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席歐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遠方艾勒西恩手上透明的珠子瞬間破碎,一口血沒忍住,從嘴角滴落到地上。

「還好吧?」安佛瑞司遞出手巾和水。

「那孩子發現了,」艾勒西恩擦去血跡,一杯水灌下去,仰頭倒在椅子裡長出一口氣,力量彷彿被瞬間抽空般的虛弱。「不愧是精靈一族的聖物,我阻撓它尋找帕席歐,現在人沒事也沒忘記給我來下重擊……沒想到報復心這麼強。」

「你確定帕席歐受到污染了?」

「嗯。我當初在湖底暗藏一個傳送陣只是因為他想知道答案,」順便教訓那個死小孩。「沒想到反而派上其他用場。」

「我都不知道那個人還活著。」安佛瑞司說道,想起這是他第三次因為同一個人說出這句話。五百年前他從手下的報告裡知道這個人,一個比他年紀還大的人族,一百五十年前的樣貌跟五百年前幾乎沒有任何分別,現在還是一樣不曾衰老嗎?

「本體從他身上逃跑後,我沒有殺掉他,他自己也願意當誘餌。」艾勒西恩又倒了一杯水。「對虛弱的本體來說,還是他的身體融合性最高,誰曉得……」

誰曉得那玩意會跑去埋伏我爸跟我爸的小老婆,直接寄生在當時還未出生的菲特萊爾身上。

「你還是沒有改變心意?」

「不殺菲特萊爾,難道殺帕席歐?」艾勒西恩冰冷地挑起嘴角。「當時它看上伊堤安家的血統和功法,所以選擇還沒出生靈魂尚未完整的菲特萊爾。害怕吞噬菲特萊爾的靈魂會讓我們毫無顧忌的下手,將自己跟菲特萊爾的靈魂融合,再順理成章的擁有整個身體。」

「這樣它將擁有完美契合的肉體,你則得到可以徹底消滅它的機會。」安佛瑞司嘆口氣。「我雖然殺過自己的兄弟,但不代表我認同你的決定。」

「不忍心?」

「不忍心那時候就不會看你反覆重創一個嬰兒而不出手,既要削弱那東西的力量,又要讓它覺得唯有融合成功才有活下去的機會,並不容易……只是融合早已停止,或許有別的方法。」

「你覺得那能收為己用?」

「我相信它對帕席歐抱持好感和善意。」

「天真的想法。」艾勒西恩嗤之以鼻。「那棵樹找到帕席歐後,以那小子的毅力,解決是遲早的事。至於菲特萊爾,他如果有這個膽量去尋找其他碎片加以吞噬,只會死得更快。」

安佛瑞司抓抓頭,對於艾勒西恩堅持要殺菲特萊爾這件事他實在不好說什麼,殲滅是最乾淨俐落的方法。只是看他兒子專心研究的模樣,總覺得不殺也行,說不定哪天發現沒殺乾淨的時候還可以派上用場。

五百年前那時候忙著殺回去、鎮壓暴亂亂、分析應對手法,沒有太多餘力仔細研究;一百五十年前那次並沒有波及到魔族,如果不是艾勒西恩,他大概不會出手,即使如此他出手也是一百三十年前,再次蔓延的十五年後,事情已經快結束了。

唉……兒子知道我是幫兇會不會拿刀砍我啊……



史托克拚命的跑。

從來沒想過自己有跑給座狼追,座狼還追不到的一天。聽著身後座狼不斷咬空的聲音就覺得渾身酸痛實在太值得,那個『啊哈哈咬不到!』的爽快缺乏緊張感卻得意到沒邊。

「還活著嗎~~~~~」史托克朝另一邊大喊,一個輕身踏步扭腰擺臀,座狼的嘴接連落空,遠方傳來『轟隆!』的聲音,史托克一秒知道至少蒂娜活得很好。「妳身上到底帶了多少東西可以丟啊!超恐怖!」

「死胖子!!要你管!!這就是鍊金術士你有意見嗎!!」

「我讚嘆不行嗎!?」史托克跳起閃過一張嘴之後凌空一踏,硬生生避過左邊的爪子,翻手抽出矮人特製頂級平底鍋,『匡!』地把右側的座狼砸進土裡!

