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托克跟巴爾德也沒有,比較不幸的話妳的哀嘆微不足到,比較幸運的話,還活著的我們是幸運的。想飛在空中,本來就是除了自己的翅膀之外一無倚靠。」菲特萊爾頓了頓,雖然不覺得自己有資格對別人說教,但某些程度上,他跟蒂娜其實很像。所以至少,他希望蒂娜別錯過更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妳一直說想找個好男人,但……找個好男人過著故事裡的冒險生活……本來就不實際啊……」

少女眼中的淚水終於滑下來,蒂娜盯著菲特萊爾用力抹眼淚,最後終於忍不住蹲下來哭。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但……不甘心……為什麼嘛……」

雖然想過蒂娜會邊哭邊跟他吵架,但菲特萊爾沒想過蒂娜會蹲著哭,於是他也跟著蹲下來,抓抓頭,學帕席歐摸他頭那樣輕輕摸著蒂娜沮喪的頭。

「妳已經不是我們的伙伴了。」

「嗚嗚……知、知道啦……」

「但因為剛才打了妳兩巴掌,所以我保證史托克跟巴爾德都原諒妳了。」

「……咦?」蒂娜怔怔地抬頭,看看菲特萊爾,又看看不遠處哼了一聲嘀咕『大爺我才不計較小事』的史托克,仍然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

「克里斯沒聽到就算了,我們會幫忙保密。所以等妳變強了,再來找我們吧。」

「哎……?」蒂娜呆呆的被菲特萊爾拉起來,終於聽懂菲特萊爾的意思之後居然不是開心,表情非常奇怪。

「妳不開心?」真奇怪,都原諒妳了還不滿意?

「……因為你真的很奇怪,這也太心軟……」

「才沒有……讓姊姊知道我動手打女生,回去就是我被打兩巴掌……不原諒妳我都不敢回家了……」

「噗嗤!」

「妳居然這樣就笑了……」好過份……

蒂娜笑了笑,眼淚又掉下來,這次從剛才就傻在旁邊的蒙特桑博走上前遞手帕,看向菲特萊爾的表情也很複雜。

「你等著,不用太久我就會回來把你揍一頓。」

「……妳都不考慮一下我也會變強這件事嗎?」雖然很不習慣這樣說話,但為了不增加更多麻煩,菲特萊爾盡力的再給對方一點打擊。「還有下次不要這樣說話了,會沒有朋友的。」

「囉唆!總之,」蒂娜笑得讓菲特萊爾讚嘆不已──這變臉也太快了──少女本人卻已經恢復鬥志。「要好好活著啊!」

蒙特桑博也再次上前對菲特萊爾表達感謝,雖然看表情就知道他對菲特萊爾打他妹妹兩巴掌心有芥蒂,但又不能否認這兩巴掌的合理性與功效,於是只好心情複雜地繼續沈默並且感謝其他兩位成員,然後迅速的離開。



「明明是秋天,為什麼卻好像經歷了暴風雨啊?」史托克攤在旅館食堂的椅子上,雖然剛才不是他負責應對,但就算只是看也會累啊。「真沒想到你會動手,不過打得好。」

史托克給菲特萊爾一個大拇指。

巴爾德也深有同感地點點頭,但就像菲特萊爾說的,那兩巴掌打下去之後他就已經原諒那個女孩,對他來說,那真的只是個孩子,一個只有他不到四分之一年紀的人說出賭氣的話,教訓過後也就沒什麼。

「帕席歐呢?」好不容易睡到床,大家都睡晚了,但巴爾德可不覺得那位華麗的家庭教師會睡過頭。

「他又要離開一陣子,不過,」大概是因為餓過頭,菲特萊爾總覺得今天早餐吃得沒有往常多。「他說有事情讓我們討論討論。」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這是件很不幸的事……」史托克拿起啤酒惡狠狠地灌一大口,似乎想在不幸之前儲存足夠份量酒精預先治療傷痛。

等飯後菲特萊爾回房間把事情說完,史托克整個臉都垮下來了。

「你說,怎麼就有人可以這麼陰險呢?」史托克咬牙切齒。「他什麼都告訴你──會很辛苦、會非常辛苦、會讓你生不如死喔;但又告訴你,可以拿到錢跟名聲還有功勳喔,可以比平常打怪進步更多喔,可以變強喔──然後再告訴你一個絕對可以把錢花完的地方!!嗚喔喔!!我將近十年的積蓄!!」

