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房子、鍛鍊武術、養活手下,這只是一舉多得。」順便個鬼,要不是附近沒有好東西好地點能給他砍,我何苦用法術變出石頭。

巴爾德也很想問這跟養活獸人有什麼關連,但一看帕席歐就是『我現在懶得說明不要問我』的表情,也只好去旁邊蒐集木屑樹枝乾草開始生火,無事可做的蒂娜也只好去尋找水源取水回來。等蒂娜跟史托克在半路碰到剛好一起回到山丘,菲特萊爾已經砍平整片石頭,正在把砍下來的碎石拍進石頭間的縫隙,累得滿身大汗。

「三個戰紋有這麼威武?」史托克嫉妒到渾身的肉都在痛。

「……我覺得有問題。」蒂娜也看過不少能使用戰紋的武者,雖然三個戰紋在冒險者或勇者間已經不錯,但也不過是剛跨越『一般』這個等級,還沒有厲害到能把身體強化成這種程度。

菲特萊爾只是專心地控制所剩不多的鬥氣,體內的三個戰紋已經全亮,甚至連上面凝結的細小結晶都隨著鬥氣消耗而一點點消失在戰紋中,他沒想到鬥氣會消耗的這麼快,甚至連精神力都消耗這麼多!

好歹他也是個精神力比武者多很多的魔法師,怎麼可能連精神力都不夠用!?

想要找出答案以及不服輸的心情,讓菲特萊爾不用帕席歐開口也很堅定地繼續敲石頭,菲特萊爾試圖邊找答案邊加快動作跟上消耗的速度,疲倦的增加卻更快!他滿身大汗,手沈重得不想再抬起來,覆蓋雙手的鬥氣已經稀薄到每次擊出後都要重新凝聚的程度……

……變強了,卻連一片石頭也無法解決!?

「夠了。」

菲特萊爾停下,有些茫然的抬頭,拉起衣領抹去臉上的汗水,望著帕席歐確定那個聲音真的是對方發出的,才有些虛軟的走過已經變成平台的石面打算下來,卻不小心腳下一個踉蹌。

菲特萊爾本來都做好跌倒的準備,他累得連驚叫的力氣都沒有,但沒想到帕席歐會上前接住他。

大概是累得思考變慢了,菲特萊爾從帕席歐的懷裡仰頭看去,一直到帕席歐放開他,還是只覺得茫然。

「……你要發呆到什麼時候?快點坐下修練。」帕席歐皺眉,不覺得自己這樣有什麼好讓人疑惑,並沒有一定要讓菲特萊爾跌倒的必要不是嗎?

「噢,嗯。」

菲特萊爾坐下之後就專心修練,也沒注意帕席歐還在身邊,當然就算在意帕席歐也不會接受他的意見。吟遊詩人把手放在菲特萊爾頭上,除了像以往一樣觀察詛咒的變化,這次他好奇的是那些飄進詛咒封存區的能量,那些能量不屬於菲特萊爾自身,如果菲特萊爾處於能量極度匱乏的狀態,詛咒會放任那些外來能量離開那片區域嗎?

破而後立是一切武術修練的金科玉律,透支之後的修練進度非常快,能量如同匯流一般在體內逐漸化為鬥氣的江河,灌溉所有的支流,填滿名為戰紋的湖泊,風再次飛翔於戰紋之上,凝結出星光,接著星光更進一步的瀰漫成一片星空,大大小小的結晶飄浮在戰紋所在的空間隨風輕舞。

而帕席歐所觀察的那些能量,正如同被吸引一般,一絲絲地滲入菲特萊爾的鬥氣中被少年收為己用,緩慢到菲特萊爾對此毫無所覺,帕席歐卻是看得嘆口氣,收回手後退一步,布下小型結界。

「帕席歐?菲爾怎麼了?」史托克雖然覺得人比人氣死人,但他還挺喜歡菲特萊爾的個性。「會修練很久的話,要留吃的給他嗎?」

「不用,我想他大概會到傍晚──」感覺到身後爆發出的力量,帕席歐『嘖!』了一聲回頭,盯著結界裡,不得不說連他也覺得有點不公平了。「……留一份食物給他。」

「……不要。餓死他啊混帳……」史托克看著結界裡的變化,越看越有恨。「居然這麼短的時間裡又晉一階……」

因為結界的關係其他人只能看到變化、察覺氣勢的波動,卻無法感受到力量的強弱,所以帕席歐決定保持沉默。他知道菲特萊爾的晉階還沒結束……嚴格來說就算沒有那些『補品』,菲特萊爾也會在短期間內多次晉階,這是伊堤安家功法的特色。

一般人修練,魔力是魔力,鬥氣是鬥氣,伊堤安家卻是從戰紋成形的那一刻開始,將魔力與鬥氣合而為一,全身的能量會再次轉化一遍,並且經過戰紋純化成一種獨特的能量。

從此之後不論修練魔法還是鬥氣都是修練同一種,魔法與鬥氣間的等級有一定程度的相輔相成,而且會影響他人對實力的評估──就像鬥氣是一個杯子,魔法也是一個杯子,乍看之下菲特萊爾擁有與等級相對應的力量,但實際上杯子卻連在一起!

