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總之,回去可以,但條件是我回去的時候辦公桌上的公文要批完。」

『咦咦咦?!這樣我今晚就不用睡了啊!』

「爸~~你這麼英明神武絕對沒問題,區區公文山我相信一定打不倒你。先說晚安,明天見。」

帕席歐停止魔法陣,離開暗巷,心裡一邊更動明天的行程一邊思考是不是要帶菲特萊爾回去,明天逃家少女應該會被帶回去,留下史托克和巴爾德留守也沒什麼意義,既然短期間無法解決那個區域,是不是應該去更符合這幾個人實力的地方?

回到旅館,雙人房在分配的時候菲特萊爾很自然地跟他同一間,房裡的少年睡得好似一點警覺心也沒有,帕席歐卻從呼吸的變化中知道對方已經醒了。

他點亮魔法燈,卸下吟遊詩人的裝扮,用魔法將房間屏風之後的大木桶裝滿熱水。當帕席歐穿著簡單的長袍從屏風後出來時,菲特萊爾已經坐起,拿著書就著燈光閱讀,發現他出來,抬起頭的模樣彷彿準備好聽他說什麼。

「……克里斯大概還是要下雪以後才能回到這裡。」帕席歐伸手將魔法燈的亮度調高。「可能趕不上你的生日。」

燈光下跟寶石一樣漂亮的藍眼睛睜得大大的。

「──你知道我的生日?!」

「你的公會資料上有寫,那時候我就知道了。」

「啊,嗯……」菲特萊爾醒悟過來,旋即又露出『我還是很疑惑』的表情。

「怎麼?不記得了?」

「不不不,不是,只是覺得……不太像你。」你會記得日期,但不會這樣說出來。「該不會是安叔公說了什麼?」

因為知道通訊專用的魔法道具和煉金術道具的存在,就算使用的條件頗為嚴格,菲特萊爾覺得帕斯跟安叔公要聊天也不會太困難。

「你真瞭解我爸。」帕席歐笑著承認這的確不是他會做的事,即使如此,他還是會送禮物。「雖然早了一個多月,生日快樂。」

沒有包裝、沒有段帶,帕席歐拿出來的東西卻比這些平凡的裝飾更美麗,耀眼的生命之光如同凝聚星光一般地璀璨閃爍,虹光流轉,在四周縈繞。

因為太過耀眼,菲特萊爾過了一會兒才有辦法將雙眼的注意力停在物體本身──

是顆蛋。

「這是什麼的蛋?」

「可以建立契約的蛋,給牠魔力和精神力就能孵化。」

「品種是……?」可以建立契約……所以是幻獸、魔寵、召喚獸一類的囉?

「祕密。」帕席歐笑了,他才不會說這顆蛋是他從爺爺家摸來的,後來發現孵化要消耗很多的魔力與精神力,拿到第一天就收進空間再也沒拿出來直到今天──雖然是稀有品,但他真的忘記那是什麼了。「這就是收禮物的樂趣不是嗎?」

「真不像你會說的話。」

「很久以前也曾有人幫我慶生,很單純的那種。」

「這樣啊……」很像安叔公的風格,也很像叔公會帶頭發起的事情。「謝謝。」

「不客氣,我很期待你孵化牠。記得每天練功冥想的時候拿出來,對你對牠都有好處。」剛好讓你養個東西跟詛咒搶能量,還可以減緩晉階的速度,免得突破太快根基不穩。

「收到。」菲特萊爾捧著蛋差點傻笑起來。

「還有一件事,明天你跟史托克他們討論一下,」帕席歐拿出一張地圖和三個手環。「你需要特訓,所以下雪前要趕到地圖上的地方,如果他們願意的話可以跟你一起。」

菲特萊爾打開地圖,看了一下後抬頭。

「在矮人領地的交界?」地圖標示的終點沒有地名,菲特萊爾左看右看,只判斷得出那是在法里司特與矮人王國的交界。「我們要去找矮人打造武器嗎?」

「如果你特訓表現好的話。」帕席歐的確有這個意思,在菲特萊爾能使用艾勒西恩給他的那把劍之前,他需要一個趁手的武器。「如果他們也同意,那一帶的任務可以先接下,想打造武器的話,先想想要打造什麼。」

「矮人工匠會願意接嗎?」矮人雖然熱愛鍛造喜愛礦石,但也是出了名的壞脾氣挑客人。

「我自有門路。」而且克里斯也有矮人好友,區區幾件不是問題。「你們決定好就出發,不用等我,我們在那邊會合。記得戴上手環啟動重力術再一路走過去。」

「好。」真是懷念的訓練啊。「……你什麼時候走?」菲特萊爾知道帕席歐這麼說代表他又要離開一段時間。

「明天一早。」

「那……路上小心。」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帕席歐揉揉少年的腦袋,將對方為了閱讀而拿近的魔法燈拿回自己這邊。「恭喜你有驚無險地十七歲了。」

