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技曲從手機響出變得模糊吵雜。

手機一連響了兩三次希歐多爾才勉強醒來,把頭埋在枕頭裡伸手四處摸索遍尋不著,才想起身在何方。

「…菲……幫我拿手機……」希歐多爾虛弱地說著,既然摸不到任何東西,那代表菲已經醒了。

沒有去思考如果菲在的話,手機早就遞給他了。

菲回到寢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剛停下來的手機又再次響起,埋在枕頭棉被裡的希歐多爾夢魘似地一遍遍說著話,讓菲失笑地翻找出聲音拿給希歐多爾。

「拿好。」

菲在床邊坐下,任由希歐多爾趴伏在他大腿上、努力清醒神智,看也不看的接通電話。

「喂……」

『泰迪?哦~~!天哪!泰迪!你的聲音怎麼了!!』

蒼老卻清亮的聲音傳出話筒,希歐多爾瞬間驚醒、開始頭痛,菲則是努力忍住笑聲。

「奶奶……我沒事,不要叫我泰迪。」忍不住抬手往菲的肚子餵上一拳,不過沒什麼力氣。

『那你的聲音怎麼會這樣!你感冒了嗎?』

我只是被男人操一個晚上喊到嗓子啞了啦……

「奶奶…我沒事,也沒有感冒,真的。」拜託您別再問了……「怎麼會打電話過來呢?」

『我就說你不要常跟女人亂搞吧?!你看你果然弄壞身體了!』

不是啦……我有聽話……這次是男人……

「奶奶……」希歐多爾無力地趴在菲腿上,已經不打算阻止笑得渾身顫抖的菲。「發生什麼事?您附近的聲音好多。」

『這個呀……』

老婦的聲音變得柔和細微,希歐多爾疑惑地眨眨眼,菲聽不到聲音,見狀也露出好奇的表情。

「奶奶?」

『今天有聚會,本來不想參加,可是你媽要我多走走……我現在在市區,然後我想……』

「嗯?」

『我想跟那位老闆道謝,謝謝他把畫找回來……可是我走到那裡,小姐們說老闆不在……』

因為把我做到動不了的男人就是那位老闆啊……

希歐多爾苦惱的抹著臉,菲邊笑邊手勢輕柔地替自己按摩,舒服得差點發出呻吟。

『泰迪?你有在聽嗎?』

「有,我有在聽。」當然也有恍神一下。

『你跟老闆比較熟,』

身體很熟……

『你知道該怎麼聯絡那位先生、他今天什麼時候會有空嗎?』

奶奶……您應該問我什麼時候動得了……

「等等……我想一下……」希歐多爾扒抓頭髮努力思考,用嘴形詢問菲現在的時間。

「快十一點,差十五分鐘十一點。」

十一點……所以昨天是做到幾點……

『泰迪?你在忙嗎?』

奶奶,現在問太晚了。

「不,沒有,」希歐多爾陪笑回答,「奶奶,您今天會在市區待到幾點鐘?」

『喝完下午茶,搭羅倫斯的車回去。』

「那個鬍子大叔啊……」

『什麼鬍子大叔!泰迪你又沒禮貌了!』

「好好好,我沒禮貌,」有可以編辮子的鬍子的大叔不是鬍子大叔是什麼?「奶奶,所以你會留到下午四點嗎?」

『嗯,是的。』

「我幫你找他,」希歐多爾面不改色地說謊,忍耐不看菲很歡樂的表情。「他今天好像還挺忙的,我想大概到三點左右才會有空,到時候我再去找你……親愛的布蘭蒂雅,您就專心愉快地好好參加聚會吧。」

