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葉修起得遲,早上清醒就沒見蘇沐秋在房裡,燃了根菸提了提神後,搖搖晃晃地梳洗完畢,抓了房卡就下樓早點。

 

蘇沐橙和蘇沐秋坐在角落裡交談,桌上擺著吃空的盤子。職業選手三三兩兩地散在餐廳裡聊著天,不時有人的好奇眼神朝兩兄妹那邊飄去。

 

餐廳是自助式的,葉修繞了一圈也就拿了塊燒餅,嘴上叼個包子,手上抓著一碗豆汁,楚雲秀端著白粥與幾樣涼菜,一看到他哼了一聲,快步地走到角落去霸了蘇家兄妹那桌僅剩的位置。

 

葉修聳聳肩沒跟她搶,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包子還有半顆,桌旁的另兩張椅子被人拉了開,喻文州跟黃少天分別坐下。

 

「不是吧,黃少天這麼多位置你哪不坐偏來讓我吃不下,多大仇啊?」嘴上咬著包子,葉修將燒餅浸到豆汁裡攪著。

 

「我靠靠靠靠靠靠,我跟你同桌吃飯才真是肚子疼吃不下,要不是隊長找你有話說我才不過來,我說你那什麼噁心的吃法,隊長你看他你看他,看了多倒胃口我們旁邊去吃去吃別理他。」黃少天嘴裡嚼著糯米丸子還能口齒清晰的往外噴話簡直就是天賦異稟。

 

喻文州給他遞了張紙巾,拆開了一次性地筷子卻沒動箸,揚著溫和的笑直往葉修瞧。

 

「行了,你們這些心髒的有話就說,別吃個早點還跟我玩戰術,累不累啊?」拿著勺子將泡得軟爛的燒餅送進口中,葉修發去赤裸裸的鄙視,說得自己心多乾淨似的。

 

喻文州沒把葉修的垃圾話往心裡去,也就呵呵笑了一聲,視線往角落一轉:「我就是來問問蘇沐橙與……」

 

「蘇沐秋。」葉修接過話頭,眼神一抬看著除了方銳好奇地往這邊打量以外,一邊的張佳樂也一副坐不住的毛躁樣,忍不住扶額:「我說你們一個個不會晚上不睡覺,閒著沒事都在琢磨別人家的家務事吧?」

 

「這……畢竟之後大夥兒還要一起生活,身為隊長,我認為我有必要也有責任預防任何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喻文州笑了笑,對葉修拐著彎嫌他多事也不生氣,話說得很得體。「我也就是好奇一下沐秋前輩目前的情況以及之後的安排,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也不至於到時手忙腳亂。」

 

「得了,就說別跟我玩戰術,你們那點小九九我還是知道的。」看黃少天張嘴,葉修眼明手快地抓了喻文州盤子裡的油條塞進他嘴巴裡。「我沒那麼多心情解釋。」

 

「嗯?前輩這話真是挺耐人尋味的。」喻文州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倒是放下筷子雙手在桌前交握,一臉『你可以慢慢說我會很認真聽』的表情,讓葉修真心覺得跟戰術派講話果然各種累。

 

「總之,狀況不明,所以也別來問我。」葉修沒那麼容易把自己繞進去,看黃少天被油條嗆得眼都紅了也沒多少罪惡感,撈完了燒餅,連豆汁喝得一乾二淨後,從喻文州盤裡拿了紙巾揩嘴,想了想後又多加了句:「別去煩沐橙,有什麼事我擔著就是。」

 

「喔?既然葉領隊說給擔著了,那麼第一件事果然還是應該先聊聊前輩眼中的沐秋前輩吧?」

 

葉修的臉色暗了幾分。

 

看到葉修吃了鱉的臉,還咬著油條的黃少天,油膩膩的手立刻不客氣的拍了起來,恨不得給自家的隊長點三十二個讚!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吧?戰術玩多了總也該被坑!葉修說不出話來這種喜聞樂見的事怎麼好意思只有自己獨享!回頭就上Q群去八一八,自家隊長英明神武不必解釋。

 

葉修看了看一副很明顯不是來共進早餐的喻文州,有點後悔怎麼自己沒在人剛坐下的第一時間就不必客氣,直接趕走呢?

