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歐多爾哼吟著,跨坐在菲的身上晃動著腰,一手耙梳頭髮,一手撥開菲試圖撫慰前方的手,在喘息裡控制自己的身體反覆起落,追逐更多更棒的快感。

不用想都知道自己晃動身體、汁水淋漓的性器在前方擺盪的樣子有多猥褻淫蕩,不過菲竭力忍耐而且被誘惑的模樣,實在讓人非常有這麼做的價值。

因為心是空虛的,所以身體變得飢渴……?

「技術變好了……」

躺著的菲如此喟嘆,試圖坐起好抓緊身上的人盡情衝刺,希歐多爾見狀笑著把人壓制回床上。彼此濕滑的身體有點難掌握,菲埋在體內跳動的器官讓身體發軟……希歐多爾喘息地緩下節奏、輕輕重重地搖晃身體,但仍是讓菲一點一點地搶回自由和主動權,在長久的忍耐之後抱著他用力貫穿。

毫無保留的呻吟聲跟著越見激昂的快感不斷湧出,炙熱的感覺讓人好像什麼都聽不到。

比起菲承受自己、被動的因慾望而露出想要的表情,希歐多爾比較喜歡菲貫穿自己時不自覺所流露的掠奪神情……會比較有自己被想要的感覺……即使對目前的菲來說,還不是那麼的不可取代。

為了那個表情讓自己最近被上的次數略略增加,似乎有點不智,可是舒服的快感又令人覺得這種計較誠屬多餘。

而且菲一向很有節制。

彼此滑膩的身體摩擦晃動,然後漸漸平息,菲望著與自己對照的蜜色皮膚紅潮未退,忍不住又一口口的啃起來……不論是學習的悟性還是動力都很上乘,希歐多爾抱起來的感覺越來越好,每每溫存之餘,捨不得放手的時間越來越多。

希歐多爾發出笑聲,菲才拉回稍稍游離的神智,明白那笑聲是因為啃咬的癢還有自己的反應——雖然學習與練習的對象只有自己,但顯然希歐多爾已經快要可以出師了……

笑著抽離身體然後愉快地一起洗了澡,躺在床上的時候,菲卻發現希歐多爾是坐著的,一副要等他睡著的樣子。

「還不睡?」側躺著支頭仰望希歐多爾,那雙總是蘊含光芒的金綠色雙眼,怎麼看都覺得好美。

「想去練一下琴,」希歐多爾笑著俯身在額頭印下一吻。「還是我把琴拿進來拉首晚安曲?然後我再去客房練習?」

自從交往後,菲發現希歐多爾不在家練習是因為怕自己嫌吵,就把家裡的客房稍做整理變成練習室;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希歐多爾一進練習室就完全沒有時間概念又關掉手機,菲可不想找不到人後看見一個疲勞的情人飄回家。

