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席歐收到的消息是一天的總結,是過去的事情,長壽的種族在人類看來總是擅長等待,但實際上只是時間感不同,被認為在等待的那些存在並沒有等待的自覺。

這種感覺只有在認知出現落差的時候才會出現,而通常都是人類加付在其他種族身上。說不上好壞,只是不管經過多久,總是會對時間造就的變化驚訝。

帕席歐收到消息的時候並不在艾森伯格的住處,而是在矮人國王無趣的餐會上。那時候帕席歐正像過去幾天那樣透過酒杯觀察國王,在公式而不著邊際的交談中思考是什麼讓睿智的國王突然變得昏庸,然後他感覺到懷中傳來呼喚的意念,才發現良宵都虛度在矮人國王拙劣的伎倆上。

起身告辭之後才接通收訊,只存在於意識交流的通話外表看不出來,但心情卻大幅改善,副官洛托司察覺這點,輕輕咳了兩聲。

「感冒了?」

「大概是擔心的事情太多,所以不得不變得虛弱。」

「說什麼傻話,是不得不變得堅強吧?」

「就是因為不傻才要變虛弱,不然下一次就是被老闆給累死了。」

「真是個缺乏進取心的男人啊,洛托司。」

「那是因為殿下的進取心佔據全國年產量的一半。」

「有道理,那分你一成,接下來的商談全部交給你──好好發揮我的賞賜。」

帕席歐始終沒有回頭地與副官輕聲對話,但即使不看也能知道對方的表情,洛托司也明白這點,只好一邊在心裡咆哮『活該我擔心你!』一邊討價還價,順便克盡忠臣的職責。

「殿下,您一定不介意透露一下這次進取心的發揮場地吧?」

「洛托司,你一定是喝多了,我就在這邊開會,在這裡發揚魔族的溫暖光輝,你一開始就知道了。」

「光芒太強看不清楚,看似知道實際上什麼都不知道,下官很惶恐……不,下官很恐慌。」

「喔~~」明知對方等他回問,帕席歐偏偏只提供一個音節,接著把副官的擔心化為現實。「那你就恐慌七天努力談判吧。」

「……殿下……」

「期待你的進取心產量增加,而且我還在這裡,不會坐視你性命垂危。」

「……下官感動得欲哭無淚,實在很想拜託殿下收回如此不相配的期待,但……」

「洛托司,別難過,我會帶禮物給你的呀。」

「您是想讓我被那些愛慕您的女士與男士給撕了嗎?」

「不,當面慎重地給你禮物才是保護啊,因為比起你的生命他們更在乎我會不高興,所以你生命的重量似乎取決於禮物的價值──好好加油,我先走了。」

洛托司苦笑著行禮,他當然知道帕席歐什麼都不說是為了保護他,但被自己追隨的主君如此保護其實是種恥辱,他無法打消帕席歐的計畫,什麼都不知道意味在這陌生的環境中無法給予即時的幫助,洛托司一想到這點就覺得萬分苦澀。

「必要的時候,我允許……不,我命令你們逃跑。」

「欸?」

帕席歐輕笑兩聲,沒再理會洛托司的疑惑,他知道對方聽進去,也確信副官會照做,而這樣便已足夠。他稍稍加快腳步,穿行在矮人挖掘出的繁華街道中,然後又稍稍遠離那些燈火,一把推開艾森伯格的家門。

「艾格,把你屋子裡的東西全都啟動一下。」

艾森伯格正在用矮人密法提煉訂製品所需的各種金屬,聽到帕席歐這麼不客氣,鬍子當場就炸得根根豎起還燒掉一些。但他自認是矮人中涵養最好的釘錘者,所以他穩住雙手與火焰、完成預定的工作,啟動他家裡各式各樣的機關和屏蔽防護,然後──

「我總有一天要把你扔進火爐裡!!」

開始咆哮。

「好好好,哪天你下定決心了再說,來,摸來的好酒。」

艾森伯格打開瓶蓋聞一聞,接著瞪了一眼帕席歐就在桌邊坐下,既不喝酒也不理會那個擺明吃定他的混小子,拿出菸斗狂抽出一片烏雲,直到帕席歐主動開口說出讓他噴煙噴得像火山爆發的話!

