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是太累還是太好睡,但反正……渡假嘛。

喬治抓抓頭晃下床,盥洗完爬出房間只看到留在餐桌上的三明治和熱奶茶,因為昨天晚上的關係喬治對這杯飲料的戒心更高,但還是試了一口,發現是非常普通的好喝奶茶後,嘿嘿嘿地傻笑了片刻才止住笑聲。

盧伯米爾悠閒地躺在小船上──小船是昨天傍晚在木屋倉庫裡找出來的。昨晚把船清理一下推進湖邊,今早檢查確定這船沒問題後,他便帶著釣具上船,在湖面悠盪大半個上午。

兩人份的魚不需要太多,所以盧伯米爾釣魚也不是釣得很認真,大部份的時間都任由感知隨意地擴散飄遠,在似夢非夢的閒散中分辨風與聲音中的訊息,在喬治踏出小屋的那一刻,盧伯米爾從船上坐了起來。

「盧米耶───!!」

喬治在岸邊呼喚揮手,盧伯米爾卻很氣人地拿出手機回了一句『即刻返航』,喬治看見訊息想也沒想地直接大聲控訴盧伯米爾居然傳簡訊,過了一會才返回岸邊的盧伯米爾提著魚離開小船,對這指控只是挑挑眉。

「那樣比較省力。」盧伯米就差沒直接說『科技始終來自於惰性』了。

「呿……哎,釣了幾條?」決定不自討沒趣,喬治把目光放在水桶裡。「怎麼才這麼幾條?」

「兩個人能吃多少?」盧伯米爾敲敲身邊那貪心的傢伙。「每天吃多少釣多少就好,想換吃別的也方便。」

「是也沒錯啦……」喬治像小狗一般地跟在盧伯米爾身邊看他處理魚,等對方都弄好了才說出計畫。「我帶你去附近走走?」

「要四處逛的話,明天早點把你挖起來,今天已經快中午……還不如去森林裡轉轉。」

「那有什麼好玩?」

「是去覓食,雖然不是季節,但蘑菇跟漿果應該還是能採集到一點。邊散步邊採集吧,湖邊雖然很美,森林裡的景色也不錯。」

「啊~~~」

喬治耍賴地哀嚎,但也不是真的不想去,反正現在兩個人一起,似乎做什麼都很新奇,腦子浮現盧伯米爾滿地找蘑菇的景象,開始覺得很值得去一趟森林。

「又想到什麼?」

拎著兩個籃子回頭就看到某人笑得一臉鬼祟,盧伯米爾帶著兩瓶水和鑰匙拉著喬治出門,走了好一段路對方還是忍笑的模樣,多少猜得出大概跟自己有關。只是問了幾次又猜了幾次全都不得要領,盧伯米爾也就搖頭放棄,專心尋覓起今天的晚餐。

「盧米耶,我們該不會天天都來覓食吧?」

「你想太多了,喬治。」這座森林的生命力非常旺盛,就算可食植物很多,但對手也很多,能不能搶到好吃的植物還得看運氣。「我還等著你帶我四處遊玩啊。」

「啊!對喔!嘿嘿嘿……」喬治傻笑起來,旋即又想到一件事。「話說回來,明天剛好有市集!」

「那真是太好了。」盧伯米爾走到一個環境相對比較容易出現蘑菇的地方,指著左手邊提醒喬治該幹活了。「這邊過去的那區交給你,我去另一邊找找。」

喬治非常想抗議這樣太無聊,不過只有魚跟麵條的晚餐的確太單調,如果食材豐富就有機會吃到盧伯米爾親手烹煮的各種佳餚……但只有一人份的話,就算盧伯米爾會分給他,也一定是欺負夠了才會讓他吃進肚子裡。

頗有幾分悲憤地轉身朝盧伯米爾說的那區搜索過去,兩人逐漸越分越遠,盧伯米爾在森林裡行走,偶爾看見狐狸和松鼠從眼前掠過,或者松雞謹慎地從灌木叢後走出。盧伯米爾發自內心地微笑,等待這些動物通過,或者意外地被動物們視為無害的過客而完全不被當回事,讓他得忍住伸手觸摸的衝動安靜離開,在其他地方尋找蘑菇和漿果。

是個很棒的森林,盧伯米爾心想,守護靈的心情也很好,遠方的喬治大概做了什麼,但不是什麼大問題。

大致繞了覺得會有蘑菇和漿果的地方,雖然不太認真也將籃子裝到半滿,幸運發現的醋栗喬治大概吃不下去,盧伯米爾在思考要弄成果醬還是烘乾泡茶的二選一裡返回木屋。喬治晚很多才回來,滿滿一籃的蘑菇讓他得意宛若將軍凱旋,志得意滿地把蘑菇全部洗乾淨後,盧伯米爾才提醒他。

「你全部都要吃?」

「沒有……啊!!」洗過之後放不久!!

