想的是蘇沐秋沒在蘇沐橙身邊待個三五年,去哪她都不放心。

「……知道了。你那什麼臉?」

「以為你會鬧脾氣說不去啊。」

蘇沐秋哼哼兩聲,轉身站起來,眼底有幾分不屑。

「怎麼可能真的檢查出什麼。」



進了訓練室,蘇沐秋沒像昨天那樣往前湊,走到昨天上線那台電腦前坐下就進了遊戲,葉修帶著眾人把昨晚看完的部分解說一遍,提早說了明天他人不在,要心髒組今天在他分析視屏的時候認真點跟緊討稐,最好充分發揮心髒把大家虐死算完。

「最低標準也要虐得張四亞欲仙欲死嘛,大家認真點啊。」

張佳樂立馬咆哮──這一大早這樣挑釁誰受得了!他媽的還最低標準!老子今天人盡可欺啊!?

「沒出息,張佳樂你別四亞拿久了連把其他人虐得低標未達的自信都沒有,像我,你們誰來不是菜?」

葉修這話可就是群嘲了,張佳樂能忍黃少天當然不可能忍,不過話還沒說就被喻文洲用手摀住往回拖,一連串嗚嗚唔唔嗯嗯哼哼的聲音比平常不斷句的垃圾話有喜感得多,聽得大家只看一眼就不好意思再看。

「那就先這樣,各自練習。」

葉修讓大家解散後往蘇沐橙那邊走,眼角掃過蘇沐秋的位置,將那專注安靜的模樣看在眼裡,才湊到蘇沐橙旁邊小聲地說重點。

「出國需要體檢資料,我明天帶蘇沐秋跑趟醫院。」

「……哥哥他知道?」

「同意了。」葉修摸摸蘇沐橙的頭。「沒事,他還對我說檢查不出什麼,你操什麼心呢。」

「哥哥他真這麼說?」

「八成只能檢查出他也知道的結果,但檢查一下你也安心。好好練習,我去帶孩子了。」

蘇沐橙噗地笑出聲,見蘇沐橙笑了,葉修心想從昨晚到今天總算把這大的小的都弄笑了,心裡只覺得舒坦不少。走回昨天的位子瞄了下蘇沐秋的螢幕確定位置,拿出帳號卡刷進遊戲就讓秋木蘇往冰霜森林跑。

昨天中午前蘇沐秋剛好練到二十級,下午討論視屏又發生那些事,這會兒逢雨才剛轉職在冰霜森林邊升級邊練招,用的跟秋木蘇這號同個職業,是神槍。

「……任務領了沒?」

「沒。」

葉修問完也沒回城,領著逢人把冰霜森林副本快刷一遍,運氣不錯還刷出一件神槍用的裝,秋木蘇這號不需要,當然是逢雨穿上。第二趟秋木蘇沒跑那麼快,留給逢雨練手的怪更多,速度卻還是一點一點提升起來。

葉修望著螢幕裡的初見逢雨,覺得蘇沐秋這是真的回來了,一點一點從這全新的小號上甦醒,然後把BOSS踩在腳下。

刷完副本次數後,倆人跑去刷了一上午地圖,等級同昨天一樣火箭上升。而蘇沐秋的操作從最開始抓回感覺般地變熟練,到後來跟秋木蘇配合的時候,隱隱找回幾絲當初的默契。

葉修沒去干涉逢雨要怎麼配置技能,他也不知道蘇沐秋有沒有去查攻略,他只是有些期待。

期待這個已經不是過去的蘇沐秋在選擇神槍後,會把初見逢雨養成什麼樣子。

「走吧,吃飯了。」葉修嘆口氣,把給逢雨弄套銀武的念頭壓下去,拍拍蘇沐秋的肩膀把人給叫起來。

「嗯。」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