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趕我走,」布朗尼笑了一下,把唇貼近到幾乎快要吻到距離。「你得說得更殘忍更明確才行。否則……」

「……什麼?」幾乎不曾在醒著的時候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布朗尼的氣息,這讓戈培爾想起從布朗尼床上甦醒的感覺,甚至更親暱更強烈地讓接收過多訊息的大腦更加混亂。

「否則我會當作你只是在對我任性、對我撒嬌……戈培爾,你在撒嬌嗎?」

布朗尼問得很輕、幾乎聽不見,撫在臉頰的手移到頸側、唇依然靠得很近,另一隻手很自然地把戈培爾攬進懷裡。

……會被吻嗎?

戈培爾睜著眼,兩人距離近得只看得清楚眼睛。溫濕曖昧的氣息讓他有會被親吻的錯覺,但戈培爾分不出來心中的異樣是期待還是厭惡,抑或想到布朗尼是跟誰學會接吻這檔事。

「想撒嬌嗎?」

「……只是以為……」布朗尼貼在背後的手輕撫揉搓,戈培爾覺得自己像貓一樣,因為他居然覺得被這麼摸會舒服到令他喉嚨發癢地發出呻吟。

「嗯?」

「以為你……」布朗尼的唇稍稍退開,稍微變涼的空氣莫名地令人失望。戈培爾有些忘記答案的樣貌,忍不住討好地做出布朗尼正在對他做的事,直覺地認為這樣布朗尼會喜歡。「以為你生氣了。」

「以為我生氣?」布朗尼笑了起來,笑得幾乎讓戈培爾為之摒息。

「……嗯。」

「你把食材吃光了?」

「沒有。」

「你不小心把菜單上的咖啡喝完了?」

「沒有。」

「你今天心血來潮惡整了客人?」

「……也沒有。」

「找錯錢了?不小心給熟客太多優惠?」

「沒有沒有。」

「多喝了很多酒?」

「沒有。」

「那就沒有我需要生氣的事了。」布朗尼臉上的笑意又深了幾分。

「……你平常也從不為這種事情生氣,布朗尼。」

「所以我為什麼要生氣呢?」

「可是你晚下來……」

戈培爾突然住口不語,連布朗尼都意外戈培爾居然如此介意。

「偶爾也是會有不可抗力的意外,戈培爾。」能讓戈培爾介意到撒嬌,布朗尼現在開始喜歡那些『不可抗力』了。

「不是生氣?」

「不是生氣。」

「你……不會厭倦這樣的生活嗎?」戈培爾忐忑不安。「所有的孩子、年輕學生,都在享受年輕的時光,上山下海的玩,享受冒險、享受刺激、與各種年輕的權力,而你卻總是待在我的店裡,你不會厭倦嗎?」

布朗尼愣愣,才露出可以形容為歡暢的笑容。

「不會,戈培爾,我不會厭倦。除非你想要我遠離你,或是你不要我。」

「不會?」

「我很喜歡你和你的店,戈培爾,我不會厭倦能待在你身邊的任何一天。」

有種比體溫更溫暖的東西流進身體,令人覺得連靈魂都被溫暖了。

「這、這樣啊。」

「嗯。」感覺到戈培爾想退開,布朗尼只好遺憾的放鬆力道,看戈培爾退到能看清彼此的距離。

「我先出去……」一想到自己可能進來很久而發生的又是這種微妙的事,戈培爾就想苦笑。「客人大概以為……我掉進兔子洞裡了。」

「我馬上把銀餐具擦完。」這種時候布朗尼才驚覺到銀餐具居然看完全程,不禁臉紅地快速擦起對他豎大拇指的銀餐具。

『幹得好啊!孩子!』

「布朗尼?」

「什麼事?」

「今晚我可以再去你房裡嗎?」

咦?
「今天沒有下雨……」布朗尼剛說出口就想咬掉舌頭,所有的銀餐具都在噓他。

「我只是……」戈培爾苦笑地尋找理由與藉口,然後確實抓到一個。「有些事情想問你。」

什麼事情需要在床上問?

布朗尼很想知道答案也很好奇戈培爾的想法,更重要的,他知道今晚他大概要失眠了,尤其在剛剛的對話之後再跟戈培爾躺在同一張床上。

「我很歡迎。」

即使如此,苦笑還是很甜蜜。


* * * * * * * *


夜晚的濕氣帶來將要下雨前的悶窒,布朗尼跟戈培爾關完店上樓,打開窗戶的房間雖然不熱,但也讓人不舒服。

打開抽風機、打開吊扇,固定呆板的咔咔噪音乘風而來,與蟲鳴應和成帶有星光的安適。布朗尼確認房間的狀況,才轉身走進浴室。

等他圍著浴巾出來,戈培爾已經坐在床上、翻著他的書,因為聽到動靜而轉頭看他,然後露出好奇又微妙的表情。

半裸的布朗尼啊……戈培爾其實只有想到這個。在他眼前是他半裸的大男孩,身上都還有沒擦乾的水。戈培爾沒發現自己看得很認真,只是很單純的覺得……那樣的肩膀、骨架、胸膛的確已經是個男人,而且看起來非常漂亮。