「而且……嗯……我看看……」盧伯米爾將所有的蘑菇都倒回水槽,將其中幾朵挑出來放一邊。「這幾朵不能吃。」

喬治紅著臉低頭,臉上寫滿『啊啊啊好丟臉!』的羞恥,盧伯米爾笑了笑,把水果刀塞給喬治。

「把這些蘑菇全切片,乾脆吃蘑菇麵。」

「那魚呢?」

「塞滿蘑菇跟香料後拿去烤。」

雖然很喜歡蘑菇,但一下子這麼多,喬治的臉色難看起來。

「都是蘑菇啊……」

自己也知道浪費食物不好,只能垂頭喪氣地開始製造蘑菇片山,如此沮喪的廚房讓盧伯米爾有種連食物都好沮喪的錯覺──

「小時候不常採蘑菇?」

「欸?嗯,」喬治抬起頭,回憶的臉微微發紅。「父母很忙,兄姊又大我太多,他們都偷懶用買的。教我採蘑菇的是……算是鄰居家的哥哥。」

「感情很好?還有在聯絡吧?」

「嗯。」

「難得回來,你不聯絡他嗎?」

「想是想,可是他不在,沒辦法聯絡。」喬治無奈嘆息。「以前也是他帶我來這個湖邊玩。話說回來,如果聯絡他,就很容易被發現我沒回家的事情,這樣就很難跟你一起渡假了。」

「你父母不是很忙?哪還管得到你。」

「問題就是現在不忙了……」喬治再次苦惱地嘆息。「而且暑假的時候姊姊也會帶著小孩出現,我回老家就像面對兩個媽──一點都沒有過暑假的感覺!!」

「哈哈哈!」盧伯米爾哈哈大笑,身為室友他完全可以想像喬治是如何被教訓。

「笑什麼!!你不懂一大早被吵醒的痛苦!!幾乎天天照三餐的唸上兩句,外甥們是很可愛沒錯,但那根本就是人形兵器!!」

「好啦,乖,冷靜冷靜,」把魚扔進烤箱,洗完手的盧伯米爾很沒誠意地摸摸喬治的頭。「想想你以前也是人形兵器,一度佔領這個湖喔。」

「嗄?」我──「我哪有!」

「還不會採蘑菇卻能摸到這個湖邊玩,你說這裡離你家有段距離,」盧伯米爾上上下下把喬治打量一遍。「一大一小兩個孩子跑這麼遠──你應該頑皮到經常被禁足吧?」

喬治悲痛的沉默充分證明盧伯米爾的推測。

「不過你們來這邊都玩什麼?這邊很荒涼,以前應該更荒涼。」

「喔,很多啊,首先是釣魚嘛──」

喬治如數家珍,釣魚是最普通的,設陷阱抓松雞跟鵪鶉這種事情也玩過,位在湖區東北角的水鳥棲地雖然數量龐大讓人有點害怕,但就是害怕所以更想去挑戰!