電話裡發出愉快害羞又沒好氣的笑聲。
『你這小頑皮!不要拿哄女人的那招來對付我!』

可是很有用啊,每次都有用。
「那……晚點見?」

『去吧去吧,晚點見。』

希歐多爾掛上電話,彷彿精疲力竭的趴在菲腿上。已經不發出笑聲的菲淺淺微笑,安靜地任由希歐多爾趴在身上,一下下的撫摸著頭髮。

很舒服的安靜,希歐多爾知道菲有話想說,怎麼也不想先開口。

「小泰迪?」

菲飽含笑意地用這麼好聽的聲音複誦暱稱,希歐多爾覺得格外疲倦。

「閉嘴……你不准叫這個。」

「被贈送泰迪熊的美國總統羅斯福,不論名字還是暱稱都跟你一樣。沒什麼不好啊——非常可愛。」

「菲……」希歐多爾覺得無力,嘆口氣翻過身,仰頭看見菲漂亮溫柔的笑容還有眼中燦爛的冰藍色,忍不住拉下人吻了吻,難以生氣。「我們跳過這個話題好不好?」

「好吧,」菲笑著應答,手指撥弄捲纏著頭髮。「改天我們再來討論你的暱稱該是什麼。」

「不勝感激。」笑著闔上眼,躺著躺著又想睡了。

一陣舒服的安靜,菲發現希歐多爾真的又快睡著了。
「還想睡?」

「嗯……」

輕柔的聲音,不知是哄人入睡還是想把人叫醒。

「因為這樣,所以我今天很忙,要到下午三點才有空嗎?」

「對。」索性環住菲的腰,把臉埋起來。

「這樣啊……」

輕輕的笑聲,悅耳的讓人捨不得睡著。

「因為有人很壞心。」

菲輕笑出聲。
「很棒的誇獎,我收下了。」

「不客氣不客氣。」

感覺得出菲有大致幫自己清理過,還有時間的想法讓希歐多爾更懶得動,光裸的背在菲輕緩的撫摸下有點癢,舒服地瞇起眼睛,覺得更好睡。

手滑向頸背輕輕撫揉,希歐多爾哼出舒服的聲音,菲本想稍微拉開距離,但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做。

「希歐多爾,」

「……嗯……」

完全就是賴床的模樣,扯著菲的衣服,把頭埋得更深。

「醒醒,我放好洗澡水了。洗個澡,吃點東西再睡好嗎?」

「……晚一點……」啊啊……還是抱著人好哪……

嗯……
「希歐多爾,我想跟香噴噴的你共進午餐,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希歐多爾怔了怔,好半天才攀著菲的身體努力坐起來,頭不甘心地枕在菲的肩膀上。

「可惡……我還真是沒用……」

菲完全忽視希歐多爾其實正暗指自己很卑鄙,只是笑著摟上勁瘦的腰身,輕輕按摩。

「很不舒服?」

「全身都很不舒服……」

「昨晚呢?」

這真是……

菲發出笑聲,希歐多爾也忍不住跟著笑了。
「很暢快,全身都很舒服——被做到昏倒也是第一次。早安。」希歐多爾邊說邊笑,送上親吻。

「早安,洗個澡?」

「嗯,禮尚往來,抱我過去。」

菲眨眨眼,笑著說好,然後把希歐多爾連著床單抱進浴室裡。


* * * * * * * *


即使沒聽到電話裡的另一半對話,對於將要發生的事,要猜也不是那麼難猜測:跟他有關、希歐多爾的奶奶要找他,時間是三點以後——對菲來說知道這些就夠了。

問得詳細沒什麼意思,如果知道的不完全,屆時要表現驚訝也就不太需要演技。

挽起袖子服侍希歐多爾洗了澡,再把存心耍賴的人套上浴衣帶進餐廳放好。沒有胡蘿蔔的午餐讓希歐多爾相當開心,相近的身材也讓希歐多爾得以借用菲的衣服,穿得異常隨意卻別有風格,慣性地在第一時間把菸放進口袋的畫面,令菲興起了打扮對方的念頭,繼而為這樣的想法愉快的笑了。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的為一個人服務?