「史托克,打造武器並不是強迫參加。」

「但你覺得手上沒有好武器的正常人會拒絕嗎?不會嘛!矮人製品就是武器中的精品,帕席歐介紹的一定又是精品中的名牌而且保證價格公道──不買都對不起自己啊!」

「……那你就做啊……」

「可是打造東西之後我就一窮二白了嗚嗚嗚……」

一個早上看兩個人跟瘋子一樣的糾結實在有點無法應付,菲特萊爾轉頭看向巴爾德,沈默的劍士回應他的目光,最後點點頭。

「沒有特別的預定,跟你去也不錯。」

「那我們明天出發?今天休息一天,準備物品,明天城門一開我們就走。」

「可以,」巴爾德頓了頓。「那我去買頭利姆牛。」

「買牛?為什麼?」

「那邊靠山,而且冬天雪很大,馬會受不了,但利姆牛可以。」雖然面無表情,但菲特萊爾接收到巴爾德『極度建議』這個提案的心情。「利姆牛什麼都吃,不花伙食費,個頭大毛又長,很暖。」

「好……」會跟動物一起睡意味著無法找到適合的營地,路有這麼難走?「那就買個兩頭,馬看是賣了還是寄在這邊的旅館,就交給你處理。」

「嗯,」巴爾德點點頭,離開房間前抓住史托克的脖子就往外拖。「我保證買一隻能載得動他的牛。」

「──我哪有那麼胖!!」



因為帕席歐吩咐走去的路上要進行鍛鍊,所以馬和牛的主要工作就是載運一點點的行李,以及當兩隻腳的伙伴走不動卻又需要抵達下一個營宿點時幫忙載一程。

但不得不承認,勇者最少也該騎馬實在是有道理的。

很圓很對稱的史托克坐在毛很長很輕軟利姆牛身上,實在無法構成什麼感人的傳說,但大概會成為吟遊詩人唱給一群醉鬼哈哈大笑的故事。

真的一點都不帥氣。

但再怎麼不帥氣,離開哈西母的出城人潮後,被說『坐在牛身上比較不擋路』的史托克終於可以離開牛背,學著菲特萊爾啟動手環的功能,沈重的感覺瞬間覆蓋全身。

「喔喔喔,就這樣走路鍛鍊?」不是不知道重力術,但拿來訓練對史托克而言是第一次,只覺得很新奇。

「嗯。」菲特萊爾邊走邊調高重力強度,選了一個既有訓練效果又不會影響今天路程進度的重量,牽著馬就開始慢慢走。

史托克跟巴爾德也學著菲特萊爾這樣調整,於是整個隊伍的腳步很自然的慢下來,每個人都一臉凝重額頭冒汗的努力前進,弄得身邊路過的人都不禁轉頭多看兩眼。

「好……丟臉……」

史托克咬牙切齒也要抱怨這點實在令人佩服,不過既然決定了就要繼續下去,巴爾德跟菲特萊爾沒想過要偷懶,史托克則是覺得偷懶的話絕對會被帕席歐發現,胖子知道訓練這件事你一開始拒絕就沒事,答應了卻沒達到標準,那位華麗的惡棍多的是辦法讓你超越自我。

既然如此,那還是現在乖乖超越蝸牛比較安全。

比起西邊的路上,往東的路上野獸比魔獸或怪物多,不過怪物或魔獸一旦出現,也會比較強大而狡獪。之前三個月菲特萊爾一個盜賊都沒見過,出發後的半個月卻遇見兩次。第一次持劍砍殺人的那天史托克很體貼的加菜──半熟的肉──以往覺得好吃的東西這次卻看到就想吐,但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吃下去。

「這是給菜鳥的經典菜色。」看菲特萊爾吞下去後巴爾德才安慰似地拍拍他。「專治新手上路的各種不適。」

怎麼說得好像吃完你也可以輕鬆上手……那是殺人耶……

菲特萊爾壓下想吐的感覺又吃了幾塊,被虐待過的好處就是會珍惜食物,為了維持體力也必須吃下去。

那天之後少年的臉色陰沈了幾天,不是因為心情不好,而是因為睡不好,但經典菜色治療法在他第三次碰到盜賊的時候發揮效用。

當他揮劍看著那名盜賊倒下時,不明所以的,就覺得那些恐懼、煩惱、難受的感覺都遠去了,並不是真的懂了什麼,而是他就這樣的……能動了,不會想吐了,甚至想起他還可以用魔法。

當風刃和冰刃驟然出現在空中,戰鬥就結束了,魔法對盜賊來說完全是無法抵擋的惡夢,幾乎是尖叫著潰散而逃,菲特萊爾等人並沒有追擊,史托克照慣例開始撿戰力品,巴爾德和菲特萊爾則是減輕重力環的重力讓身體休息一下。

「這個手環,還挺好用的。」

巴爾德指指重力環,剛上路的那幾天,碰到敵人的時候時根本來不及取消重力效果就開始進行戰鬥,原本以為會陷入苦戰,結果打怪也好,打盜賊也罷,都出現了奇妙的畫面──在爪牙靠近、斧鉞臨頭的那一瞬間,敵人總是會露出驚訝的表情,接著就會失去準頭。

