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葉修的垃圾話沒影響喻文州,倒是黃少天立刻又跳出來新一輪地刷屏:

   「握槽葉修你瞧你這心髒的,有種就跟我單挑,掐我家隊長算啥事,你給我道歉啊,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我家隊長心好不計較我可不能忍!別說廢話了,你跟蘇沐橙那是鬧啥呢?快點說清楚講明白別想呼弄我,我告訴你我可是思慮清明雪亮的眼睛,你說什麼謊我秒秒鐘就能看出來,快說快說快說!!!!」

   「每次看黃少叫別人別說廢話,我都特別懷疑自己的邏輯是不是沒學好。」不知道是誰發了這麼一句,立刻下收無數的「同感點讚」。

   「有什麼好說的,不就是正常的兄妹感情,黃少天你思慮清明雪亮眼睛,怎麼就是腦子不好使?藍雨的好多個夏天我看一個個都得砸你手裡。」

   葉修沒混在人群裡鬧騰,手速飆起重質不重量,捅出去的刀又直又快,垃圾話張口就來,調戲人來十分專業,讓黃少天立刻字體加大加粗地刷了好幾屏的「靠靠靠!」與「來PKPKPKPK!」

   「葉不修你唬誰呢,兄什麼兄妹什麼妹?兄妹感情這神聖的詞從你嘴裡聽起來簡直特別下作,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沒下限的話嗎?別說我不相信了,就連鄭軒養的土狗都得一起鄙視你。」

   鄭軒才想澄清他養的狗是西施不是土狗,黃少天的主題已經又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好吧就算像你說的你把蘇沐橙當妹子看,那妹子談戀愛你這傢伙吃什麼醋嫉什麼妒,知不知道嘴臉好難看啊,簡直分分鐘都想拍你照片掛到論壇上去,讓全國粉絲都知道你那什麼黑心髒肺不要臉!」

   「誰說我嫉妒了?我跟人家親哥有什麼醋好吃啊!」

   「誰知道你這傢伙是不是吃醋當健康,我說你跟蘇妹子──」黃少天打字的手突然一抖,還沒打完的句子就直接送了出去,群裡倏然一片寂靜,只有葉修發來一個淡定喝茶的兔子臉。

   「我靠靠靠靠靠靠,葉修敢不敢用你的節操發誓──不對,你這傢伙根本就沒有節操──敢不敢用你的貞操發誓!」

   「黃少天你為什麼覺得葉修沒節操就會有貞操啊?真是神邏輯簡直笑死我!」

   「張四亞別鬧,這兒沒你的事,打電話找老孫帶你玩去。」葉修轉火的速度飛快,暨黃少天之後連張佳樂也開始滿屏幕地刷靠。

   「親兄妹?」韓文清的訊息彷彿某種開關,字幕一閃整個世界倏然清靜。

   「唷~認識你十年不只,今天才發現老韓原來你也挺好八卦啊?」葉修挑了個特別嘲諷的表情發送出去,從桌上的菸盒中摸索出一根燃起,看著突然炸開了窩的Q群裡,聊天的標題從一開始的「蘇沐橙交男朋友」一瞬間換成了「蘇沐橙不可不說的失散親哥哥」,夾菸的手指停留在鍵盤上的時間久到黃少天又開始刷屏,終於還是把訊息送了出去。

   「嗯,親的。」

    

 **

  

   蘇沐橙有個哥哥。

   所有國家隊的成員都能從槍砲師臉上,那持續了一整個早上簡直快要樂出花的開心笑容來判斷出兩兄妹的感情一定挺好。

   跟蘇沐橙有著不斐交情的楚雲秀在中午吃飯時間將一眾男性給踩了下去,端著餐盤把坐得好好的葉修給趕去和李軒在一起,兩個姑娘霸著角落的桌,直接就直入了正題。

   「我說妳那突然冒出來的哥哥到底怎麼回事?」前一晚剛從黃少天那滿篇廢話裡扒拉出稀少的重要訊息,楚雲秀本來第一時間就找蘇沐橙問個清楚,奈何沉浸在親人失而復得喜悅裡的當事人硬是一整晚沒半點消息。

   直到楚雲秀去敲了領隊的門,才知道葉修允了蘇沐橙外宿的假。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誰知道蘇沐橙踩著練習時間的點一個人回來,讓她憋著一整晚的疑問無處發洩,最後在對上肖時欽打單挑時下手都格外地狠。

   「其實我也不太明白怎麼回事。」蘇沐橙苦笑了下。「他十年前出了場車禍,我那麼慌,對細節記得也不太清,只知道葉修說我哥死了。我們給他辦了場非常簡陋的喪禮,之後就這麼兩個人相依為命地走了過來,誰知道,都過了十年,他就這麼活生生地又出現在我們面前。」

   楚雲秀點點頭,看著蘇沐橙在開心之餘又有隱隱有點擔憂的眉眼,提出了疑問。

   「既然妳哥沒死,那麼你們當初埋進墓裡的又是誰?」

   蘇沐橙答不上來,這個問題其實她也想過。但蘇沐秋歸來的對她的意義太過重大,甚至讓她寧願盲目地選擇忽視所有細節。

   「我也不知道,當時撞得血肉模糊的……葉修摀著眼不許我看呢。」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蘇沐橙的臉色白了白,楚雲秀連忙伸手握住她。

   因為事發突然不方便安排,最後陳果捨不得偶像煩惱,自告奮勇地要帶著蘇家的哥哥去住酒店,捨不得跟哥哥分開的蘇沐橙回頭立刻跟葉修請了假,兩兄妹加陳果就這麼頭也不回地把葉修給扔在了大門口就走。