這樣的步驟,這樣的關係,屬於自己的對象,不用試探也不需要等待,可以很純粹的為對方做什麼,享受結果。

「菲?」

希歐多爾咬著菸的臉湊在眼前,菲輕輕回神、漾開笑容,拿下菸湊上親吻,移開的手被希歐多爾俐落地抓住移到腰上,才拿回菸。

「菲,打個商量。」

「想抽菸?」

「對,可是菸味很難洗掉,衣服我晚點再賠你好不好?」

「送你吧。」拿下菸放回希歐多爾手上,還是很想吻他。

「唔……」希歐多爾很猶豫接受禮物的問題,也很擔心這樣吻下去會不會又被上一次。

「這是我穿過的衣服。」菲啣咬著耳垂,滿是笑意的聲音裡不疾不徐。

希歐多爾笑著嘆息,拉開距離。
「…不妙……你真清楚該怎麼讓我收下東西。」

菲笑了笑。
「去抽菸吧,你還有很多休息時間。」


* * * * * * * *


與婦人的見面很順利。

斜陽下的希歐多爾滿身水融的金色,牽著清瞿的老婦人慢慢走進畫廊:氣色的確不太好,因年邁而略微沙啞的嗓音卻仍是明亮婉轉。

簡單地說了感謝,送上手工餅乾還有小小的花束卡片,瞇起眼睛微笑的模樣,依稀可見年輕時的風流動人。

「好像。」餐桌上,回想起畫面,感想笑著脫口。

那之後的時間兩人各自忙碌,只約好了晚餐的約會。菲以為希歐多爾會來店裡找他,等接到電話,人卻已經在家門口,只好交代下事情儘速回家。

開車回家時,看到的卻是悠然自得的畫面:希歐多爾把譜攤在信箱上、練著琴,細緻清澈的音色開闊嘹亮乘風遠揚,琴盒放在腳邊,練一個段落又像上次催眠自己一樣,從口袋拿出鉛筆在譜上塗塗改改,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回來。

難得回自己家還要敲院子的門,顯然希歐多爾也是這樣想,所以完全沒反應。

伸手要去敲信箱才引起了注意。眨眼、轉頭、燦爛的笑容,然後才是吻在手背上的歡迎回來。

『怎麼先回這裡?』有人在門口等待自己的畫面,已經久遠到難以記憶。

『我想你會想回家吃晚餐。』

『坐計程車過來的?』被猜中計畫,掩飾性地隨口問問。

『不,我走路來的。』

『……走路?!』正要開門的手驚訝地停頓,希歐多爾已經懶懶地從身後賴上來,頭枕在肩上的重量卻沈沈壓在心裡。

『嗯,走路。走得我好累,真的好遠。』

廢話!身體根本就沒恢復!
『你……』鑰匙嘩啦作響,菲帶著些氣憤地快速開門,把人推倒在沙發上休息、打開空調。『一離開就開始走了?』

即使沒受傷也不可能走得快,那就得走上很久。

『嗯……』既然被推倒就乖乖躺好,希歐多爾支頭看菲把他的琴、譜都拿進來,『走回租屋處拿了譜,又去了學校一趟,然後就慢慢走。』

自覺做了件很不錯的事的笑容,讓菲嘆息著無法生氣,好半天才走去拿水、在希歐多爾旁邊坐下,任由對方笑嘻嘻地掛在自己身上喝水。

『為什麼用走的?』環住希歐多爾的腰臀輕輕按摩,早知道昨晚真的該放過他。

『為了認回家的路。』笑得理所當然。

菲怔了怔,是沒想過的答案,心裡分不清滋味。

『……那可以下次。』

『總是下次,就沒有這次了,菲。』

希歐多爾還是笑得瀟灑,極近的眼裡又是那種看不懂的柔和。菲覺得自己聽不出那若有似無的含意,深邃的金綠色卻很確實地令人心慌心動不住嘆息,然後被充滿菸味的吻吞得一乾二淨。