「史托克!那鍋子還要做三餐啊!我不要吃座狼的口水!」奧梅索大聲哀嚎。「諸神在上!史托克你不要告訴我你吃座狼!!」

「吃過!很難吃!」胖子的回答讓他身邊的座狼更為光火,史托克連閃幾次沒閃好,衣服很快地就被撕咬得破破爛爛,氣得史托克在砸鍋子的時候啟動帕席歐給的重力環增加力道!!「喔──奧梅索!我敲出白白的東西了!我沒吃過座狼腦耶!」

「拜託你閉嘴!!」奧梅索哀嚎地引著他那邊剩下的那隻衝過來,大隻的金紅色獅子殺得史托克身邊的座狼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解決兩隻,史托克見狀抽刀翻腕一甩,斜斜一刀劈在被獅子撞飛的狼脖上,偷襲得恰到好處!

「咻~~不愧是矮人的刀~~」

奧梅索正想誇獎刀不錯,旁邊又是一陣轟隆亂炸的巨響,大地的震動讓他忍不住縮縮脖子,一聲長嚎傳來,座狼退卻了。

史托克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出藥開始翻找身上的傷口,奧梅索從獅子身上下來,拍拍伙伴之後,將召喚獸送回星界,在史托克旁邊坐下。

「你覺得你姊走出來會是什麼樣子?」

「要賭嗎?」

「不賭。」

不賭有什麼好問的……奧梅索翻翻白眼,鍊金術士戰鬥的花招百出,有些喜歡近身格鬥的會將藥品全部用在自己身上,有些則會均衡的什麼都用一點,他老姊的話……爽度第一。

不知不覺很專心的盯著煙霧瀰漫的地方,蒂娜走出來看見兩個灰頭土臉有些破爛的傢伙坐在地上盯著她,忍不住回頭看看自己身後有什麼。

「……你們兩個腦子打壞了?」

「沒有沒有。」奧梅索連忙搖頭,免得姊姊眉頭一皺他們兩個又有苦頭吃。「姊,這邊已經離巫克克不遠,要休整一下直接趕去巫克克嗎?」

「嗯,晚上被座狼圍住太危險,趁現在太陽還沒完全下山盡量前進,連夜趕到巫克克。就算巫克克城門關了也沒關係,大不了爬城牆進去。」

「小姐……」拜託,蒂娜,妳是女孩子耶!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熱愛暴力強行突破?「你可以叫守衛放吊籃下來。」

「哪有吊得動你的籃子。」

「……那連馬都吊得動好嗎?」

「嘖,沒意思,居然沒騙到你。」

「我又哪裡惹到你啦?!」

史托克邊抗議邊拿出衣服快速換上,因為馬早就不知道跑哪去,只好再次仰賴奧梅索的召喚獸。舒適度無法與騎馬相比,速度卻大幅提升,唯有奧梅索需要不斷消耗精神力,所幸有蒂娜不斷拿出藥劑,奧梅索估計自己大概可以在透支前抵達巫克克。

狼嚎再次響起,被他們擊退的座狼再次遠遠吊上,閃爍兇光的獸眼宛若不祥的凶星。此起彼落的嚎叫似乎正聚集更多的狼向他們靠近,平原無處可躲,不斷向前是唯一生路,風聲與狼嚎在耳邊不斷飛逝又再度靠近,終於他們看見遠方巨大的陰影在月光下顯示朦朧輪廓,火炬的光點在城頭晃動,那是希望之光。

狼群緊追不放。

「該死!」史托克咒罵,這樣在抵達城牆的時候就會被追上,就算放吊籃也來不及上去!!「蒂娜!你有東西可以往後丟嗎!?」

「現在還不行!!」

那什麼時候行?!史托克實在很想問,但狂奔顛簸的狀態非常不適合講話,索性不再動腦,加速向前把看起來搖搖欲墜的奧梅索撈過來,一腳踩在透支邊緣的奧梅索立刻把自己那隻召喚獸送回星界,閉上眼專心輸出精神力,速度再次提升,史托克覺得臉上的肉都在往後飆!