『可是菲,你要知道,一首曲子就算拉的不好,一遍兩遍還是會覺得好聽,但是當我練習超過十次以上,每個人都是叫我滾出去。』

『我沒聽過你練習。』

『相信我,真的不要。』希歐多爾在陽台悶悶地吐出一大口煙。

『你總得給我一個叫你滾出去的機會吧?』

『菲……被你說滾出去我會受傷啦……』

『你音訊全無又憔悴疲勞的回來,我會擔心。』

很深情的聲音加上親吻,希歐多爾一邊嚷著好卑鄙一邊接受菲的好意,所幸因為有客房,迄今都沒有聽到菲對他說『滾出去』。

希歐多爾的提議讓菲抱著枕頭躺好,手指勾纏希歐多爾浴袍垂落的腰帶想了下。
「走得動?」

「太小看我了,」希歐多爾笑開臉,揉揉那頭絲線般的紅寶石。「等我一下。」

菲看到希歐多爾輕緩離開,再拿著琴回來坐在身邊俯視著他,靜靜望著,菲的手忍不住又沿著襟口探了進去,撫摸那柔韌細緻的溫暖。

「菲,你的手真不像是要聽晚安曲的樣子。」希歐多爾調著音,大方的任菲伸手撫摸。

「這樣摸會沒辦法演奏?」

「那要看是什麼樣的曲子……想聽什麼類型?說說看,保證可以改造成讓你一夜好眠。」

「悲傷的曲子。」

菲輕柔肯定地說道,面帶微笑很自然的表情,令希歐多爾在驚訝裡放軟了表情。
「睡得很好可是在夢裡哭泣就沒有意義了,為什麼是悲傷的曲子?」

「你很少演奏這種類型的曲子,至少我很少聽到。」

「因為希望你快樂,非常地捨不得你傷心……換個類型好不好?我想讓你連作夢都是甜的。」放下琴,希歐多爾握住菲撫摸的手,讓手指細細交纏。

「悲情的曲子。」

菲笑著又說了一個,溫柔的表情,希歐多爾挑挑眉,花了點時間才沒有握緊手。

「你真堅持。」邊笑邊嘆息,希歐多爾還是重新拿起琴。「悲情的曲子?」

「我想聽。」

菲肯定地回答、閉上眼睛,感覺到黑暗裡緩緩注入溫柔甜美的悲傷……執著與困擾,還有很小心很小心的祈求宛如點點閃爍的微弱星光。

真的是悲情的曲子,又甜又苦的悲傷,如絲線纏繞的溫柔,斬不斷的……執著。

一曲結束,希歐多爾沒有探問菲是否睡著、也沒有再貼上晚安吻,只是小心地把自己移下床、把頭枕在床緣用平視的高度盯著菲的睡臉、確認對方睡著之後,才露出苦笑,輕手輕腳地拿著琴離開房間。

習慣黑暗的雙眼,看見客廳被月光分割的畫面,有著驚悚靜謐的美麗,秋夜的月色總是如此明亮耀眼。

希歐多爾披上外套,嘆息地推開窗戶,點上菸。菲睡的很平穩,自己卻不想練琴了。

發呆似地抽著菸,客廳無比空曠,耳邊聽著夜行性動物發出雜音,希歐多爾直到抽完一支菸才再次動作,緩緩走上了書房。

菲的書房很大、藏書很多,書裡,也零散地夾藏了很多畫。希歐多爾覺得自己就像在尋寶一樣,雖然沒有罪惡感,卻也不會覺得高興。

書房裡除了菲的資料櫃,菲說都可以任意使用,所以希歐多爾也就很徹底地一本本翻,偶爾,就會從書或是書盒裡裡找到夾藏的畫,有的有折上一兩折,有的夾在紙裡、才平整地夾進書裡,沒有風景畫。