「我要去下面一趟,給我一塊魔銅通行證用用。」

「──你小子不要命了嗎!?」艾森伯格『咚!』地一聲,木製的桌面清晰地被拍出一個下陷三分的掌印。「別說你那死沒良心的叔叔等著殺你,上面那些擺明就在拖延你的老不死作夢都希望你自己找個洞掉下去!!嗄啊!?現在是怎樣?你腦袋需要回爐了?!很好!我這邊就有快把頭拿過來!!」

「艾森伯格,我是真的有事要下去,相信我。」

「啊,是,我相信你這鬼頭鬼腦比你老子猥瑣卑鄙一百倍的小子絕對沒事也能找事!」

「慢著,艾森伯格,我什麼時候猥瑣了?」

「你這個眨眼睛也能亂勾一片的傢伙從頭到腳都猥瑣!你說!哪個良家青年會像你這麼招蜂引蝶!?」

「開玩笑,難道我還要對自己貼上來的負責?更別提很多種族的審美觀不同,我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一勾一片!?」

「……怎麼沒有?」

看著被濃煙包圍的艾森伯格,帕席歐漸漸會意過來。

「……我不符合矮人的審美觀吧?」

「但我唯一的兒子非常崇拜你就算了,」艾森伯格越說越鬱卒。「我女兒和她那一票好姊妹……說什麼『不能嫁給帕席歐也沒關係,只要能幫他陪他一輩子就好。』──這什麼混帳話!要不是你不是矮人、要不是你不是矮人──」

「怎樣?」

「如果你是矮人我打到你說『YES』!」

「……這才是你女兒嫁不掉的原因吧?」

「囉唆!」實木桌又被拍出巨響,一前一後兩個掌印連在一起,居然連深度都一樣──真不愧是矮人,手勁好精準。「總之,你絕對不是『因為有事所以下去一趟』,而是『希望發生點什麼所以下去一趟』!!」

「艾森伯格,你實在很給矮人長臉啊。」

「啥!?」

「不笨呢,」帕席歐邊說邊開始解下全身的裝飾品收進空間戒指。「矮人樸實的美德在你身上稍稍有點扭曲,不過我很喜歡你這點。」

「不要侮辱矮人的智商!!」

「反正你們就是有也不用,以致於大腦比礦山還難利用──這樣還不如沒有。」

「……反正你承認就是這麼回事了對吧?」

「我承不承認有差嗎?」

「你承認的話我把兒子塞給你,你不承認的話我把女兒塞給你。」

「嗯,跟你猜的差不多,但詳情不能告訴你。」

「你承認得太快了!!我女兒有這麼的、這麼──我女兒好歹是矮人第一美人!!」

「……艾森伯格,我真是搞不懂你。」

「囉唆!養女兒很糾結的!」艾森伯格扔出一塊跟克里斯手上類似,但花紋略有不同的魔銅通行證。「吶!拿好,我家的混蛋在藍炎礦區第十支道等你,用通行證就可以找到他。嗯,沒別的事,你可以走了」

「艾森伯格……」你怎麼塞你家的兒子像在塞垃圾?「好吧,既然你早就猜到,幹嘛發脾氣?」

「我沒猜到,」艾森伯格噴著煙,心情很好。「我只是覺得你這麼卑鄙又貪小便宜的小子,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忘記從我這撈東西,所以空間戒指裡每種都放一樣,你要什麼都有。」

艾森伯格得意地嘿嘿笑,帕席歐也笑了,所以說,矮人就是這點最可愛了。



* * * * * * * *



艾森伯格的兒子叫做阿納托,帕席歐在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只看過他五次,扣除不認識艾森伯格的時間,平均每十年他會看到這小子一次,總計時數了不起兩個月。

就像他覺得他不符合矮人的審美觀,帕席歐也覺得他不符合矮人崇拜的標準──他可不會打鐵。

「大哥!好久不見!」阿納托看見帕席歐就開始吶喊揮手,碰碰碰地三步併兩步地衝過來,那種姿態讓帕席歐想起某種犬類。「俺老爹終於答應俺出來跟大哥一統天下--所以現在要幹嘛?」

「……誰跟你說我要一統天下?」而且我比你小了很多很多。

「除了大哥這麼英明神武年輕有為天資聰穎好學不倦──(下略)」

「閉嘴。」怎麼會這樣?難怪艾森伯格想砍我……帕席歐揉揉額角,發現阿納托的大哥崇拜症變得超乎想像。

「為什麼?」

此時此刻,帕席歐真的有點想念菲特萊爾。

「外出行動,除非必要,保持安靜。我答應你父親讓你跟我一起行動,那麼就照規矩,服從我的命令。」

「是!!」

「還有,小聲一點。」為什麼矮人的嗓門都這麼大,坑道卻沒垮下來?真不合理。「如果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小聲,就別說話。」

