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席歐神色不豫。

邊境傳來座狼騎兵大舉出動的消息,諸多懷疑假設在腦中飛快閃過後,向來優雅的魔族王子沉著臉吩咐他要使用龍,行止間透出焦急的迫切。

安佛瑞司正在辦公間跟歸來的艾勒西恩不知道在密談什麼,帕席歐沒興趣知道也瞭解他們不會讓自己知道,只是在完成準備離開房間時看見兩人小跑步地衝過來。

「兒子,怎麼了?侍衛長跟我說你要使用龍?」安佛瑞司不想讓他的員工回家吃老本,沒說侍衛長告訴他某人臉色很差這件事。

「座狼騎兵出擊的區域,」帕席歐遞出紙條。「跟菲特萊爾他們現在的大概位置重疊。」

安佛瑞司張嘴又閉上、閉上又張開,他說不出山那麼大又不一定會碰到這種話,雖然命運時常讓人與危險擦身而過,但那不是賭博的理由。

「……帶上艾斯,」安佛瑞司嘆口氣。「他的治癒術非常好用。」

帕席歐點點頭,盯著他老爸。

「不准偷偷跟來。」

「……人家也很擔心小菲爾……」

帕席歐眉毛一挑,安佛瑞司就撇開頭咕噥『這年頭當爸爸的好可憐……不去就不去嘛……』,看得帕席歐實在很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放棄,因為龍族專用的魔法陣已經大放光芒,巨大的身影在光芒消失之後籠罩王城上空。

「嗨~~」

巨大的龍背上探出一顆頭。

「……艾維?」帕席歐轉頭看向巨大的風龍。「雷契爾?」

變成龍形就不太方便說話的風龍衝著帕席歐眨眼睛,表示回應,然後低頭讓帕席歐和艾勒西恩上來,在確定安佛瑞司不打算一起出發後,風龍用力振翅,如同離弦之箭般衝向高空,帕席歐連忙告知地點,巨大的龍就以人類難以想像的速度劃破長空。

「怎麼兩個都來了?」抵達前還有點時間,帕席歐看向一旁金綠色頭髮的少年。

「猜拳贏了啊,」名為艾維的人形風龍對於『贏了』的這件事非常得意。「而且聽說你可能要趕路,雖然不像長老那樣可以把瞬移當喝水一樣的隨便用,但因為我跟哥哥的同步率高,真的趕時間還是可以用瞬間移動傳送你們一次。」

「那好,」帕席歐喚出戒指上的魔法陣,捕捉到菲特萊爾的位置後,將明確的位置印入風龍腦中。「到那裡的傳送距離會太遠嗎?」

「嗯~~」艾維思考片刻,又用精神波跟雷契爾討論一會兒。「有點,不過到這裡再趕過去可以嗎?」

艾維抬手把兩兄弟討論出的地點印入帕席歐腦海,精神力塑造的訊息在腦中化為如同沙盤一般的地形圖,帕席歐看了一下,點頭。

「那就這裡,把我們送過去。」

「現在?」

「當然。」

艾維重重嘆息,聽見結論的雷契爾在空中急停,四周掀起的強風幾乎讓空間出現扭曲。

「好吧,好吧,反正我們早就知道你很急。」艾維望著四周的亂風,揮手撫平,然後解除龍背上的防護魔法。「我們兩個準備的時候,千萬別跟我們聊天啊!」

「好好好。」才沒那麼無聊。

艾維呿了一聲,聽見哥哥已經開始吟唱咒語,也只好跟著接上對應的部分,流光溢彩的魔法陣逐漸顯現、環繞四周,澎湃洶湧的魔力匯聚在狹小的範圍,又被週而復始地壓縮──

龍吟嘹亮地響徹天際,空間在短暫的震盪後開始跟著魔力一起塌陷、匯聚、扭曲,光和難以形容的壓力悍然降臨,帕席歐趴在龍背上抱怨這兩個小鬼的傳送技術真差,忍耐長距離空間魔法所帶來的不適,慶幸這一切都很短暫。

「嗚~~喔!好大的雪,喂喂,到了喔,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

帕席歐忍耐暈眩將注意力集中到眼前諸峰,他們降落的位置應該距離目的地還有三座山……

「往前,飛越三個山頭。」

「欸~~!?風這麼大很不好飛耶!」

「堂堂風龍連這麼點風都沒辦法?你要趴在地上一路跑過去也行。」

「~~~真不可愛!!」艾維拍拍兄長。「哥,換手!」

炫光閃過,空中多了個一模一樣的少年,雷契爾有些疲倦地朝弟弟苦笑,艾維哼哼撇頭,下一刻一隻幾乎一模一樣的風龍出現在身下,完全不打招呼地載著他們飛射而去!

