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 + 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馮宇很確定蘇沐橙只要看了字條,一定認得出他,然後他就可以見到她。

  那是他的妹妹。

  想到這就忍不住那種激動,心臟隱隱跳得有些快,然而突然便感到一陣恍惚。

  馮宇不知道自己過了多久才清醒過來,仍是站在街頭上,他四處張望確認自己現在的位置,在看見路人臉上的怪異神情時快步離開,但他不覺得難堪,反而因為剛才不曾變化的街景讓他安心了點。

  那是他的妹妹,馮宇又想到,那是他唯一確定自己記得的存在。

  血脈相連的至親,榮耀的頂尖玩家,連自己是誰都遺忘的時候在螢幕上認出那張臉。

  要照顧她、保護她的使命感在腦中閃閃發光,馮宇覺得那很重要、他一定要見到這個他記得是妹妹卻根本不認得的『蘇沐橙』,於是他花費許多時間找到這,卻仍卡在網吧裡繼續浪費時間。

  每次準備的字條都沒送到蘇沐橙手上,可也不能怪人家的防備……

  只要橙子……只要蘇沐橙看到。

  馮宇低著頭努力往前走,心頭給自己打氣。最近手頭緊,想把公交車的錢省下就得用走的,因此回宿舍得花不少時間。而且他也不敢太過分心,如果又像剛才那樣突然恍惚卻地點不好,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麻煩,還是快點回去的好。

  青年走得快,陳果就算當下追出去都不一定追得到,更別提她晚上才收到蘇沐橙的簡訊,沒料到有這種回應的陳果這下傻了──去哪變出這個人?

  這男人近幾個月出現、又沒規律,還以為是恐怖黑粉,剛剛收著字條又沒留手機號碼,而那男人也沒說沐沐知道後要怎麼找他……

  真要認識,就不能多花幾個字說的清楚點?神神秘秘是想玩死誰?

  陳果心裡哭歸哭也不能幹嘛,只好又傳訊息回去說沒聯絡方法只能等,讓沐沐先別掛心,全力集訓,接著從第二天起過著許久沒有的櫃臺生活。

  總算馮宇第二天就出現了,陳果謝天謝地才看到臉就衝上去抓住,怔愣在青年斯文秀氣的臉上一閃而逝,然後他笑了起來。

  就像樸實的雕像突然有了靈氣,那良善聰慧的氣質令陳果有些炫目,這在猥瑣心髒刷下限的興欣稀缺得很,更重要的是這張臉此刻給她一種熟悉感。

  「蘇沐橙願意見我?」

  馮宇帶些驚喜的聲音拉回陳果的注意力,當下不廢話地把蘇沐橙的意思交代清楚,劈頭就問馮宇什麼時候能跟他走。

  「現在就行。」馮宇肯定地答。

  「……你……」

  陳果差點豪邁地拍桌就拎著人打車上路,但又覺得這麼未卜先知的說現在就行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我說過,蘇沐橙認得我。知道我是誰,一定會見我。」

  馮宇溫和自信的表情陳果好像能理解又不能理解,只覺得那表情柔軟得莫名其妙,可這理由還算能接受,集訓地點也不是只有蘇沐橙一個,不會有安全問題,念頭一轉就雷厲風行地打車衝機場,太陽剛斜沒多少便到了B市。

  從機場到榮耀總部的路上陳果打了電話,蘇沐橙抓著手機就跟葉修請個休息時間,想去大廳甚至門口等著,昨晚看到陳果傳來的相片,當下她手抖地幾乎連拿手機都拿不住,剛回了訊息就想衝去告訴葉修這件事,但萬一……要是誤會呢?

  拿不準所以不敢講,陳果傳回的消息說她也不知道這人何時才會再出現時,巨大的失落感如同冷水兜頭潑下,激動退去,蘇沐橙剎時湧上複雜的心情。

  第二天本就是勉強自己冷靜地完成訓練,怎麼也沒想到陳果突然來個消息說人在路上。

  「今天怎麼呢?狀況不對啊。」

  葉修跟著蘇沐橙離開訓練室,無視禁菸標語點了菸就往嘴上湊,將蘇沐橙臉上的不安全看在眼裡,只覺得那又驚又喜的焦慮表情簡直都快哭了。

  「我……等等陪我下去趟大廳好不好?果果來訊息說已經帶著人下飛機,算時間差不多該到了。」

  「好。」

  葉修回答得很乾脆,也沒多問,轉身走去販賣機投了兩罐飲料再回頭按電梯,整理好心情的蘇沐橙走到他身邊,默默地進了電梯,一路無話地直出門口,就這樣在大門外等著,沒等太久就看見陳果風風火火地下車。

  葉修本來想說兩句,但在看見跟著下車的男人抬頭的剎那,千言萬語都蒼白成一個從來沒忘記的名字。

  「蘇沐秋……」

  「哥哥!!」

  葉修還在那愣著,蘇沐橙已經衝了上去,陳果聽見蘇沐橙的聲音直接就傻了──哥哥?蘇沐橙的哥哥不是蘇沐秋嗎?她還跟著去掃過墓啊!投胎再來一次也不可能十年就這麼出來呀!

