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歐多爾‧梵‧德‧尼司鐸伊!放下你的弓!給你一刻鐘!給我出去冷靜一下!我不想陪一個走神的廢物!」

希歐多爾放下弓、耙梳頭髮,看莫克教授一貫冷硬的表情推門離開,然後才放好手中的琴,動動肩膀脖子也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偷偷摸摸走來幾個被教授大嗓門引來的人:教授邊走邊罵,隔音再好也關不住聲音,不少聽到動靜的新生都探頭觀望;希歐多爾則無所謂地靠在門邊,無視走廊的禁菸標示拿出菸點上——大不了等教授回來再被罵一次。

「梵‧德‧尼司鐸伊助教,你幹嘛畢業了還來給教授罵啊?」

「想好好練習一下,很懷念教授的大嗓門,練起來很有動力。幹嘛?漢森?」漢森是小提琴組二年級,希歐多爾兼任助教時指導過。

「還不是因為莫克教授在『廢物』前面用了少見的詞!你在幹嘛啊希歐多爾?」

「喔,尤貝爾你看起來還是一樣糟嘛。」挑挑眉、嘴上的菸晃兩下,就算打過招呼。

「哪裡糟!」

「從頭到腳都很糟,鬍子糟臉更糟,不用看都知道昨天又被甩,超級糟糕。」希歐多爾聞到尤貝爾身上的味道,微微皺起眉頭。

「我被甩跟你這個廢物沒關係!」

「好好好……」用力吸菸。「尤貝爾你好臭,拜託離我遠一點。」

尤貝爾嘖的一聲撇撇嘴。
「喂,老莫克用走神是怎麼回事?」沒帶大腦、腦殘、白癡、笨蛋……莫克教授聲音大嘴也狠毒的事非常有名,雖然嚴厲但也教出很多好學生。即使從未承認,但希歐多爾是他這幾年來最得意的學生,而這個學生讓他今天用了個溫和微妙的詞。

「沒什麼。」教授就是聽出來了才只用走神吧……

「因為女人?」尤貝爾瞇起眼仔細打量希歐多爾的表情。

「不是。」

「那你幹嘛走神?」

尤貝爾,你以為全天下的煩惱只有女人一種嗎?

「說得好,說得真好,」希歐多爾看著尤貝爾,一臉詭笑,緩緩點頭,拿下菸屁股塞進隨身煙灰缸,「加油。」邊說邊拍拍尤貝爾的肩膀、打開練習室的門,關上一走廊的疑惑。


* * * * * * * *


『交往之後好像也沒什麼改變嘛……』希歐多爾坐在沙發扶手上,微笑地用腳推蹭著坐在沙發上整理文件的菲。

希歐多爾還是會回公寓、經常在菲這裡過夜,因為情人家的音響很好所以又搬了大量的CD過來,樂譜與資料書籍的堆積量反倒比較克制。以生活節奏或相處來說是微妙的進展變化,但並非快速而明顯。

