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縮在岩縫間顫抖。

他的同伴虛弱地倒在縫隙更深處的狹小空間,微弱的防護結界幾乎用盡他們在地底的一切所得,但那又如何?命都沒了錢跟寶物有個屁用!?

不行,他不是捨棄同伴,而是不論如何都得要有人離開這裡才能找到幫手。可是這邊遍佈打不死的怪物,而且總是從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突然出現,他如果在路上死了,同伴怎麼辦?

瘦弱的男人挽起袖子看著遍佈在手臂上的奇妙黑紋,旋即又惶恐地盯著縫隙外狹窄的視野,試圖從這有限、昏暗的可見之處確定自己是安全的,彷彿死死盯著恐懼,危險便不會造訪。

他已經好幾次看見影子從眼前滑走,在只聽到得心跳與呼吸聲的昏暗中,毫無徵兆地看見一張難以形容的臉貼在縫隙外……他幾乎不敢呼吸,甚至希望心臟停下來免得聲音被發現,但不論如何,他的心在死之前都不會停止,而縫隙之外的怪物也終究沒有發現裡面躲藏的人類。

但這樣又可以維持多久?

格里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他想過乾脆同伴彼此互殺,這樣就可以回到羅登城的公會休息區復活,但他下不了手;如果被怪物吃掉,很有可能會陷入肉體殘留量過少而無法復活的狀態。而且……

格里咬著手指不住顫抖。

如果吃人靈魂的怪物真的存在,就算肉體完好失去靈魂也無法復活。

「可惡……!」

甚至不甘心都不能發洩生怕惹來恐怖的怪物,格里神經質地咬著發黑變形的手指,突然間,淒厲尖銳的叫聲貫穿了整個地底!!

格里嚇得渾身一跳,縮進岩縫的陰影中瑟縮發抖,異質的慘叫如同生鏽腐朽的鐵器摩擦碰撞,刮去格里最後一絲微弱的好奇心。他只能躲著,不敢動彈,直到一切嘎然而止,死寂重新吞沒世界。

發生什麼事?是怪物打起來還是人跟怪物打起來?這一層還有人嗎?是人類贏了還是怪物贏了?

「通行證顯示就在附近,但根本就只有石頭嘛!」

──人的聲音!

因為太過激動,格里無法站不起來,張開嘴試圖發出聲音卻喊不出一個字,他聽著交談的聲音靠近,裝備完善的人影經過他所在的縫隙前然後遠離,他慌張地往出口爬過去,忘記自己還能行走、忘記應該再試著用力吶喊、忘記那些人可能不會救他,只記得用盡全力地靠近希望,卻還是越來越遠──

格里頹然地趴在原地。

「帕斯,剛剛那邊有條縫隙,不看一下嗎?」

「既然要躲藏不是應該把危險的出入口堵死?至少弄個幻術偽裝一下。」

「怕沒空氣或者剛好魔力不夠之類的?總之看一下也花不了多少時間……你也知道通行證的位置不是很精準……」

格里就這樣呆然地看剛才那群冒險者重新出現在縫隙外,很整齊地發出驚呼,將他視為保護與屏障的岩石敲得粉碎。



第二天通過岩之深藍後,帕席歐跟克里斯似乎達成了共識,除了配合阿納托去探查不明的威脅,兩人有志一同地決定救出地底的冒險者。

「這實在不像帕席歐的風格,」史托克表情凝重。「他該不會是想趁火打劫賺取委託點數跟金錢吧?」

因為太過合理,菲特萊爾連『應該不會吧?』這樣的話都說不出口,只能鬱悶地看巴爾德猶疑地點點頭。

「……大概有更多的考量。」被菲特萊爾哀怨期待的眼神盯得受不了,巴爾德只好開口說話。附帶一提,他覺得自從入冬以來,說的話有點太多了。「例如不想陷入敵人有食物我卻沒有──這樣的狀況?」

「啊──這很符合帕席歐那個摳門的吝嗇鬼!」史托克彈指之後立刻對著巴爾德鼓掌。「所以他不只是打劫賺點錢,還順便減少敵方食糧──嗚啊啊啊,真是太卑鄙了,被救的人八成還會感謝他!」

「聽起來你很有意見。」

帕席歐的聲音悠悠傳來,好聽的聲音利箭般地將史托克扎成刺蝟。

「沒沒沒沒有,那是──誇獎!!」

「原來誇獎是這麼讓人產生殺意的語言,我今天才知道呢。」

「……對不起,我錯了。但我真的沒其他的意思……」我是認真覺得其實你對自己的惡劣很滿意啊!