「……那我不是就不能說話了……」

「很好,有自覺。想說話就慢慢練──難道你跟其他矮人進地底做任務的時候,說話也這樣?」

「是啊,」阿納托,點點頭。「不過出任務的時候大家都不太說話。」

「那麼就這樣,現在任務中。」

「喔。」

阿納托點頭,瞬間換上認真的表情站在帕席歐身旁一語不發,帕席歐花費數秒時間理解阿納托已經答應約定,難得一身樸素的魔族王子點點頭,朝菲特萊爾他們目前所在的礦區走去。

他們離開矮人與冒險者聚集的地方,安靜的幽暗單調詭譎,走向深層礦區專用的滑車,阿納托一邊檢查機械與車子,一邊忍不住反覆抬頭看著帕席歐。

「……有問題就問。」

「……大哥今天好樸素。」

阿納托說完飛快移開視線,帕席歐也懶得多做計較,上了滑車直達菲特萊爾一行人所在的區域,幾天不見的同伴看到帕席歐,驚訝的表情讓帕席歐狠狠地皺眉。

「──居然這麼樸素!!你破產了嗎!?」

史托克大剌剌地驚呼,巴爾德正要點頭又覺得不太好,只好假裝自己是低頭看狐狸,那隻聰明的狐狸則很人性化的露出『你知道他沒有惡意』的表情,至於克里斯和菲特萊爾──

「……唔……」幾天不見菲特萊爾似乎又更成熟了些,帕席歐被這樣開心的少年衝上來抱住有點不習慣。「我沒破產。」

「就只是……很開心,拜託讓我抱一下。」

菲特萊爾耍賴地緊緊抱住,克里斯很貼心地補充:「不是我教唆(他抱住你)的,我也沒有說你破產了,因為我覺得你破產之前會先把附近的山賊全部洗劫一遍──所以這位矮人先生你不介紹一下?」

「在我介紹之前──」

「好,我放開了。」菲特萊爾一秒站好,然後好奇地偏頭看著阿納托。在家鄉的時候,他看過精靈,也看過野蠻人,卻沒有看過矮人,雖然工坊裡聽說有矮人大匠坐鎮,終究一次也沒成功的靠近工坊。「你好。」

「哼……你是我大哥的同伴?看起來好弱。」阿納托眼睛掃了一圈。「精靈還好一點,感覺連那隻狐狸都比你強。」

「呃……」原來在矮人眼裡我比狐狸還弱啊?「嗯,我會加油,請多指教。我叫菲特萊爾,那邊的精靈叫做克里斯,圓圓的很會做菜的是史托克,跟狐狸站在一起的是巴爾德,狐狸先生叫做海萊因。」

阿納托裝模作樣的點點頭,正想擺出大哥頭號小弟的風範說點什麼,帕席歐就一掌拍去,看得菲特萊爾心驚肉跳──那可是用上鬥氣的一掌!

轟!

打巴掌不是『啪!』而是『轟!』,異常驚人的聲音帶來驚悚的效果,菲特萊爾彷彿看到勁氣波動如漣漪般從阿納托的頭頂擴散,而矮人的身體則如同振動的音叉快速震顫,肌肉彷彿隨波紋向下蠕動,傳遞到腳底的力量瞬間炸開,將阿納托腳下的砂石全部吹散。

……這樣不要緊嗎?

菲特萊爾忐忑不安,轉頭看史托克也是一樣見鬼的表情,克里斯卻是一副『果然是矮人的頭啊』的態度,於是又愣愣地回頭,只見阿納托嘿嘿嘿地揉揉頭頂,一臉不好意思地開始對每個人道歉,接著口風一轉,又拍胸脯保證大家有他罩著絕對可以橫著走!

「橫著?我還想長高呢……」

史托克咕噥地吐槽,菲特萊爾也很想吐槽史托克的確不能再橫了──這幾天跟矮人一起研發美食的後果是,他已經幫史托克改了好幾條褲子,再橫下去,肉就沒地方放了。

「所以,」帕席歐老規矩地布下防範窺探與偵測的結界。「你們要下去解決那個會吃人靈魂的坑道?」

在這幾天裡,原本無法進入或者一進入就迷路的通道,已經演變成『會吃人靈魂的坑道』,本來想第一批下去的菲特萊爾沒能當第一批,卻看到失魂落魄、近乎神智不清的冒險者和勇者們陸續狼狽地逃出來,而且沒有人能說清楚發生什麼事。

帕席歐不是來阻止他們,提問也不是為了聽取消息,事實上,他是帶來消息的那個人──總有大把的情報,是菲特萊爾那張臉騙不到的。

例如阿納托說出這奇妙的現象其實會不定時的出現。

「而且啊,每次發生這種事,總是有勇者拍胸脯說要下去處理,」阿納托打從剛才吃了史托克烤的蜥蜴腿開始,態度就好得不得了。「失敗就算了,但其實啊,一個人都沒死。」

「沒有嗎?」菲特萊爾驚訝地盯著阿納托,但有酒有肉心情良好的新朋友完全沒有感受到他的驚訝。

「嗯,就算在底下被餓了十天半個月,或者被弄得灰頭土臉這裡骨折那裡骨裂,但下面那個不知道是啥鬼的玩意兒的確一個人都沒殺,所以後來只要『它』出現,矮人自己是不太下去。」