「放下吊籃!!」城牆越來越進、越來越近,蒂娜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聲音變得非常大聲,奧梅索聞言立刻睜開眼睛看向前方,他們看見城牆上出現騷動,又過了三息才開始放吊籃,但他們離城牆只剩不到十息的距離!!

「史托克,抓緊。」

奧梅索虛弱地說,史托克立刻照做,接著他覺得自己飛上天!

召喚獸猛力跳起,蒂娜順利跳上吊籃,史托克看見籃子重重一沉,接著不再下降,而他的高度跟方向都差一點,直直衝向牆壁,奧梅索再次說了抓緊,身下的召喚獸一聲長嘯、體型瞬間膨脹,銳長尖爪在月下發出寒光,插入城牆、柔身一扭,如同踩踏平地般地再次蹬躍,跳入吊籃,奧梅索立刻收起召喚獸,精神力透之後的表情痛苦不已。

上面的人看見他們都在吊籃裡,連忙往上拉,等把三人拉上城頭,不禁疑惑剛才聲勢浩大的狼群怎麼沒了聲音,蒂娜站起來,充滿殺氣地從空間戒指裡掏出一大堆瓶子,拔開瓶蓋就往下扔。

「叫你們追我一個晚上!」蒂娜咬牙切齒。

跳上吊籃時就扔下的藥劑產生強烈昏迷效果的氣體,再用第二劑藥品將氣體變成強烈燃燒的性質。蒂娜非常解氣地看無數座狼被火海吞噬,然後轉身拉著抱住奧梅索的史托克離開城牆,尋找住宿的地方。



巴爾德抬頭之前,海萊因已經抬頭望向喧嘩之處,他覺得風中傳來的聲音曾經聽過,等巴爾德走到他身邊一同瞭望,火焰的光芒已經染紅半片天空。

海萊因的雙眼在黑夜中逐漸閃爍起幽冥神秘的光芒,那是獸人祭司的能力之一,很近似人族的預言術,於是他看見火焰燃起之前的諸事,從中找到剛才介意的東西。

「你的同伴……那個藍色長髮的女孩、她的弟弟以及史托克,來了。」

「他們也來了?」巴爾德一愣,隨即醒悟過來。「大火是蒂娜放的?」

「嗯。」海萊因很意外那女孩居然是鍊金術士,而且破壞力似乎頗為強大。「看來他們也是想藉由預言術找人。」

「……大家都用預言術找人……」巴爾德總覺得找人就該靠情報網之類有憑有據的方法尋找,沒想到除了海萊因,連蒂娜跟史托克也來這個招搖撞騙的地方。「……人人都知道,跟在酒館貼傳單有什麼不同?」

「不一樣,」海萊因表情凝重的搖頭。「預言術這種東西,越多人求問同一件事,命數會越亂。」

巴爾德不懂命數越亂會造成什麼嚴重後果,但至少有件事情他懂。

「……越多人問就越找不到答案?」

「嗯。」

「嗯……」雖然說他跟帕席歐算是雇佣關係,但跟小菲爾還算戰友,既然心裡放不下,邊打工邊找人就成了他目前的計畫。

「巴爾德,你為什麼要找他們?」

海萊因跟著巴爾德上路,提供建議,卻在這時候才提出問題。救過他一命的紅髮劍客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給出兩個理由。

「帕席歐還欠我錢,而且……嗯,我想找到他們。」

「找到之後?」

「沒事的話就說再見。」

巴爾德說得像是去隔壁鄰居家串門子問今天好不好一樣,偏偏今天做的事情卻是天涯海角的距離,海萊因難以理解,卻感受得到這種理所當然的誠意,也只好閉口不言。

兩人看著火光漸漸消失,沒有試圖現在就跟蒂娜與史托克會合,畢竟他們不清楚對方的計畫,倘若目標相同,總會有再次相見的一天。

過去的年長組帶著食物回到旅館休息,將城市裡對座狼圍城的不安關在門外。而蒂娜三人雖然是殲滅座狼的功臣,但比起神秘的預言師,蒂娜這種丟幾瓶東西就能產生漫天火海的存在無疑比魔法師更逼近『魔女』這個稱謂,至少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魔法產生的過程還算看得到,看得到就能告訴自己『可以理解』;而鍊金術士這種比魔法師更加奇怪的專業人士據說總是伴隨爆炸聲,如今看到一個登城就放火的女子,說謝謝也想站得夠遠再說。