「那為了讓你展示歉意,今天的粗活就都交給你──搬運人、搬運補給、搬運礦石、搬運……」

「──好,我知道了,不用再說了。」

史托克投降得非常快,快得讓菲特萊爾側目兩分鐘之久。

一行人進入下一層的水之深藍,帕席歐、阿納托、和巴爾德三人走在最前面,白狐的身影在幽暗中被染成金黃色,不斷地向前探路再跑回視野範圍內回報路徑安全,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在水之區的西北,那不明的危險之物則在東區,然而突然間,通行證上完全沒有顯示的危險跨越白狐的探查,襲向帕席歐!

落在後面的三人只見黑影朝帕席歐砍去,卻根本來不及做什麼,因為岩之深藍太過祥和,以致於進入水之區時菲特萊爾根本沒想到要替隊友附加魔法防護!

菲特萊爾懊悔得甚至忘記拔出自己的武器,史托克跟克里斯卻已經拔劍觀察四周的動靜、防範接續而來的危險,他們沒有衝上前,因為帕席歐身邊還有兩個同伴,而帕席歐偽裝成綠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虹光,比黑影更快的銀色弧線劈向對方,激越的劍鳴響徹對峙靜止的瞬間,眨眼間,黑色怪物被帕席歐深深砸進岩壁中,落石瞬間佔據半邊坑道!

「帕斯!」

「沒事,管好自己,別過來。」

擊出的瞬間就知道那隻鼠形的怪物沒受到什麼傷,帕席歐迅速地施放水屬性的守護結界,來不及驅散煙塵,約有小羊一般大小的黑鼠再次殺來,瑩藍色的魔法障壁因為衝擊而深深凹陷──菲特萊爾睜大雙眼,帕席歐的結界柔軟得超出常理,顯然黑鼠也困惑不已,然而黑鼠只露出些微的驚慌與更濃烈的殺氣,整個身體發出黑光,魔法壁一碰觸黑光便被侵蝕!

「哇!什麼鬼畜生!這能吃嘛!?」

史托克氣急敗壞的聲音似乎更加激怒黑鼠,侵蝕的速度瞬間加快,帕席歐卻完全沒有著急的樣子,比黑鼠更純粹的黑出現在帕席歐的手上、轉眼覆蓋長劍,漆黑的風迅猛猙獰貫穿怪物的右眼!

帕席歐的動作並沒有結束,只見他手腕抖動將屍體甩落地面,在舉起手的同時守護障壁變形平展,滲入坑壁,喃喃間刺目銀光蜿蜒密佈視所能及的岩石,瞬間更多更尖銳的慘叫從四面八方而來!!

巴爾德叫回海萊因,拔出雙手大劍,坑道因為震動而不斷掉落碎石沙土,克里斯見狀摔出兩個玻璃小瓶,頃刻間蜿蜒銀白的電網中多出稠密的綠色藤蔓,迅速支撐龜裂的坑道,但更多大大小小的黑影從裂縫中破土而出!

「嗚啊啊啊啊!!好多!好多!!」

史托克神經兮兮鬼喊叫著也不知道是怪物好多還是食材好多,菲特萊爾也沒心思吐槽,反手一個風系法術驅散空中障礙物,立刻又補上一個簡單大範圍的光系淨化術!