「但有人問你們也不會隱藏。」

「那當然。」

阿納托嘿嘿嘿地笑,菲特萊爾無力地垂下頭──好吧,的確沒道理放過送上門的人力,更別提好心隱藏也不會獲得感激反而會出現更多麻煩。

「比較奇怪的是,」阿納托歪歪頭。「人類的腦袋不是比矮人好用嗎?都發生這麼多次,矮人都知道不下去就沒事,為什麼人類還要前仆後繼地往下衝?」

「……就是因為太好用了。」就算自己失敗也想從別人身上撿便宜,更別提平常進入最深處是有可能送命的,反倒這種時候最多被困一下,就算找不到原因,趁機採集稀有礦石也還是賺到──根本就沒道理不下去嘛!

菲特萊爾不想解釋『經過人類思維的詮釋,這活動實在是非常賺錢。』,所以只是苦笑了一下,畢竟知道下去不會死之後,隊伍裡的氣氛瞬間輕鬆得像要去郊遊。

「那吃人靈魂又是怎麼回事?」

「嗯……以前沒有這種傳聞,但我覺得就只是這次被嚇到的人比較誇張吧?」

阿納托抓抓頭,不以為意,菲特萊爾卻無法放心。『吃掉靈魂』這個敘述,讓他想起去年秋天蒂娜對某個村莊的描述,還有那些樸實可愛的牛族人、痛苦的晉階、以及腦海深處某一塊總是看不清楚的回憶。

菲特萊爾忍不住偷偷觀察帕席歐的表情,想知道對方是不是跟自己有相同的想法,但一如往常地看不出帕席歐的真實想法,只好又回頭專注在眼前的問題上。

「總之,我們是一定要下去的,」菲特萊爾這麼說道,即使這個『總之』一點道理也沒有。「既然不會有生命危險,也算是取得稀有礦石的好機會,比較讓人煩惱的是被困在下面時的食物和飲水來源。食物這方面有史托克所以還好,乾糧也夠,水又該怎麼辦?進去那一區之後,我們不一定能順利取得水。」

「這個我解決。」帕席歐淡淡說道:「二十天分的水不是問題,這已經準備好。當然,也不能太揮霍地使用。」

「那我們現在下去吧。」

「現在!?」阿納托大吃一驚!

「不然呢?」驚訝的矮人讓菲特萊爾覺得頗有趣。「今天不去,明天也要去,今天大家體力都很還好,而且也沒有打算太過深入,這樣剛好……嗯,適應一下。」

「……跟臉對不上啊……」看起來好弱好弱居然這麼有行動力?「唔,那我們就下去吧,今天應該可以抵達岩之深藍的休息區。」

「岩之深藍?」

菲特萊爾跟史托克用很整齊動作看向帕席歐,這讓帕席歐很想放出點什麼把這兩個修理一下。

「你們所在的礦區,是所謂的藍區,依照深度分為天藍、淺藍、水藍、湛藍、靛藍,靛藍以下的深藍礦區,矮人依照礦石的分布又再次細分,最上層深藍礦區就是岩之深藍。」

「聽起來就是石頭很多……」史托克聽到名字就覺得有點絕望,他進入礦坑之後,拿食物換到的礦石比他挖到的還多啊!

「不管哪座山都是石頭跟土最多,」阿納托一副看白癡的表情。「但岩之礦區所有的礦石都在非常堅硬的岩石裡,連礦石也都帶有堅硬等等的特性,一般還不錯的好盔甲都會用到這一層的礦石。」

本來想多鄙視史托克一點,但回想起剛才吃到的美味,似乎在其他方面白癡點也可以原諒了,阿納托聳聳肩,決定依照出發前約定好的保持沉默。

地底通矮人閉口不言一直往前走,其他人在不知道說什麼的同時也開始進入探索狀態,安靜、警戒、並且適度地放鬆……但或許是因為隊伍裡多了一個矮人,又或者受那個不明存在的影響,一隻怪物都沒看到,他們順利地抵達岩之深藍的矮人休息營地,在解決睡覺的地方後,史托克苦哈哈地開口了。

「該不會底下一隻可以吃的東西都沒了吧?」史托克看著營地附近散發出螢螢綠光的纖細菌菇。「你看,這蘑菇長得多漂亮,但誰都知道它不能吃。只靠乾糧並且預留回程的食物……搞不好連挖礦的時間都不夠。」

「以前不會,」阿納托搖搖頭。「我也曾經跟朋友一起闖過,那時候怪物們完全不受影響。後來在礦區值班的時候也救助過爬出來的勇者和冒險者,他們身上也有我熟悉的傷痕──所以,這跟『那玩意兒』沒關係。」

「它就不能改吃別的?」史托克挑挑眉毛,不以為然,抱著狐狸的巴爾德卻意外地開口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