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勇者的同伴,這種時候當然是要來善盡自己的責任!」史托克還在那邊拉著奧梅索說著『嗚哇這好黑!看起來不能吃吧?』,蒂娜已經說完很帥氣的發言做好戰鬥準備,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分發下去,帕席歐拿在手上後忍不住嘆息。

「這個你們幫不上忙,站遠點。」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所以站遠點。」看這些人都沒有退開的意思,帕席歐皺眉。「別浪費時間,你們被捲進去等於增加敵人的戰力,走遠點。」

「別這麼說嘛,」眼看蒂娜要發火,史托克衝上來打斷。「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們嘛,也是有幫不了大忙得自覺──但騷擾干擾的這種小忙也很重要,對吧?放心,情況不對我們這邊還有個召喚師,逃跑保證不會慢。」

帕席歐點點頭,他不是同意,只是沒時間繼續這種無意義的爭辯。

「艾維,雷契爾,看著他們。」帕席歐長劍一抖,劍氣在他前方劈出一條線。「不準超過這個距離,你們也一樣。」

帕席歐說完便不再理會後方的聲音向前衝出,眼前的魔法陣搖搖欲墜,神殿周邊也被破壞的宛若廢墟。帕席歐不斷輕身騰躍,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距離靠近。

熟悉卻又陌生的力量在體內流轉,半年來的虛弱完全消失,久違的感受正從身體深處被喚醒。

掌握力量。

體內黑白符文凝聚而成的圓珠,在帕席歐提高集中力的剎那層層綻放,沒有衝出身體與精神海,而是再次崩解成更纖細的結構,順著力量運行的軌跡充斥全身,然後緩緩融入肌肉、骨骼、逗起、與魔法之中,帕席歐邊跑邊閃避倒塌的建築與落磚,即使察覺到改變也無暇觀察。

調整呼吸、集中意識,用鬥氣包裹全身、貫通長劍,用魔力同步釋放精神力、捕捉變化,再將這一切全部匯聚到劍刃,光華流轉的符文在鋒芒中隱現──

一步三丈,前進的速度再次加快,變異體發出嘶吼,混和精神波的聲音似乎將天地一分為二,如同最銳利的刀以變異體為中心向外一斬,空氣、塵埃、落石、無所不斬,硬生生在天地間再分天地!

天地再分,便從常世間的快刀化為足可殺神的刀芒,帕席歐不避不閃毫無猶疑,舉劍點上刀芒順向一斬──

恐怖的壓力瞬間擴散,壓得萬聲俱默、匍匐跪地,然後才聽到聲音,初時微弱、繼而如海嘯山崩亦難比喻,力量碰撞爆炸的氣流,在煙塵瀰漫的城市清出一片詭異藍天。

帕席歐再前一步,附加魔法的腳下一步五丈。

黑色巨物近在咫尺,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渺小得仰頭都看不清對方。

蠕動的黑色化為他熟悉的觸手,揮、掃、刺、拍、甩……地裂土翻、攻擊如雨,帕席歐僅能在方寸間挪移,身上的魔法防護碎了又加。

黑色的荊棘叢林交錯在眼前,盡頭是黑色的本體,力量再次灌注長劍,腦中想像那無數符文纏繞劍上,猛然從觸手中又分出一支觸手掃向腰間,帕席歐向前一滾後迅速跳開,地面冒出的無數尖刺擦過腳尖,風屬性的魔法再次凝聚腳下。

在空中跨出最後一步,長劍在符文繚繞下宛若開天巨劍。

日落盡,劍光照亮長夜。

帕席歐用力斜斬,沒有斬到任何東西的手感。

黑色團塊在斬擊下一度穿透、又迅速密和,縮回的觸手幾乎包圍帕席歐,這次他不再像第一次使用時那麼節省,巨劍豪邁揮舞,完全以攻擊取代防禦,巨劍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斬擊變得越發明亮,仍然巨大的黑色團塊卻似乎縮小了一些。

大概被身體裡那顆符文凝聚的雙色種子吞噬了,帕席歐心想,瞭解這跟之前的狀態大抵一樣,只是速度比較慢。邊砍邊疑惑為何雙樹賦予的能力是吞噬而非消滅,總覺得使用卡蘭嘉斯頓的力量應該會抵銷變異體的攻擊,讓對方徹底無效,現在卻是兩種來源的符文都一起吞噬。

不敢想得太深,不敢分心得太遠,帕席歐小心謹慎,變異體在一陣攻擊之後相當戒備帕席歐手中的巨劍,但巨大的身軀無法輕易閃躲,於是倒塌的建築、土牆、石塊全都變成武器。

劇烈聲響轟鳴不休,地面不堪承受地出現無數裂痕,史托克跟蒂娜等人遠遠看著,看著巨劍、各種魔法光芒、飛快移動的身影,有些目瞪口呆。

「難怪他不管發生什麼事都那麼悠哉──這太生猛了啊!!」速度快得我連劍都快看不清楚啦!