於是這一站就站得蒂娜、奧梅索、和史托克徹底得六根清靜。

「這……這要怎麼問路啊……」史托克哭喪著臉,他累得快趴,他背上已經趴了一個,再找不到休息的地方乾脆在城頭搭帳棚算了。

「為什麼躲那麼遠?」蒂娜美目如鷹地掃過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拿著劍橫掃──怎麼人都整整齊齊的往後退?「喂!那邊那個咖啡色頭髮穿皮背心燈心褲,鞋子是雪草絨假貨、劍是摻了銅的劣等貨、臉就長的更不值錢而且還退三步的那個膽小鬼!對!就是你!我問──」

「我不是膽小鬼!」

「哇!所以你就是存心穿著一身假貨騙人的騙子嗎?!你那張臉要怎麼行騙啊?」

那個被點名的男人臉色脹紅,身邊不管認識不認識的通通遠離他好一段距離,很顯然蒂娜說的沒有中七成也有中六成,此時被人拉出距離,孤伶伶的模樣頗為淒涼。

「拜託,蒂娜,妳是來問路還是引戰的啊?」

史托克上前拉住蒂娜,朝四周哈腰賠笑連說抱歉,總算讓圍觀者放下戒心,從七嘴八舌中翻出一間最多人說好的旅館,問清地址走法,史托克哈哈哈地道謝完拉著人就跑,因為天黑走錯兩次路,卻也因此甩開好奇的居民,等三人抵達名為夜光草的旅館,史托克進房間把奧梅索往床上一甩,接著就癱坐在地板上完全不想動。

「哎呀!」旅館工作的女僕敲門進來就看到這樣的畫面,不只嚇一跳,甚至以為剛才回應的聲音是夢話。「這位客人,您……呃,洗澡水燒好了要不要送上來?」

「……好……」

「……您醒著嗎?」

史托克抬頭給對方一個白眼,女僕尷尬地輕笑兩聲關門退下,這段時間史托克爬起來把奧梅索弄醒。不得不說勉強行動的兩人看起來與僵屍無異,但不用熱水泡一下,明天說不定會更像僵屍。

虛脫的三人梳洗之後沾枕即眠,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爬去大廳,因為向來都找有提供餐點的旅館,臉色極差的三人在餐廳點完食物的當下,萬分感動不用走太遠這件事──他們渾身酸痛!

「劫後餘生的第一餐總是特別美味啊。」手上的熱湯火後差了點、鹽稍微多了點、洋蔥放得有點不夠……即使如此,史托克還是喝得陶醉不已,整個人宛若死後重生。

「當然,因為死了就不能吃了嘛!」蒂娜把雞肉送入口中,對弟弟和史托克的吃相皺眉,忍了又忍終於忍住罵人的衝動。「今天先休息,想四處逛逛的話,你們兩個別落單,明天再一起去找預言師。」

「你不出門?」史托克用力把食物嚥下。

「嗯。」

史托克轉頭看向奧梅索,對方看著他聳聳肩也是一臉困惑。史托克見狀反而不敢亂跑,最後只有在大廳跟旅館老闆聊天,盡可能多瞭解這裡的習慣風俗,奧梅索則是乾脆回房間繼續睡。一直到晚餐時間三人再次碰面,史托克拿出下午打聽到的資料想討論明天的行程,蒂娜大手一揮就說不用了。

