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菲特萊爾等人在曠野中忙碌半個月終於解決諸多問題,與含淚向他們遙遙揮手的牛族人道別回到哈西姆時,克里斯抵達森林精靈的外圍城市瓦薩落。

即使精靈對地位與權力並不追求,但會敬重努力與能為他人盡心的人,這份純粹的敬重化為點隔離性的保護,如果是人類,那必然會發生層層通報並且仔細查明希望拜見長老或精靈王之人的情況;但對草原精靈的克里斯來說,他只要通報並出示成年禮的證明,如果是尋找長老,就是先說出什麼事,然後繼續前行到有空接見他的長老所在地,可惜今天他要尋找的是精靈王。

守衛的精靈愣了愣,任何精靈都可以拜見精靈王,而精靈王居住的地方也只有一個,於是森林精靈在向上通報之後克里斯便繼續策馬前進,在七天後抵達與古老樹木一同成長的森林精靈首都利文亞德,當他在王宮門口請求拜見的時候,王的近侍翩然而來,上前給驚訝又驚喜的克里斯一個擁抱。

「好久不見,吾友,你說要向人類的煉金術士學習,改進精靈使用草藥的方法,」擁有淡淡金色直髮的精靈在看見克里斯的苦笑後,體諒又頑皮的笑了。「看來還要花點時間。」

「很感謝你的體諒,庫蘇安桑柏亞,你就是精靈王的近侍?」

「嚴格來說我是輔佐官。」庫蘇安桑柏亞對克里斯眨眨眼,側身做出『請』的動作,帶領克里斯進入王宮。「王已經接受你的求見,在晚餐前就請先在房間裡休息一會兒吧,王會在晚餐時一邊招待你,一邊聆聽你的問題。」

「百忙之中,不勝感激。」克里斯終於鬆了一口氣,開始問起老朋友還要當多久的輔佐官。



精靈之森一年四季繁花盛開,樹梢也總能看見嫩芽的新綠,哈西姆的四周卻已經被鮮豔的紅包圍,不只是枝頭的紅葉,赤色大道一年中最名副其實的季節正在造訪,血紅的蘇妲正陸續含苞綻放,宛若燎原之火。

菲特萊爾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景色,抵達哈西姆的那天呆站在原野上許久仍捨不得離去,直到帕席歐對他說花還沒全開,菲特萊爾才移動腳步,他還得去勇者公會繳交這段期間完成的任務,那四個營寨中的兩個也得完成交接,設計圖要繳交給公會……菲特萊爾在公會服務台看著點數節節高昇,分配完隊伍和個人點數之後,翻起服務台上的情報目錄。

跳過材料蒐集的部分,菲特萊爾迅速地掃過討伐、怪物出沒記錄、和其他這幾類的目錄標題和地區標示,即使沒有付錢就看不到內容,但足夠的數量也能看出某些高價付費資料才能告訴你的事情。

「先生,你決定要買哪個情報了嗎?」

「嗯?不,」菲特萊爾把目錄合上,因為覺得自己有點像小偷,只好笑得燦爛點彌補心虛。「謝謝,抱歉耽誤你的時間。」

菲特萊爾離開公會,他知道史托克跟蒂娜先去旅館,帕席歐則說了晚上見就不知去向。少年看天色覺得時間尚早,決定去師叔辛格溫的店裡看看。

走進商店,一個人都沒有,菲特萊爾先四處看看有沒有新商品,然後照辛格溫吩咐的來了就自己進裡間或實驗室找他……嗯……起居間果然沒有,書房也沒有……

悄悄打開實驗室,裡面瀰漫著各種藥品和材料的味道,菲特萊爾走進去搬張椅子坐下後就安安靜靜地看辛格溫做實驗,雖然不會做卻知道很多配方,所以光是看辛格溫放材料的手法就讓菲特萊爾覺得興味盎然收穫豐富,一整個看得很開心──以致於辛格溫結束實驗轉身的時候嚇一跳!!

「嚇──」唔,心臟好痛。「你……你小子什麼時候來的?」

「什麼時候?」菲特萊爾扶住辛格溫,轉頭才發現天黑了!!「咦!?什麼時候天黑了!?」

「好,我知道了,是我不該問你。」辛格溫揉揉胸口,拍拍菲特萊爾的手示意他放開。「幾個月不見,好像變強了,不錯,不錯。」

「哎?看得出來?」

「怎麼?裝傻等我誇獎你?沒門!」哼,嚇掉老子我好多靈感,沒叫你賠就不錯了。「去去去,一起吃晚餐,吃完再來討論剛才那個實驗。」

上次辛格溫就發現菲特萊爾雖然說沒學煉金術,但畢竟是莫卡蘭的學生,觀念很好不說記憶力也不錯,聊天時頗能找出點問題增加點靈感,既然今天逮到了,說什麼都要把這小子帶回正途上──當什麼人見人踩的勞動型勇者!要當也要當煉金術士這種專業人員啊!!

辛格溫看見菲特萊爾身上的劍就覺得礙眼!!

「呃……可是我想找你討論別的耶……」煉金術士心懷偉大目標,菲特萊爾也有目標。

「嗯?」喔?找我討論?有前途。「可以,你吃飯的時候慢慢說,給我點時間想,然後吃完再討論。」

菲特萊爾開心地點頭說好就把旅館的同伴拋之腦後,當他邊吃邊把事情整理一遍說給辛格溫聽的時候,史托克已經急得在地上打滾──這小子不會掉了吧!?

「史托克~~~」蒂娜吃飽回來發現胖子還在滾,長嘆一聲抬腳就用力採下去!!