帕席歐躺上床,熄燈,安靜造訪,在帕席歐覺得菲特萊爾應該不會再對他說什麼的時候,少年正在變聲的嗓音輕輕的飄過來,帶著帕席歐無法理解的情緒與無限希望。

「我會努力活得跟你一樣久,帕斯。」





* * * * * * * *





當菲特萊爾睜開眼的時候,稀薄的晨光只能描繪出朦朧的景象,他知道他睡晚了,懶洋洋的爬起來,果然帕席歐已經走了。

「幹什麼!!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蒂娜尖銳的聲音讓菲特萊爾徹底清醒,他甚至來不及洗臉,套上衣服抓著劍就衝出房間,蒂娜似乎正在跟一個男人拉拉扯扯,而兩人的周圍還圍著一些人,看起來應該是那男人的隨從或保鏢。

「別鬧!妳到底還想怎麼樣?祖奶奶非常不高興妳知道嗎?」

「她不高興又怎麼樣!?難道會殺了我!?我說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我回去除了學習、發呆、泡茶,就是相親跟聊天!!我受不了所以我不要回去!!」

「妳想過不回去的話,跟妳在一起的那些人會惹上什麼麻煩嗎?」

「──那又怎麼樣!?會死在你們手上就是沒本事!你們能殺了這團人,我就能去找下一團人!我就不相信你們連伊堤安家的人都敢殺!!」

菲特萊爾一直遠遠的聽著,然後史托克和巴爾德也靠上來默默的聽,在聽到蒂娜幾乎沒有猶豫的說出『那又怎麼樣』的時候,史托克瞬間繃緊身體。

史托克很憤怒,巴爾德只是機不可聞地嘆息,菲特萊爾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或許是哀傷,但又比那更複雜。他看著蒂娜跟那個男人怒目相瞪,然後緩緩的走上前。

「您好,願秋日之神豐饒您所種下的努力。我是菲特萊爾‧伊堤安。」

菲特萊爾用許久未曾使用的宮廷禮儀向男子欠身行禮,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似乎為他靜靜微笑的臉增添威嚴,連蒂娜也因為他此刻的氣勢而怔愣,

「您好,願西風眷顧您將行之路的見聞。很榮幸認識您,我是蒂娜的兄長,蒙特桑博‧雅柏頓,感謝您和您的同伴對舍妹的照顧。」

「不客氣,在蒂娜離開前,我可以對她說句話嗎?就在這裡,不會太久。」

聽到菲特萊爾無意與蒂娜同行,這位兄長很明顯的鬆一口氣,點頭說了『當然可以』就讓人稍稍退開,菲特萊爾笑著走近少女,蒂娜不知為何卻覺得有點恐怖。

倔強使她不願後退,雖然不確定菲特萊爾有沒有聽到剛才的發言,但她知道菲特萊爾總是沒主見又心軟,只要她想好方法……

啪!!

史托克跟巴爾德都睜大眼睛,蒙特桑博的驚訝遠遠比不上這些認識菲特萊爾的人。少年盯著自己的手看了片刻,對著蒂娜回神而且羞怒委屈的臉燦爛一笑,反手又是一巴掌。

「說真的,我到現在沒殺過一個人,打人也是第一次。」菲特萊爾盯著蒂娜的臉,很意外自己現在居然這麼平靜。「幾個月前我還會因為一點小事難過得掉眼淚,對著怪物空有武力卻嚇得六神無主。」

菲特萊爾清楚的看見蒂娜臉上的驚訝和不屑,但他依然只是笑笑。

「我不是向妳炫耀我的進步,我只是想告訴妳──我很喜歡種花看書喝茶的生活,那讓人不用知道自己其實是個弱者,而且就算是弱者也能過得很好。」

「──那又怎樣!?你喜歡!?但我受夠了!!」

「妳並沒有足以離開那裡的力量,不離開鳥籠就不用知道練習飛翔居然讓人痛苦。」菲特萊爾露出一絲同情。「我聽到現在,我只有聽到妳一直說受夠了,但是,好多人也在忍耐妳……妳說受夠了,可是從我們開始一起旅行,我也不覺得妳努力了。」

「我、我有啊!!而且我是女孩子──」

「半獸人有因為妳是女孩子手下留情?」

「我、我曾來沒離開家,也才剛出來不久──」

「我也是才離家四個月……還是快五個月?」菲特萊爾說得很緩慢,說著說著,連他自己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努力不是拿來炫耀的,所以的確沒什麼好比較,但如果妳真的受夠了想離開家、想證明自己,不是應該更努力而不是一直仰賴別人?」

「我哪有!!」

「沒有嗎?即使離開家,也沒有丟棄雅娜露斯給妳的道具,妳應該知道是什麼東西傳遞消息回家,但妳卻留著讓他們找到你、發佈搜尋的任務……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任性,還是回家吧。」

「什麼叫做這種程度!我……我……我又不像你有帕席歐!」

「史托克跟巴爾德也沒有,比較不幸的話妳的哀嘆微不足到,比較幸運的話,還活著的我們是幸運的。想飛在空中,本來就是除了自己的翅膀之外一無倚靠。」菲特萊爾頓了頓,雖然不覺得自己有資格對別人說教,但某些程度上,他跟蒂娜其實很像。所以至少,他希望蒂娜別錯過更重要的事情。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