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傳送陣雖然代價不便宜,但好處是速度快,如果有忠實的朋友願意幫忙處理傳送陣,便能輕易隱藏自己的行蹤。

帕席歐比艾勒西恩早了一天回到莊園,這讓菲特萊爾非常高興,在艾勒西恩查看他恢復狀態時,不斷詢問各式各樣的問題,快樂吵鬧得像春天的鳥。

不過,隨著這兩人對話越久,帕席歐的臉上就越沒表情。

「怎麼了?看什麼書表情這麼嚴肅?」帕席歐拿本書坐得很遠,克里斯拿著熱茶靠過去,打趣對方的表情。「喜歡的人被搶走的故事?」

「太遺憾了,我只負責生產這種劇本騙廣告費。」

「那你為什麼書都沒怎麼翻頁?」

「這個嘛……」帕席歐挑起嘴角合上書,仰頭望向克里斯。「因為你一直看著我啊。」

「呃……」

「百年不見,現在又這樣問,彷彿你喜歡我一樣,」帕席歐笑得豔光四射。「克里斯,這到底是不是誤會呢?」

「……抱歉,我錯了。」

「是嗎?你好得很一點錯也沒有啊,老梗沒關係,不用害羞,再怎麼說也是經典,我能理解。」

「……帕席歐,我們可以暫時停止這個話題嗎?」

「可以,」但我向來喜歡趕盡殺絕。「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繼續這個話題?」

克里斯捧著茶杯,深吸一口氣,然後洩氣地把臉埋在手臂間,尖尖的耳朵有些發紅。

「……你還真的臉紅啊。」我都還沒貼上去充分騷擾一番,這防禦力會不會太弱了?「精靈不是最常被性騷擾的種族嗎?」

「唉……」但也要看是誰騷擾啊。「所以,你是發現什麼表情這麼差?」

「這個嘛……」能說嗎?說艾勒西恩其實不怎麼喜歡菲特萊爾,至少並沒有看起來得這麼要好……「雖然好像很合理,但又有點不合理。」

「什麼?」

克里斯滿腦問號,帕席歐卻不願意繼續說下去,就像克里斯剛才很堅硬的轉移話題,帕席歐決定比照辦理。

「那兩條龍呢?出去玩了?」

「被家裡的長輩抓走了。」房子差點被三條龍燒成灰。

「還真快。」知道他們闖禍,但沒想到會這麼快就被抓回去。

「喔,對了,」克里斯掏出一樣小東西拿給帕席歐。「巴爾德做的,據說他就是用這種小東西跟他的白狐狸交朋友。」

「雕像?」手中的木頭狐狸靈動俏皮,看不出巴爾德還能做出這麼天真可愛的東西。

「一天兩三個,」克里斯又拿了一個不同模樣的給帕席歐。「所以你還要在這裡待多久?再待下去,巴爾德說他想做石雕跟青銅飾品了。」

「等驗收完再決定,」帕席歐很捧場地將木頭飾品掛在腰間。「最近哪裡都不太平,矮人那裡也是。」

「是嗎。」克里斯想起那些可憐憨厚的牛族人,想起流竄的座狼跟深處草原的家鄉,然後現在連矮人也出問題──為什麼沒事的時候閒得要命,一有事每個都是大事?

「別想太多,最遲十天後會去羅登,不過到時候,大部分的時間不會跟你們一起行動。」

克里斯心想你還真是習慣什麼事都順便解決,菲特萊爾傷癒之後整個人大方直接了很多,對於帕席歐要分開行動這件事直接表示他想幫忙。

至於史托克則是非常感動,宛若神終於記得要給他年終回饋──每天喊餓的龍走了,惡婆婆般的帕席歐也不會一起行動,而且他終於可以擁有人生中第一把矮人製作的武器!!羅登的耶!!

