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

 

陳果跟蘇沐秋從旅館出來,就直奔市區。不是因為想逛街拉蘇沐秋提包,而是今早一大早蘇沐橙就跑來敲房門,拜託她帶蘇沐秋去買衣服跟日用品。

 

「你這是想讓他留長住?住哪?」

 

「集訓中心,雖然今天才要回去跟葉修說,但就算沒房間,哥哥也能同葉修睡一間,以前他倆常擠一張床,沒問題的。」

 

「那你就邊集訓邊照顧他?不行不行,這哪能!這樣好了,我留下來!」

 

「留下來?果果,沒問題嗎?」蘇沐橙記得他來集訓前,陳果每天給忙得焦頭爛額啊。

 

「沒問題,你就當我對世界盃盡份心力──我照顧你哥,你再拿個冠軍回來啊……對了,你出國也帶著你哥?」

 

「是啊。」

 

「那他護照怎麼辦?」

 

「這個……」回去再問葉修怎麼解決太浪費時間,蘇沐橙拿起手機打給葉修,走到一邊輕聲把事情說了一遍,這才帶著微妙的笑容回來。「葉修說跟他住沒問題,護照跟簽證叫你去找樓冠寧,他會先打電話給樓少說一聲,要你只管去煩那有錢人。」

 

「樓少認識葉修這大神還真倒楣……」簡直把人當召喚獸嘛!

 

「葉修說,樓少用護照簽證換聯盟女神的第一手八卦,很值。」被當成支付酬勞,蘇沐橙苦笑了下。

 

陳果這下徹底無語,反正就算得罪人這事兒也是葉修包了,她這小角色負責跑流程就是。

 

「行,那你快回去訓練,保證你今天結束後還你一個有精神的哥哥!」

 

「普普通通就行了,果果。」

 

蘇沐橙笑笑,轉身就走,陳果也打起精神洗臉換衣服,然後包了兩份早點回來敲開蘇沐秋的房門,裡頭的男人已經打理好,就坐著等她,顯然蘇沐橙走的時候蘇沐秋也醒了。

 

「早餐,一人一份,吃完有事跟你說。」

 

「嗯,謝謝。」

 

兩人囫圇地解決早餐後,陳果也決定好該從哪件事開始說,清清桌子就從最麻煩的開始。

 

「蘇沐橙他希望你能跟她一起住,不過這中間有個最大的問題。」

 

「錢嗎?」

 

「不是,再過沒多久是榮耀世界大賽,但蘇沐橙想你跟著一起去,所以得現在抓緊時間去辦護照跟簽證。可你現在……你有證件嗎?」

 

「有,你等一下。」

 

過去叫蘇沐秋現在叫馮宇的男人,轉身從地上的小包裡翻出一個信封包著的東西,東西倒到桌上後,陳果看清裡面就三樣東西──身份證、存摺、印鑑,然後把身份證跟印鑑推到她面前。

 

「要多少錢,再跟我說,也不知道機票還訂不訂得到,只好麻煩妳了。」

 

「不會不會,話說……你怎麼沒想過自己跟蘇沐橙說不去?」

 

「我說不去她一定跟我急,與其弄得她沒心思專注在比賽上,還不如順著她當個吉祥物。我會小心不給大家惹麻煩,妳不用擔心。」

 

「那好等等我們先上髮廊打理一下,再去拍照!」

 

陳果一秒拍案決定,蘇沐秋愣是不懂劇情怎麼這麼跳。

 

「愣什麼,身為第一女神的哥哥你說什麼也點端出點範兒,榮耀這方面蘇沐橙說你厲害就厲害了,但外型總不能你們倆排一起從兄妹變父女。你看看你,多好的一張臉就這樣糟蹋了……」

 

「也不用那麼──」

 

可男人跟女人溝通衣服鞋子造型,那通常是沒辦法溝通,陳果說了一堆其實蘇沐秋都跟聽天書一樣,但至少他理解兩件事。

 

  • 護照需要照片,而他沒有。

 

  • 陳果覺得他現在邋遢的不像樣,打理得精神了能讓蘇沐橙放心。

 

看在這兩個理由的份上,蘇沐秋覺得陳果說什麼都聽著,要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很快他就被搞得不放空腦袋也不行。

 

在美容院坐了兩個半小時,又剪又洗又吹又染,路上隨便吃吃直奔百貨買衣服,手上提了五大個袋子離開後,蘇沐秋只覺得比他工作加班還累,心想現在總算可以去拍照了吧?

 

但還沒完。

 

陳果發了狠的又把人拎去做了全身SPA美容,蘇沐秋只覺得自己就像塊粉蒸肉一樣裹粉醃了放著揉兩下,接著再推去蒸。那些按摩師微笑地說『先生你肌肉好僵硬啊』,下手卻全像陳果說的『用力點沒關係』,疼得他一個字都吱不出來。

 

等換上新衣離開那店裡,回頭望著廣告上那行『讓你全身煥然一新』,蘇沐秋只有『差點重生了當然很新啊』的恍如隔世。

 

總算吃晚餐前去拍了照,陳果這才帶著令她不由感慨『沐沐是美人,這親哥哥果然也是個美人』的蘇沐秋上館子吃飯,這會兒一邊用手機跟樓冠寧問該怎麼把資料給他才來得及,樓少胸脯一拍就說他現在就過來。

 

「這會不會太不好意思了?照片也還沒好啊,相館說明天去拿。」

 

「沒事兒,就城南城北的距離嘛。放心,出國前一定好,那個,機票辦了沒?要不要我跟主辦那邊聯絡一下把機票也劃了?」

 

「那……那就謝謝你了。」

 

「話說我多帶兩個人來看看……不介意吧?」

 