「是啊,」菲特萊爾笑了,大家都忘記重力環的效果是範圍性的,就算帕席歐把範圍控制得很小,但對進入範圍的物質都有影響,也難怪上次碰到的熊甚至退後幾步盯著自己的爪子看。「還好後來想通了,乾脆在戰鬥中試著操縱重力變化,沒想到這麼好用。」

巴爾德點點頭,雖然有點可惜範圍不能更大,但目前能流暢操作的也只有菲特萊爾,史托克勉強能改個幾次,巴爾德自己則是抓了幾個自己比較習慣又能使用的變化,好用適當最重要。

「不愧是帕席歐出品的東西。」

面癱劍士的說法,實在不知道能否當成誇獎,菲特萊爾乾笑兩聲,把重力調回去,結束休息。

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天氣越來越冷,身體的負擔與消耗也因為季節而大增,終於天空開始飄落羽毛般的雪花,冬天開始降臨,而越往東、越往山區走,雪就下得越大積雪也越深,久久不見人影的路上連動物都很稀少,偶爾聽到動靜就是三五隻魔獸從雪地裡突然竄出,如果不是重力環,他們或許已經重傷許多次。

「我們還有幾天會到?」

史托克死命嚼著凍到發硬的餅,靠在隱隱透出溫暖的厚實毛皮上,兩頭利姆牛已經變成絕佳的擋風處,讓他們可以更容易生火取暖解決食物。即使如此,這裡依然很冷,風和雪似乎從他們進山之後就沒有停過。

菲特萊爾拉緊身上的毛皮大衣,用冷得顫抖的手拿出地圖看了起來。

那是巴爾德處理好毛皮,他再自己縫紉製成的。菲特萊爾沒想到會這麼冷,冷得即使他變強許多也無法忍受,幸好一路上不缺毛皮而他又擅長縫紉,不然他絕對會冷死。

「還要……」菲特萊爾仰頭陰沈的天氣什麼也看不到,只好又拿出羅盤確定方向一切正確之後,終於給出答案。「三天,我們走得還算快。」

「要不是這個重力環我們下雪前就可以到!」冷空氣猛然灌入喉嚨的刺激讓史托克劇烈咳嗽,小心喝了幾口熱水之後,嘆口氣。「我現在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我想念床跟牆壁還有天花板……」

當秋天肥美的食物被冬天趕走,史托克也像愛人被搶奪一般地越發沮喪,永遠下不完的雪和單調的景色讓人只能專心趕路,事實上,還好有兩頭牛,好幾次雪深超過膝蓋幾乎無法前進,都是解除重力術之後靠牛拖出來的。

人類愚不可及的驕傲在浩大的自然之力面前不值一提,在敬畏裡祈禱,又因為苦難而渴望超越,菲特萊爾很好奇帕席歐在這樣的大雪中會如何,接著又想起克里斯,與自然親近的精靈不知道會怎麼應對……

嗚──

巴爾德抬起頭,風聲很大影響他的判斷,但不會錯,那不是風聲,應該是更恐怖的東西,可是他想不起來那是什麼。

「巴爾德?」

察覺同伴的異狀,菲特萊爾站了起來,紅髮的劍士又聽了片刻,接著從來沒表情的臉神色大變!

「跑!!快跑!!」

巴爾德完全顧不得收東西,飛快地將牛馬上鞍然後推著菲特萊爾和史托克快點騎上去,重力環的效果完全解除,雪粉在牛和馬的四蹄下翻飛,但因為積雪太深再怎麼催也沒辦法更快,就在巴爾德焦慮不已而史托克想問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大地逐漸傳來震動,從黑暗深處傳來沈重的轟鳴,宛若悶雷──菲特萊爾認得這個聲音。

「──是騎兵……是騎兵!!」雖然聲音有一點不同,但那種整齊重音絕對是騎兵沒錯,菲特萊爾想也不想地跳下牛背,朝同伴大喊。「爬到樹上!!快!」

然而,幸運之神並沒有?他們這個機會,蒼白的影子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視線裡,菲特萊爾幾乎毫無猶豫地扔出巨大的火球,烈焰刺痛雙眼,喧嘩與慘叫將惡夢化為現實,魔法火焰的高溫點燃森林──

「準備戰鬥──!!」巴爾德高喊,舉劍。

菲特萊爾臉色慘白,努力鎮定,想不出要往哪裡逃,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等到帕席歐救援的幸運。

彷彿滿山遍野的座狼從黑暗中出現,食人鬼騎士隔著火光,將他們團團圍住。

 

--------第一集完----下集待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