「啊~~!媽的妳踩我幹嘛!?」

「我哪有踩你,我是在停球。」

「妳──」可惡!我就學不會尖酸刻薄不行嘛!!「大小姐,我哪裡對不起妳了?」

「你那麼擔心菲爾幹嘛?要擔心也擔心我!!我才是女孩子!而且菲爾根本比你還強!」

「強不強跟腦袋好不好以及會不會被壞人騙是三件沒關係的事,真要說的話,」史托克終於找到機會用遺憾的眼神看著蒂娜。「菲爾腦袋好卻好騙而且還保證賣價比你高,有他在就不會有人想綁你,所以我當然擔心──」

「──你是擔心帕席歐殺了你吧?」想損我!?你這團肉還早著呢!!

「當然,誰不怕死,」哼,口才不行我認了,比皮粗肉厚的自信我還有──怕死就怕死有什麼關係。「我就不相信帕席歐那傢伙遷怒起來會放過妳!」

「……說得也是,要增加帕席歐對我的好感,我似乎應該多關心一下小菲爾。」

「……我現在知道帕席歐看我是什麼心情了。」雖然不想承認可以這樣比較,但……大小姐你腦子裡就只有這種東西嗎?

「你說什麼?」

「沒有沒有,但雖然想出去找但哈西姆很大,你出去的時候我有用勳章聯絡小菲爾,但沒回應……」

「什麼沒回應?」

帕席歐一開門就看見兩人像嚇壞的兔子一樣立刻跳到離他最遠的地方,他疑惑的多看史托克和蒂娜兩眼,發現菲特萊爾不在後,感應了一下菲特萊爾的狀態和位置轉身就走。

「帕帕帕帕帕席歐,你才剛回來,又要去哪裡?」

「找人。」

帕席歐就像開門進來時一樣帥氣瀟灑地離開,蒂娜愣了半天才發現自己完全被無視──而且為什麼帕席歐會知道菲特萊爾在哪裡!!

「──什麼嘛!!」少女不甘心地跺腳。雖然蹺家出門就是為了找好男人,但條件再好的男人也不值得她浪費這麼多青春!!

蒂娜憤慨地決定要找史托克一起去喝酒治療失戀,卻在巴爾德開門進來的那瞬間立刻轉移目標撲上抱住哭訴『我失戀了~~~』。

史托克不知道他被放棄了,巴爾德則是不知道他被盯上了,就這樣莫名擺脫一個麻煩的帕席歐穿梭在大街小巷,這麼近的距離不需要使用魔法增幅感知與追蹤的能力,最後懶得繞路直接跳上房頂外加一個漂浮術,走直線就更近了。

當帕席歐在辛格溫的店門口前翩然落下,正在思考是要叫門還是找門鈴的時候,才剛泡好茶說沒兩句的辛格溫發現有個人影出現在他的監視石版裡,歪頭想沒兩秒菲特萊爾也看到了影像,驚訝的立刻放下茶杯上前。

「啊,真的是帕席歐!」糟糕,太晚了嗎?

「……你那位家庭教師?」辛格溫搓搓下巴,將幾個魔核跟魔晶石按進他準備的煉金術星盤裡,整個房子的防護瞬間提高三等,帕席歐打算敲門的手立刻被彈開──整個人都被推離店面一尺外!!

「嗚啊啊!!師、師叔!!你、你為什麼要把帕席歐關在外面啊?」而且還這樣刻意的推出去,帕席歐很記仇的啊!

「閉嘴!你這缺心眼的小子!」辛格溫恨鐵不成鋼,一巴掌就從腦袋拍下去!「我這房子裝了這麼多屏避防護,你也想想他到底是怎麼找到你的!」

「咦,嗯……」是沒錯啦……師叔當然不可能沒布置任何防護……「帕席歐用的東西比較好?哎唷!」

菲特萊爾又挨一掌,乾脆很有自覺的蹲低一點。

「比較好?煉金術製品需要接收與發送的對應物品,你身上沒有這種東西。」

「呃……那魔法?」

「你要不要算算師叔我煉金術士等級對應成魔法師是多少?你這家教是魔導師?」

「……我不知道……大概是吧……」一般是三比一的換算──因為煉金術士的分級比魔法師細。雖然好像不合理,但讓裝備充足的煉金術士與同等級的魔法師較量,戰力強度還是有讓人思考人生規劃的驚人性。

辛格溫是高階三星的煉金術士,對應魔法師就是高階中的新月法師,比新月法師高等的開始被稱為魔導師──烈陽魔導師,蒼穹魔導師,再這之上的則是亦被稱為法聖的聖魔導。

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偉大一樣的浪費時間想名字──這就是煉金術士對魔法師等級頭銜的評價。

「什麼叫大概是?」辛格溫一整個火大,他狀況好的時候的作品好歹也是頂滿五星,普通狀態三到四星的水準──老子是懶得去升級!!這小子究竟是對他沒信心還是對外面那個超沒膽!?

「師叔……」菲特萊爾實在不想再被打頭,他痛得快哭了。「我沒問過啊……我只知道他法術都瞬發,他也只在我面前用過瞬發的魔法。」

不過,辛格溫還是毫不留情的又拍一記。

「愚蠢!就算他魔法比我的等級高──你以為他突破我的干擾搜索你,會一點魔法波動都沒有?」

「……啊,對喔。」

「對你個頭──這麼沒用的東西讓我多拍兩下!!他媽的氣死我了!簡直不知道該說你笨還是說你聰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