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告訴帕席歐這個功法可以讓魔力與鬥氣共通這件事的,是輸得很不服氣的安佛瑞司。

但以理解來說,這個功法站在一個很高的位置,以宏觀的角度像一個煉金術賢者、聖魔導士或武聖在告訴你──力量本同源,但這些人是經過漫長的時間,經由體悟去掌握這種力量,伊堤安家的功法卻是一開始就融合魔法與鬥氣,從一個更高的位置去追求本源的力量。

解釋起來不難,在漫長的時間裡一定也有人想過這個方法,但顯然成功的只有伊堤安家。如果被人發現祕密,就算伊堤安家的強者再多也必然面對各種爭奪。

所以,這是個永遠不會寫出來的祕密──就算身在曠野,帕席歐還是用精神力把四周掃了好幾遍,在菲特萊爾沒發現的時候施放隔絕探索的法術。

最重要的祕密被枕邊人──安佛瑞司是在多次失敗後自己發現的──說給當時年僅五歲的帕席歐知道後,似乎也沒什麼好隱藏的了。當小小的孩子問艾勒西恩自己可不可以學的時候,艾勒西恩必須說他真的有點心動。

家傳功法的修練傳承經常會出現斷層,因為同時具有魔法與鬥氣資質的人太少,而兩者兼備卻不明就裡的人在修練出戰紋之前便轉而專修魔法的也很多,歷代勇者為了保守祕密,從來不會去刻意培養。他們只在保存功法的記憶水晶裡註明,修畢第一層者可以嘗試從傳承水晶獲得完整的功法,但其實這要求只是要剔除不具有資質的人,而所謂的傳承水晶也只是補充傳承者的疑惑。

在帕席歐知道秘密的那一刻,這些規則就已經失效,而他的資質又那麼好……只是很可惜,艾勒西恩發現功法不適用於魔族。

可以累積力量,卻無法喚醒戰紋,一點與戰紋共鳴的跡象都沒有。

艾勒西恩既遺憾又失望,比艾勒西恩更不甘心的是他老爸安佛瑞司!!

──哪天反敗為勝的關鍵就是他兒子怎麼可以學不會!!

身為魔族最強者的安佛瑞司基於不甘心和『要給就給小孩子最好的未來!』這兩點,開始拉著艾勒西恩將伊堤安家這似乎『人族專用』的功法改成『魔族版』,而艾勒西恩也很想知道家族功法的可能性與變化性──

「……所以,」菲特萊爾穿好衣服,有些侷促地站著,明明洗冷水臉頰卻彷彿熱水煨出來般的紅潤。「你學會了?」

「應該說,目前還算個成功的實驗品,」帕席歐看少年聽見他的話後,臉頰因為擔心而開始轉白。「如同你所想的,因為沒有人修練到最後,所以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事實上很多地方我自己也微調過。」

菲特萊爾雖然很好奇兩者之間的不同,但也知道就算有叔公的淵源在,這也不是能輕易告人的事情。比起這些,他突然理解為什麼一直以來帕席歐從來不曾放棄訓練他武術和鬥氣……或許,就算好像被當成實驗品,帕席歐還是很感謝叔公吧?

「謝謝。」叔公不能做的事情,帕席歐卻可以。

「謝什麼?」帕席歐露出疑惑的表情,這次是真的不懂菲特萊爾又想到哪裡去了跟他說謝謝。

菲特萊爾笑著搖搖頭,為帕席歐這難得的表情感到愉快,當然不會再多說什麼破壞目前的好心情。

他們走回山丘,填飽肚子,躍躍欲試的巴爾德跟菲特萊爾較量了幾下,然後有情有義的幫忙把石頭敲完,這次帕席歐什麼都沒說,只是又拿出紙在一邊塗塗寫寫。直到夜幕降臨,大家的疑惑已經忍耐到極限時,帕席歐拿出那張紙讓眾人傳閱。

「……嗯……」

好像有點意外又不是太意外……帕席歐紙上畫的是瞭望塔、驛站和警備站等等的設計圖──換句話說,帕席歐要蓋的是座簡單的營寨。

「在這種近乎一望無際的地方蓋瞭望塔有意義嗎?」史托克只覺得四周空曠到不需要這個驛站,而且……這樣算不算帕席歐這樣算不算據地為王收保護費?