「是很強,」蒂娜點頭。「但這樣打整座城搞不好會沈下去。而且……帕席歐的體力又能撐多久?」

「可是你看那些石頭……」史托克指著那些『碰隆!』、『轟隆!』落下的大磚石。「我們過去真的能幫忙嗎?」

「就算你們不怕被砸,也不行。」雷契爾看了半天,大概懂帕席歐為什麼不讓他們過去。「我想大部分的攻擊對那東西都沒有效果,少爺能砍得這麼順不只是因為劍是特製品,力量也不太一樣。」

「什麼地方不一樣?」

「對感覺不到的人說明,也沒用啊。」艾維盯著戰場搖頭晃腦,身為龍的傲氣實在不想承認除了長老還有他打不贏的東西,但帕席歐殘留在空中的魔法痕跡讓他知道使用魔法攻擊會被削減七到八成。「哥,少爺他該不會……」

「大概在試驗哪些攻擊可以產生效用。」 雷契爾指著觸手。「看少爺的動作,那些觸手在抓石頭和攻擊的瞬間會實體化,雖然不知道那把劍以外的物理攻擊能有多少效果,但至少可以擋也可以用外力改變方向。」

「嗯……然後魔法是都沒用,所以要攻擊也只能朝實體化的部分動手?」

「好像是。」雷契爾又想了一下,雖然應該還有神術這種力量可以嘗試,但他跟艾維都不會。「那來丟石頭試試?」

「也行。」

艾維張望片刻,單手抓起一塊兩個人頭大小的石塊,盯著某個觸手落下的瞬間,用力扔出!

「喔喔!漂亮!」

雷契爾捧場的拍手,沒想到雙胞胎會扔石頭的其他人驚訝地看過來又轉回去,四散的石屑後觸手似乎缺了一塊,沒有注意到這種變化的黑色物體仍專注地攻擊帕席歐,卻看得場外的人眼睛一亮。

「有用耶哥,實體化的部分對魔力的吸收也比較少,大概一半吧。」為了增加速度,艾維在石頭上附加風魔法,因此很清楚究竟損失了多少。

「不過能這樣丟石頭的也只有我們。」

「誰說的?」攻擊有效就好,蚊子多了也是肉嘛。「奧梅索,弄隻能扔石頭的召喚獸出來。」

「我都快變成老姐你的召喚獸了……」奧梅索苦著臉……什麼弄?那是我辛辛苦苦馴服培養的好嗎?

藍髮少年這次召喚的時間比過去任何一次都久,等光芒凝聚終於看得清是什麼生物時,不約而同的抬起頭,因為實在很高。

「……你什麼時候有這隻山陵巨人了?」

「有很久了,不過,要告訴他怎麼丟。」奧梅索抓抓頭。「我看不出那些觸手有什麼差別,而山陵巨人的智力不高,我該怎麼指揮?叫他跟著你們丟?」

「可以。」

山陵巨人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從地裡凝聚出巨岩,只見巨人反覆彎腰從土裡拿出一團一團的東西,落回地上就變成岩石,不需要花時間尋找的雙胞胎丟得飛快,到後來巨人根本只是提供材料的苦力。

而不甘寂寞的蒂娜則拿出一堆瓶瓶罐罐開始往石頭上灑。

會吸收魔力不要緊,鍊金術士可以改變石頭的硬度,或者讓石頭碎裂時變得像油遇火一般劇烈燃燒,這些都不是魔法,只是改變了石頭的屬性,如此一來丟過去後的景象越發的轟轟烈烈,帕席歐則躲得越來越狼狽。

那些碎石流火不會影響變異體,卻會影響他,但現在既不可能回去要他們住手,也無法否認這些攻擊多少對變異體產生效果,只能貼著體表多附加一層魔法防護,繼續緊迫盯人的攻擊。

攻擊既枯燥又驚心動魄,黑色的物體以可見的速度學習如何戰鬥,速度不見得更快,卻變得更刁鑽詭異;龐大的體積開始不斷壓縮,雷契爾他們開始變得難以攻擊到目標。

壓縮的氣團逐漸兼具氣體與實體的特性,最後猛地幽光一閃,帕席歐飛退三丈,飄落殘垣,大口喘息。原本變異體佔據的空間只剩一人獨立,大祭司蒼老的身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年輕,口中卻發出慘厲哀嚎!