   「妳就這麼確定眼前的這個真是妳哥?」

   楚雲秀其實不太想這麼殘忍地戳破蘇沐橙的美夢,但一個死了十年的人重新活了回來的離奇故事實在是讓她不知道該怎麼接受。

   她比蘇沐橙要冷靜地多,甚至還能幫著琢磨。

   「我確定,他小時候為了保護我被狗咬著的疤就在小腿肚上呢。」蘇沐橙的笑容很美,那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身為好友,楚雲秀看著蘇沐橙柔柔的笑再說不出任何的懷疑,話鋒一轉,卻也不免對蘇沐秋明明沒死卻十年未歸的行為表示好奇。

   蘇沐橙的笑容一瞬間凝住,眉宇間的擔憂更甚,最後變成了淡淡的難過。

   事情還得從前一晚三人到酒店訂房說起,為了展示自己的體貼,陳果沒和她們住同一間房。

   在巨大的狂喜過後,冷靜下來地蘇沐橙,免不了就跟蘇沐秋聊了開來,蘇沐秋講了幾個月來每次去興欣網吧都被檔下的事兒,把網吧老闆娘和小妹當故事,完全看不見過程中的辛苦積怨。

   蘇沐橙記憶裡的哥哥倔強到渾身上下就剩那根傲骨,不論再窮再苦都沒在她面前掉過一滴淚。此刻蘇沐秋抹了幾把淚,蘇沐橙慌張得抓了面紙盒就塞到哥哥手上,乖乖坐在旁邊什麼都不敢說,如此反倒逗笑了擦眼淚的蘇沐秋。

   『唉呀,橙子,怕什麼,愧疚還不給哭啊?別人想看我哭,我非把人揍到他媽都不認得。』

   『哥!』

   『安啦,我揍誰也不會揍你啊,我就你一個親人,不管你對了還錯了,我一定都是揍跟你放對的那個!』

   蘇沐橙聽完立刻就笑了,笑得春光明媚花開燦爛。

   『哥,這話你以前也說過類似的,還記得嗎?』

   『嗯……與其說記得不如說好像經常揍趴那些弄哭你的……』

   『噗!』

   『……這樣笑就對了,再多跟我講點你這十年來的事,好不好?』

   『可是……哥……我也想知道你這十年來……』

   『其實,除了你,十年前的事情我幾乎都不記得。』

   楚雲秀聽到這兒,杯子放得碰出老大聲響,正要開口才想起不能那麼大聲,這才把臉湊近地小聲說道:

   「真的假的?聽起來很奇怪啊,十年前的事情真的都不記得?」

   「也不是真的不記得……其實連我的事也不是記得那麼全,昨晚好幾次我講了幾個事兒他都想不起來,可過一陣子,他又會突然提起舊話題,把那時的一些細節說出來,這才對上了。」

   「對上了?也就是說,你哥他不知道自己記得什麼,也不知道忘記什麼?」

   「大概是這樣吧……我也不清楚,而且感覺不太穩定……」蘇沐橙的表情滿是不放心。「情緒的變化很奇怪,不是劇烈到像瘋子一樣的那種,但有時彷彿換了個人……哥哥自己似乎也知道。」

   「知道?知道自己……」楚雲秀用手指點點腦袋。

   「嗯,他今早起來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昨天沒說或做啥奇怪的事吧?』看起來很不安很緊張,抓著我看了好一會兒。」

   「看什麼呢他?」

   「確認他昨晚真沒弄傷我也沒嚇到我,而不是我忍著沒跟他說。」蘇沐橙揚起臉朝楚雲秀堅強地笑著。「看他那樣,十年間的事兒又能清楚的記得多少?就算他都記得,感覺也不能就這樣地問啊。」

   「十年間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問,那你總問他是怎麼找到你的吧?」

   「有,他說某天在雜貨鋪裡看見了全明星轉播,後來又跟著雜貨店家的孩子看了兩年榮耀才想起我是誰。」一想到哥哥完全想不起葉修,蘇沐橙的眼底就不禁又暗了幾分。

   「這樣……」楚雲秀在心裡盤算,姑且好像可以相信這位哥哥是個真貨,但要說找回來,這路還很長遠。「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讓你哥哥回H市,等比完世界盃再說?」

   「不。」蘇沐橙搖頭。「我打算讓他住在集訓中心裡,一來方便照顧,二來哥哥以前非常喜歡榮耀也玩得非常好,在貼近榮耀的地方生活,應該會對恢復記憶有幫助。」

   「你忙得來嗎?再沒多久就要比賽了,到時你還得飛出國,難道那時把你哥也當行李一樣帶著?」

   「我不忍心讓他一個人。從以前他就覺得我該過得開心,那些煩惱他一樣也不讓我知道;後來認識葉修,是他們兩個合夥讓我過得很快樂──他們的苦心我都知道。所以他花了十年想不起來的東西,這次天涯海角我也會幫他,葉修也一樣。」

   「葉修……」那個看來漫不經心的家伙只有對榮耀認真得不行,楚雲秀還真不知道葉修有對誰這麼好,好到可以為這個人天涯海角。「葉修就算跟你很好,看在你的面子上再怎麼幫也──」

   「不是的,秀秀,你誤會了。」

   「誤會?我誤會什麼?」

   「葉修拿我當妹妹,前提是我有蘇沐秋這個哥哥。」

   「跟你哥的感情這麼好?」

   「是啊,葉修最遺憾的從來都不是榮耀沒拿到冠軍,而是拿冠軍的時候,我哥哥不在他身邊。」

 

 

-TBC-



TAG:全職, 全職高手, 葉修, 蘇沐秋, 傘修, 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