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兩人追逐秋天的腳步在世界移動,直到菲的感冒完全痊癒,直到莫克打電話威脅希歐多爾、他要燒了支票,兩人才回到荷蘭。

此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希歐多爾都忙著準備大型比賽以及各地的邀請,不得不在整歐洲四處奔波。

不同的是,他不再需要那麼擔心菲了。

漸漸釋懷對自己敞開心胸的紅髮身影,在病癒後又恢復到原先熟悉的樣子。眼裡溫柔漂亮的冰藍色像初春晴空的顏色,洗鍊優雅的儀姿依然賞心悅目;只是當這副模樣如以往的調情說笑、卻多了點撒嬌的意思後,格外的令人愉快心癢又難以招架。

在那段忙碌的時間,希歐多爾不是沒有考慮到菲,而菲笑著說沒關係的時候,希歐多爾其實很不安,但他無法解決菲的堅持,所以計畫依然排定。

等他在異鄉異地的餐廳被菲笑著搭訕的時候,希歐多爾覺得此生還沒拿到這麼大的驚喜過!他忘記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屬於流浪者的類型,忘記脆弱跟行動力是兩回事,菲其實一直都比較偏向行動派——過去的他可以畫畫、燒畫、種上滿園玫瑰,現在的他當然也可以來找他!

菲可以不用不安的等待,也可以不用忍耐寂寞直到麻木或無法忍耐。世界很大卻也很小,只要有空,他們可以相約成行,也可以在不熟悉的土地試試要如何才能愉快的不期而遇,然後笑著討論這到底有多有趣。

於是即使在外地,希歐多爾仍然有很多機會,在打電話給菲之後,看見那輕軟的紅髮飄進視野,給自己溫柔的笑容和見面的擁抱;而當菲需要為工作遠行的時候,也有很多機會看見他認識的人擺著琴盒在路邊演奏,腳邊充滿了零錢……即使不用電話,希歐多爾遠揚的琴聲總是能為菲指出找到對方的路,在看見滿地零錢後幫忙撿錢,又因為這些錢而總是在飯前收到一大捧美麗的花束。

他們盡可能的把工作的時間地點調整在一起,然後一起在世界飛來飛去;當能在家休息的時候,兩人也因此能保有相處的時間,在家休息,悠閒的做點什麼或什麼都不做,在充滿花香的溫室裡相擁而眠,也是很棒的享受。

至於收到希歐多爾這種孽徒的莫克,在希歐多爾跟老婆告狀前就先說了他們倆的事,驚喜的米琳妲很開心的邀請兩位男士來家裡吃飯、甚至還做了張漂亮的邀請函,用蠟封好後煞有其事的交到兩人手上,菲一看到邀請函就知道為什麼希歐多爾會喜歡這位女士,於是菲也從酒櫃裡挑出女士會比較喜歡、又好搭配的酒做為禮物,讓這件禮物不論莫克還是米琳妲都能很高興。而菲和莫克一見如故的程度,也讓希歐多爾大大感慨酒友的交情就是不一樣……而莫克則比較痛苦…因為他的酒友有很多好酒願意給他喝,可他一滴也嘗不到。

希歐多爾的奶奶布蘭蒂雅在找到畫之後的第三年過世,在這之前,菲只去過希歐多爾家兩次——一次是那時剛回荷蘭的時候,被邀請去希歐多爾家參加新年的聚會;另一次則是同年的夏天,奶奶的仲夏夜慶生會,布蘭蒂雅向家族的人介紹菲和畫的故事,即使是假的故事也足以讓所有人嘖嘖稱奇。

菲很高興布蘭蒂雅真的不介意畫的事情,也很高興她真的把他當成孫子一般的擁抱。直到布蘭蒂雅過世,菲都非常喜歡這位老人,在另一方面也很高興她不知道自己跟希歐多爾的事,雖有病痛,在這樣快樂幸福的記憶裡離開人世,還是比較適合那位女仕的離別方式,人生中最大的驚奇停留在那幅畫就很足夠了。

在希歐多爾聲名日盛、工作越來越多之後他們也曾爭吵過,不過冷靜下來最重視的還是這份感情,為了維持感情跟關係他們都學著去調整各種取捨與選擇;對希歐多爾來說菲不只是生氣而願意跟他吵這件事,讓他在生氣過後、抱著還在生氣的菲傻笑好久……不知何時改變已然造訪,想到這裡,希歐多爾也覺得推掉幾個『機會難得』的工作實在沒什麼,畢竟最難得的事物正躺在他懷裡,不好好把握才真的是傻子。

「大師,部分的觀眾、聽眾們還有些有趣又好奇的問題想詢問您,我想今天機會難得,是不是可以讓大家獲得些額外的驚喜呢?」

很多很多年後的希歐多爾,其名聲、功力與貢獻,讓他還不用成為老頭子就可以被人叫大師,在現場直撥的訪問節目中、女主持人與陪同的樂評人士的交談聲間,希歐多爾微微出神地想起,如果活著的每一天都會成為音樂的一部份,那麼他全部的音樂大概都是屬於菲的吧?

「喔?像是怎樣的驚喜呢?」

「像是…聽說您年輕時有過不少風流韻史,這件事是真的嗎?」

聽到是這個問題希歐多爾哈哈大笑,這麼說來他也從良很久了呢!
「啊,是的,我被老師說是花花公子,在同學間是出了名的沒節操——我年輕的時候可不是一般的不懂事,真是不好意思,請千萬別學我喔。」

現場傳來各種笑聲,連另一位在席者都笑著說果然風流。

「但是後來這些風聲都消失了呢,」當笑聲到一段落女主持人洗鍊地接續著問題。「是碰到了什麼深刻的戀情嗎?在您目前的際遇裡,有什麼比較讓人回味留戀的事嗎?」

戀情嗎?

希歐多爾露出又甜蜜又燦爛的笑容,得意的就像菲又愛又氣的那種。

「其實呢,我有一個交往很多年的男朋友了。」

現場出現各式各樣表達驚訝的聲音,然後則是呆楞的安靜,希歐多爾開心的笑著,無視女主持人的驚訝默然自顧自的說下去。

「他是個很棒很帥的人,有著一頭連火焰也黯然失色的美麗紅髮。雖然偶爾有點膽怯、有點沒自信,但在我眼裡沒有人比他更可愛了,如果你問我喜歡他哪裡,我會說我全部都很愛!」

希歐多爾的燦爛笑容讓攝影師都覺得他拍到了顆太陽。

「雖然我們兩個都沒有結婚的打算,但我想,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很久吧。」

希歐多爾笑著做總結,主持人總算找到機會轉移話題,但就像希歐多爾所說的——

他們兩人終生未婚,卻也一輩子都在一起,恩愛不渝。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