斂翼衝刺的巨龍在身後留下短暫的寧靜空白,隨即被更狂暴的風填滿,艾維賭氣的飛行方式只顧及速度,但帕席歐不在乎這些,三座山的距離也不過是百次呼吸的時間,風龍在空中因為討厭的氣味而停下,巨大的龍翼在空中緩慢震動,降下一些高度。

「……座狼跟食人鬼?」雷契爾皺起眉頭,龍族對這些貪婪卑劣的雜魚沒有任何好感。

「在哪?」魔族的視力與嗅覺都無法跟龍族媲美,帕席歐從夜晚的空中向下望,只看得見樹和一些難以分辨的東西。

「那邊,」雷契爾指著地面。「活的死的都有,你要哪個?」

「都不要,有看到人類嗎?」

「沒看到,但是有味道──別問我在哪,我不是狗。」

雷契爾說完艾勒西恩忍不住笑出聲,隨即從龍背上一躍而下,帕席歐愣了愣,也跟著跳下去。

風龍少年抓抓頭,拍拍弟弟。

「艾維,我們也下去吧。」

巨龍翻翻白眼,化為人形,雙胞胎同時落地,釋放出龍威,讓原本打算攻擊艾勒西恩跟帕席歐的座狼騎兵驚叫地避開。

「我們很好用吧?」

雙胞胎得意地邀功,帕席歐專心感應著菲特萊爾的位置,對無聊的龍視若無睹,金髮的前勇者至少看起來像個長輩,所以很無恥地拿出兩顆宛若寶石的糖果騙小孩,惹得兩隻龍啃糖果啃得像啃骨頭。

「走吧。」帕席歐轉頭招呼一聲艾勒西恩,然後召喚出元素坐騎,即使這樣耗費魔力又不持久,但要追上他們還是需要坐騎。

艾勒西恩也召喚出一隻豹形的元素生物,雙胞胎懶得跑,乾脆變成一肘長的迷你龍搭便車。沿著血跡一路追趕,大雪逐漸模糊殘留的痕跡,在遠遠看見模糊的人影時,帕席歐在勇者勳章裡注入魔力。

『是我!停在原地不要跑了!』

帕席歐聽見前方發出喧嘩,埋頭再次加速,遠處的人影逐漸清晰,吵雜又慌張──元素坐騎躍起、在空中消失,帕席歐藉著慣性和雷契爾的幫助飛越過最後一段距離,看見菲特萊爾的臉如同將明的天色一般慘白。

帕席歐翻手拿出鍊金術藥劑就灌進少年口中,產生效用的光在菲特萊爾身上浮現又迅速消退,看起來似乎一點用都沒有。

「換人換人,孩子,讓一下。」

沒想到帕席歐也有關心則亂的時候,艾勒西恩多少有些意外。拍拍帕席歐的頭把人擠到一邊,在菲特萊爾身邊蹲下,拿出短刀清除傷口外的雜物,用魔法化開雪沖洗悽慘的創口,痛得菲特萊爾即使陷入昏迷依然反射地繃緊身體。

相較於周圍看著他擔心緊張的胖子跟紅髮劍士,一旁的兩位精靈和冷靜下來的帕席歐就比較知道自己該幹什麼……至少還知道拿個燈出來……艾勒西恩評估了一下帕席歐找的這群人的實力,分心地笑了笑,抬頭看了眼抱著菲特萊爾的年輕精靈。

「雖然不知道昏成這樣還會不會掙扎,不過幫我抓好他。」

「好。」

克里斯抓緊懷中的少年,帕席歐則調亮手中的燈,艾勒西恩低頭,小心將被狼爪污染發黑的部分全部割除,反覆確認清除乾淨之後,才將手掌平張在傷口上,強大的光明之力驟然湧現,耀眼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但即使看不見也能感受到這光芒中的豐沛生機。

「……好了嗎?」雖然平常是個大廚,但從艾勒西恩洗傷口開始史托克就不太行,等開始切……清理傷口更是徹底閉上眼,現在強光沒了……史托克偷偷睜開一條縫──總該好了吧?

