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ales罐子+末路行者 雙作者接龍文

※ 傘修傘,蘇沐秋不死歸來逆原作注意。

※ 時間接續原作時間軸,第十賽季夏休始,國際聯賽及十一賽季內容虛構。

※ 暗中偷渡喻黃、雙花、林方……等等CP,不喜慎入


————

 

冠軍戰結束的當晚,興欣沒有急著趕回H市,陳果大手筆地直接在賽場附近的賓館訂了一層樓,供選手及伍晨等核心人員休息。

戰罷隔天,伍晨帶著人分梯次先趕回H市準備慶祝會去了,蘇沐橙直接刷了房門卡進了葉修的房間,沒多久就退了出來,對著圍在房門口的眾人搖頭。

「果果,我看有力氣的就先分批回H市吧,葉修累得夠了,再讓他多休息一天吧。」

陳果有點擔憂地看著被蘇沐橙闔上的門板,尋思一想蘇沐橙說的挺對。

挑戰賽對嘉世那時,葉修在賽後也狠狠地睡了好久;如今雖然多了方銳跟蘇沐橙兩個全明星級別的幫手,但整個賽季下來,興欣面對著一隊又一隊在這之前陳果都只能在夢中仰望的豪門,一場一場的徵伐,一次一次的勝利,冠軍賽最後那將被永遠載入史冊的超神六點五秒,陳果明白,葉修的疲累,並不只是體力上的透支,更多的恐怕還是長時間繃緊神經所帶來的疲乏。

「那好吧,沐沐妳留在S市陪他?」

一旁的包子聽見安排,立刻自告奮勇地喳呼著舉手:「老闆娘老闆娘,我也要留下來照顧老大!」

陳果用眼神訊問了蘇沐橙的意見,在得到首肯後,點頭放行:「那好,包子,你跟沐沐留著等葉修睡飽了再回H市,我把銀行卡給沐沐保管,需要用錢的地方別省,我把保護沐沐跟葉修這個特別重大任務就交到你手上了。」

包子歡呼了一聲,一把抓過身邊的羅輯:「聽見沒有,小弟,老闆娘說的特別重大的任務,我們得好好做。」

羅輯苦著臉才想抱怨別扯著他下水,人就已經被包子揪著拖回房間去,說要好好搗鼓些保護葉修跟蘇沐橙需要的東西。

圍在門外的人各自散開回房整裝,最後在陳果對著葉修房門依依不捨、滿腹擔憂地情況下,由豪爽的唐柔將人給扯走下樓,打了車前往機場。

送走了興欣其他人,蘇沐橙阻止了包子搬凳子坐在走廊上監視的行為,讓羅輯帶著包子自由活動去了,自己拿著手機進了葉修的房,默默地坐在床邊椅子上刷微博。

這手機一刷又一整天過去,葉修醒的時候,蘇沐橙正站在門口與客房服務對話,等葉修從浴室出來時,她正好推著餐車進來。

「睡一天餓慘了吧?」蘇沐橙微笑,對葉修一起床就摸菸盒的行為也不說什麼,特別淡定地自己舖開桌,夾著菜就開始吃起來。

等到葉修抽完菸捻熄了菸頭走到桌邊準備坐下時,滿桌菜已經被細嚼慢嚥的蘇沐橙吃去三分之一,房間門把在這時傳來聲響而後開了一條縫,包子的頭從縫裡塞進來,細語輕聲地開口:「橙子,老大他醒了……唷!老大!」

 

發現葉修跟蘇沐橙坐在桌邊吃飯,包子砰地推開門,扯著小弟羅輯自動自發地在桌旁就座:「真不愧是老大,時間抓得剛剛好就趕上了飯點!」

 

「呵。」葉修叼著菜梗嘲諷了一聲。

 

蘇沐橙笑著給羅輯挪了點空位,又站起身走到矮櫃上的話機旁多叫了幾個菜。

 

四個人就著矮桌吃了頓有些遲的晚餐,飯後葉修一句話就讓包子屁顛屁顛又扯著羅輯回房,然後看著蘇沐橙鳩佔鵲巢地盤腿坐在床上收訊息。

 