布朗尼其實呆了比自己以為更久的時間,才開始覺得害羞、覺得自己大概臉紅了,連忙快速隨便的擦乾頭髮,打開衣櫃慌張的拿衣服。

「抱歉,我先去穿個衣服。」

戈培爾歪歪頭,突然覺得現況似乎很有趣──害羞的布朗尼很有趣。

「你在這裡穿就好啦,這裡是你房間、我們兩個又都是男的,看起來你平常都是出來穿衣服,不用那麼麻煩回浴室……啊、我不介意。」

問題是我……

布朗尼有點尷尬,但想到如果成功遲早還是會看到……布朗尼閉上眼睛、深吸幾口氣讓自己冷靜點,在戈培爾眼前緩緩解下腰上的浴巾。

戈培爾以為布朗尼會躲到衣櫃門後他看不到的地方、或是任他鬧一鬧再進浴室換衣服,但都不是,布朗尼年輕的軀體在他眼前散著溫潤的光,而他睜大了雙眼。

解下的浴巾在布朗尼手中移動、擦去水滴,從上而下……布朗尼重新仔細的擦乾頭髮,然後是臉和脖子,抹過胸膛又往下,手和浴巾陷入腿間……

戈培爾瞬間紅透了臉,突然覺得那個擦拭動作很……煽情。

很煽情、很誘人,布朗尼性感的不像是自己認識的人。
而他明明只是擦乾身上的水,態度坦然的在自己面前穿上衣服,卻覺得彷彿全身都燒了起來。

「……臉好紅。」布朗尼走近床邊、擠進被子裡,很慶幸戈培爾受到的刺激比自己大,因而沒注意到他腿間靠深呼吸也無法完全壓下去的器官。

「啊,唔……嗯。」

「不是說不介意?」覺得也許更親暱點也沒關係,布朗尼伸出手,用指背撫挲戈培爾的臉,感覺戈培爾的臉似乎變得更燙更紅。

「嗯……是不介意,」總覺得臉上的手指又帶起一種近乎調情氛圍,「只是覺得……剛剛的你看起來很性感。」

「很性感?」布朗尼錯愕地停下動作,剛剛他根本緊張的要命,居然看起來很性感?

「嗯。」

「那……」該說什麼?「謝謝你的讚美。」

「不客氣。」總不能老實說……其實看到有賺到的感覺吧?

「那你想問什麼呢?戈培爾?」布朗尼蓋上夏被躺好,仰頭望著戈培爾坐在身邊、還紅紅的臉低垂地看著他。

「我想問……」戈培爾頓了頓,把最先出現在腦中的問題往後拖。「你怎麼知道五年前我把店丟給雪莉的時候,人就住在隔壁?」

布朗尼眨眨眼,笑著側過身體。

「我覺得我說了,你可能會把我當成神經病。」

「你先說了我才知道啊。」

布朗尼望著戈培爾,雖然可以預期對方會問這個,但總覺得這不是對方最開始想問的問題。

「……戈培爾,我想你有發現,有時候我好像在自言自語。」

「嗯……嗯。」

「你聽過這個城市的故事嗎?戈培爾,這是『愛麗斯夢遊仙境』裡,那個愛麗斯真的來過的地方。」

「啊,這個我知道,城市街道地名,都是用故事裡的細節來命名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故事是真的,那些生物、那些居民,都去哪裡了呢?」

「……躲起來了?」

「那也算是,他們躲在我們之中,而我聽得見他們的聲音與真實模樣,就像當年的愛麗斯一樣。」

「他們會說話!?」

「有原來那些居民的血統的、與那些居民有淵源的,都會說話,雪莉也會說話。」

「真的?!」所以雪莉真的會說話囉……

「真的。……戈培爾,」

「嗯?」所以我們家還有哪些東西會說話?

「你不懷疑我說的話嗎?不覺得這不可相信,也不覺得我像個瘋子嗎?」

「不會啊。」戈培爾想想,還是不覺得布朗尼的話哪裡可疑。

「是嗎。」

「……布朗尼?」沒想到自己的回答能讓布朗尼露出這麼快樂、這麼幸福、卻也這麼感傷寂寞的笑容,戈培爾在為那笑容陶醉的同時,忍不住難過地推推布朗尼。

「怎麼了?戈培爾?」

剛才的表情消失了,戈培爾不想因為提問而讓布朗尼又想起不愉快的事,至少今晚不要。

「沒……所以,五年前你才會知道我其實就在隔壁?」

「嗯,街上的貓和鳥告訴我的。」

「雪莉也知道嗎?」

「雪莉不知道。我拜託牠們別讓雪莉知道。」

「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我想,你不想被人發現,所以即使雪莉等你等得很難過,我也決定替你保守秘密。」

「可是,」戈培爾發現自己很不瞭解布朗尼。「那時候你還不認識我,而雪莉是你的朋友。」

為什麼你要為我保守秘密?