「幹得好。」

帕席歐收回雷系法術,游刃有餘地開口誇獎,提著劍卻沒有衝進同伴所在的戰鬥群,而是在外圍補刀注意四周。巴爾德的雙手大劍對小東西比較沒辦法,所以他就專挑大隻的鼠輩,白狐海萊因自然挑小的,中間值就是其他人包下……帕席歐繼續移動視線,克里斯在另一端的外圍朝他點頭,顯然也是跟他一樣補刀兼防備。

鼠類的怪物基本上除非遷徙形成獸潮,一般活動都是三到十隻的群攻狀態,但此時地上墜落的鼠屍已經多到妨礙行動,帕席歐皺眉,在地底卻不好隨便放火清除屍體,只好再次使用闇系法術將妨礙行動的屍體腐蝕消除,所幸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帕席歐也剛剛好控制地上留著三隻不同等級的屍體。

「你留這三隻幹嘛?」史托克有點喘,基本上他剛剛就是跟矮人組隊,阿納托狂暴的重錘戰法搭配他的平底鍋,效率相當好。自覺打得不錯的史托克跟阿納托擊掌互誇建立情誼之後,立刻蹲下來撿東西。

「給你加菜。」

「……真的?」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賞臉捧場我的菜?

「假的。」帕席歐面色不改地往隊友心口捅刀,接著只看見嘴巴動兩下,隨著點在屍體上的手指抬起,三個白中夾雜紫黑的小光團飄出,帕席歐留了其中光澤最弱小的,手指再次點向剩下的光團。

坑道中不知何時迴盪聽不清楚的呢喃之聲,光團變得更加黯淡、微弱,呈現虛弱的灰白,菲特萊爾只覺得今天需要驚訝的事情太多,克里斯則是幾乎在看見那抹灰光的同時拔劍,但終究仍是緩緩放開握劍的手。

灰白色的光團不斷收縮,就在消失殆盡的瞬間,無聲燃起細小的異質火焰,虛無的灰白色如果不是擁有火焰的型態,幾乎不會讓人認為那是火焰。

史托克不瞭解那是什麼,但此時就連巴爾德也醒悟過來,帕席歐手指一揮,火焰落回屍體上,黑色的老鼠又重新站了起來,宛若活物。

「……我真沒想到你會死靈魔法。」在史托克驚訝地大叫出名稱之前,克里斯淡淡開口。

「可以學就學,方便用就用,如此而已。」

「那是邪惡的。」

「存在本身沒有正邪之分,這就跟用劍殺人一樣,把邪惡歸咎於劍是何等愚蠢──所以你沒有拔劍。」

「……我是相信你。」

「你的判斷方式感性得讓我覺得愚蠢──好吧,這也是精靈的優點。」

也不見帕席歐做什麼,黑色的大老鼠竄入陰影中消失後,帕席歐翻手拿出一個古舊的戒指戴上,而剛才留下的細小光團則緩緩滲入戒指中,做完這一切的帕席歐沒有再看克里斯一眼,而是看向史托克。

「所以這隻你不採集?」

「咦、啊……啊啊啊,要要要,」死靈魔法邪惡而強大,有很多紀錄證明一個高階死靈法師完全可以獨挑整個國家,現在自己身邊就有一個……不太純正的死靈法師?史托克只覺得腦子不太夠用。「我先看看……這麼大隻的我沒吃過……」

史托克開心地剝皮拆骨的時候,帕席歐正安靜地利用精神同步透過死靈鼠探路。一般來說低階的亡靈魔法都需要集中精神操控並且有距離限制,而不需要操控的亡靈生物則需要長時間的豢養或者從異界召喚加以馴服。

帕席歐雖然安靜,但神色很輕鬆,輕鬆得讓人無法判斷究竟是帕席歐連死靈魔法都很強大,還是他剛才不太一樣的舉動其實並不是普通的死靈魔法?