史托克開心得像顆打轉的球,巴爾德抬頭看了眼,搖搖頭繼續刻他的狐狸,那隻白狐則是團在巴爾德身邊的軟墊裡,扔了跟飼主一樣的眼神過去。

「帕席歐,我真的不能跟著你?」

一直到出發前,菲特萊爾猶不死心。帕席歐是有察覺對方變得比較直接、比較敢開玩笑,對自己的那種朦朧好感似乎也能盡可能表現出來了,但──

「你跟著我做什麼?」

「呃、幫忙,至少我記憶力不錯,可以偷偷幫你記點什麼。」

「你覺得有必要?」帕席歐挑挑眉。「分開時我是以魔族使者的身分行動,你覺得是跟在我身邊被矮人看得死死的有用,還是分開來四處亂逛比較有用?」

「唔……」知道帕席歐說得對,但從他傷口好了之後就沒幾天跟帕席歐在一起,就算知道太黏人會被討厭,還是想……找個折衷方案。「勳章在地底下有用嗎?」

「除了特殊區域,都有用。」

「那分開行動的時候你每天聯絡我……我們一下,什麼都不說也可以,這樣、嗯、矮人出狀況你又沒辦法聯絡我們的時候,不用聯絡也會發現,我們就可以主動去幫助你。」

帕席歐定定的看著菲特萊爾,終究還是沒有再說出那句『你覺得有必要嗎』。

「是個好提議。」看菲特萊爾紅著臉開心得整個人發光,帕席歐稍稍糾結了一下。「要幫忙就記得善用你這張臉,應該可以騙到不少情報。」

「要騙情報的話,帶酒不是比較好?」

「帶酒的話要花錢,靠臉的話不用。」

「……如果改用下酒菜呢?」好啦我知道你覺得我的臉很好用,但騙人這種事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天分啊。

「下酒菜?史托克?」帕席歐想了想,點點頭。「可以試試,記得自然一點,前期友善分享進行投資,中後期就可以一邊賺錢一邊賺情報,食材叫矮人準備,嗯,不知道巴爾德願不願意讓他的狐狸端盤子。」

「……放過狐狸吧,帕席歐。」

「你不覺得那樣很有趣嗎?」想起那隻狐狸充滿靈氣的表情,帕席歐就覺得事情大有可為。「罷了,總之,到羅登之後自己小心。」

「嗯,」菲特萊爾抬頭,比他略低一些的臉上笑得誠摯又明亮。「不會讓你救第二次。」

「是嗎?」笑著揉揉那顆頭,少年尚在變聲的嗓子不小心就會發出奇妙的聲音,種種比去年更加明顯的變化讓人感受時間的流逝。

如同克里斯的驚訝,帕席歐發現他似乎也有很類似的心情,因為覺得有趣,結果臉上的笑容一直到他換回王子的身分都還在。跟他會合的師團長只覺得老闆的心情真好,矮人則覺得滿肚子壞水的囂張王子好像又更壞了。

當然以上兩者都是正解。

「殿下,」上次被帕席歐諷刺挖苦後,愛面子守信用而且相對老實的矮人換了長老來接待。「關於座狼的會議定於後天早上鍛鐵休息的時間,在這之前如果您想四處逛逛,就由我為您介紹。」

矮人一般天亮時分就開始燒旺爐火,鍛鐵休息的時分指的是鍛打後,讓金屬經歷在空氣中降溫、淬火、浸泡在特殊液體裡的時間,後來這個時間逐漸規律,成為工匠們固定的休息時間,也就是約早上九點半的時候。

「真是辛苦您了,哈蓋爾大人。」帕席歐稍稍收斂囂張的笑容,換上矮人喜歡的那種表情。「現在這種時間比起四處走動,還是休息比較好。而要休息的話當然是來一杯最好,聽說矮人手上有不少珍稀美酒……」