「那時候……」布朗尼垂下眼,想起五年前的夏天、五年前的風、還有樹影在牆上搖晃的樣子。「我在想……如果我對你有幫助,你會不會因此選擇我呢?」

「…什麼?」

戈培爾還是感到困惑,但布朗尼打算終止這個話題了。
「下次再告訴你,好不好?」

「……嗯。」點點頭。

布朗尼笑笑,伸手把燈關了,只剩下床頭燈照亮彼此,而還坐著的戈培爾,也沒讓布朗尼感到意外。

「還想問什麼呢?」

「唔……」被布朗尼這麼問,剛才被拖走的問題殺回嘴邊。「你有接吻的經驗嗎?布朗尼?」

「你……你怎麼會想問這個?」還好只剩床頭燈,這樣比較看不出臉上的顏色。

「剛才…在樓下那時候,靠得很近,我覺得我好像會被吻,可是又想到……你有經驗嗎?」戈培爾越說越管不住嘴巴,也比開口前要能冷靜。「雖然這麼想很失禮、你好歹也是十九歲的男孩,但一想到你每天幾乎都在店裡、晚上也沒有出去、平常也很乖……想到自己好像會被吻,就想到你會不會接吻。」

很多事並不是知道就一定能做到,接吻也是,如果只要知道詳細資料就可以做到,那就不會有那麼多情侶的第一次撞倒臉、吻到鼻子、咬到舌頭。

「布朗尼,你會嗎?如果你受傷我先道歉……你有接吻的經驗嗎?」

戈培爾幾乎肯定布朗尼沒有經驗,因為布朗尼快把臉塞進枕頭裡。

「……沒有。」

「嗄~~?!真、真的沒有!?你好歹也是個有長相有身高而且個性很好體貼溫柔的人耶!居、居然沒有嗎!?」這個世界出了什麼問題嗎!?

戈培爾一整個大驚。

「……你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戈培爾。」我才驚訝你的重點居然不是我為什麼要吻你!

「我很驚訝啊!」

「啊、是嗎?我受傷了,很受傷。」鬱悶啊……雖然腦內幻想了很多次,但沒有就是沒有。

「喔、好、對不起。」戈培爾一邊道歉,一邊搖頭晃腦整理姿勢,掀起被子打算躺下。「嗯……謝謝你的回答。」

這樣就沒了?

布朗尼對著天花板眨眼睛,雖然不能期待戈培爾說出那種『要不然我教你啊?』的話、即使開玩笑也不可能,但期待一下也不是過錯……好歹再發展點什麼……

「那你呢?戈培爾?」

「我?喔,當然有啊,」即將躺下的戈培爾又重新坐正,樂得像在炫耀。「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可是有不少女孩子倒貼也想上我的床!」

「真的?」布朗尼覺得他該不會胃酸倒流到心臟裡吧?

「好吧,不見得都想上我的床,」戈培爾抓抓頭傻笑,承認自己的確說得太誇張。「但很多女孩倒追我是真的。」

「唔……」

「所以啦,」戈培爾壞笑地戳戳布朗尼,布朗尼此時有些不甘心的表情非常可愛。「雖然你來之後我都很乖,但你來之前我也挺風流的……你要加油。」

「…………那你教我。」

眨眼睛。
「……啥?」

「……教我接吻。」

就算被笑說這方法很爛很沒技術很老梗他也認了,很卑鄙很裝可憐很沒面子也沒關係──只要戈培爾答應就好。

戈培爾支支吾吾,看看布朗尼再看看自己。
「──我?」

「你不忍心看我被人嘲笑對不對?」布朗尼盡可能裝出害羞、靦腆、虛心向學、滿心期待外加可憐兮兮的表情──但其實根本不用裝,這些表情根本就是真的。「十九歲卻什麼經驗都沒有。」

「唔……」雖然布朗尼閃亮亮的眼睛、紅透的臉頰與嘴唇看起來都非常的……沒有吻下去的障礙……可是我、我是……

「聽說有些地方都是由父親教導這種事。」

「…可、可是……這裡又…又不是那裡……」

布朗尼沒有再說話。

但是沒有說話的布朗尼更讓戈培爾困擾,如果布朗尼繼續開口,戈培爾就可以繼續找理由說服自己拒絕,畢竟布朗尼的提議意外的並不令人抗拒。可是現在,布朗尼只是又溫柔又期待又可憐又害羞的看著自己,用難得出現的表情等待自己答應。