「帕斯……你現在可以說話嗎?」菲特萊爾湊過去看了兩三眼,直到對方眉頭整個皺起來,才不確定的開口。

「為什麼不能?」

「因為……你不是在操控黑鼠探路嗎……很遠耶。」

「不需要操控。」

「咦?」

「那是亡靈編譯。」克里斯嘆口氣,盡量放輕音量。雖然厭惡亡靈魔法,但他還是不希望帕席歐被追殺。「修改靈魂塑造比自然形成低一階的魂火,持有這個魂火的屍體會最大限度地維持生前的狀態──包含大部分的能力都仍然能使用,絕對忠於施法者的命令。缺點是並沒有真正的轉化為死靈生物,所以使用的耐久性不高。」

「但優點是靈活性以及不需要培養吧?」

「死靈法師使用的從來是消耗戰術,」克里斯說起這些的表情非常不開心。「……這個法術原本使用的對象是活著的生物。」

克里斯不想說得更仔細,菲特萊爾也就不問了。帕席歐感應著黑鼠經過的每一吋空間,即使是單純的安心、沒有聲音、沒有敵人、有食物之類基於本能的訊息,也是比原先更豐富的資訊,雖然總覺得那隻白狐有些古怪想試探一下,但事到如今更快更安穩的處理方式比較好。

他約定的時間只有七天而已,今天他就得通過水之深藍。

至於救人什麼的就算決定也不可能真的全救,最重要的還是存活者口中的各種消息……帕席歐一邊確認各種細節,一邊讓使役潛行搜索通道之外的動靜,等史托克取好需要的肉,前進的速度瞬間快了不只一倍。

「帕斯,你覺得剛才為什麼會那麼多老鼠?」

「還需要問?」

帕席歐的表情寫滿『我不覺得我們美味到可以聚集這麼多地底怪鼠前來聚餐』,菲特萊爾隨之沉默地繼續往前。在逼近水之深藍的東區這段路上,他們又殺掉了應該是之前那個矮人負責人說的蜥蜴,接著殺到影魔的時候,克里斯皺起眉頭看了看帕席歐,等帕席歐示意大家停下腳步,仰賴黑鼠探路快速前進的眾人只覺得茫然。

「得打一點比較討厭的東西……」帕席歐遺憾地嘆息,遺憾的理由不是因為需要戰鬥,而是看來菲特萊爾真的猜中了。「菲爾,聖光術淨化術準備好,先加在所有人的武器上。」

菲特萊爾完全不經大腦地聽從指令施放法術,放完才想到帕席歐幾乎不用光系法術,雖然不會很正常,但總覺得帕席歐就應該全部都會。

「帕斯,你不會光系魔法?」

「會啊。」

「那你為什麼……」

「看你沒事。」

「……」這是委婉地指責我太廢嗎?「我知道了。」

帕席歐點點頭,將黑鼠驅向其他地方探查。

然後,他們擊敗那些從陰影中爬出的不死生物,救出他們進入水之深藍後的第一批人類。



格里不會知道眼前的人多厲害,他只是個普通的小人物,被這一隊人救起補充食物跟水之後,現實的狀況依然沒有樂觀到哪裡去。

就跟當初的牛族人一樣,被拿走的是生命力,無法靠食物跟水補回。雖然高級以上的聖光系法術可以,但格里就算不知道身上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是沒臉問成本這麼高的問題。

小小的盜賊沒臉問,帕席歐卻看得很清楚,黑色詛咒如同糾結的藤蔓盤據這狹小的空間,身上的卡蘭嘉斯頓正薄光飄盪,將這些觸手般地黑阻隔在身體之外,也讓菲特萊爾體內蠢蠢欲動的詛咒無法接近外界之物。