「你知道矮人最痛恨有人搶酒喝嗎?」

長老一副吹鬍子瞪眼睛想拿出斧頭的模樣,帕席歐卻嘿嘿一笑。

「但是矮人最喜歡跟朋友一起搶酒喝,」帕席歐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哈蓋爾。「再哈口菸就更完美了,不是嗎?」

哈蓋爾冷硬地抓過盒子聞一口,表情瞬間比外面的雪還早迎接春天。

「賽科斯的菸草嗎……真是不錯啊……好像還薰了點別的……」

「不愧是長老,啊,說到這個,我還聽過有的矮人抽水菸放的是酒不是水──」

「唔,那是邪魔歪道。」

不管是哪個矮人只要被打開了菸酒開關就停不下來,或許哈蓋爾是順勢配合帕席歐,但最後喝得滿臉通紅不斷重申『酒就是要這樣才好喝!!』以及『吐出火焰小傘蜥煙圈的訣竅就在於鬍子!』這兩件事時,應該是非常地認真,以致於經過門外的其他長老聽到之後氣沖沖的跑進來提出不同意見,然後邊喝邊吵的人就一個一個地增加,原本寬廣的客用餐廳就越來越擠──

「殿下,不好意思。」

看到年紀比自己大的矮人隊長一臉羞愧地道歉,帕席歐就很想笑。

「沒關係,葛雷,我也很開心,矮人彼此之間這樣熱鬧、親近、又真誠的關係,令人很舒服也很快樂──大概只有負責把人扛回去的你會不那麼快樂。」

「您說的是……不不不,能為朋友與長老服務,是我的榮幸。」

葛雷在兩步的距離外努力抬頭,堅定地與帕席歐對視,帕席歐彎起的眉眼在地底城的燈光下,好像夕陽一樣。

對文字遊戲不擅長的葛雷不知自己為何會把夕陽跟人的表情畫上等號,也想不通像夕陽的表情究竟代表什麼,但至少……嗯,夕陽是不會危害任何人跟任何事的吧?

矮人手腳俐落地迅速清場,客用空間很快地就只剩下帕席歐帶來的侍衛與侍從,燃燒的燈火在這地底房間並未帶來不好的氣味,良好又溫暖宜人的空氣讓人不由讚嘆矮人的工藝與設計,整個地下城完全是無數精巧秘密的具現。

帕席歐摒退左右,照約定發出平安的訊息後就切斷通話,他需要時間思考,思考他能做的事、推敲後天矮人開誠布公地說出幾個真實原因的可能,以及真有那麼個萬一時的逃脫路線──魔族數千年來始終努力瞭解隔壁的鄰居,沒恩怨的時候當然很好,打架的時候足夠欺負人才是最好。

因為是客人,暫且只能安分地入睡,不安分的大腦即使在夢中也模擬著任務,而在羅登城另一面的地底,菲特萊爾並沒有睡在有名的地底旅館,比帕席歐提早兩天抵達的他們已經相當深入礦坑。

矮人會開放一部分的礦區給冒險者自行開採,冒險者只要繳納一定的費用就能在礦坑中停留一段時間進行挖掘。對於沒錢購買材料又想要製作武器的冒險者來說,這裡是個碰運氣的好地方;而對於只想要稀有金屬又有辦法搜尋挖取的傢伙來說,這跟平常的冒險沒有什麼不同──一樣有怪物,一樣有好東西,好東西的分量一樣無法保證──只是地點換成地底下。

對於喜愛礦石的矮人而言,把重要的礦坑讓給外行人開採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迷霧山脈的礦藏非常豐富,一直以來就有各式各樣的冒險者和勇者避開矮人的巡邏偷偷挖掘,比起讓這些人在頭頂亂來造成礦坑崩塌,矮人最後還是決定把這些人放進對自己安全的地方。