  馮宇微笑地站著,任由蘇沐橙衝過來靠近他,記憶中的妹妹已經長大了,比電視上看到的還漂亮,一臉想抱上來卻不敢抱,只是拉著他開始哭。

  跟小時候一樣哭起來一點聲音都沒有,就是眼淚一直掉,只拉著他捏捏手又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最後盯著他眼淚一遍一遍地抹。

  「對不起,我回不來。」馮宇抬手幫忙擦眼淚,亮了個『你看我好好的啊』的笑容,反而讓蘇沐橙哭得更凶。「我不記得我是誰了,就只記得妳是我妹妹……別哭了啊,今晚不吃泡麵,我們去吃大餐?」

  蘇沐橙破涕為笑。

  葉修遠遠地看著,他一直希望蘇沐秋沒死,可是等蘇沐秋真出現在他面前,他又無法相信這人真是蘇沐秋。

  不記得自己是誰,卻記得蘇沐橙,怎麼看都像個騙子,但聯盟裡都沒幾個人知道蘇沐橙有哥哥,這人又是從哪知道跑來認?

  葉修看起來漫不經心的走上前,不著痕跡地打量眼前這個很像蘇沐秋的人。原本是想挑剔不像的地方,但又總是有那麼幾個不經意的的小動作與記憶重疊……

  葉修狠狠吸了口菸。

  又哭又笑的蘇沐橙抱著男人的手臂回頭對他說了什麼,葉修其實都沒聽見,眼裡只有那疑似蘇沐秋的男人抬眼看著他,在妹妹身邊掩飾地很好的戒備,讓他想起剛遇到蘇家兄妹的那時候──

  不論真假,這傢伙……不認得他。

    

**

    

  夏休期間,職業聯盟的Q群裡直到夜晚依然熱鬧。

  身為第一手八卦見證人,黃少天力碾眾人包辦了滿螢幕的話語權,間或穿插著其他人各種的表符與垃圾話。

  「嘖嘖嘖嘖嘖嘖你們就沒看到蘇妹子那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樣子要不是真的認識的太久所謂的愛情在黃金一代的至高神聖的友誼面前都是個屁我真的差點就給跪了那種心動不捨的感覺你們知道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

  「我說黃少你就不能加個標點嗎?一串字看下來我眼都花了,下意識就想拉黑你。」李亦灰看著黃少天一口氣排了好幾樓糾結翻滾的表情,狠狠地發去鄙視。

  就黃少天的說法,當時電競總局來了電話找葉修,他跟著喻文洲下樓找人,門都沒邁出去就看見蘇沐橙哭著撲進男人懷裡。

  喻文洲不好意思去打攪外面,轉頭就先去回電競總局的電話。

  黃少天則是立馬霸著Q群狂刷,一句實話外面包裝著一百字廢話,一整晚刷下來連晚餐都端進房裡吃,結果故事內容從頭到尾只經過了十分鐘。

  這等浪費生命的行為立刻受到了大家的集火,

  「別說得好像跟沐橙有多熟,我跟黃金一代的友誼從來就沒包括你。」楚雲秀的擠兌夾在半樓高的鄙視之中,煞時間下面一溜的鼓掌叫好,楚女王霸氣側漏求踏我。

  「我靠靠靠靠靠楚雲秀妳別挾怨報復我,別以為我不知道妳以蘇沐橙最好朋友自居,千萬不要因為妳不是第一個知道蘇沐橙交男朋友的人就嫉妒我,我說妳這樣真的不行、特別地不行,話再說回來你們知道嗎知道嗎知道嗎?葉不修那傢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那要不是隊長攔著我,我分分鐘就去掐他除了刷心髒秀下限以外,簡直特別一無是處,不管是讓蘇妹子被外人把走還是被外人把走還被人弄哭了又或者被外人把走了又被人弄哭了還不是撲進他的懷抱這一點,我說嘖嘖嘖嘖,葉修你這半個監護人丟不丟臉可不可恥害不害臊,出來說話啊躲著算啥?別裝了我知道你在你在你在,給我出來出來出來!!!!!!!!」

  「你們就沒人考慮過要打斷他嗎?喻文州那手殘刷不贏專業的話嘮那是天生弱勢沒辦法,你們這些個職業選手刷字的手不夠快,還要不要臉啊?」葉修如願冒頭,卻沒直接奔著黃少天去,反而先來地圖泡把眾人的仇恨給拉妥了,才十分嫌棄地又刷了一句:「誰家的不用管管嗎?同樣一個字詞刷三遍你當小學生練字嗎?」

  「手殘刷不贏嘛。」喻文州的訊息夾在眾人的跪地冷汗點點點的排樓中特別地顯眼,「況且現在是國家隊的,隊長上面還有領隊呢。」

  「行啊文州,這責任推得真是倍兒專業。」

 

  

-TBC-

  

  

  

TAG:全職,全職高手,葉修,蘇沐秋,傘修,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