 

「文州啊,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的啊……」

 

「勞領隊費心了,我自有分寸。」

 

葉修不語,伸手從口袋裡摸出菸包敲了一支,要點的時候才想起餐廳裡禁菸,只得叼在嘴上乾吸。

 

在他眼中蘇沐秋是個怎麼樣的人,這問題還真有點不知從何說起,畢竟蘇沐秋不認得他了,而且說實話,葉修覺得他也不認識現在活著回來的這個蘇沐秋。

 

 

 

**

 

 

 

因為看葉修和喻文州說著話,蘇沐橙離開餐廳的時候沒跟他說一聲,等到葉修擺脫了黃少天那簡直可以稱之為精神凌遲的噪音攻擊,摸著口袋走到訓練室打算在大家集合前摸合著能不能玩上一會兒時,就看到蘇沐橙跟蘇沐秋坐了角落的兩個位子,湊著頭不知道在聊些什麼,一邊楚雲秀撐著下巴,正在看電腦上的狗血視頻。

 

「唷~三位早啊。」嘴上還叼著半截菸的葉修,不怎麼正經地打了聲招呼。

 

楚雲秀回頭看了他一眼,沒吭聲的又把注意力轉回電視劇上,蘇沐秋從見面第一眼就不待見他──恐怕也只有蘇沐橙還沒發現──三個人聽到葉修的聲音,也就蘇沐橙抬頭朝他笑了回早。

 

「弄啥呢?」葉修開了機子,就離蘇沐橙一張椅子遠,看她開著遊戲,風梳煙沐停在城裡,身體靠著蘇沐秋很近,正抓著他的鼠標搗鼓。

 

「給我哥弄個帳號玩玩,叫逢雨你覺得怎麼樣?」

 

「隨便。」感受到蘇沐秋的冷淡視線,葉修聳聳肩,從口袋裡掏了秋木蘇的帳號卡,直接刷進了遊戲。

 

君莫笑在戰隊老闆手裡,葉修摸了摸身上,也只剩秋木蘇可以過把手癮。

 

蘇沐橙瞧見他用的角色不禁一愣,下一瞬就有了其他想法,她將選在第十區的角色退出,改在第一區,手速飆開創了一個叫初見逢雨的角色。

 

「領隊。」她開口,看著葉修對這個稱呼皺了下眉,笑得更歡了。「托你個事,我哥你給帶帶吧,我要訓練呢,不方便。」

 

葉修看著停在十區城中、被一群「姐姐帶我」包圍的風梳煙沐一眼,沒回話,但秋木蘇卻實實在在地往新手村的方向走。

 

 

 

說好的訓練時間是九點,最慢抵達訓練室的是踩著點進來的張新杰,葉修播了幾段他篩選出來的視頻大夥兒一起看了,蘇沐秋被蘇沐橙拉著手坐到了一塊兒,座位隔著蘇沐橙的王杰希給了他一句問候,換來了一個不冷不熱的:「你好。」

 

蘇沐橙低聲地跟她哥哥介紹了下身邊的都是些什麼人,得到了蘇沐秋的縱容摸頭。

 

他忘了許多事,不記得榮耀,但在場的一個個大神,他卻都叫得出名,為的只是自己視若珍寶的妹妹在這個圈子裡,身邊都是些什麼人,他當哥哥的總也都該有個底。

 

眾人都是職業圈裡各個領域的大神,加上四個戰術大師齊聚一堂,分析視頻的速度不可謂不快,沒一會兒就結束了三個視頻討論,立刻三三兩兩湊堆分成兩組去驗證同時磨練各種配合。

 

而沒事做的葉修,在接到了剛出新手村的初見逢雨後,立刻帶著人直接鑽進了副本裡。

 

葉修那是誰,秋木蘇即使等級未滿,好歹也是當年蘇沐秋精心打磨過裝備的角色,再加上刷低等副本的等級優勢,帶著一個只負責在後面跑的小號,刷起副本來如入無人之境,一路上連停頓都沒有。

 

中途刷了幾次隱藏,葉修憑藉裝備碾壓過去,壓槍抖起子彈,暗夜貓妖打現身之後就沒落過地,被直接送上樹挨叫一聲落了下來,秋木蘇衝過去風捲殘雲地把所有東西捲進包裡後又開著槍連拉帶打的往前跑。

 

打穿副本出來後兩人轉頭又扎回去,初見逢雨的等級蹭蹭蹭地直往上竄,還沒到飯點就已經到達了轉職的門檻,讓葉修不免唏噓了一下老區有人帶練等就是快的真諦。

 