上微博刷了幾篇興欣的消息,蘇沐橙回了楚雲秀的一個電話,又收了幾條短信後,才抬頭問縮著腿擠在沙發上在飯後一菸賽神仙的葉修:「果果問我們明天回去不?」

 

「妳還想住著的話就多住幾天唄。」葉修滿不正經地回了一句。

 

「不了,外頭再好也沒家裡好。」蘇沐橙撩起了遮擋視線的頭髮塞在耳後,看葉修捻熄了菸頭,搓了搓兩手後,就去開房間裡的電腦,苦笑著搖了搖頭:「明天回去吧,果果說大家都等你回去慶祝呢。」

 

「妳說回就回吧。」葉修刷了帳號卡,君莫笑登進了榮耀,在興欣公會一整片:「臥槽!會長上線了!跪舔求座標求合體求踐踏!!!!!!!!」的刷屏時,手速飛快地退了遊戲,滿頭冷汗地轉頭迎上笑倒在床上,摸著手機說要給陳果唐柔發短信的蘇沐橙,一臉無奈:「我說大家也未免太熱情了吧?」

 

「因為我們是冠軍啊。」蘇沐橙飛快地給陳果去了訊息,好不容易笑到一個段落後才從床鋪上重新坐起,看著葉修坐著手操一副準備秒登瞬隱的模樣。「葉修,我們做到了。」

 

連著哥哥的份──三個人,一起拿下冠軍。

 

 

 

興欣的慶祝會最終卻是沒有辦成。

 

隔了一天才會到H市的葉修和蘇沐橙四人,在出了機場後就分成兩路,包子羅輯先返回上林苑去放行李,蘇沐橙打了電話給陳果另外約了外頭見面。

 

三人約在了南山公墓外頭,陳果遠遠地就看到了捧著一大把花束的蘇沐橙與無時不刻叼著菸的葉修。

 

不需要言語,三人一併走進了墓園,然後分成了兩路。

 

陳果對著父親的墓想了很久,太多的話想講,最後卻只凝結成一句:「爸,興欣是冠軍。」

 

陳果沒花很多時間,蘇沐橙和葉修似乎也沒有太多的話要跟蘇沐秋說,三人重新碰了頭,站在樹蔭下,葉修從口袋中掏摸出帳號卡,遞到陳果手裡,依然是那天生帶著三分鄙夷七分嘲諷的笑容,在陳果下意識害怕接下來會聽到的消息時,一字一字特別認真地開口──

 

「老闆娘,君莫笑就交給你了。」

 

 

 

**

 

 

 

葉修的行李本就不多,從嘉世到興欣時是空著手來,離開興欣的時候,陳果硬是買了一包又一包的東西讓葉修帶了回去。

 

曾經說好的並肩戰鬥,在葉修停下腳步轉往另一條道路的時候,興欣的其餘人互相扶持著繼續往前邁進,每個人都有每個人需要輝煌的地方。

 

陳果抓著唐柔在離網吧幾個小站遠的地方看了一棟樓,懷裡兜著大筆贊助的陳大老闆一個揮手便簽了十年的長約,大刀闊斧地改建了起來,一邊規畫著興欣的未來藍圖,一邊招收著必要的人手,忙得幾乎是腳不沾地。

 

未來的俱樂部總部還在動工,陳果一邊忙著,一邊還是每天會抽空回網吧看著。

 

網吧出身的興欣奪下了年度總冠軍,徹底火了起來,自夏休期開始,網吧的生意沒有一天不火,興欣的粉,湊熱鬧的榮耀粉,每天每天,都有大批的客人來到吧裡,開著榮耀也談著榮耀。

 

世界聯賽的消息在葉修回家後的第三天被釋出,蘇沐橙跟方銳被國家隊召集,馬不停蹄地又趕往了榮耀總部的B市集合,陳果有時常想,如果葉修能晚個幾天退役的話──

 

 

 

「老闆娘,那個怪人又來了。」網管妹子的聲音打斷了陳果的感慨,讓她從吧裡的收益簿裡抬起頭朝著門口看去,果然又看到那個被吧裡眾人私下喊成怪人的青年從馬路對面走進吧裡,伸手敲了敲櫃臺。