『……別太勉強…量力而為。』唇分,想起懷裡的傢伙樂得跟什麼似的,菲只好無奈地再補上一句。

就算年齡有差距,但這絕對是個性問題。

『當然。』

……也不知道在當然什麼……

菲投降地笑著拍拍希歐多爾的背,記憶以來,還真沒有人在交往第一天就這樣的胡作非為,自己還一點辦法都沒有。

『菲,晚餐。』笑著拉拉菲的衣服,既然交往了,這點任性理所當然。

……不管是不是任性,祖孫兩個笑容裡展現的明快親暱很類似,清澈卻有風情……

「什麼好像?」既然承蒙招待,希歐多爾叼著未點的菸幫忙收盤子。

「祕密。」手指悠然劃過杯緣,菲倒上兩人份的酒,噙著笑容在餐桌等希歐多爾回來。

「嗯……感覺真討厭,」彷彿苦惱地皺皺眉、收起菸,轉眼換上笑容、湊近臉。「安慰一下我就不問了?」

菲挑眉微笑,給了希歐多爾有聲有色的吻,才把人推回座位上,碰杯喝起餐後酒。

雖然覺得不太應該,希歐多爾喝酒的那瞬間還是想起了萊伊……一點點、淡淡的……那樣的涵養實在太難得……即使說不忘也沒關係……

慶幸自己是垂眸品酒,這樣就不會被發現。

既然答應了……就該有答應的原則。

「菲?」

「嗯?什麼事呢……泰迪?」本來想叫名字,瞬間的動搖反倒興起惡作劇的心情。

「菲,跳過這個暱稱,跳過。」

唔,好可愛。
「又跳過,好吧,跳過。」菲低聲輕笑,抬眼瞄瞄希歐多爾的表情,心情很自然的放鬆了。「什麼事?」

「今天下午的時候……奶奶說我們兩個交情不錯,我說是。」

稍做回憶,好像的確有這樣的對話。
「你說了,然後?」

「如果有一天,有人問『你們兩個是朋友嗎?』的時候,你希望我怎麼回答呢?」希歐多爾筆直的視線很認真地望著菲。

「照你的意願回答就可以了。」跟希歐多爾對話總是充滿意外……菲揚起笑容、沒有對上希歐多爾的眼睛,心裡像醉了般的溫暖,隨手中酒液波波盪盪。

「菲……奶奶沒有多少日子,所以我不會告訴她,我不想嚇到她。」

「嗯。」

「等我爸媽對我這個浪蕩子死心,我的對象是男是女他們都不會在意了。」

「嗯。」笑著應聲,嘴角又上揚了一點……真的好認真。

「如果是朋友問起,那當然不需要客氣。」

「嗯。」這種語氣……菲嘴角又再上揚了一些,彷彿看到希歐多爾炫耀得天怒人怨。

「菲……」

「嗯?」有些無奈的、不太高興的聲音,讓菲懶懶地猜渡著對方心思。

「看著我。」

聞聲抬頭。

「你不會受傷嗎?我對人說我們只是認識、是朋友、交情不錯,你不會不高興,不會覺得受傷嗎?」

原來是為了這個……

「不,不會。」笑著回答,滿溢的笑意。

「菲,會受傷就說會也沒關係,別總是笑得那麼漂亮。」

噗嗤。
「希歐多爾……」努力地不要移開目光,真的是雙非常美麗的眼睛。「我笑是因為我想笑,真的,沒事,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真的不會?」希歐多爾皺眉認真研究菲的眼神。