有人物,有靜物,但沒有動物也沒有風景,全都沒有日期也沒有簽名,但有複雜的情緒自畫裡滿溢而出。

靜物有重複,人物則略略重複……看前面幾張的時候,覺得那是不同的愛情,看得更多之後,畫裡的情感漸漸失去名字,可以用的形容詞一個一個從不同的畫上消失。

希歐多爾不知道那是不是愛情,但那是過去;所以他告訴自己不急不徐的尋找,然後一張張凝視畫裡的曾經,只是看著而已,沒有讓菲知道。

從夏天到秋天,菲就像水一樣改變形狀卻透明依舊,他們之間在最近的地方遠得像在眺望風景,就像看著手中的畫,拿在手裡,遠在天邊。

只是看著而已……沒有讓菲知道,不知道該怎麼辦卻又很想讓那個人明白,那顆心的步調還有距離其實一直沒有變過,改變形狀,卻無法靠近。


* * * * * * * *


沒有經過太久,菲就深刻地體驗到和希歐多爾交往一點都不無聊的事實——雖然獲得的樂趣就和麻煩一樣的多。

菲當然也曾有過比自己年長的情人,不過大部分的對象還是比自己年輕;希歐多爾也是,只是希歐多爾又和過去那些比自己小的對象有所不同。

難以用語言敘述的不同,也許是因為,希歐多爾對待兼具『男性』與『年長』的情人,還只是生手的緣故吧。

菲是這樣想的,然後享受、觀察希歐多爾的諸多行為,在很多很多的意外裡感到驚喜和無奈。

最初的禮物,是未開花的單棵鬱金香盆栽。

『……送我這個是為什麼?』

『聽畫廊的小姐說,你喜歡種花,』因為菲把窗戶大開而順便抽菸的希歐多爾,叼著菸攤手,覺得菲抱著小鬱金香的困惑模樣順眼極了。『所以我就買了棵鬱金香,花店老闆說了好多我記不住,反正開花就會知道它長什麼樣子。』

『…希爾……』買都買了,菲一邊嘆氣一邊不自覺地開始檢查植物的健康。『為什麼選鬱金香?』

『喔,因為我從小到大,種植物從來沒有種活過,』希歐多爾從菲手上拿回鬱金香,舉到眼前歪歪頭。『總覺得鬱金香應該是很好種的植物,就算我種不活,你也可以輕鬆把它養得很漂亮……這個好種吧?』

『……是不難。』菲挑挑眉、聳聳肩。

『為什麼我種不活呢?』希歐多爾拉拉花莖和葉子,看它彈回去晃動的樣子覺得很有趣。『明明我是這麼的愛它們啊……』

菲一把搶過小盆栽。
『……如果你都是這種愛法,那不管種什麼都不會活。手不准碰、放到那邊的小桌上——記住,你送我了,從今天開始手不准碰。』

『…我有記得澆水啊……』乖乖的把小盆栽放在菲說的指定席上,『我可以澆水吧?』

『不行,親愛的,我放那邊是為了讓你看到開花,你得忍一忍。』菲忍住笑。

『唔……』希歐多爾苦惱忍耐了一下,然後靈光一現地轉頭對著菲笑、把菲拉進懷裡。『那我可以為它演奏吧?』

『聽音樂的植物長得比較好?』

『說不定花會開得比較美,』希歐多爾聳聳肩,『反正我也只能做這件事而不會傷害它,說不定它會心存感激地把自己打扮得美一點。』

菲發出笑聲,種不活植物的原因是喜歡做實驗吧?如果對希歐多爾說『對著花說話』是有益的,這傢伙不會在乎是否被騙,而會真的試試看。

養育植物很安靜,大多數人會看到花卻看不到開花的瞬間,植物的改變很沈默。

於是,希歐多爾帶了隻打上緞帶的兔子回家。

菲本來以為是做得很好的布娃娃,不過等希歐多爾懷裡的東西動了動,菲才很驚訝的發現那是活的!