而且地底也有獸潮,有這些人在,地底礦區就不至於被獸潮破壞得太嚴重。

菲特萊爾等人有進入深坑礦區的實力,也有相對的需要。深坑礦區的管理者是一名叫做泰歐的矮人,臉上濃密的鬍子細細編了好幾股小辮,末端綴上銀扣和寶石串珠,應該也是毛茸茸的頭頂卻很光滑,配合臉上銳利嚴謹的表情別有趣味。在登記名字、說明深坑礦區的注意事項後,居然露出笑容。

「不錯不錯,總算來點不混蛋的人了,可要挖點好東西上來啊,小伙子。晚上休息回不去上面的旅館可以到那條支道紮營,我平常待在那,挖到奇怪的東西也可以先給我鑑定。」

菲特萊爾看看矮人指的那條坑道,又回頭看看突然變得開朗的管理人,忍不住摸摸臉,心想──難道我的臉真的像帕席歐說得這麼好用?

「嗯,謝謝,泰歐先生。那個,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因為冒險者跟勇者向來是哪裡奇怪往哪鑽,會問這種問題實在再正常也不過。泰歐掏出菸斗,慢條斯理地從菸袋中取出菸絲一點點塞進去,想點火時菲特萊爾俐落地用魔法放出小火焰代勞,矮人看了他一眼,抖動的眉毛露出滿意的線條,接著張口吐出一口煙。

煙在閃爍的火光裡飄盪,慢慢變成一隻怪物,看起來像是一種蜥蜴。

矮人又吐出一口煙,那口煙追上蜥蜴的尾巴,變成張開嘴的老鼠,比蜥蜴小卻逐漸吃掉了蜥蜴,然後煙散去,泰歐讓開身後的深坑通道,說了一句話。

「有些生物,天殺的只吃讓人心頭淌血的東西。」



在地底,燈火是唯一的光。

菲特萊爾望向幽深的隧道,聽著不知從哪傳來的聲響,這種無盡而厚重的寂靜帶來莫名的恐懼和矛盾的安逸,讓菲特萊爾想起死者之國的傳說,那是個比這裡更深更深的地方,小時候總是很好奇矮人為什麼挖不到那個國家。

在他可以說死了兩次之後,他覺得,或許不是挖不到,而是矮人也怕死吧。

沒有人喜歡無端的死亡,沒有人想因為死亡失去現有的一切。一年前他不想死純粹是因為恐懼,現在的他不想死則是因為貪婪。

帕席歐說他變了,他的確是變了,尤其在他天真的說要跟帕席歐活得一樣久卻差點死掉之後,模糊的東西變得清晰,至少……

把握機會,捨棄無謂的恐懼,直到擄獲心中的願望為止。

這麼想著,浮動的心緒重新歸於平靜,菲特萊爾抬手虛按在礦坑的石面上,散出精神力穿透岩石,在前進間搜尋礦石和看不見的地底變化,只是沒多久便覺得有些精神不濟,頗為意外消耗居然這麼大。

「小心,」克里斯扶住走得有些搖晃的菲特萊爾,微笑地指指正在觀察石壁的史托克。「我還以為只有他才會想認真挖。」

屬於土系體質的史托克雖然不會使用魔法,但用精神力感知地底的狀態卻比菲特萊爾好一點,只見史托克不斷因為發現礦石而開心傻笑,接著又因為挑剔品質而強迫自己要冷靜堅持……一張臉糾結得高潮跌起,一身肉也蹦躂得波濤洶湧,不時從岩壁上挖出幾塊礦石然後一摸再摸、好像摸對了什麼才陶醉地收起來,對每一塊礦石都很慎重。

噗嗤!