 

「蘇沐橙在這嗎?」千篇一律的問句,連標點都不換一個。

 

「不在。」從沒變過的回答,網管妹子搖了搖頭,右手抓著鼠標無意義地晃動著,心不在焉的問:「上機嗎?」

 

「嗯。」青年從兜裡掏出了身分證遞過去,網吧妹子開了機子後將身分證還了回去:「C區47號。」

 

青年將身分證收回兜裡,摸索著往內走去。

 

陳果合了收益本,湊到了網管妹子旁邊,看著那人轉進了C區,找到了位置坐下:「他最近常來?」

 

「不知道,這個月我就只遇過他這麼一次。」妹子回了陳果的話,摸著鼠標又回去刷她的血腥恐怖劇。

 

陳果回了個無意義的單音,看著青年的方向,有點迷惑。

 

名叫馮宇的青年是這近幾個月來才出現的客人,一張斯文俊秀的皮相,要說是常客還不至於,但就是被網吧的人給記住了,因為他是個怪人。

 

一開始吧裡的小夥子對陳果提起了這個人是因為這人特古怪,到了吧裡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蘇沐橙在這嗎?」

 

網吧小夥子是機靈人,蘇沐橙跟老闆又是什麼關係,當然是立刻回了對方,同時留了個心眼。

 

而青年也不說什麼,要了臺機子後,連了幾十分鐘的網,走之前,從口袋掏了塊折得方正的紙片壓在櫃檯上:「蘇沐橙回來時,這給她。」

 

那張紙條後來落了陳果的手裡,紙片裡飄逸地寫著蘇沐橙的名字。

 

那時第十賽季剛開打,陳果想了想對方的古怪行為後,就直接把這件事情壓下,身為蘇沐橙的頭號瘋狂粉,陳果就怕對方來路不明,要是人帶著惡意的話怎麼辦?

 

一次兩次,馮宇來網吧的次數多了起來,卻又沒什麼規律,有時兩個禮拜才出現一次,有時又接連幾天連續報到。

 

同樣地,進門先問蘇沐橙在不在──陳果老早就跟所有值班網管通了氣,就算人在也得說不在──然後上機,最後留下寫著蘇沐橙姓名的紙片後離開。

 

陳果曾經拐著彎問蘇沐橙有沒有什麼姓馮的朋友,但蘇沐橙一臉茫然地表示,她到這麼大也只認識了一個聯盟主席姓馮。

 

陳果曾經故意路過馮宇的位置後方,用眼神餘光偷看他在做什麼。

 

見他連了網,直接以蘇沐橙為關鍵字,將所有訊息一字不漏一句不挑地全數備到自己的碟裡後就關機起身,陳果直接在心裡將對方徹底地拖入瘋狂粉的黑名單之中,更加積極地避免兩人的接觸。

 

就在陳果跟櫃臺妹子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時,馮宇退了機子會到櫃臺前結帳,從口袋裡掏出了折得方正的紙片壓在桌上交代了一句交給蘇沐橙後,不知為什麼,陳果在他轉身時下意識地叫住他。

 

「你好,馮先生是吧?我是興欣戰隊的老闆陳果,你找蘇沐橙有什麼事?」面對這個特古怪的馮宇,陳果好奇之餘也不得不把身分搬了出來。

 

被叫住的人停下腳步,回神望著陳果,臉上卻沒有熱絡,只是淡淡地說了句:「把紙片給蘇沐橙,她會知道我是誰。」

 

青年沒有解釋就離開了,陳果被他的態度搞得滿肚子窩火,隨手將紙片揉成一團扔了,最後又灰溜溜地撿了回來在桌上攤平,盯著那已經看過好幾次的名字,最後從口袋掏出手機,給蘇沐橙去了張照片,還留了一句話──「字跡的主人說你看了就會知道他是誰。」

 

蘇沐橙的訊息在晚餐地時候傳回來,陳果估摸著應該是訓練結束後的空檔,她沒給蘇沐橙電話,就怕打擾了對方。

 

蘇沐橙的訊息很短,只有九個字加兩個標點──

 

「果果,帶他來B市見我。」

 

 

-TBC-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