『怎麼會呢?』菲用眼角給了希歐多爾一個笑容。

『像是怎樣的?』

『嗯…像是——』菲笑著闔上文件、湊上前,倚在希歐多爾懷裡。『一轉頭就有張很順眼的臉可以接吻?』

『那真是很棒的改變,』配合地低頭吮上菲微笑的唇辦,『而且是獨享……』

一手攀扶頸項、一手輕輕隔衣向下愛撫,菲笑著越吻越深、越來越主動,吻啃上脖子的時候,已經一手挑開希歐多爾的衣釦,一手探進褲子裡,意圖明顯地搓揉。

『菲…我午後還有事。』希歐多爾很想舒服地放任紊亂呼吸變成喘息,不過既然有約就不行。

『我知道,別動。』

菲低低說著,好聽的音色跟著唇舌的觸感貼上小腹;希歐多爾於是知道菲的想法,淺笑地用腳掌磨蹭著菲的下身,望著菲輕哼地顫了顫,抬頭看向自己。

那畫面讓下身又硬上幾分,挺立在菲的手中還有帶笑的嘴角旁。

『要幫忙嗎?』伸手扶起菲的下巴,輕輕摩挲。

『你嗎?』冰藍色的瞳眸細細瞇起,色氣飄盪地笑著。『用嘴?』

希歐多爾揚唇,抽身去解對方的褲子。

『……技術不好。』菲任由希歐多爾調整姿勢,側躺著讓自己陷進沙發。感覺自己半軟的器官裸露在空氣裡,然後是希歐多爾乾燥溫暖的手和一下下的親吻。

『請讓我練習。』

發笑的氣息噴吐在性器上,忽重忽輕的撫揉、一口口的舔吮……其實也沒那麼不好……菲瞇眼含入唇畔的硬碩,感覺到舒服的熱流朝下身集中再竄回大腦,索性閉上眼睛,認真的吞吐揉搓,享受希歐多爾比自己更酥軟幾分的身體。

追不上菲的節奏……

「……顯然你還需要下一個十五分鐘。」

莫克教授敲敲桌子,讓希歐多爾從『被吃掉的機率比較大』的反省中回到現實,今天屢次失神,也不過出門前給菲撩撥的過頭了些……嘖……以前也沒被女人整成這樣啊……

「梵‧德‧尼司鐸伊。」

「是,抱歉。」乖乖就定位架好琴,閉上眼睛深呼吸收心。

「希歐多爾,」

「什麼事?」既然叫了名字,代表現在是私人談話時間,這是莫克教授的規矩,所以拘謹可以少一點。

「你戀愛了?」

教授表情不冷硬地問著希歐多爾,讓希歐多爾差點想說『莫克,你這樣外面的學弟妹會驚嚇到昏倒哦!』,不過終究沒有造次。

「大概吧。」

莫克教授的眉毛挑了挑,用指尖敲敲桌子。
「希歐多爾,我自認我的聽力很好,你戀愛了。」

「我戀愛了。」苦笑地,覆誦了一次。

「恭喜你。」

希歐多爾知道教授的意思,在這間學校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出現過今天這樣的音色,即使他換女人像換衣服一樣。

只是,該說謝謝嗎?

「男的?」

——有點嚇一跳。
「莫克……這也能猜?」

「煩惱聽起來不太一樣。」知道希歐多爾的表情在說什麼,教授補上說明。「我聽得夠多。」

「很驚嚇。」有這麼明顯嗎?我只是覺得進度不理想,來找大刀練習一下……

「我也很驚嚇,」教授指的是希歐多爾交了個男朋友。「非常驚訝。」

「嗯,人生嘛。」

「好答案,」莫克教授點點頭。「非常好的音色。」

「唔,謝謝誇獎。」

「但你不能拉著戰爭紀錄片,卻讓聽眾站起來唱歌跳舞。」還順便讓大家知道你跟男友生活甜蜜但還不夠滿意。

知道談話時間結束,希歐多爾認命的上弓,開始思考著資料與悲劇的樣子。

「麥卡倫12年。」

「嗄?」

「請客。」莫克教授點點頭,揚起手指一畫示意無庸再議,要希歐多爾開始。

被勒索的希歐多爾音色瞬間黯淡起來。


* * * * * * * *


希歐多爾在學校漫遊,很不熟悉地確認該左轉還是該右轉,在開門之前把菸收進菸灰缸。

不過一開門他就後悔了。

既然後悔,想逃也來不及……希歐多爾在門邊靜靜佇立了近一分鐘,才挑挑眉點點頭地走進萊伊的實驗室,把門關上。

「晚上好,希歐多爾。」正在分發咖啡的萊伊苦笑著打招呼,也給了希歐多爾一杯,然後指了指旁邊的人。「我盡力過。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嗯,很不幸。」

「真是不幸。」希歐多爾拉過椅子面對不速之客坐下,默默看著眼前的人大眼瞪小眼。

……瑪麗安、雅各、尤貝爾、…?
「你在這裡幹嘛?」希歐多爾對著尤貝爾皺眉,數小時前才見過。

「哼嘿嘿。」

嘖!