「嗯……」菲特萊爾拿出自己的地圖研究片刻。「帕席歐,只有這裡嗎?」

「不是。」

「啊,那我懂了。」果然,瞭望塔怎麼可能只有一個。

「──我不懂!!」史托克又開始揪頭髮,他好心疼他最近越來越少的頭髮,但沒辦法!「你們兩個也說說啊!你們聽得懂嗎?」

「聽得懂。」「大概懂。」

巴爾德說大概懂史托克不意外,但連蒂娜都說聽得懂──

「難道只有我是笨蛋嗎~~~~~!!」

「史托克,笨沒也沒什麼關係啦,我解釋給你聽──」

「嗯嗯,笨沒關係,反正你會做菜就夠了。」

不小心多捅一刀,而所謂同伴間的感情就是在被多捅一刀的情況下還有人補一腳,菲特萊爾說完史托克還想咆哮一番,蒂娜補刀後史托克迅速抓回自己的定位──反正他就是個當大廚的配角。

低落歸低落,菲特萊爾的說明他還是聽進去了──帕席歐要把營寨一路蓋到倫特隘口,補充平原上警備不足造成小股盜賊來去如風反覆洗劫的情況。

「就算是膽小的牛族人,真的要打的話戰力也是以一擋十,」確定所有人都在聽,帕席歐又拿出一張做上記號的地圖。「這是預定興建的位置。」

「……我現在真害怕你翻手拿東西的動作。」史托克喃喃抱怨,接過地圖就往菲特萊爾手裡放;菲特萊爾知道這是史托克自暴自棄的表現,拿到手上也不多問打開就看。

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算是隘口之前低矮丘陵的起點。剛才帕席歐利用伐木改善了從這裡望向另一邊丘陵的視角,到隘口之前的幾個樹林應該都是用同樣的方式處理,不過……

「全部都要用牛族人嗎?」

包含這裡,到隘口之前帕席歐打算建立三個營寨,第四個則是建立在更往南的方向。但跟隨他們的牛族人只有十七個,就算獸人的體力、行動力都比人類好,四、五個人不可能一個區域的駐守與巡邏,這不是等著客人上門的旅館,也不是等著放狼煙的傳訊台,這麼點人完全不夠。

「怎麼可能。」

史托克最害怕的漂亮雙手又拿出兩份文件,隊伍大廚還沒看就開始抹臉,蒂娜則是崇拜得什麼都看不到,巴爾德沒辦法--雖然看完也沒辦法改變什麼──但好歹知道一下,帕席歐已經請商業聯盟發佈士兵招募,在勇者工會發佈騎兵教頭的任務以及五十匹卡特馬與養馬員的蒐集任務……

「……你什麼時候完成這些的?」我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你什麼時候弄完這些的?



「前天,我朋友多。」為了文件上哈西姆城分會的戳章還讓畢德大老遠跑一趟哈西姆,再利用傳送魔法陣傳送給他,當然,讓畢德跑這一趟也能獲得額外收入。

巴爾德低頭繼續看,因為帕席歐接下的是警備營寨的建立任務,所以士兵招募當然是商業聯盟自己負責,教頭任務也是聯盟發佈,獎勵部分完全不需要負擔,馬和養馬人也是,但這樣一來……

「你要讓牛族人就會成為聯盟士兵?跟說好的不一樣?」雖然這樣的確就餓不死了,聯盟至少很有錢也很捨得花錢。

「冒險者或傭兵可以接受接管協防的工作,營寨跟村莊一樣是可以託管,我跟他們說其中兩座營寨由我們這邊接管。」

「我們……」巴爾德剛想說我們沒名氣沒信用度,才想到他們幾個月前隊伍等級就已經是四星,以等級與信用來說,理論上沒問題。「……你怎麼讓他們答應的?」

巴爾德仍然想不透帕席歐究竟是什麼時候接了這個任務,即使他也知道這個任務,但他還是很難相信居然真的有人接下來。不是說酬勞不高,而是這比協防村莊還麻煩,油水多爭議多,等辛苦弄好了還會有一堆豺狼虎豹來搶成果……總之,小團的冒險者跟勇者們絕不會想牽扯上這種事。

不過,帕席歐就是接了,而且還讓他們答應了。

商業聯盟當然不介意最後的管理者是誰,但帕席歐能忍受這種事?

「他們看到隊伍裡有克里斯就答應了。」

帕席歐笑得很燦爛,活得夠久的精靈冒險者就是好用,就算不怎麼勤奮,漫長時間中累積的名聲與信用也比人類多很多──當然精靈向來很守信,也絕不會不符合自己原則的人為伍,能讓精靈成為同伴基本上就已經說明了本性。

巴爾德點頭再點頭,整個隊伍除了菲特萊爾之外,大家都知道克里斯的等級是八星,而帕席歐拿一個平常請也請不到的八星冒險者當擋箭牌,果然是……物盡其用。



修建的速度非常快,因為獸人砍樹與建造都非常有效率,而菲特萊爾砍石頭也是砍得越來越順手,為了別讓菲特萊爾晉階太快反而不利對力量的掌握,帕席歐增加菲特萊爾的休息時間,卻表情很善良藉口很誠懇──帕席歐非常現實的說大家都變強他會比較輕鬆,內心很邪惡(但立意實用,總要有人打地基。)地詢問史托克想不想有所突破,他可以幫忙安排訓練課程。

巴爾德沈痛地看著史托克說好,當下立刻拿起弓箭轉身去解決晚餐的材料。

不能說不對,但看到同伴被這麼一物多用,總覺得不忍心看下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