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幹嘛這麼慎重?」卡涅菈的態度令人啼笑皆非,布朗尼倒了一小杯雪利酒,還順手拿了兌酒用的溫水和檸檬片。

『上次湯姆告訴我日本有句俗諺,叫做什麼……妨礙別人戀愛的傢伙會被馬踢!』卡涅菈往後移動了一點點。『太可怕了,被馬踢!被踢中我就死定了!所以我絕對不會妨礙你的,真的,只要那隻馬可以踢別人,我願意幫你。』

……

「妳把我當成什麼……」身為一個人類再怎樣也不會因為戀愛失敗而去遷怒貓啊……妳有必要這麼的防患於未然?

『戀愛的人不都是瘋子?』卡涅菈歪歪頭。『那我當然要小心點啊!天曉得你下一刻會做什麼!』

「這也是那個湯姆告訴妳的?」當然不是對野貓有偏見,但布朗尼真的覺得卡涅菈交了個不太好的……朋友。

『是呀,因為最近艾爾先生戀愛了喔!』卡涅菈興奮的搖晃尾巴,雙眼發亮地跟布朗尼分享。『所以湯姆總是說:佑夫那傢伙,該不會連腦袋都是雞腦袋而不是人腦吧?連追女人上床都辦不好那乾脆去吃屎!』

「卡涅菈,身為一個有教養的小姐,說話文雅一點。」布朗尼開始後悔沒向艾爾店裡的貓頭鷹掛鐘打聽清楚那些會汙染卡涅菈的消息了。

『我只是逼真的轉述。』卡涅菈小小聲的反駁——說實在的,布朗尼也很愛瞎操心。『你快去念書,我沒有妨礙你喔,如果你想幫艾爾而不是讓湯姆幫倒忙,明天我再告訴你。』

卡涅菈轉過身體埋起頭,用尾巴推著布朗尼,要他別理她。

盯著卡涅菈好一會兒,反正最近也沒機會再讓卡涅菈碰到那個湯姆……布朗尼聳聳肩,想著明天下課時去艾爾的店裡看看,心思又放回樓下的戈培爾與眼前的書上。

喧囂的洛林街一點點地安靜了。

不用回頭看也能知道商店招牌的燈正一一熄滅、回家的人正逐漸減少,接著熄滅的是店裡的燈、最後離開的是店老闆們,人類的聲音緩緩散去、路上只剩路燈的亮度和誘人的月光。

然後,屬於季節與夜晚的聲音與微弱星光在寧靜之後悄然浮現。

屋頂的風向雞漸漸變了方向、綠色日益繁茂、白日偶爾也會覺得熱,夏天就要到了……

「布朗尼?讓你好好用功你卻在客廳發呆!?」

戈培爾在門邊一臉錯愕和不知道要掩飾的驚喜,夜晚的空氣因戈培爾的動作而在客廳裡大肆歡呼,直至關門聲響方有所收斂。布朗尼看著戈培爾皺眉走到他面前坐下,覺得開心幸福的笑意比想道歉或偽裝乖孩子的意圖都更濃烈直接。

「今晚好嗎?戈培爾?」

布朗尼臉上的笑容像散發香味的畫、也像美味的食物,戈培爾自認不是個能對美食生氣的人,看著這樣的笑容、聽著溫柔的聲音,戈培爾發現他的怒氣宛若冬雪遇見夏陽。

在戈培爾發現以前,他已經開心的露出笑容。
「很好啊,我跟你說、」慢著、為什麼我要回答?

「嗯?」稍微擠壓檸檬片、灑上砂糖、加上雪利酒和水,布朗尼笑瞇瞇地把杯子推到戈培爾面前。

戈培爾正皺眉思考回答與不回答的問題,而眼前的酒令他困惑,忍不住用眼神問布朗尼這是怎麼回事,讓布朗尼差點笑出來。

「今晚開心嗎?」把酒又往前推一點,果然戈培爾的大腦似乎也更忙碌了。

「唔……」果然好檸檬很搭酒……戈培爾禁不住誘惑深吸一口氣,覺得工作之後這樣來一杯真是至福啊!「很愉快啊,今晚史坦家的雙胞胎又來了,為了兩個人如何平分三杯拿鐵的奶泡、或該怎麼吃下完整的半個拉花這種事展開劇~~烈的討論!」