摘下耳機鬆鬆筋骨手指,葉修站起來把菸叼嘴上,打算在去餐廳前先過把菸癮,喊聲吃飯了也不等候,人自顧自地走了。

 

表面上是不在乎蘇沐秋的反應,實際上,他在乎了也不能怎麼樣。

 

人家就是對他有距離,以前他跟蘇沐秋鬧起來,拿熱臉貼冷屁股的事怎麼做都沒問題。可現在這個蘇沐秋,每對上眼心底就有幾分煩躁。

 

為什麼對其他人都還能不冷不熱的客氣,偏偏就對我擺出一副戒備樣?就算真不記得,好歹也能混到個標準範本的客氣吧……

 

葉修覺得蘇沐秋不是真的不記得,大概就像蘇沐橙說的,記憶有點混亂,見著他多半不知道跟什麼鬼記憶接錯線攏錯堆,才會怎麼看都不順眼。

 

隨手把菸頭給捻熄扔垃圾桶,進了餐廳打了幾樣菜正開始找位子,蘇沐橙遠遠地衝他招起手。

 

「這邊。」

 

「喔。」

 

「我哥呢?」

 

「不知道,還在線上吧。有喊他吃飯,要是吃完還沒看到人,會記得打一份給他。」

 

「那麻煩啦。」

 

「嗯。」

 

葉修低頭才吃兩口,發現蘇沐橙微笑地望著他,眼睛動動見楚雲秀那『老娘在等連續劇』的表情,又轉回來。

 

「……橙子,看我不管飽的。」

 

「你有沒有覺得剛才的對話很熟?」蘇沐橙看葉修疑惑茫然地歪頭,笑得一臉滿足。「以前,我們三個一起過日子的時候,天天都這樣,吃飯老是丟一個。」

 

「……那時候可沒錢天天打菜吃,泡麵湯留給他就不錯了。」

 

「泡麵湯是我的!」

 

「好好好,湯給你,碗留給他……」

 

楚雲秀在旁邊聽著,她們本來就是吃到一半葉修才進來,現下葉修跟蘇沐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她也就在旁邊陪著,只覺得兩人間的滿足像一道牆,將她隔絕在外,卻讓看的人覺得窩心。

 

「秀秀,我們走吧。」

 

聊完吃飽的蘇沐橙仍是那副開心樣,葉修看在眼底一陣恍惚。彷彿還是個小姑娘的蘇沐橙出現在眼前,做完功課開開心心地坐到椅子上,搶著要幫沐雨橙風再練個幾級。

 

現在滿級的沐雨橙風已經不用再升級了。

 

「吃飽反正你都要去看你哥,午餐你就自己包一份給他不就得了,等我還不知道會把他餓成什麼樣子。」

 

「我負責看,你負責餵。」

 

「我還負責陪練級?」

 

葉修看蘇沐橙笑嘻嘻地點頭,只能大手一揮,通通應下。

 

等蘇沐橙一走,彷彿早餐劇情的重現,喻文洲笑得完全符合衣冠禽獸的形象,溫溫和和客客氣氣,直接在葉修面前坐下,這次沒帶著黃少天,倒是拉了個也心也不乾淨的家伙。

 

「一個手殘的心髒跟一個手不殘的心髒,先說好,午餐不分你們的啊。」

「來談正事。」

 

「可以,單挑贏我的人可以問一個問題。王大眼,雖然覺得你沒機會但還是可以期許你,要不要拿兩個小號待會兒試試?」

 

「我不覺得現在的情況適合把精力花費在這些事情上。」微草隊長對於事情的輕重緩急還是判斷得相當清楚,「我就是想問問你對蘇沐秋目前的情況有什麼看法?」

 

「什麼什麼看法?」

 

「你以為失憶症就跟電影說的一樣,忘記了還能那麼正常的過日子?」

 

「他那叫正常?蘇沐橙說他情緒轉變很奇怪。」

 

「失憶症患者那樣才正常。」

 

「你怎麼知道是失憶症?」

 

「上網查,多的是。」

 

葉修看了王杰希一眼,低頭繼續吃飯,沒看見喻文洲想再說些什麼,王杰希話說完就直接拉著人站起來。

 

「這樣低著頭逃避現實,真不像你。」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