那痛苦變質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雙胞胎帶著所有人後退,已經變成中年人的大祭司忽地停止叫聲,轉頭朝他們露出笑容!

不好!

「艾維!走!」

雷契爾想也不想的將瞬間移動的範圍圈定在弟弟跟其他人的腳下,艾維接過魔力輸出瞬間消失的同時,那陰詭的笑容已經貼近眼前,雷契爾只來得及具部解除化形,下一刻就被打飛出去!

大祭司沒有追過去。

帕席歐盯著那個背影,一度想瞬間移動攔截攻擊的身體放鬆到隨時適合攻擊的狀態,等待那個身影轉過來面對他,發出異質的笑聲。

「唉呀,真沒想到我還能醒來,而且一醒來就有這麼好的食物在眼前。」

「你是指我手上這個,還是指我?」帕席歐揚起左手,亮出那顆黑色的種子。

「反正你跑不掉,不管哪個最後都一樣。」

「那這個東西,你知道是怎麼來的?」

「不知道,不重要,」中年人已經變成青年,笑著朝帕席歐緩步走來。「反正吃了你,就是從你這弄來的。」

帕席歐握緊劍,也燦爛的笑了。

「難怪你活了這麼久,也當不成本體,腦子就跟你的原型一樣殘破。」

青年的臉剎時扭曲,眨眼衝近帕席歐,突刺的黑光穿透身體,青年立刻轉身平斬!

噹!

擊劍之聲宛若鐘鳴。

青年手中的黑光斬在帕席歐的劍上,帕席歐沒有被擊飛,插在地上的巨劍紋絲不動;青年再斬,巨劍上的符文層層展開、籠罩帕席歐,巨劍還原長劍,翻腕間符文遊走──對斬!

鏘!

青年面目猙獰,不敢相信這個年輕的魔族居然有這種力量,明明沒有融合力量,手上的東西也沒有化為己用,為什麼──

又一個斬擊,兩人雙雙後退,不等青年站定無數風刃傾洩而下,青年一劍絞碎時帕席歐已經逼近,長劍重新化為巨劍,迅如閃電的斜挑帶起一蓬血雨。

不,不是血,或者說不只是血。

黑色的液體隨著血珠灑開,有的蠕動如同逃跑的蟲,有的霧氣被符文吸收,青年發出怒吼,速度與力量都再次提升,帕席歐一次次的被擊飛又一次次的衝上前,早已沒有使用魔法的餘裕,鮮血開始染紅帕席歐的身體。

「唔……」

被擊飛倒在廢墟上,帕席歐爬起來,肋骨大概斷了幾根,劍變成沈重而痛苦的物品,剛抓穩長劍,青年一腳踢來,衝擊力讓他在地上滑出一段距離。

長劍脫手,青年走向手無寸鐵的帕席歐,抓著那張臉看向自己,露出猙獰貪婪的笑容。

「浪費了我這麼多功夫……」

「我也……這麼覺得。」

青年發出狂笑,以為這不過是虛張聲勢的垂死掙扎,正想以勝利者的姿態玩弄獵物,就看見他身邊正亮起一種讓他不安的灰光。

長劍上的符文飛快展開,連結上帕席歐散發出的淡淡灰光,接著,帕席歐曾經看過景象再次出現在眼前。

黑與白的符文從灰光中延伸而出,柔軟的展開,光芒越加耀眼,流轉間光粉浮動,青年怔愣,旋即打算搶先折斷帕席歐的脖子,但已經來不及了。

無數符文刺穿他的身體,做到了他一直在帕席歐身上失敗的事。

當符文從他身上拔出的那一刻,龐大的黑氣再次湧現、劇烈掙扎,卻仍不斷被黑白雙色的符文吸收,直到再也看不見。

空中漂浮著大祭司的靈魂,靈魂中有一小片跟碎屑一樣的物體,帕席歐不確定地指揮白色符文將那一小塊碎片取出,然後將靈魂推回大祭司的身體。

正打算將碎片封印的時候,手上的種子發出黑光,眨眼就將那塊碎片吞了進去。

帕席歐愣了愣,然後乾脆的躺在地上不動。

他閉上眼睛,想著這次又得躺多久。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