『我回來了,禮物。』希歐多爾把兔子塞進菲的懷中,在菲驚訝的大腦還沒恢復前,印上我回來了的親吻。

柔軟溫暖的東西被塞進懷裡,輕輕掙動、調整位置,很快又安靜的待在自己懷裡……真的是活的……

『……這什麼?』

面對問題,希歐多爾很認真的打量了下那團東西。
『嗯,一隻橘色的兔子,我想她大概比一磅重一點,是位小淑女,今天的緞帶是粉桃紅色,搭配她深邃溫柔的雙眼非常合襯。』

……這是在說什麼……

菲覺得頭好痛。
『是隻好兔子。』

『我也這麼覺得,你能這麼想真是太好了,菲。』

我覺得我們並沒有共識。
『希爾,你要養?』

『不,我說了,那是禮物。』

『一隻兔子?』

『總是種不會動的東西,偶爾也種點會動的吧?』

『……你的文法有問題……』什麼叫做種點會動的……

『不,請說這就是語言的奧妙之處,我是真的認為你該種點會動的。』

『養,養一隻兔子。』

『好吧,養。』攤手。

『會動的東西我已經有你了。』

『我不能種。』

兔子也不能……
『我不想養,送這種東西前你應該先問我,希爾。』

『兔子很好養的,菲。』

『這不是好不好養的問題。』菲摸摸懷裡的小動物,暗暗說了抱歉和再見。

『好吧,不養的話就吃掉吧。』

吃、
『吃掉!?』

菲的驚訝讓希歐多爾很不解。
『對呀,吃掉,為什麼那麼驚訝?菲也吃過兔子吧?兔子可以吃啊,肉很甜。』

不……不是這個問題……一般會說拿去退或是送人…沒有人會把寵物兔吃掉……

『好吧……我養。』還好養兔子真的很簡單。

『菲,不用勉強。』

『我現在很樂意了,』真是嚇死我了,突然就說要吃掉。『為什麼不是送貓或狗?』

『那太麻煩了,貓太自我狗太好動,那個不適合安慰你的心靈,養兔子比較好。』

還可以吃是吧?

於是在菲的嘆息裡,家裡的客廳多了隻兔子。只是沒過幾天,某個菲比較晚回家的日子,他才剛踏進客廳,就看到某個透明的球體、喀拉喀拉地從他眼前呼嘯而過。

那球體撞到東西停下,然後又換了個方向繼續衝。

『——希歐多爾!』

『啊,歡迎回來。』坐在客廳的希歐多爾朝著菲招手。

『那個是什麼?』任由希歐多爾替他拿走資料夾和公事包、脫下外套,發出滾動聲的球還在努力奔跑,超越動也不動的兔子。『老鼠?』

『是禮物,老闆說是楓葉鼠。』

『禮物?!告訴我這次選老鼠的理由是什麼?!』

『啊啊,這個啊,』菲有點失控的驚訝反應讓希歐多爾笑得很開心。『因為youtube。』

『什麼?』菲一腳踩住從他腳邊衝過去的塑膠球。

吵死了……我還沒答應讓你住我家,不要跑得那麼愉快!

『youtube裡面的影片很有趣,我老早就想試一次,把老鼠放在鼠球裡讓牠盡情奔馳,果然很好玩,你家的客廳夠大跑起來很過癮,我家就沒辦法。』

『……你可以跟我說你想養,然後我家的客廳借你,不要打著送禮的名義……』

『不,菲,我是要送你的啊,你不覺得很抒解壓力嗎?』希歐多爾指指菲腳下的球。

『…我是沒力了……』菲倒在沙發上,鼠球又開始跑,希歐多爾跑去拿杯水給沒力的人。

『不想養?』

『我說不養的話你要拿去餵狗嗎?』菲沒好氣地瞪了希歐多爾一眼,慢慢喝著水。

希歐多爾傻笑地湊上討好的吻,菲也乾脆地放下水杯徹底的吻個夠。

吻到最後,是否收下老鼠的問題已經不存在,一件一件的脫著衣服,不論體溫氣息還是碰觸都非常舒服。

『…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希爾。』

『嗯?』希歐多爾將吻貼回菲的唇上,笑彎了一雙眼。

『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心疼。』

菲微微瞠大雙眼,不自覺地摒息,看得希歐多爾笑著用舌頭撬開菲的唇,深深淺淺地勾纏。

『……心疼?』

『我不知道該怎麼疼寵一個男人,尤其對方又帥又有錢,還比我年長的時候。我看著你偶爾出現的某些表情,』抓著菲的手貼上胸口。『這裡,會不太舒服……我想那就是心疼吧?能為情人心疼也是件很棒的事,所以我想做些我能做的事,即使我不確定該怎麼做。』

即使習慣各式各樣的對話,和希歐多爾對話總是對心臟多些刺激。

『所以你送了鬱金香,送了兔子和…楓葉鼠?』

『你會發現會動的東西跟植物的不同,即使牠們都很安靜,總是種花太單調了……快樂很簡單,所以我也不求名貴……如果你願意,我就能給得更多。』

希歐多爾微笑的吻嘆息般地送入口中,在腰側愛撫的手很溫柔也很有分寸,輕柔的聲音像要催眠神智一般。

『……真努力……』

『我一向對情人專心致志。』

『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

菲閉上眼,感覺輕柔的吻落在眼瞼,一點點地移動,在驚訝與困擾後,這樣的感覺很好……希歐多爾出人意料的任性以及偶爾出現的強勢,都能在最後帶來舒服的感覺,可以感覺到是被人放在心上的。