「好了。」艾勒西恩拿出毯子把菲特萊爾包起來。「你們本來要去哪裡?」

所有人立刻轉頭看帕席歐。

「一個小莊園,前面一點點有個適合傳送過去的地方。」

「先去休息吧,這傢伙治是治好了,」艾勒西恩很順手地在傷患頭上拍兩下。「但只有傷口痊癒,虛弱的身體還要調養。」

「那你們先走。」帕席歐示意克里斯接過菲特萊爾。「我跟他還有點話要說。」

雖然一行人都很好奇這個金髮的中年男人是誰,但帕席歐沒介紹,大家也就很自覺地克制好奇心,等其他人走開一些距離,帕席歐立刻轉身盯著林子的某個地方。

「……頭髮露出來了。」看林子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帕席歐嘆口氣。「別躲了,父親,既然來了就一起去看看。」

過了老半天,久到帕席歐有種想放火的衝動,某棵有嫌疑的樹後面才探出一顆頭。

「──真的嗎?」

……你連頭髮的顏色都偽裝好了還問我?!

「難道叔叔會反對?」

「我不會。」

艾勒西恩飛快秒答,接著安佛瑞司開心地撲進情人懷裡,閃得帕席歐想踹他老子。

「那走吧。」

帕席歐直接認命地轉身往集合地點走,跟同伴交代一下這兩位是菲特萊爾家裡的長輩──反正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然後拿出準備好的傳送卷軸,將所有人傳送進莊園的宅邸大廳。

而對於兒子不走大門這點,安佛瑞司回想自己明明每次都有走大門,怎麼兒子十次有八次不愛走門呢?

相較於經常飛簷走壁爬窗溜後門的各種勇者,魔王倒是始終如一地堅持走大門。

安佛瑞司腦袋很忙地站在原地,帕席歐已經開始分配房間和工作。當初是為了訓練而來這裡,因此僕從打掃完畢準備好過冬物資之後,只留下一個年老的管家,對這群傷員來說,大部分的工作還是靠自己比較快。

至於發呆的父親跟不良長輩,帕席歐也沒打算客氣。

「你們兩個就去把菲特萊爾洗乾淨,他的房間在二樓左側底端。」

「──我嗎?」安佛瑞司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然呢?不是說很擔心?」帕席歐對著父親甜甜一笑。「自己去把人洗乾淨驗一驗,覺得你旁邊那個做得不夠好,還可以現場加工。」

「……兒子,那你呢?」

「洗澡,看公文、聽管家報告各種事情、巡視其他傷員──父親,要交換工作也可以。」

安佛瑞司當然不要,拖著艾勒西恩就往樓上走,帕席歐則是熟門熟路地走去溫泉池,稍稍泡了一下久違的溫泉,然後一身輕鬆慵懶地邊看公文邊聽報告,全部解決了才翻出幾瓶藥劑去看看史托克和巴爾德。

「……狐狸?」

帕席歐走進巴爾德的房間時,沉默的劍士已經梳洗完畢,點燃壁爐讓房間溫暖舒適,自己身上的傷口都還沒處理就低頭認真包紮一團毛球,帕席歐還是走近了才發現那是一隻狐狸。

「嗯。」狐狸身上的傷口很多,偏偏冬毛又濃密,巴爾德只好拿起匕首把清不乾淨的毛和傷口附近的毛都刮掉,再一一清潔上藥包紮。

「我還以為你看到狐狸只會抓起來剝皮,你養多久了?」帕席歐湊得近些,仔細端詳這隻通體雪白的動物,似乎比一般的狐狸大一點,非常漂亮。

「……我昨天晚上撿到的。」

「……那時候你們不是正在忙?」面對座狼騎兵你還有空撿東西?

「克里斯到了我才撿。」巴爾德歪歪頭,似乎也很疑惑那時候怎麼撿得這麼乾脆。「總之,我還沒決定要不要養。」

帕席歐眉毛一挑──難道真要來個難得的養好放生?