「因為一切不合理的事情就是最合理的?」布朗尼挑挑眉,雖然雙胞胎的對話很好笑,但聽久了很煩也很吵,他可不覺得有趣。

「對!」戈培爾開心的大笑,任由布朗尼把杯子塞到他手上。「他們今晚也這樣,說重點不是他們討論這個是否荒謬,重點是這很合理!所以很有討論的價值!」

「……哪裡合理?」

「因為他們想合理的平分拉花和奶泡,所以一切都合理──畢竟目的很合理嘛!」

「好好好……」鬼打牆啊鬼打牆,史坦家的雙胞胎哪天才能不鬼打牆?

布朗尼邊苦笑邊替戈培爾續杯,於是理論上的家長才發現他原來喝完一杯正在喝第二杯,順便想起最開始的問題。

「啊對,為什麼你在客廳?」

「因為我想早一點看到你。」

…………?

「早一點?」剛剛好像覺得胸口癢癢的?有點害羞又有點暗爽但又不知道在爽什麼??「下樓找我不就好了?」

如果他們是情人,那這真是個甜蜜的提議。

布朗尼暗暗嘆息,指指桌上的東西。
「不是因為我要考試,你才要我留在樓上唸書?」

的確是說了……
「下去看一下又不會怎樣……」不對不對,身為養父應該義正嚴詞的說專心唸書,可是如果本來就會被當那根本不差這一點,但面臨困境不該輕言放棄、再怎麼說也要背一下考古題做個小抄,可是布朗尼是好孩子他做得來小抄嗎?

「那我明天會記得下去找你。」

「喔、好啊,不對、」

「哪裡不對?」

你的笑容看起來一整個很不對……讓我很不對。

「我只是想說……」你笑成這樣我也不會軟弱、「……下來之前打個電話,我可以先準備你的宵夜。」我軟弱了。

「我知道了。」

布朗尼用幸福到滿出來的微笑替戈培爾倒上蜂蜜檸檬水。

「……我本來是想說你在這邊等又沒早多少,那還不如待在房間,」居然不是酒,小氣。「你多少也感謝一下我的寬容吧?」

「但在這裡,至少不會是晚一點。」布朗尼趴在桌上,拉過戈培爾的手貼在臉頰,笑著借用一下戈培爾的任性。「我的笑容不足以表達感謝嗎?」

就是你笑得太高興,我才會莫名的覺得不服氣啊……?

「臉好燙,你感冒了?」

雪莉跟卡涅菈聽到戈培爾這麼說,忍不住在沙發的背面嘆氣。

「……說實話?」

「當然!」感冒了要說啊!

「我只是……正在學著對你撒嬌。」

「……撒…嬌?」如果剛剛手被拉過去是有點尷尬,戈培爾覺得自己的臉大概也升溫了。

「嗯,」唉……真沒用,為什麼看到戈培爾害羞,自己反而真的害羞了?「但因為不習慣,所以……有點興奮也有點害羞。」

唔~~~~

「你為什麼會想到……學……唔…對我撒嬌?」

「我以為你會喜歡。」

「喜歡什麼?」

「我對你任性、向你撒嬌。」

是──
「──是想很久了啦……」

猜得出戈培爾有『很大的』可能曾有過諸如『布朗尼哭著回家撲到爸爸的懷裡──』之類的想法,布朗尼決定不去問他想很久的到底是哪些。

「這種程度的撒嬌還可以嗎?」

「唔……微妙。」

微妙?布朗尼極微小的挑眉,心想戈培爾該不會期待自己撲上去吧?