「嗯,這個嘛,認真挖才正常,尤其想幫上某人的話……好像更應該認真找好東西。」

「你說得對。」揉揉菲特萊爾的頭,克里斯上前拍拍史托克。「我們去更深的地方。」

「欸?欸欸!?」史托克愣了好大一下。「喔喔,對對對,好好好!更深的地方東西更好嘛!而且管理人說的老鼠我也沒吃過,說不定能發明新料理啊……」

「嗯?只有老鼠?」菲特萊爾早已習慣史托克的料理──只要忽略食材其實都很好吃。「泰歐先生不是說還有蜥蜴?不過那到底是什麼蜥蜴?」

「海萊因說那邊有東西。」

一直沉默的巴爾德突然開口,史托克心臟很弱地嚇一跳,接著才發現一個白色的影子靈活地就著同伴的手跳上肩膀。

「牠叫海萊因?」史托克指著快要變成豪華披肩的白狐狸。

「我沒說過?」在肩膀上耍賴的狐狸似乎讓巴爾德有些困擾,臉上難得出現表情,卻還是讓海萊因蹭夠了自己跳下來。

「……你開口說話這麼希罕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記得……」而且啊,可以接受體型被侮辱,不能接受智商被藐視──胖子也有涵養不好的!「但,總之,名字跳過──你什麼時候懂狐狸語?」

巴爾德一愣。

「我不會。」

「那你怎麼知道他說那邊有東西!?」

巴爾德為難地低頭看看狐狸,然後在看向史托克時恢復面無表情的狀態,讓史托克相當氣憤自己的待遇不如寵物。

「他告訴我的,」像是知道史托克糾結什麼,巴爾德補充道:「就是知道。」

「……好,」深呼吸~~~情感的交流、眼神的匯聚、心靈相通──不科學!!「所以那邊有什麼?」

「狐狸沒有那麼多字彙。」巴爾德補充,背後遺憾同情的氛圍讓史托克充分接收到『你怎麼會這麼笨呢?』的訊息,再加上一隻撇開頭的狐狸──

「──我們過去看看吧?」今晚吃狐狸可以嗎?

轉進海萊因選擇的坑道後,怪物明顯變得活躍。史萊姆也好,矮人討厭的嗜石怪跟多足蜥也好,甚至連蝙蝠的攻擊性都大幅增加。雖然沒有造成傷害,但前進的速度顯著下降,與之成反比的是體力消耗的速度,於是不得不在中途找到的小空地休息片刻。

「我討厭不能吃的怪物。」對於黯淡無光的地底冒險、不,只要是冒險,對史托克而言,唯有錢和食材最能撫慰身心。

「……他們大概也討厭什麼都吃的人類吧。」雖然對怪物產生同理心很奇怪,但菲特萊爾就是忍不住想像──怪物們彼此哭訴『那個什麼都吃的人類好過分~~~!』──之類的畫面。

「親愛的同伴們,讓我們跳過吃與被吃的話題,」克里斯和和氣氣地拿出葡萄酒一人一杯。「我們現在該思考究竟是前進還是回頭。」

「「前進。」」

菲特萊爾跟史托克異口同聲,巴爾德惜字如金的只點頭,克里斯笑了笑也跟著舉手。

「菲爾,風系的風之守護,你應該會吧?」

「嗯?是,我會……啊,說得也是。」一直想著地底放火很危險不能亂用魔法,但不攻擊也行嘛!「這樣大部分的攻擊和騷擾就無效了,也可以加快移動的速度節省體力。」

「……施放完魔法你還跑得動嗎?」史托克看過不少趴下的魔法師,雖然菲特萊爾經常拿著劍所以會忘記他會魔法,但魔法對身體的負擔有多少著實難以想像。

「嗯,風之守護很簡單。」放完魔力都還有剩,甚至不需要將鬥氣轉換成魔力進行補充──菲特萊爾當然不會這麼說,只是歪頭想想後補上一句。「怕風之守護不耐打的話,可以再加上水之障壁。」

「要加上牠喔。」史托克指指把頭枕在巴爾德腿上睡得很舒服的海萊因,菲特萊爾眨眨眼。

「當然。」不算上這隻狐狸,難道要巴爾德一路抱著牠跑嗎?「不過,這樣回程的時候怎麼辦?跑太深的話,不確定恢復藥劑夠不夠,而且萬一碰到太大隻的傢伙,我可能沒辦法立刻派上用場。」

「不要緊,」克里斯拿出一本小冊跟一面巴掌大的魔銅牌子。「地底下其實有休息區,需要矮人的通行證才進得去──當然,對外一律說沒有這個地方。」

「嗄?為什麼!?」這不是坑人嗎!?