「……我問問。」

 

陳果不敢打包票,弄得精神帥氣的蘇沐秋看起來精明不只一倍,讓她想起當年被葉修天天調戲的不好回憶。只是葉修平常都挺讓著她,這個蘇沐秋她可不熟啊。

 

「可以,只是見個面,但就別讓橙子知道。」

 

兩邊一敲定,樓冠寧收了線就往陳果說的餐廳趕,還真的沒等上半個小時人就到,這才知道其實樓大少正好就在附近應酬。而那幾個跟來的也都是義斬的老熟人,雖說是湊熱鬧看八卦,看見蘇沐秋可斯文的很,半點沒有失了禮貌。

 

樓冠寧接了東西問清楚詳細,走之前還問了照相館的地址。主動說明天他去拿照片就好,到時辦完跟著護照機片什麼的一起送來,完全不勞陳果跟諸位大神費心。

 

有錢真是好啊。

 

沒當過階級敵人的陳果帶著蘇沐秋凱旋歸來,跟蘇沐橙和葉修一起等在大廳的楚雲秀,一看兩人進來就雙眼發光。

 

「果果,謝謝你。哥,你這樣真好看。」

 

「不客氣,我可花了老大的功夫啊!」還有好多的錢。陳果心想,不過打理蘇沐秋可比打理葉修有成就感多了,至少說到蘇沐橙三個字就能換到百分之一百的誠心配合。

 

「看得出來。」蘇沐橙嫣然一笑,拉著蘇沐秋推到葉修跟楚雲秀面前,獻寶似地亮給兩人看仔細。「你們覺得怎麼樣?」

 

「還行。」葉修定定地瞧著那張臉片刻,只說了讓陳果跳腳的兩個字。

 

「這一看就知道你們是兄妹啊,我早該想到妳是聯盟女神,妳哥哥怎麼可能長得差?虧了虧了,該穿漂亮點看看有沒有機會當一家人啊。」楚雲秀誇張搖了搖頭,惹得蘇沐橙發出笑聲。

 

「沒機會的。」葉修眼角往楚雲秀身上掃過來掃過去,極其挑釁地搖搖頭。「論持家跟生活能力,你跟蘇沐秋比就是一個天一個地,說你地都是抬舉──你好意思嚷嚷著要嫁人家?」

 

「呦,好大的酸味啊,嫉妒好男人有人要啊你。」

 

「信不信我說不同意,蘇沐橙也不幫你?」

 

楚雲秀轉頭就見蘇沐橙果真一臉歉意,當下哪裡還不懂葉修說的是真話,哼哼兩聲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從頭到腳又把葉修掃一遍,嘖嘖嘖地開滿嘲諷大步離開,只跟蘇沐橙兄妹說了明天見。

 

「真是,鴨子再怎麼努力伸脖子也不會變天鵝,就不怕脖子閃到嗎……」

 

陳果無奈地看楚雲秀差點在門口拐到腳,真心覺得葉修的嘲諷技能能刷得比天高,還真是天天被這些人給練出來的。

 

 

 

**

 

 

 

晚上唐柔給陳果來了電話,蘇沐橙看著她在房間裡抓著手機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嘆氣,沒了法子也只能柔聲地勸著:「果果,這兩天真的謝謝妳了,H市那邊既然有事妳就早點回去吧?」

 

「可是……」陳果十分猶豫,雖然這兄妹身分怕是坐實了,但不管怎麼說,直覺這種東西對女人而言,從來不用講道理──她對蘇家兄妹的事,多少還是那麼有點放心不下。

 

「沒事的,這不還有秀秀跟葉修幫我嗎?我訓練的時候就把我哥往葉修那裡一扔,他們兩個從以前就時常好在一起,有秘密也不說給我聽,就我估計,把我哥和葉修扔競技場裡打個幾場,我哥說不定就全好了。」蘇沐橙擠眉弄眼,一點都沒聯盟女神的範兒。

 

「這……好吧。」陳果無奈,本想著自己留下來也能多少幫著點忙。

 

其實唐柔的本意也想讓陳果留下幫著蘇沐橙,興欣那裡再不濟她回頭給家裡連絡下就能找點幫手,但蘇沐橙說什麼都不願意把自己的事情攤到戰隊那裡,即便興欣的眾人情誼就跟一家人般親,公私分明似乎像是一種從小到大養成的本能。

 

在兩個姑娘在房裡談事的時候,馮宇──或者該說蘇沐秋──正洗完了澡從浴室裡出來。

 

葉修掛著耳機開著語音正在幫興欣搶BOSS,眼角餘光看他出來也沒打招呼,逕自又折騰各大公會去了,蘇沐秋站在浴室門口看著那叼著菸的側臉半晌,也不開口,踢了鞋上床蓋被。

 

葉修打遊戲的動作沒停,空著手啪的關掉了房間的燈,改在對話框上打起了指揮。鍵盤起跳的聲響在夜裡響起節奏,伴隨著煙霧繚繞與兩人不明顯的呼吸。各大戰隊的當家高手被抓著集訓,倒是便宜了有葉修和魏琛這兩個退役妖孽的興欣,把整個遊戲攪成一團爛泥。

 

直到搶BOSS的工作塵埃落定,葉修在團隊裡交代了幾句後就才退遊戲。蘇沐秋背著他,呼吸很淺也不知道是真睡還是裝的。他在黑暗中摸索著行李,拿了換洗衣服就進了浴室。

 

再出來時蘇沐秋還維持原本那個樣,葉修蹬了腳上的拖鞋,從床的另一邊爬上,拉了一點被角蓋在肚子上,沒多久也就睡了過去。

 

 

-TBC-

 

TAG:全職,全職高手,葉修,蘇沐秋,傘修,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