…史黛西……
「史黛西。」好累,怎麼會這麼多人?

「我陪葛梅斯來。」

「哦——葛梅斯,你來找萊伊當你的證婚人嗎?今天很方便,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演奏結婚進行曲。」你們兩個沒關係史黛西需要陪你來?

「喂喂喂……真是,史黛西,我們先走吧。」

「咦?可是……」

「走吧,抱歉打擾了。」葛梅斯拉著史黛西苦笑勸哄,很自動的離開,顯然一開始就對八卦興趣缺缺。

「抱歉,希歐多爾,丹尼爾是來幫忙我的,他今天剛好排休。」

我再笨也不會挑剔你家的笨狗啦,萊伊。丹尼爾那個性清清楚楚地與八卦無緣,想也知道是不湊巧。

「你們,」找雅各果然需要點代價,而那個代價就是名為八卦的麻煩。「一人一個問題,然後,出去。」希歐多爾對瑪麗安、雅各以及尤貝爾舉杯。「回答你們問題之後是私人時間,不需要他人陪同。」

「如果不出去呢?」瑪麗安反問。

「那就是我出去,」希歐多爾笑盈盈的回答,他可不像萊伊徹頭徹尾的女性主義,他的禮貌一向有選擇性。「這是一個有網路有電話的世界。」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答應,什麼八卦都沒有的意思。

「好吧,」雅各很乾脆,少量多次地打聽一向是他的戰略。「你交男朋友了?」

希歐多爾豎起一根手指、挑挑眉,雅各點頭,於是希歐多爾也點頭。
「對,雅各你的問題用完了,下一位。」

「是誰?」這次是瑪麗安。

「我不想說名字。」

「那給點提示,」看到希歐多爾的表情,瑪麗安連忙再補充。「一…兩項、兩項提示就好!不能說男的!」

啐。
「跟我差不多高,不是學校裡的人。尤貝爾,剩你了。」

「什麼時候認識的?」尤貝爾完全想不起希歐多爾在哪裡可以認識一個,讓花花公子心動的『男人』。

「去年。各位先生、女士,請離開吧,非常感謝各位的配合。」希歐多爾舉杯示意可是無人動彈,見狀、倒也不生氣,只是笑笑回頭看著萊伊。

萊伊嘆息。
「……讓我動手把人送出去,就不會太好看了,請三位自己用腳走出去吧,謝謝。」萊伊的目光掃過瑪麗安等三位,而一旦瑪麗安首先敗退,人就散去得很快……可惜萊伊不相信他們就這樣離去了。「丹尼爾,請你幫我個忙……我想還蠻麻煩的……」

丹尼爾露出苦笑。
「把…把人帶開一點嗎?瑪麗安應該在外面……我…嗯……我試試…不保證。」

「謝謝你,」萊伊笑著握握丹尼爾的手。「給我一點時間就好。」

希歐多爾望著丹尼爾的靦腆笑容離開實驗室,第一次覺得那個很笨很遜的笑容其實很美麗。

「希歐多爾,找我什麼事?」

「來問個上次沒問過的問題……」希歐多爾望著門,好久好久才把視線轉回萊伊身上。

「什麼問題?」

「你上次跟我說過,菲會畫畫,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說他曾經拿過小獎,讀過相關學校,細節我不清處,既然如此,他是會畫畫的吧。」