因為等於擁有兩倍的力量,所以只要能控制與承受,使用超越現有等級的武技或魔法都成為可能;就算是一般打法也足夠熬乾同等級對手,這點他小時候看艾勒西恩氣定神閒地熬趴他老爸時還拍手過。

這是個實用、意義超凡但高門檻的功法,在戰紋形成之前它修練起來非常慢,因為均衡性高所以對攻擊與防禦都沒有特別加成的輔助,但只要跨越這個門檻──它就是很卑鄙很欺負人的功法。

──當然前提是要具有魔武雙修的資質才行。

不過,這個前提並沒有紀錄在伊堤安家的任何一種記錄裡,伊堤安家所擁有的紀錄裡甚至沒有說明他們修練功法之後魔力與鬥氣是怎麼回事。

菲特萊爾結束這次的晉階是在下午時分,他一舉跨越功法中所謂的第一層,達到所謂的第二層,當他睜開眼,保護他並隔絕干擾的結界瞬間消失,帕席歐站在他眼前,菲特萊爾仰頭,他察覺到功法奇妙的地方,卻不知該從何問起。

總覺得帕席歐好像什麼都知道,又覺得連這種事都知道似乎很奇怪。

「我想,你最好先去洗個澡。」

菲特萊爾回神,這才發現原本汗濕的衣服完全濕透發出糟糕的氣味,再加上外出冒險不可能天天洗澡,最多擦一下……就算他克服沒辦法天天洗澡的困擾,菲特萊爾也不認為他能繼續克服現在的味道。

「呃……史托克,離這邊最近的水源在哪?」

隊伍大廚指了一個方向,菲特萊爾想問得更詳細時,帕席歐說了一句我知道然後轉身就走,菲特萊爾愣了愣才瞭解這是帕席歐要帶路的意思,連忙跟上去,直到他們離開山丘的範圍,菲特萊爾才開口。

「帕斯……其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但你有問題想問不是嗎?」帕席歐看了少年一眼。「那不適合在那邊問與回答,而我不想一天到晚布結界。」

「謝謝……抱歉。」

帕席歐嗯了一聲就繼續帶路,所謂的水源是條不深的溪流,即使是中央最深的地方,深度也就堪堪及腰,秋天的溪水頗為冰涼,但對現在的菲特萊爾而言卻可以無視,當他的戰紋達到第二層,這種程度已經不會讓他感到寒冷。

但最大的問題是──

「帕斯……你可以轉過去嗎?」

帕席歐坐在溪邊的石頭上,望著他悠哉等待,聽到菲特萊爾的話,嘴角一挑地笑了。

「怎麼?你有的我都有啊。」

因為說不出『我會害羞』,菲特萊爾只好紅著臉,認命地在河中央脫衣服再把衣服扔到淺灘,少年逐漸長開、肌理緩緩起伏的柔韌身軀在野地的陽光下,似乎正和波光與掬起撒落的水滴一起閃爍。

「……真漂亮。」

「咦!?」菲特萊爾聽見讚美差點腳下一滑,害羞得幾乎想縮進水裡,但被讚美又很開心,所以還是忍耐地站著。

「嗯?很驚訝?」帕席歐笑了。「魔族在這方面跟精靈一樣都是男女不拘,漂亮的東西就是漂亮,有什麼不對嗎?」

「唔……因為當我經常被說漂亮的時候,你從沒誇獎我,現在……總不會是因為我……脫光了吧?」

「當初你來的時候就像個美少女,而你是個男孩。女人的美和男人不同,並不是說男人或女人就該是什麼樣子,但身體先天上就不同。男人的話……我喜歡那種似乎蘊含力量的漂亮肌理,」帕席歐支著頭,露出戲謔又有些挑逗的笑容。「如果你要確認──是,就像你現在這樣。」

「唔……」羞紅的顏色從臉蔓延到胸口,偏白的膚色讓血色更為鮮豔。菲特萊爾終究不是帕席歐的對手,一點一點地蹲下把自己埋進水裡,連臉都埋下去,希望可以藉此讓臉沒那麼紅。

至於帕席歐穿透溪水的開懷大笑,菲特萊爾決定當作沒聽見,不然他這輩子都沒勇氣離開這條溪。

等洗好要穿衣服的時候,因為帕席歐顯然想『看完』,而請求也一定會被無視,菲特萊爾只好開始問問題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為什麼會連續晉階,為什麼鬥氣跟魔法會融合,當這兩個問題帕席歐都解釋之後,最大的問題變成──

「為什麼你知道?為什麼家族對於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紀錄?」

「你要我先回答哪個?」

「呃……前面那個先。」

「因為從小,艾勒西恩就住我家。」

「唔嗯~~可是叔公會說得這麼詳細嗎?」總覺得以叔公的個性一定能混過去就混過去……

「本來應該是不會。」

最初告訴帕席歐這個功法可以讓魔力與鬥氣共通這件事的,是輸得很不服氣的安佛瑞司。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