「這次這麼驚險,」巴爾德盯著帕席歐,有點意外對方居然會這麼驚訝。「你也知道冒險者險死還生之後都會做件好事。」

也是。

帕席歐點點頭,在離開前還是伸手摸摸白狐,然後前進精靈長老的房間,他知道克里斯一定也在,還會很自動地笑著開門。

不得不說站在門口就有人開門的感覺真好。

進門後帕席歐才知道來的是哪位長老──來的路上他根本沒在意──在他愣住的時候,西爾伯曼捋著長鬚笑了起來。

「早知道是您,我們就少開點會了,」西爾伯曼走近,看帕席歐有些尷尬地退去偽裝,才笑著行禮。「好久不見,殿下。」

「老師。」帕席歐還之以禮,眼角看見克里斯驚訝卻又有些好笑的表情,只好先裝作沒看到。

「您還是一樣頑皮呢,」西爾伯曼邊笑邊搖頭,揚手在整個房間都佈下結界。「很顯然親王並不知道他幫助的是什麼人,呵呵,果然我的教導還不錯啊。」

克里斯不知道該先驚訝西爾伯曼居然因此洋洋得意,還是帕席歐居然知道他是誰──比起森林精靈,草原精靈的王室更不為人所知。

「原來你真的知道我是誰才叫我跑腿的啊?」鮮豔的紅髮、純淨的豔紫色眼睛、宛若龍族一般的豎瞳,的確是魔族王室沒錯……但克里斯怎麼想都不覺得帕席歐能查出他是誰。

他家這一支可是低調到連族人都只知道封號,其他什麼都──嗯,大概還知道他爺爺長什麼樣。

「……我三歲的時候就看過你了。」克里斯好奇的眼裡先是閃爍著驚豔,在聽到回答後表情顯現出一種遲緩的迷糊,於是帕席歐只好加上補充。「一百二十多年前,埃蘭迪爾重新回歸的那個風翔祭上,我跟父親是受邀的賓客。」

克里斯眨眨眼,終於想到了。

「──你長好快啊!!」當年好小一點呢!

「──已經一百二十年!!是人類的話骨頭都白了!!」

克里斯小聲地說著『是沒錯……』,但臉上的表情還是在惋惜『長得好快啊』這件事,看對方甚至不自覺地比畫起身高差異,帕席歐立刻強迫自己轉頭面對西爾伯曼。

「那些年真是多虧您的幫助,老師。」

帕席歐再次真誠地道謝,雖然西爾伯曼是他老爸找來的老師,就這點來說他應該感謝那個能讓精靈長老當家教的老爸,可是一想到安佛瑞司把他丟給西爾伯曼之後就跑了──迄今依然很想用拳頭來表示感謝。

「我沒幫到您什麼,殿下,」西爾伯曼笑了笑。「正在學飛的雛鳥最容易遭遇危險,而那時我並不在你身邊──您做得非常好。但我想敘舊還是到此為止,您說是吧?」

「是,那麼,我想知道森林精靈的回應。」

「在會議上,親王殿下沒能敘述那黑暗的樣貌,」精靈長老看了克里斯一眼。「但這樣類似的事在我族的紀錄裡,從五千年前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最近發生的一次是在一百五十年前到一百三十五年前這十五年間。」

「五千年……」精靈並非全知,但就記錄來看,這存在也算是漫長的了。「所以,那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如您所說,它的確是個詛咒。但它有意識,宛若活物,能言狡獪。如同黑暗吞食光,這來自黑暗之物有吞噬萬物發光的能力。」

所以他的感覺沒有錯,但菲特萊爾體內的部分卻可以說只有本能……嚴格來說更像幼獸或嬰兒。

「它是如何產生的?」

「無人知曉,殿下。」

「如何解決?」

「或許是因為我族的守護,這黑暗之物不曾出現在精靈的領地中,」西爾伯曼雖然足夠年老到經歷記錄所橫跨的時間,但這不代表他面對過這件事──事實上,他明確知道這個存在還是在一千年前。「所以大多時候都是人類、獸人、矮人、以及魔族共同解決,或許會與我族外出遊歷的強者合作,但唯一一次光明正大向精靈求助的紀錄是在一百三十年前。」

