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馮宇不覺得餓,等蘇沐橙笑著喊他從背後抱上來,才發現旁邊那位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轉頭又看看電腦上的時間,肚子似乎也回過神來,飢餓感在腹部高唱軍歌。

 

「哥,你又玩榮耀玩到忘記吃飯啦。」

 

「我沒忘記,只是這時間過得太快了沒注意……」

 

「以前你也這麼說。」

 

「以前?嗯……」腦中只有模糊的影子,甚至那根本不能稱之為影子,只是感覺有團東西在那,渾沌不具有任何意義。「可是我應該沒有以前玩得那麼認真?」

 

「嗯,類似的話你以前也說過。」

 

「……不記得。」

 

不知道是無法回憶的鬱悶還是挫折的累積,這個回答之後整個臉都變得有些僵硬,蘇沐橙心裡驚嚇,表面卻半點不敢露上臉,只笑笑地望著蘇沐秋,看著那張臉僵硬地笑。

 

然後笑容一點點的擴大,像浮冰硬生生被敲碎推擠,露出下方冰冷卻充滿生命的湖水,水上散發的水氣被寒冷凍成一片薄霧,看不清究竟有些什麼。

 

那張臉的表情變自然了,笑容微涼,眼神卻很柔軟。

 

蘇沐橙看著蘇沐秋低下頭,把臉埋進掌中很用力的搓揉,搓揉、搓揉、搓揉、搓揉──

 

「哥!!」蘇沐橙驚恐地去扯,好不容易把那雙手拉下來,蘇沐秋那張臉揉得快冒血!「我沒有怪你!只是想幫你!我不怪你!真的!」

 

「……我知道。」青年笑笑,稍稍推開蘇沐橙。「好好去休息,下午還有訓練?把握時間,別太擔心,沒事。」

 

蘇沐橙的雙眸裡滿是擔憂,卻也不知道自己留下來能做什麼。只好訥訥地點頭,腳一點一點往外挪,走出門外還又擔心的回頭又探了一眼,才扯了扯笑容跟蘇沐秋說我走了,待會兒見,然後關上門。

 

他聽見門外隱約傳來兩個人低語的噪音,越遠離反而越尖銳的刺痛耳膜,讓只剩他一人的空間都震動出沙沙雜訊。他抱著頭,縮進最裡面的位置,淡淡菸味從他蜷縮的椅子上傳來。

 

這位子剛才有個人。

 

 

葉修拎著個飯盒推開訓練室,裡頭是他習慣的昏暗,他就著不明亮的光線一眼掃去,想靠蘇沐秋的頭頂當地標,卻什麼也沒看見。

 

走了?不可能。還是……嗯?

 

葉修將注意力集中聽力上,越聽越皺眉,他往原本的位置走去,繞過整排的電腦就看見有個人縮在他之前用的機子前,在他剛才的椅子上把身體縮得很小,彷彿想把自己擠壓到消失一般地蜷縮。

 

隨手將飯盒放一邊,葉修走近,悶著的哭聲如絲如縷,蜿蜒在空間中,漸漸將人纏得窒息。

 

近至咫尺,縮著的人顫了顫,啜泣聲更加難以聽見,細細抽扯,葉修低頭,看著那染上一層木色的髮頂,只覺得眼角也跟著有些酸。

 

「我不認識你。」

 

葉修蹲下,蘇沐秋回來後說不認得他,但防備的蘇沐秋跟此刻哭泣的蘇沐秋,他也不認得。

 

可這身體無意識間的動作習慣,某些傷痕,的確是蘇沐秋才會有。

 

相見,不相識。

 

王杰希說他逃避,那是王大眼沒被老天這麼惡作劇過。

「你也不認識我,對吧?」

 

葉修沒期待蘇沐秋會回答他,可他向來清楚該怎麼說話。所以他等了等,等這幾個字像藥一樣發揮點作用。

 

邊說邊點起菸,吸吐之間雲霧升騰,模糊了光和距離,半罩在蘇沐秋身上。葉修不再等待,只是又慢慢地說起來。

 

「我認識十年前的你,但你已經不記得十年以前的事情。橙子說你不清楚自己記得什麼忘記什麼,但……就那樣吧。」

 

又一口菸,火光飛速倒退,燒著抽泣愈漸細微。

 

「你不記得我們怎麼認識的,不記得以前那段日子,我不會說我不生氣不難過。可你就是忘了,還回來了。既然如此,我們就再重新交次朋友。」

 

逃下去的確不是辦法,但不逃避,好像也只能這樣。

 

還縮著的人不哭了,但就這樣一動不動葉修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拍也不是摸也彆扭,只好捏住蘇沐秋的頭髮扯兩下,權當作打招呼。

 

「咱倆還是從榮耀裡慢慢熟起來吧,逢雨。」

 

 

**

 

 

下午的訓練同早上沒什麼差別,一樣是先看國外選手的視頻分析,蘇沐秋捧著餐盒自己到外頭吃了,葉修做了籤,把十三個人分成兩邊打團體戰,抽空的蘇沐橙坐在他旁邊,開著視頻同他一起研究。

 

「如果我叫張佳樂自覺點把他的百花打法八個乾淨,你覺得他會不會理我?」葉修伸指敲了敲正在鋪設光影的彈藥專家,下午看到的視頻裡,日本隊的彈藥選手,使得一套比張佳樂更加炫爛鋪張的煙花打法。

 

張佳樂當場冷哼了一聲,說了一句:『譁眾取寵。』,被葉修毫不留情的嘲諷了一句:『別因為人家的百花開得比你燦爛就嫉妒啊,張二樂。』被張佳樂狠狠地比了兩根中指。

 