實在……實在沒有辦法看到那張臉失望黯淡的樣子,至少現在沒辦法。

戈培爾嘆氣地撫住心口,發現自己的心跳很快,果然要答應這種請求很讓人緊張。

「……閉上眼睛。」戈培爾彎身半臥,先調整成適合接吻的姿勢,才開口要布朗尼閉上眼睛。

布朗尼閉上眼睛。

戈培爾緩緩靠近,手指劃過布朗尼的臉,指尖的觸感讓戈培爾想起剛才煽情的畫面……身體無法克制的又熱了起來。

這個孩子已經很性感,而他將要教他的事會讓他變得更棒更性感。

當他懂得控制與使用,就會像夢醒的愛麗斯。就像戈培爾從不以為布朗尼說的永遠有多可靠,因為只要這孩子在人生裡擁有了戀人、事業、任何他可以追逐的事,這張床上就不會再有雨天的待遇。

但是現在……這孩子還是他的,而他還可以教導他一些東西。

手捧住布朗尼的臉,戈培爾隨著唇的接近一點點地閉上眼睛。

……這是教導。

在微光的世界裡,唇上傳來屬於另一人的柔軟溫度,戈培爾感覺布朗尼緊張得有些僵硬,這讓他笑了起來,用唇和手摩挲安撫布朗尼,好讓對方能放鬆下來。

掌心的觸感就跟看起來一樣好,嘴唇也是。戈培爾用自己的唇輕輕蹭著,還是覺得布朗尼很緊張,忍不住張開眼睛看看。

布朗尼也正看著自己,麥子色的雙眸宛如被夕陽縱火燃燒,令戈培爾伸手蓋住那雙眼睛。

「……專心點。」

戈培爾抱怨、重新低頭,腦袋有點恍惚,只記得要好好的吻這個孩子而已。

仔細的吮著唇瓣、誘惑布朗尼也這麼對待自己,然後是舌尖的輕舔,舔著布朗尼的唇,再侵入不對他設防的口中。

布朗尼顫了顫、哼出小小的聲音,但很快又重新放鬆、甚至略略張口讓自己變得更柔軟……

戈培爾舌尖舔過柔順的邀請、齒齦與上頷,卻避開布朗尼充滿好奇的舌頭,直到身下的孩子忍不住主動嘗試,他才纏上等待愛撫的舌葉,舔舐、交纏、攪動、吸吮……牙齒輕咬再吮舔的感觸令身體興奮顫抖,不禁吻得更深更仔細、整個人都壓在布朗尼身上,因為這樣更方便接吻、更能調整各種角度、能吻得更深、也能讓開始回應的布朗尼把手環在自己身上……

只是吻卻舒服的大腦都快融化,布朗尼的吻從滯澀到流暢、試圖攻城掠地,戈培爾配合布朗尼的企圖,讓剛才他吮吻的舌尖在口中從探索到激烈熱情,戈培爾忍不住發出呻吟,因為強烈快感和窒息暈眩、在變換角度的瞬間努力吸氣,吻再次貼上、溫柔許多卻依舊強烈,輾轉糾纏的吮著,在腰上移動的手比之前更舒服更燙熱……還想要……

……想要什麼…?

戈培爾驚醒了一些,突然意識到自己正用勃起的部位摩蹭布朗尼薄被下的勃起,腰間舒服的感覺跟吻一樣強烈……不能再繼續。

不能繼續、該停下來、不能再吻下去──

不能繼續、不能繼續。

戈培爾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從布朗尼的身上撐起自己,而沈溺於情慾的布朗尼正一臉迷濛困惑地看著他,用滿是情慾的臉問他為什麼停下來?

不能──不能繼續。

「……會了嗎?」戈培爾花了點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大概。」垂眼掩飾遺憾。「沒有……」

「什麼?」

「沒有其他的技巧了?」

那雙眼睛又勾起身體裡的衝動,戈培爾知道他跟布朗尼的上下關係一直很模糊、不太像養父與養子,但從沒有像現在這麼模糊過,模糊得他們好像換了一種關係,讓他難以回答布朗尼的問題。

因為難以回答而又貼上唇在布朗尼紅潤的臉上親著,戈培爾覺得這樣不對,他應該徹底的停下、遠離這張床和今晚的布朗尼、回到自己的房間,但事實是他又在布朗尼臉親了幾下,然後才深呼吸地在布朗尼旁邊躺好。

「下次……下次再說。」

布朗尼安靜一下、像是接受了,接著才抬手關掉床頭燈,預期中的黑暗席捲而來,讓人既安心又不安。

「晚安,戈培爾。」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