希歐多爾仍舊會做出讓菲意外的行為,但並沒有毫無限制地增加家裡的動物。偶爾兩人賦閒在家的午後,在陽台抽菸練習的希歐多爾,只要回頭就能看見蹺腳陷在沙發裡的紅髮男人;可能在做任何事,然後身邊被楓葉鼠和兔子包圍,靜謐的畫面可愛感倍增,稍稍抵銷了菲的優雅。

『總覺得那個畫面,應該配隻貓才對。』在落地窗旁接受菲的紅茶補給,希歐多爾不無感慨,雖然這麼可愛也沒什麼不好。

『還想養隻貓?』菲挑挑眉。如果分手了,這傢伙要把動物全都扔回老家去嗎?

『只是覺得,就畫面來說,優雅的貓很適合優雅的你,不過還是養兔子和楓葉鼠就好了,真要再增加……嗯,你很適合養老鷹啊,優雅又威風凜凜。』

『然後讓你放鷹去追兔子?』菲可不覺得希歐多爾說老鷹會有多好心。

『總得練練腳力嘛!有運動比較健康。』

『像你嗎?』

希歐多爾一臉壞笑。
『我們有維持健康活動,很棒的生活不是嗎?』

菲跟著笑,笑得很燦爛。
『你該練習了。』

唔嗯……摸摸鼻子,笑了笑……菲大概是有點害羞吧?還是指…?
『我去練習了,多謝招待。』

然後便是響起悠揚的琴聲。

跟希歐多爾在一起一直都會有很好聽的音色伴隨,生活則會失去對時間的掌握……有時候覺得時間過得很快,有時又覺得很慢;希歐多爾會撒嬌,偶爾吃醋的時候會說我吃醋了然後跑到身邊要求安慰,一點點生悶氣的時候會靠到自己身上不言不語的看譜。這種時候任何親暱的碰觸與真心的注意,都能讓他一陣沈默、然後嘆息地恢復笑容,金綠色的眼睛雖然日漸複雜卻還是沒有陰影地清澈美麗,在呼喚暱稱的時候很柔和的直視自己。

而真正吃醋、心情不好的時候,希歐多爾完全不會靠近自己。

暴躁卻又壓抑沈默,把譜和資料鋪得滿客廳都是,弄得幾乎沒有可以走的地方,然後很安靜地趴在地上閱讀。

剛開始,菲不知道該怎麼靠近這樣的希歐多爾,看得時間久了、一次兩次之後,菲就變成坐在沙發上,掛著微笑地望著這樣的希歐多爾,只是等待,沒有靠近。

看譜的人是為了壓抑自己轉移注意力而選擇閱讀,無法壓抑的情緒則變成滿屋子的紙。

等看著看著、漸漸專心入神之後,趴在地上讀譜的希歐多爾,就會跟著散落的紙張滿屋子滾動爬移,變成非常好笑可愛的畫面。

希歐多爾是真的非常喜歡音樂,就算不是生氣的時候,一旦開始讀譜就完全聽不見外界的聲音,還會有反應意味著他本來就多留了份心;菲發現反應差別的時候,心裡自然覺得甜蜜溫暖,當然更不可能會去計較偶爾被忽視的時候。