如同克里斯所說,對於這玩意兒他並沒有真正的好方法,可嘗試的倒有幾個。

「克里斯,你有結界類型的道具或卷軸嗎?」

「有,怎麼?」

「有個方法想試試,因為不能分心,所以需要你提供保護。」

「好。」

克里斯拿出卷軸撕開,一個屬於精靈魔法的守護空間將所有人籠罩,泉中樹的葉片隱隱與結界呼應,令那些詛咒無法逃出結界,也無法吞噬結界的力量。

效果比預期好讓帕席歐安心不少,但最麻煩的還是……

「菲爾。」

「嗯?」

「可以相信我嗎?」

菲特萊爾怔了怔,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點頭,他相信帕席歐。

「那就麻煩你睡一下。」

帕席歐不等菲特萊爾回答,手掌貼上,菲特萊爾在察覺法術波動便昏睡過去,落入帕席歐懷中。其他人驚訝歸驚訝,但因為不明所以,也就繼續保持沉默。

帕席歐感謝這種沉默,因為他要做的事情難以說明,不論是菲特萊爾體內為何有跟格里同源的詛咒卻活得健康自在,還是他為什麼要弄暈菲特萊爾,都不是說明能解釋清楚的。

眼的力量被釋放,寄生在格里等人身上的詛咒更加清晰地出現在眼前,如同盛開的花在結界中搖曳流轉,法則與本源的絲線受到卡蘭嘉斯頓的影響變得飄忽虛弱,淡淡地延伸出結界而後消失不見。

又觀察了一下,帕席歐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一樣樣物品:陣盤、各種屬性的魔核、各種屬性的魔晶石……細碎繁雜的物品被拿出,有些明確地被安置在陣盤上,有些則完全不知道用途。

「你跟我走,其他人待在這裡別跟來。」

帕席歐激發物品之後,克里斯等人才發現他又設置了一個保護結界,而帕席歐自己卻抱著不省人事的菲特萊爾站起來,浮空術整齊穩定地捲著那些拿出來的東西,就要往裡面走。

「……你要做什麼?」克里斯猜到,卻覺得不合理。

「救人。」順便做實驗。

「那為什麼帶著小菲爾?」

「有用。」

簡短平淡地讓人誤會他手中的是個祭品。

帕席歐抱著人走到格里隊友躺下的地方,那些嚴重失去生命力的人已經陷入昏迷,帕席歐對那些慘澹的臉多看兩眼,將懷裡的人放下,招手要格里靠近之後很沒品的揚手一撒,被藥倒的人也跟著跌在菲特萊爾不遠之處,接著帕席歐還仔細地把陷入昏迷的人也藥了一遍,然後在地上畫起魔法陣。

帕席歐的想法很簡單、很實際、也很無賴──詛咒本體很強大自然沒辦法,但砍觸手拔頭髮這種小傷害應該還是有機可乘,反正他們身上都有基本的守護,事實證明詛咒被砍手砍腳後想鞭他們兩下報復應該有很大的難度。

所以問題就在那個砍觸手的砍法以及將詛咒拉出寄主的方法,而這個問題只要靠菲特萊爾就能解決。

因此,最大的問題是要怎麼讓菲特萊爾不會像上次那樣『吃撐了』。

帕席歐想過兩三種方法,例如抓准時機只利用菲爾身上的詛咒當拖曳工人,然後將東西拖出來並加以封印,或者乾脆讓菲爾吃下去然後將過多的力量利用鍊金術快速抽出,再不然來個移花接木說不定也可以。

但真要嘗試,前兩種不只相對容易,共同實行理論上也不衝突。

看著各種準備工作,帕席歐想了想,從菲特萊爾腰側解下一個袋子,拿出之前送給對方的那顆蛋,放在菲特萊爾胸口之處。

「如果……」原本要說的話突然地就消失了,帕席歐一瞬間也不明白究竟要說什麼,說了也沒人聽。扯扯嘴角覺得自己果然本事不夠,才會在這種時候出現情緒波動。

低頭啟動一層又一層的魔法陣,啟動魔法陣上的鍊金術物品和他花費一個月準備的魔法物品,挑出菲特萊爾胸前的卡蘭嘉斯頓,帕席歐深吸一口氣,將這兩指寬的葉片收進戒指。

比四周盛放的詛咒之花更巨大、華麗、而又放肆的黑迫不及待地衝出,宣告地位與權利般地伸展流轉,帕席歐低而快速地唸著咒語,眼中明亮迫人的紫光似乎滲進詛咒的黑色裡,咒語尚未結束,黑色奔流已經席捲最接近的格里,盜賊身上的黑色紋路瞬間消失。

菲特萊爾的身體瞬間光芒大盛!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