「啥!?」

「呣?你激動什麼?」蒂娜捧著藥草茶眨眼睛。「反正你資料上的人不可能比大預言師奧爾洛夫更好,要選當然要找好的啊!」

「大……大預言師?」

「啊啊啊,你這張肥胖的臉寫滿『好貴啊!我們有錢嗎!?』這種寒酸的意見,你好歹想著就算傾家蕩產不擇手段也要獲得幫助,沒錢也要有氣魄啊!」

「氣魄不能吃不能賣!難道你要算完之後跟人說『啊,不好意思我窮得只剩下錢跟氣魄。』嗎!?」

「你傻啦你,」蒂娜給史托克一個白眼。「既然是大預言師,你還沒出生他就知道你很窮了,怎麼可能讓你說出這種話。」

「啊,說得也……好啦反正我很窮連大預言師都知道……」

「大預言師才沒這麼無聊,這世界上這麼多人哪可能一個個去看,」蒂娜戳戳趴在桌上的沮喪肉團。「但他絕對知道明天誰會去找他,他如果願意見我們,就代表錢什麼的完全不是問題。」

「……蒂娜,這是賭博吧?賭他見不見。」

「才不是賭博,」蒂娜哼了一聲。「奧爾洛夫跟我家祖奶奶是朋友啊。」

「「咦咦咦~~~~!?」」

「史托克就算了,」蒂娜被身邊的聲音嚇一跳!「奧梅索,怎麼你也不知道?」

「為、為什麼我會知──哎?該不會是傳說中的……」

「嗯,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呦~」

「啊哈哈,這樣啊,哈哈哈。」

「抱歉,來個誰告訴我那個哈哈哈是什麼。」

「喔,就是啊,那位大預言師以前追求過祖奶奶,據說苦苦追求了五十年才放棄呢。」

「欸……欸?那、那他看到你們不會觸景傷情反而更生氣之類的……」

「嗯?不會喔,人類大概很難理解,不過精靈的愛情就是這樣。所以只是要見見這位爺爺,那沒問題,要拜託他幫忙……唔,因為我也不確定這是大事還是小事,所以成功率只有一半。」

一半也比沒機會好。史托克這麼想,邊點頭邊祈禱最好免費,再不然能像羅登那時候用料理交換也行……啊啊,大預言師,既然你知道我們明天會過去,能不能聽一下我的心聲別要求太貴的酬勞啊……

史托克不斷在心裡反覆叨唸,彷彿這麼做那位從未謀面的大預言師就會應允他的懇求,大概是祈禱的太過認真,以致於三人第二天離開旅館的時候,史托克很明顯的精神不濟,一直到蒂娜發出『咦!?』的聲音,史托克才驚醒過來,一抬頭連他都傻了。

「巴爾德跟海萊因……你們、你們怎麼也在這裡!」史托克開心的走上去拍拍巴爾德的背,說起來這群人中跟他認識最久的就是巴爾德,沒想到這麼快就再相見,圓圓的臉上開心得只會笑。

「我們前幾天就知道你們到巫克克。」

「咦?」

史托克大驚,但看巴爾德指指海萊因,表情又困惑了起來──海萊因怎麼知道他們到巫克克?

「你們放了好大的一把火。」

巴爾德避重就輕地說,史托克不疑有他地接受這個答案,蒂娜卻在史托克身後露出狐疑的目光,任由史托克愉快地說出計畫、邀請他們同行,只若有所思地保持沈默。

「姐……」

「幹嘛?」

「妳不要生氣啦……」奧梅索湊到蒂娜身邊,姊姊突如其來的安靜讓他感受到暴風雨來臨前的壓抑。

「我沒生氣。」蒂娜奇怪地看了弟弟一眼,接著恍然大悟。「喔,我不說話是因為想事情,沒有生氣。」

奧梅索雖然不信,但好歹安心了點。他們走進安靜卻一堆人站著的大廳,原本極輕的交談聲瞬間變得露骨,各種諷刺奚落的內容與充滿暗示性的目光朝他們聚集。蒂娜哼了一聲,完全不理會這些人,拿出家徽跟昨晚寫好的書信正要拿給上前接待的侍從,沒想到對方三步外便止步對他們行禮。

「大師有交代,如果看到您出現,直接進去即可。」侍從偷偷看了蒂娜身邊的其他人稍做確認,旋即補充。「您的同伴也一起上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