於是等希歐多爾在地上移動了一陣子,菲就會去『喚醒』希歐多爾,把他拉起來、提供水或飲料,按摩希歐多爾姿勢不正的酸痛讓對方哎哎叫,然後那個人就會給他沒事一般的笑容。

菲幾乎不問,因為他覺得選擇不靠近就是想冷靜一下,很偶爾地笑著問說怎麼回事,希歐多爾也只是輕笑著說我冷靜了,不做正面的回答。

「菲,」

「嗯?」入秋之後迅速轉涼,菲輕輕替希歐多爾按摩麻掉的手,今天的譜鋪得沒那麼散,隨著窗戶進來的風,一片片地掀起紙角……還好希歐多爾會把兔子老鼠先關起來。

「…不要……」

察覺到那份欲言又止,菲抬頭望著希歐多爾溫柔又無比認真的表情。

「什麼?」

「不要把你的溫柔和世故弄混了,菲。」

菲輕輕沈默,停下動作。

「你知道,那不一樣,菲,不要弄混了,」希歐多爾的語氣隱隱顯現一分焦躁。「你什麼時候要把你的真心交給我?」

「我的……」菲露出苦笑。「真心嗎?」

「對。」

「溫柔和世故,我弄混了嗎?」

「我是這樣覺得。」希歐多爾伸手撫摸菲仍舊微笑的臉,覺得那表情有種空白的哀傷。「菲,我想愛你,但你得把心多給我一點,就算我是愛情的奴僕你也得給我一點賞賜。」

「從來沒有人這麼對我說過。」

「從來沒有?你過去的對象是在幹什麼……」

「真的,從來沒有,我只知道,當我回頭的時候,身邊所有的人都不在了……一個都沒有。」

菲苦笑地說得很平淡,希歐多爾定定望著菲冰藍色的瞳眸,生氣心疼等等各式各樣的情緒之後,只有大大的嘆息。

「對不起,是我錯了,」希歐多爾按按菲的肩膀,「我真是個笨蛋,對不起,只要記得你還欠我一顆真心就好,其他都忘掉吧,我不該逼你的。」

「……希爾?」菲疑惑地拉住準備起身離開的希歐多爾,帶著些微的惶恐。

「菲,不要介意,我不是生你的氣,我只是、只是、氣我自己是個笨蛋!而且笨到現在才發現我在跟一個笨蛋談戀愛!!」希歐多爾對著天花板小小吶喊,稍做發洩,然後才轉頭給了菲一個微笑、拍拍菲的手。「真的,我沒事,讓我今晚冷靜一下就好,晚安。」

菲怔怔地坐在沙發上,看著希歐多爾回寢室、然後又抱著枕頭棉被跑到客房。

想了想,還是跑去敲了客房的門,如所料的沒反應,於是自動的打開房門……門也如預料的沒有鎖。

「希歐多爾……」房間很黑,菲只看見希歐多爾用棉被把自己包得只剩下頭髮。

「不要過來——今晚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抱歉……我…」

「不要道歉,你根本沒搞懂是怎麼回事……不准道歉,不要過來。」

希歐多爾沒有看見菲的動作,但可以想像菲點點頭、然後默默關上門的樣子,等人走了開始自我嫌棄居然這麼孩子氣……到底是在鬧什麼彆扭…可是又沒辦法恢復冷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又開了,在希歐多爾抗議前菲抖開平常用的雙人被罩上去,然後鑽進棉被抱住希歐多爾。

「菲……我說過、」

「今天已經過去了。」

希歐多爾感覺到菲正用臉頰蹭著自己,瞬間的憤怒很快變成了無力。

「菲,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一個人冷靜?」

「嗯?」

菲好聽的應聲、臉還在溫存地蹭著,讓希歐多爾有些生氣的把人壓在身下。

「我怕我很生氣很沒品的對你胡作非為,我想傷害你。」

「隨便你。」

完全看不清臉的黑暗,菲的聲音異常清晰,一陣沈默之後,希歐多爾帶著些憤恨的用棉被把菲包起來,然後連人帶棉被的抱住。

「真是……可惡……」

「……我會努力。」

菲露出苦笑,沒有看見希歐多爾埋藏在棉被裡的苦笑,只覺得被抱得更緊。

「睡吧,菲……晚安。」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