「肯定不理你,他還要靠這招在聯盟過活呢。」蘇沐橙搖了搖頭,把自己螢幕上的外國視頻條又往回拖,他們今天的工作之一,就是試著從張佳樂的打法中,找出破解日本選手煙花打法的方法。

 

「從視頻裡實在看不出什麼花,距離太遠不好研究,這日本選手真的是太沒用了,這時候就應該要大膽地衝進去,不成功也要成仁,吊得這麼遠除了技能光以外什麼都看不到,談什麼破解?」葉修將手上的鼠標一扔,特別地鄙視,完全無視了即便是在國內,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像他或孫哲平般,直接踩著百花撩亂的光影衝進去。

 

張佳樂的百花打法雖然不敢說立於職業選手之巔不逢敵手,但踩進了他的光影之中,想要全身而退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想要破解百花打法,一要對槍系技能組合非常純熟,一要對張佳樂這個人的習慣十分認識,曾經操控著斗神的葉修是前者,而第十賽季的孫哲平則是後者。

 

 

蘇沐秋吃完、洗了把臉後回到訓練室時,就看到了研究室裡的人正分成兩邊捉對廝殺,葉修和蘇沐橙坐在中間那排,低聲地交談著。

 

看他回來,蘇沐橙朝他笑了笑,切了另一個視頻,又與葉修開始討論起來。

 

蘇沐秋回了座位,初見逢雨還停留在競技場的大廳裡,秋木蘇停在旁邊,操控者葉修顯然沒空理他。

 

他操控著遊戲角色退出競技場,自己玩了一會兒後沒意思,便轉頭去看蘇沐橙的屏幕,視頻被暫停,蘇沐橙的手指在畫面上畫了幾個圈。

 

「我覺得人大概在這邊?」她偏頭問葉修的意見。

 

「很難說,技能等階會影響光影效果的範圍,操縱者的手法也會影響舖開的距離。」葉修搖了搖頭,將視頻往後扯了一段,又往前拉了些許,最後在屏幕上點了兩個位置。「攝像的距離太遠,很難判定,這裡跟這裡,從拍攝的方向各去一顆子彈應該能試出來。」

 

蘇沐秋在旁聽了一會兒,伸指在葉修猶豫的兩個位置擇一點下:「這裡。」

 

「你懂我們在說什麼?」葉修隔著蘇沐橙看過去,青年的側臉十分認真的盯著屏幕。

 

「抓鬼,不是嗎?」蘇沐秋回頭,看著一臉訝異的蘇沐橙,又看了看明顯有什麼話要說卻又選擇沉默的葉修,稍為愣了一下,像意識到什麼而皺了皺眉。

 

「哥,你想起來了嗎?」蘇沐橙一臉驚喜但又有點遲疑,深切地握住他的手。

 

『抓鬼』這個詞,是蘇沐秋的慣用的說詞,每次他和葉修打遊戲,遇到需要抓出對方藏身處的時候,他總喜歡這麼用。

 

手被蘇沐橙抓住的時候,蘇沐秋的動作顯然僵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我聽你們在說的,似乎是想從技能光影中判斷對方的位置……」他思考了會兒,把手抽回來握住鼠標拉動視頻畫面,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畫了幾個圈。「從技能的頻率來看,投擲距離最遠大概只有到這裡,在掩護隊友的時候對方一直在走位,大概從這邊到這邊,從覆蓋密度來看,這附近也許會有個人……近戰之類的……剩下的我也不太確定。」

 

「這裡有個劍士,魔劍或鬼劍之類的。」葉修身體往前稍傾,把手覆在蘇沐秋手上,停住了被拉動的視頻,肯定地指著某個位置。

 

「如果這邊有人的話,那麼彈藥的最佳站位就要修正到這裡,大概差這麼遠……」蘇沐秋沒有反對葉修地意見,把視頻往回拖了兩秒,在屏幕上指了一個偏離約半個身位格遠的位置。

 

坐在中間的蘇沐橙貼著椅背,一會兒看看右前方的葉修,一會兒又看看左前方的蘇沐秋,突然覺得眼角有點熱。

 

她想找人分享現在的心情,但顯然身邊的兩個男人都不太適合打擾。

 

她看著葉修專注的眉眼,又瞧了瞧蘇沐秋擰眉思考的側臉,思緒回到了十年以前,蘇沐秋還沒出事的那時候,那時的兩個少年,就常這麼對著一臺屏幕,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一個人沒注意到的盲點,另一個人總會精準地看透。

 

一段視頻瞬間被分解完畢,葉修又開了另一個,兩人開始投入,完全沒注意到不知何時結束對戰的張新杰與王杰希站在了蘇沐橙的背後,鏡片反射著頻幕的光。

 

很快的,特地篩選出來的視頻就被完整的跑過了一便。

 

葉修如釋重負,才轉頭想跟蘇沐秋說點什麼,卻看對方像受了很大的驚嚇般縮回手,似乎很痛苦的抱著頭。

 

「哥!」蘇沐橙發現了他的異狀,緊張地伸出手卻被人猛然揮開了。

 

「抱、抱歉,別碰我……拜託。」蘇沐秋的臉上帶著痛苦的神情卻又混合了歉疚,身後倒下的椅子砸向地發出巨大的聲響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他拒絕蘇沐橙的靠近,推開了站在後邊的王杰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哥!等等我!」蘇沐橙慌慌張張地站起要追,被葉修給按回了原位。

 

「雲秀!」他喊了一聲,楚雲秀應了聲,連忙過來抱住蘇沐橙安慰,看著葉修頭也不回地跟追出了訓練室。

 

 

 -TBC-

 

TAG:全職,全職高手,葉修,蘇沐秋,傘修,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