「真的,請相信我,希歐多爾。」

「唔……」

「有人認為這種不誠實是種傷害,對我來說,能減少無謂的麻煩才是最棒的事,誠實也要選擇對象不是嗎?」

聽著,希歐多爾舒緩了表情。

「我知道了,」半趴在桌子上,拿起酒杯一下下碰著菲的。「那我就這麼做囉?」

「請,不過……」碰到這個人,總是多了點惡作劇的念頭。「你不覺得你該想想……當夫人小姐們問起,這位帥哥跟我是不是朋友的時候,我的答案嗎?」

「菲……」希歐多爾當然沒忘記萊伊的情報,菲也是能跟女人上床的。

「嗯?」嗯,好不甘心的表情……趴下了。

「你要怎麼回答都可以。」

哦?
「只是?」

「菲,我會吃醋。」

哎呀……
「你想像力真好。」菲努力不發出笑聲、手也不抖動地替希歐多爾倒酒。

「嗯……沒辦法,職業病。」挑高眉毛,希歐多爾拿過菲手上的酒瓶,把菲的杯子倒滿。

「氣量真小。」過滿的杯子讓菲有些苦惱。

「用的時候才知道不夠大。」

笑嘻嘻地應著,支頭啜飲第二杯的希歐多爾,臉上已是一片潤紅,看得菲忍不住伸手去摸。

「…臉好紅……」

「不用擔心,我沒醉,」蹭著菲微涼的手,覺得很舒服。「我喝酒容易臉紅,就算喝啤酒也是一杯就紅。」

「為什麼我怎麼回答沒關係,卻還是吃醋?」

「嗯——彷彿看到你被小姐夫人們吃豆腐,然後就覺得,嗯,果然很不是滋味。」

「講話沒關係?」

「口頭上混蛋無所謂,我也沒好到哪裡去啊。」

「男人也一樣?」

「……我去陽台抽菸。」

希歐多爾雖然很想自信地說『你有我了』,不過實在說不出口,只好帶著點任性挫敗地跑去陽台抽菸,當然也沒忘記順手帶走自己的酒。

菲花費了跟喝完手中酒一樣長的時間,看著希歐多爾灰土土、很孩子氣地跑到陽台蹺腳抽菸的背影,即使喝完了酒還是靜靜地凝視,不知不覺數著希歐多爾抽了幾根菸。

輕輕地笑了。

拿起冰桶和酒離開座位,關掉室內所有的燈、點亮一盞陽台的燈,挑起衣架上的披肩,在希歐多爾驚訝回頭的目光裡走入陽台,看希歐多爾連忙把菸捻熄。

「怎麼出來了?」

「我想在你身邊喝酒賞月。」

「……不是討厭菸味?」

「還是不喜歡啊。」笑著回答,拉過椅子在希歐多爾身邊坐下。

希歐多爾嘆息地拉著菲又換了位子,把菲移到上風處,菲則很順手地把披肩披在希歐多爾身上。

挑起布角。
「菲?」

「晚上還是會涼,披上。」

「真體貼。」

「不疼你我疼誰呢?」

「喔~我被調戲了!…菲,那你呢?」

「嗯?」

「不冷嗎?」

「要你用身體溫暖我的話,就沒辦法抽菸了。」

「唔嗯……」抱著菲跟抽菸……哪個誘惑性大一點?

「我這身上這件比較厚,不會冷。」居然這麼認真地苦惱,讓菲笑不可抑。

「嗯——」希歐多爾抓著下巴略微思考,換了姿勢。

背靠著菲,腳蹺在小桌上,手向後摸索揚起披肩一抖一套,將寬長柔暖的布料分了一人一半,愉快地哼著曲子重新點起菸。

「……不生氣了?」菲調整了姿勢,讓自己跟希歐多爾都能更舒服。

希歐多爾仰頭觀察菲的表情,見對方是確實在笑的,於是也笑了,卻不正面回答問題。

「逗我很好玩?感想?」

「嗯,很好玩。」嘴角止不住地一直挑高。

「哼哼,也不錯……很好很好。」

「不錯什麼?」

長長地舒爽地吐出一口煙,希歐多爾才仰頭回答。
「祕密。」

「嗯,感覺真討厭,」菲模仿不久前希歐多爾說過的話,補上了但是。「可是不要你安慰。」

「……菲,你氣量真小。」

「所以我正在把它培養得大一點。」

菲笑著調整了下披肩,很晚很晚才轉暗的天空吹起輕輕地風,跟月光一樣的舒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