「那我該怎麼做?你希望我怎麼撒嬌?」

「怎麼撒嬌喔……」

文字化成的聲音含在嘴裡、因而模糊,戈培爾本來想說什麼,到說的時候腦中又一片空白,看著布朗尼有一點點害羞但是非常認真的等待答案,臉就無可控制的越來越紅。

的確是有一點點期待布朗尼撲上來抱著自己撒嬌,但真的要布朗尼現在撲上來,那就是怎麼想都……

……好像感覺有點彆扭,仔細想想其實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著想著,紅著臉的戈培爾,又害羞又苦惱的皺起眉頭,還是沒意識到他的手還貼在布朗尼臉上。

但似乎也沒意識到自己正在害羞。
戈培爾只是很努力的面對布朗尼的笑臉,然後想從目前意外停擺的大腦裡挖掘出答案。

「這真是個好難的答案哪……」戈培爾忍不住搖晃起大概過熱的頭。「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的確是期待你向我撒嬌……但那就像驚喜…所以才會有『喔~原來布朗尼在跟我撒嬌!好可愛!!』的想法……你會怎麼做倒想得不很清楚。」戈培爾歪歪頭,連自己都有點恍然大悟!「撒嬌嘛……是任性的……一種風格呈現?」

「所以?」

「我很期待你撒嬌的風格!」這麼想就覺得好開心啊!!

「……我知道了。」今晚,失敗。


* * * * * * * *


連天空都在哀嘆布朗尼的受挫,深夜飄起如毛如絲的細雨,然後,彷彿有無形的手緩緩調大世界的音量,被水潤澤的街道開始響起雨聲。

戈培爾在晨曦微光朦朧一切的時候醒了,因為雨聲。

戈培爾討厭雨天、討厭雨聲,夜雨的聲音令他在床上輾轉,滾到太陽出來終究還是滾不下去,只好頹喪地從床上坐起、離開、走向窗邊,看雨水把景色打深一層顏色,用這層顏色覆蓋大多數的氣息與噪音。

世界在一夜之間變成相當討厭的環境,雨聲也讓人煩躁難眠,戈培爾忍不住鬱悶地嘆口氣、喝點水想讓自己感覺好些,但大概是因為剛睡醒,什麼想法也沒有。

因為沒想法所以又回床上滾,但因為還是睡不著所以又下床。

不想留在房間裡,不想再看著滿街雨景,戈培爾打開房門在客廳遊晃了一下,沒有開燈沒有聲音只有貓靜靜望著他的空間感覺很空虛,但現在還很早,大概很多的客廳都像現在這樣,安靜的有些寂寞。

雖然有貓,但現在的客廳也讓人很不喜歡。戈培爾不想出門也不想下去店裡,想了想,他悄聲走向布朗尼的房門、把門打開、走進去、再小心不發出聲音地關上門,因為布朗尼一定還在睡。

而他只是想看看。

因為想看看,所以走到床邊。熟睡的布朗尼眉目舒展,側躺的臉微微陷在枕頭裡,戈培爾怔怔地看著,不知不覺忘了身邊的一切,只剩下眼前那張睡得很舒服的臉。

然後,布朗尼的眼睛顫動了一下、一下,張開一條縫,緩慢張開的眼像花朵無聲無息的綻放,帶點朦朧、不太清醒,布朗尼看著他,還是很想睡覺的臉出現一絲迷糊的困惑,這樣少見的表情讓戈培爾心中有種甜美的溫柔滿溢而出,而又清醒一些卻不驚訝的布朗尼讓他有些好奇又覺得滿足。

布朗尼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微笑,笑著笑著,又把頭埋進枕頭裡,久到戈培爾有些擔心的時候,略紅的臉又轉回原來的地方。

「戈培爾……」

布朗尼略略伸手、用有點沙啞的聲音呼喚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那聲音足以誘惑戈培爾往前多走幾步路,何況他找不到不靠近的理由。

戈培爾走上前、疑惑地把手放到布朗尼手上。

一瞬間,在他能發出驚訝聲之前,戈培爾發現布朗尼把他拉上床、拉進被子裡,包圍他的是一片溫暖,是布朗尼的床、布朗尼的棉被、以及布朗尼的懷抱。

……為什麼?