「你有看過他畫畫嗎?」

「沒有,就像我從來沒去過他的溫室一樣。我沒有看過他畫畫、也從未看過他的畫,他從來沒拿給我看過,他家裡懸掛的也都不是他的畫。不過……」

「不過?」

「我想他還是有在畫吧。」萊伊歪著頭,感覺不太確定。

「你覺得有,為什麼?」

「因為無法分辨那個味道是不是在其他畫室沾上的……算是直覺,我覺得他還有在畫。」

「這樣啊……」希歐多爾揉起紙杯,遠遠地投進回收桶裡。

「畫怎麼了?」意料外的問題讓萊伊顯得疑惑。

「沒什麼,」希歐多爾沒事般地露出笑容,俐落的掏出菸含在嘴上、背起琴。「謝謝你。」

他只是看到了,書裡掉出來的畫。

菲的書,折了很多折的畫,鉛筆的素寫,是看到再回頭憑記憶畫出的畫,分成兩半的畫面。

左邊是嫉妒,右邊是戀慕。

極硬的線條畫出陽光下的質地,看得出畫面中的兩人氣氛融洽,但在看畫的人心中卻又硬生生被分成兩邊……左邊的丹尼爾和右邊的萊伊,嫉妒與戀慕。

看到的那瞬間,希歐多爾想到萊伊一定不知道這樣的自己被菲看到了,這個場景出現的那天,萊伊一定不知道菲曾近在咫尺。

想起萊伊說過菲會畫畫的事,卻沒在萊伊口中聽過關於菲的畫的事,希歐多爾意識到萊伊可能從未看過菲的畫作——就像自己,如果不是意外,可能也是永遠不會看見一般,不會知道,看見可能不只是看見而已。

菲可能做了很多事、在一天或是很多天後畫出那天的記憶,可是留下的卻是瞬間的誠實。

左邊的嫉妒,右邊的戀慕。

最後幾筆越畫越用力,堅硬的筆雕刻般地畫出線條,沒有辦法揉爛捨棄的紙折了很多折地夾在書裡。

既想被看到,又不想被發現。希歐多爾在發現自己不怎麼嫉妒的同時,覺得一點一點針刺般地心疼。

他問搬來的書要放在哪裡,菲毫無芥蒂地說放在這邊的書櫃,因為萊伊的東西搬走,所以如今大片地空下,要他隨意使用。

收藏畫的書放在同樣一排的書櫃,畫中的人沒有發現,收藏的人也忘記了。

菲的事,萊伊跟他說了很多、很多,如果可以選擇,希歐多爾不知道該選擇看還是不看。

不知道紙上塗了什麼,摸不到碳粉的痕跡;壓折這麼久,也只是在紙上留下淡淡粉痕。

被畫面衝擊的情緒過去,希歐多爾靜下來,先注意菲在哪裡,才把畫照著折痕收好放回去。

不嫉妒也不生氣,心疼之後覺得很可愛。

新舊不一的折線分很多次折上,越來越想被看見,所以越折越多…因為本來也許想揉掉,所以不在乎折到了誰;或者……

或者,在知道會破壞什麼的同時,一折一折默默地折下去,不在乎是否傷害了畫作,也不想在乎被看到之後的結果,只是想被發現而已。

他們交往了一段時間,他本來想慢慢地拉近距離……能上床不代表著距離變近,這點希歐多爾一直很清楚,所以他不想逼太緊。

難得的想要一個真心也想付出真心,其實慢慢來也不要緊,這是很愉快很有趣的過程,是種頂級享受。

是菲主動問他為什麼不開口說要一起住,然後開車幫他把東西一點點地載到這裡,不多是因為他不想一次放太多。

萊伊說,菲曾默默地幫他種下玫瑰,現在看來,還默默畫了畫。菲在看不見的地方做了許多意想不到的事,非常的含蓄、浪漫、而且可愛,以及某些讓心抽動卻無法形容的東西。

我的花在哪裡呢?