「為什麼?事態如此嚴重?」

「不是,只是有個人想到,並且認為精靈對這件事有責任,然後要求精靈一族應該提供幫助。」

「……誰?」好像猜得到是誰,但實在有點不願意承認。

「艾勒西恩 ‧伊堤安。」

西爾伯曼呵呵呵地笑了起來,帕席歐的表情充分取悅他,但老人並沒有笑太久,精靈雖然因為壽命漫長而顯得悠閒,卻不會像人類一樣輕易浪費世界所給予的機會。

「所以,與其問精靈,您父親身邊那一位、甚至是您的父親,都比記錄知道的更多更詳細。」

「……他們不願意說。」

「那您為何會想要知道……干涉這件事?」

「因為他們把跟這玩意兒有關的東西丟給我解決。」

「是那座森林,那塊領地?」

「不是,但或許那也是。」帕席歐小心地打量西爾伯曼和克里斯的表情,他不希望兩人察覺菲特萊爾跟詛咒有關。「或許無知所以無畏,但我需要線索。而且與其如我所料地不斷反覆出現,精靈應該會對我的提議心動。」

帕席歐在信上寫的是求取卡蘭嘉斯頓的枝條,泉中樹總會有自然脫落的枝條以極緩慢的速度沉向不可知的深處,這樣的枝條就像天然的法器,精靈長老一旦觀察到就會盡快在沉得太深之前取出,因此再怎麼稀有應該也有一定的數量──拿以後還會有的消耗品換取一勞永逸的機會,帕席歐不覺得精靈會拒絕。

差別只有到底會給多少,某些程度上,精靈很封閉,對於這種東西吝嗇得跟守財奴一樣。

「精靈並不是獨善其身,殿下,只是我們所理解的世界與你們不同。」

西爾伯曼拿出一個發光體,看似金質的框線編織成一個長卵形的籠子,裡面充滿清澈的淺綠色液體。懸浮在中間的纖細植物正緩緩發散如同金沙般地光芒,然後被外圍的籠子所吸收。

「這是……」帕席歐不知道該說這是『新鮮的卡蘭嘉斯頓』,還是該說這是『活著的枝條』,這一小截連枝帶葉的卡蘭嘉斯頓正透出蓬勃的生命力,甚至有些無法形容的力量被眼前的存在驅逐出這一小片空間。

「您可以稱呼它是幼苗,殿下。」

「精靈可以繁殖卡蘭嘉斯頓?!」

「當然不行,一旦離開精靈泉,卡蘭嘉斯頓就不是原先的它,泉中樹是水,殿下,精靈們在漫長的時間中學會移植它在森林各處擴大穩定強悍的守護結界,同樣的,我們也發現,泉中樹在什麼地方就會變成什麼模樣,一如水沒有形體,但某些本質是不變的。」

帕席歐懂了。

「例如共鳴?」

「是的。」

系本同源又具有力量的生物很容易可以引發魔力或精神上的共鳴,利用這個方法,或許不只是處理那片領地,還可以更加有效地防範不可預測的意外。

「你打算種在領地的哪裡?」這麼說來,因此而出動一個長老也很合理,畢竟還要負擔培育的責任。

「我們查過,那裡有個不凍湖。」

西爾伯曼大略地說出計畫,畢竟來日方長,帕席歐也不打算今天就聽完,知道個大概後帕席歐再次行禮,請西爾伯曼好好休息之後就跟克里斯一起離開房間。

「看我做什麼?」平常只有他笑得別人坐立難安,沒想到今天居然換成一個精靈盯著他似笑非笑。

「雖然小時候可愛的模樣很討人喜歡,但長大變得這麼漂亮也很好,」精靈向來對漂亮的東西非常坦率,既然是過往就有些因緣的人,總覺得又更加親切。「好像該準備個成年禮給你呢,你小時候來我也有給禮物。」

「我不會客氣。」

「嗯,收下就好,」克里斯抬起手似乎有點想摸摸帕席歐的頭,但畢竟已經不是當年那柔嫩的孩子,如今又沒有親暱到那種程度,只好略有遺憾地放下手,忍不住笑起來。「唉,雖然身為精靈應該很習慣碰到晚輩甚至朋友的後裔,但面對你總覺得很奇妙。」

「為什麼?」

「大概是沒想到你也這麼會亂跑。」看帕席歐聽到『也』的瞬間露出一絲難得的孩子氣,克里斯知道帕席歐的心結是什麼,這種心結很合理,但他笑出來也很合理。「不耽誤你的時間,你還要去看一下小菲爾吧?」

「嗯。」

「那兩位長輩……就是剛才提到的那兩位吧?」

接收到帕席歐『明知故問』的白眼,克里斯笑著點頭回房休息,不再刺激對方,而帕席歐則凝視著無人的長廊,深吸一口氣,走向盡頭的房間。



* * * * * * * *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