「今天下雨了。」

布朗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震動著腦、耳朵、和心臟,也帶來癢癢的感覺,戈培爾在床上小範圍的翻轉身體,布朗尼微笑的臉近得快只看得到眼睛,還是很想睡的表情揉合疲倦與溫柔,戈培爾開始覺得就這樣躺著也很好。

「你討厭雨天……只要一下雨,就會睡不好。」

「……嗯…。」

聽到回應的布朗尼笑容又更擴散了些,把頭埋進戈培爾頸間。

「但我很喜歡雨天。」

戈培爾瞬間發出一種任性的輕微怒氣,察覺到這股怒氣的布朗尼卻發出輕輕的笑聲、貼得更近一些,討好地摟著、蹭著戈培爾。

「我第一次走進店裡的那天,下著傾盆大雨,」

那是好幾年以前的事了。

「打著雷、整條街都是黑的,你店裡的燈光好漂亮、放著李斯特的鋼琴曲,雖然那天店裡沒有你。」

說起這段往事,戈培爾在覺得好玩的同時依然很心虛尷尬,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因為這個機緣讓我領養你,所以你喜歡雨天?」

「到這裡是我感謝它的原因。」

「……喜歡的原因?」

「它會把你帶到我身邊。」

戈培爾覺得自己的聲音消失了,布朗尼的話他好像懂又好像不懂,讓他說不出任何字句。

「剛來的時候,你總是喜歡跟我一起睡、用盡各式各樣奇怪的理由,因為很愉快……所以我以為你是怕我寂寞才這麼做。」

「我……唔……」

「等我十六歲之後,你卻再也不這麼做了。」布朗尼在戈培爾懷裡露出懷念的笑容,「我在想……是因為十六歲對你而言是長大了的年紀,還是有什麼原因?所我就開始想……想啊…想啊……一點點、一點點的努力回想。」

「我注意到偶爾你會像這樣的站在床邊,想起你所有找我共眠的夜晚都下著雨……你不是因為喜歡而坐立難安,你只是討厭到睡不著——你很討厭雨。」

「是很討厭。」戈培爾咕噥回答。

「討厭到即使在屋裡也想找個地方躲、希望有人可以安慰你讓你別那麼在意?」

「……或許……」

「戈培爾……」

「嗯?」

「接下來又是雨季了呢。」

「是啊……」真讓人鬱卒的季節,雖然下過雨之後的天空很美麗,但還是很討厭。

「我到你這裡的時間,就要滿五年整了。」

「……?對耶……」

「有沒有高興一點?」

「唔……」

「戈培爾,」

「唔?」

「只要我還留在這裡一天,我都很歡迎你躲上我的床。」從戈培爾稍稍僵硬又放鬆的反應,布朗尼知道他又猜對了。「當你睡不著的時候,很高興能對你有所幫助,你不需要介意這麼做是否令我討厭。」

「嗯……」

默默地,戈培爾又臉紅,他以為布朗尼不會看到,但那些紅色卻蔓延到脖子,讓布朗尼無法克制自己的笑意、忍不住在頸側小小親一口,再偷偷把戈培爾抱緊一點。

「再睡一下,你都沒睡好。」

「……你呢?」

「在你睡醒以前,我決定蹺課。」

「你不是要考試!?」

說到這個布朗尼就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笑。
「是啊,明天——今天的明天,昨天的後天。」

……咦?
「我記錯日期了?」

「你記錯班了,戈培爾。」

說完戈培爾的體溫瞬間又升高了一截,布朗尼笑著閉上眼睛,轉而把戈培爾的頭壓進懷裡。

很溫暖、很溫暖,溫度很溫暖、聲音很溫暖,布朗尼的髮色和眼裡漸亮的微光也很溫暖,一夜未曾安睡的戈培爾忍不住打了個小哈欠。

「早安……戈培爾,下次雨天睡不著的時候,你可以不用忍耐……現在也是。」

「……嗯。」

雨天很安靜、光線柔和緩慢的有些黯淡,沒有開門的咖啡店前有人駐足、離開、斷斷續續的客人就像斷斷續續的雨。

戈培爾睡著了,戈培爾還在睡,布朗尼睡到不想睡,悄悄下床餵雪莉和卡涅菈早餐、撈了課本筆記再回床上,躺在戈培爾身邊準備考試居然還能專心,連布朗尼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戈培爾醒了、發現錯過開店的時間,戈培爾開始賴床。

布朗尼笑著看自己的東西,任由兩人都餓到肚子聲響如雷,也沒有阻止戈培爾賴床的舉動。

雖然什麼都沒做,但戈培爾在自己身邊、事情總算有了進展,至少,戈培爾現在賴的是他的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