『希爾?真是的……書也不排一排……』

菲想要逗他的時候會叫他泰迪,平常的時候會叫他希爾。

『個人認為,它們能住在書架上已經是待遇優渥,反正我找得到。』希歐多爾可沒忘記菲看到他公寓裡層層堆疊的譜和書時,是怎樣的一個表情。

『那是它們太委屈了。』紅髮的男人替書籍叫屈。『既然有地方放就排好,找起來會更方便吧?』

『好不習慣……』不習慣書這麼整齊的樣子,一時也不太習慣這麼笑著的你。『菲……我還有很多書。』

『所以我正在幫忙,別擔心,我很樂意。』面對像小孩子般討價還價的希歐多爾,菲只是給蹲在地上撿書的人一個笑容,繼續把書排整齊,看得希歐多爾無奈地小小呻吟。

『菲……我捨得讓你動手才奇怪啦……』

菲笑得很開心。

『嗯,親愛的希爾,我被甜到了。』

『嗯嗯,那很好,非常好,這種粗活請交給年輕人——你把腰留在床上使用就好了、唉唷!』

『我手滑了。』

『好好好……』希歐多爾笑笑地拉拉菲的褲腳,抬頭看著菲。『乖,去坐著休息,那裡有個很舒服的軟墊。』

『這裡是我家呢。』希歐多爾的推銷讓菲失笑地搖頭,靠著大大小小的軟墊面對書櫃坐好。

『那你更應該躺著休息。』菲躺在軟墊裡微笑的畫面,很能增進觀賞者的食慾。

接下來兩人不再說話,希歐多爾排著書,菲靜靜的望著希歐多爾的背影;偶爾回頭,都能看見菲慵懶微笑地抱著抱枕,側躺的望向自己的雙眼,似乎很開心。

應該沒有發現到自己看到了畫。希歐多爾感受著背後氛圍愉快的視線,雖然一度懷疑菲是來監視自己別看到太多,但如今顯然不是這樣……似乎真的只是覺得,這樣消磨時間很有趣而已。

反覆簡單的動作,大腦恢復思考,一旦起頭,好奇心就會無盡蔓延。

有沒有我的花?有沒有我的畫?一整個半層的書房裡,菲藏了幾張畫?

好想知道的更多。想知道曾經的難過、理解那份含蓄溫柔、明白他受傷的樣子。

不愛的時候不會嫉妒不會傷心,行為可以很瀟灑,好奇心可以控制的很美麗,所以雖然有困擾,莫克從來沒有明確說過改變的音色很美麗。

好不容易戀愛了,改變的音色再怎麼掩飾都掩蓋不了煩惱與不滿意。

紅髮的男人曾溫柔地笑著說我們並不愛彼此、對一個他心動的對象說你戀愛了、在你的身上有我的期待,用一點點地痞氣抱怨想起來都嘔,然後對萊伊說,他不再種麻煩的玫瑰。

這份微笑溫柔的體貼包容過許多人,也許現在也正包容自己,但這不是他想要的。

「菲?抱歉,等很久嗎?」

希歐多爾鑽進鐵捲門拉下一半的畫廊,自從他走回家一次,菲就要他回家時來畫廊找他。不論是誰等誰或是菲把車子交給希歐多爾,總之不准希歐多爾再瘋一次。

「不會,也只是剛結束。練習順利嗎?」

「都是你……」

「嗯?」

「被教授挖苦我演奏的是粉紅色的戰爭片,一直閃神,還被勒索了一瓶酒。」

菲發出笑聲,直呼教授好厲害,開始關燈往外走。
「今天還要去嗎?還是搬一點?」

「嗯,」抽菸的希歐多爾注意到菲的表情,小小抗議。「菲,我是說真的,東西一口氣搬到你家,你的書房會大亂。」

「我知道,這不是每天陪你搬一點?」菲還是在笑。

「真是太麻煩你了,萬分感謝。」希歐多爾眨眨眼,對著菲稍稍偏偏頭。

「還有什麼事?說吧。」

「唔,只是剛好想到,靈光一現。」

咬著菸的表情很認真,認真的讓菲再次發出笑聲。

「說說看?我不會笑你。」

「不是能讓你笑的事,只是剛好想到,我可以跟你借書耶。」

菲顯得不解,過了一會才明白。
「跟我借書比較方便是吧?」

希歐多爾笑著點點頭,重新要求了一次。
「菲,請借我書。」

其實,菲現在還不愛自己,只是……很怕寂寞而已。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