「因為這樣冒險者或勇者才沒辦法在深處待太久。」菲特萊爾了然地點點頭──而且才不怕罪犯或各大勢力盤據地底帶來麻煩。「克里斯,這是你朋友給你的?」

「是的,你要看?」

以為菲特萊爾是好奇,所以伸手遞過去,不過菲特萊爾只看了一眼就苦笑地拿出另一面銀灰色的牌子,上面還鑲了一小顆乳白色的空凰石。

「帕席歐出發前給我的,」菲特萊爾遞給克里斯。「我想這應該是更高級的通行證吧?」

克里斯接過東西仔細查看,甚至照著矮人朋友曾經告訴他的方式激發空凰石,只見乳白色的光芒閃過整面銀牌,然後在寶石上方出現一個小小的箭頭。

「真的是,」不知道克里斯又做了什麼,箭頭縮回寶石中,銀灰色的牌子變回原本略顯黯淡的模樣,交回菲特萊爾手中。「的確是通行證,而且是矮人釘錘者的通行證,在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啟動坑道底下的防禦設施──他沒告訴你怎麼用嗎?」

「我現在才知道這是什麼。」帕席歐只跟我說到時候就會知道怎麼用。「所以這要怎麼用?」

克里斯想了想,叫菲特萊爾把高階通行證收起來。

「等必要的時候再說。」克里斯啟動自己手上的通行證,銅牌上立刻顯現一張縮小的地圖,地圖上有一個橘黃色的點跟亮黃色的點。克里斯愣了愣,轉頭看了菲特萊爾一眼,於是菲特萊爾明白過來──另一個點代表他。

或者說是代表他手中的通行證……原來收到空間物品裡面依然會被發現嗎?

因為比較胖而被排擠在外的史托克伸長脖子,想知道克里斯跟菲特萊爾在眉來眼去什麼。但眉來眼去很省時間,在他弄懂之前這充滿默契的溝通便已結束,克里斯照著手中的地圖走動幾步,確認地圖上的變化。

「看來是往這邊……」而且地圖還會邊走邊顯示?矮人的技術真是方便啊。「怎麼了?」

「不,沒事……」我只是忘記配角比較沒人權。「走吧,走快點就可以遠離吃乾糧的日子!菲爾,你愣著幹嘛?快施法啊!動作快才有吃又有拿!」

「呃,好……」

某些程度來說大嬸化的史托克比怪物恐怖一點,除了物理攻擊,精神衝擊也不容小覷,配備魔法防護之後,衝在前面的史托克簡直就像球狀的魔獸,原本擾人的怪物紛紛被輾過撞飛,跟在後面只見巨大的陰影前方不斷閃爍魔法光,弄得菲特萊爾只好一邊讚嘆一邊補強耗損嚴重的魔法防護。

「好像跟在地行龍後面的感覺喔……」

「地行龍沒那麼胖。」巴爾德如是說。

「嗯……對史托克來說,地行龍可以吃吧?」克里斯的回答充滿精靈特有的風格,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遇上食材的史托克是無敵的!!

「……也對呢……」菲特萊爾點點頭,看了看克里斯手上的地圖,提早跟史托克說要轉彎。

衝過了小怪物區還有中等強度的怪物,畢竟是深坑礦區,離開被清理過的坑道開頭,怪物的強度比預計提高了三、四倍不止,但史托克的精神力與攻擊力反而大幅提昇!

「喔喔!這個我沒吃過!」

於是乎,意外變成地底食材進擊團的一行人,為怪物們帶來打娘胎就沒料想到的不幸。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