雁鴨很凶的──喬治的表情仍充滿悲慘狼狽的不幸,唯一的幸運大概只有那是候鳥,至少飛走之後他們可以再挑戰一次,不過等雁鴨回來,相當記仇的鳥讓他們再次竄逃。

一個負責說一個負責笑,簡單的晚餐很快就處理好,吃起來就更快,採集回來的醋栗最後被盧伯米爾做成果茶,剛好能幫助消化。

「動不了啦──」喬治又躺在沙發上,活像吞了食物就無法動彈的蛇。「而且好暈好想睡。」

「我看出來了,真後悔把你餵得這麼飽。」

「為什麼?」

「來的時候,你還欠我一次啊。」

「嗚嗚嗚,你現在壓我,我一定會吐的……」喬治可憐兮兮地求饒。「而且明天逛市集要走很多路還要提很多重物,今晚放過我好不好……?反正我們有兩個禮拜的時間嘛……」

「看來也只能這樣囉?」

盧伯米爾嘆息地說完,喬治立刻開始歡呼。爬到對方身上開心地亂吻後,好像電池沒電一樣地繼續喊著好想睡,盧伯米爾『現在睡會肥喔』的警告也只換來『不管啦!』的豪邁棄守。

兩個人東摸西摸很黏膩地洗完澡後全都早早睡下,第二天一大早開車出門前往喬治所說的市集,裡面除了農民或者一般居民自產過多的農產品與加工食品,還有二手物品攤和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攤,的確是充滿小鎮風情卻又非常熱鬧的場合。走著走著喬治說看到熟人想去打個招呼,盧伯米爾也很願意迴避,約好大概的時間在哪裡碰面,提早結束的話當然也可以打手機找他。

兩人如同昨天的分開行動,盧伯米爾依然讓其中一隻守護靈跟著喬治,對方離開之後他對於攤位商品就不太有興趣,只是先將採買的東西放回車上,繼續在市集與小鎮裡打發時間,為了別碰到喬治,盧伯米爾流連在市集範圍裡居多,他走到手工藝品區的盡頭,被茂密橡樹守護的教堂出現在眼前。

不大的教堂擁有在時間中被信仰認真孕育才會有的樸實之美。雖然外觀老舊,卻又保養得很好,盧伯米爾步入教堂,安靜地在座位上坐下,仰望祭壇半晌後,才低頭禱告默默離開。

在他踏出教堂時,號稱要買車票跟著出遊的莫瑞森站在綠籬之外。

「好久不見,想不想知道喬治去哪了?」

「他去墓園了。」盧伯米爾很淡然地回答,情緒完全沒有波動。

「你的反應讓我覺得有些危險,不過,誰叫任何風險都等於收穫呢?」盧伯米爾一走出綠籬,莫瑞森就熱情地靠過去勾肩搭背。「你確定不去親眼確認一下那位小朋友在做什麼?」

「每個人都有需要獨處的時間。」

「我相信,例如做壞事的時候就非常需要獨處。」

莫瑞森挑了一個咖啡攤拉著盧伯米爾坐下,點了兩杯咖啡,盧伯米爾若有所思地啜飲,直到耐性似乎總是比他差的莫瑞森又開始說話。

「你不想知道他在做什麼壞事?」

「我比較想知道你慫恿我去找他的動機是什麼,」咖啡帶著柑橘的香味,苦澀卻又甜美。「讓他做點壞事,對你不是比較有利?」

「利益很重要,心情更重要。」莫瑞森說得認真,對於如此誠實的自己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你的守護靈相當不錯,但他們也有被欺騙的時候──噢,或者說,也有他們能抓住機會蒙蔽你的時候。僕人養得多了,總會出現幾個刁奴。」

「你挑撥的範圍越來越廣了,莫瑞森。」

「有嗎?」莫瑞森喝著咖啡,表情驚訝又天真。「我跟你一樣,只說實話的啊,是你自己從來不問我的喔。」

「我沒問?」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麼樣的問題,」哎,裝傻不厚道啊,年輕人。「什麼價值的問題決定我能剝削你的範圍,不過也就是我族向來提供高品質的真相,所以人類才會前仆後繼地求著我們販售。會覺得被挑撥,是因為信任早已蕩然無存,而倒楣的我們總是最好的藉口。」

「不能同意,但也無法否認。」盧伯米爾站起來,放下兩人份的咖啡錢。「一杯咖啡錢,能換什麼樣的答案?」

「嗯……這要你問了才知道。」

「這具身體的主人認識喬治嗎?」

「認識。」莫瑞森飛快地回答,只是答完就趴在桌子上抗議。「雖然的確是一杯咖啡錢的問題,但你們學校有誰不認識那個八卦通啊?」

「是嗎?那我就謝謝你慷慨回答兩個問題,感謝招待,莫瑞森。」

「能幫到你我也很開心,下次見,吾友。」

黑髮青年趴在桌上微笑目送盧伯米爾遠去,毫不在意多奉送一個答案。

盧伯米爾知道來自邪惡的餽贈總帶有劇毒,即使是這個看似什麼都沒回答的對話也有其效用。



●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