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特萊爾苦笑,雖然不抱期待,但一如預期還是有點難過,如果不知道錢很重要也就罷了,被帕席歐一毛不給的放生三個月後,現在一想到貧窮的領地還需要金錢援助就煩惱錢要從哪來。

「你要選哪個?」

「……三跟四可以一起選嗎?」各種工會設點都要繳稅金和保證金,有一點是一點。

「當然。」

「那未來的安排我就這樣對他們說,不過他們的病……」

「讓我想一晚,不過,」帕席歐盯著菲特萊爾的眼神讓他汗毛直豎。「──不論那些獸人哀求任何事情都絕對不可以答應,明白嗎?」

「呃……好。」事實上他清醒過來之後牛族人已經拜託他好幾次,請他立刻去救治同伴,那些獸人只看見效果好,菲特萊爾卻有再來一次真的會死的預感。

萬一不小心答應什麼讓帕席歐受傷的話感覺很糟,所以他一直沒答應,現在就更可以安心的拖延回答或拒絕。

事情大致都解決,菲特萊爾問帕席歐要不要吃點東西,但帕席歐沒什麼胃口,記錄完捲軸似乎又有些睡意,倚在靠枕上拿出羊皮紙和羽毛筆,心想太陽都快下山今天不可能再前進,決定來寫點東西。

菲特萊爾留下水離開帳篷,夜晚的黑暗轉眼籠罩森林。日落前拿出的小燈因夜晚顯得格外明亮,書寫的沙沙是帳篷裡唯一的聲音,沒多久後,一個影子踩著營火的光踏入帳篷。

帕席歐的視線沿著影子,看向靴子、瘦長的腿、腰……繼續往上,當他幾乎沒聽到腳步聲的時候,他就知道會看見這張臉,還有尖尖的耳朵、綠色的頭髮……

「晚安,克里斯。」

「晚安,帕席歐。好點了嗎?」

「如果不浪費時間,可以好得更快──尤其當你什麼都聽見之後。」

「……聽力好並不是精靈的錯。」克里斯摸摸鼻子,坐在帕席歐面前。「所以,需要我幫忙什麼?」

「我真是喜歡聰明人。」

「雖然想謝謝你的誇獎,」克里斯苦笑。「但總覺得你說得好像什麼東西上鉤了一樣。」

「太遺憾了,我是真心誠意的喜歡聰明人。」跟與菲特萊爾對話時不同,這次帕席歐布下了結界。「那些獸人身上的是詛咒。」

「詛咒?」克里斯沉吟片刻,點點頭。「那小菲爾是怎麼解除的?」

「秘密。」

「好吧,」克里斯苦笑地再次點頭。「不過,我可不擅長解除詛咒。」

「我記得森林精靈有一種藥草,單純的配戴就可以避免詛咒,如果經由特殊方式處理服用,可以解除詛咒。」

「你說卡蘭嘉斯頓?」

卡蘭嘉斯頓是泉中樹,生長於精靈泉的樹木,精靈一般不會進入精靈泉,它深處豐沛的法則能量對精靈來說是致命的,精靈敬畏它,經由精靈泉精靈可以晉階成更高等的生命型態,可以藉由犧牲壽命獲得生育能力,以特定儀式讓精靈法師待在其中修練體悟,甚至有機會碰觸創世的本源。

沒有人知道精靈泉有多深,於是也沒有人知道卡蘭嘉斯頓扎根何處、究竟是什麼植物。精靈成年儀式的試煉考驗就是進入精靈泉帶回一片它的葉子,精靈多半會帶在身上當作護身符或成年的證明,在離開森林、接觸到無數黑暗之後,精靈們才發現它對詛咒有相當好的防禦性與解除效果。

精靈的文獻一般不外傳,但卡蘭嘉斯頓在某些程度上非常有名,如果說精靈母樹照顧精靈的生命,卡蘭嘉斯頓則免於精靈的居所和他們自身受到黑暗危害。

「但……現在不是它開放摘取葉片的時間,離下一次開放還要十年。」克里斯皺起眉頭。「姑且不論是否能取得足夠的數量,卡蘭嘉斯頓並非萬能。」

「我知道,我也沒期待能輕易解除詛咒,」帕席歐捲起羊皮紙,拿出一個信筒,將信和他從西風神殿拿到的東西放進去,蓋起信筒用繩子綁牢後,用封蠟將繩結整個封起,然後遞給克里斯。「但總要先讓牛族人活下去。」

「這是?」

「麻煩你這個草原精靈送信給森林精靈。」

「森林精靈對獸人沒有好感。」

「但他們對污染森林的東西有天生的戒心,而這個詛咒很顯然是其中一種。」

「……污染森林?」克里斯一瞬間明白了。「他們跟蒂娜遇見的事情是同一個?」

「大概。」帕席歐本來還擔心克里斯會繼續問下去,但精靈只是點點頭,將信筒收進空間裡。

「我會去說明情況,把信帶到,但我不保證能帶回你要的東西。」克里斯頓了頓。「我想帶小菲爾去,應該會有所幫助。」

「──不行。」開玩笑,菲特萊爾身上的詛咒更強悍,天曉得會發生什麼事。「總之有各種原因,所以不行。」

「又不能說?」克里斯真的樂了。「伙伴,你們兩個也太多秘密。」

「歡迎加入這個充滿秘密的隊伍,」帕席歐握住克里斯的手搖兩下,然後笑著倒回靠枕裡,拿出沒填完歌詞的樂譜。「你該上路了。」

克里斯笑著搖搖頭,離開帳篷,開始跟同伴們短暫的告別,因為帕席歐說的的確沒錯──如果不想冒著大風雪跋涉歸途,最好盡快上路。


* * * * * * * *


精靈離去之後隊伍返回哈西姆的進度並沒有降低,反而還變快一些。這中間他們又清掃掉兩隻小股的半獸人,不知道是不是詛咒的關係,經過的那幾個村莊收成並不好,收穗有一半都是空的。

「帕席歐,我們正在繞路耶,為什麼?」

有夢最美,區區幾天的冷淡不足以讓少女放棄,對於帕席歐不走最短路徑這件事,全隊也只有蒂娜開口詢問。牛族人對菲特萊爾異常信任,巴爾德跟史托克則相信帕席歐不至於帶大家去麻煩的地方,至於菲特萊爾──連精神力都可以分享的人有什麼好懷疑?少年的心被各種懵懂情緒充滿,只覺得是自己太笨想不出答案,帕席歐不說一定有他的理由。

對帕席歐來說,最煩的是不會自己找答案的笨蛋,最好的是會自己亂找答案卻只知服從的笨蛋,至於貨真價實的聰明人,是美妙的存在。

帕席歐持續保持沈默,帶領一行人繞過一小片樹林,在可以看見不遠處道路的地方停下。菲特萊爾站在這個小山坡的樹林邊界向下方的平原瞭望,回憶地圖,想起這條路可以通往中立商盟的北郡。

在他思考的時候,帕席歐指揮起牛族人開始伐木。

「帕席歐,為什麼要砍木頭?」

「因為有水的地方沒有樹,如果你要問那跟沒有樹是什麼關係──我在幫他們找工作。」

「……伐木?」

「那他們很快就要餓死了。」

獸人的力氣在這時候充分展現,不只砍樹快,每次能搬運的木頭也很驚人,他們跟著帕席歐又走了一小段路,抵達另一個小山丘,這裡離道路更近,四周有些宿營的痕跡,吟遊詩人翻手扔出更多的斧頭,要牛族人到一邊把樹弄成可以蓋房子的木材,然後在四周走走停停、不時抬頭看看,終於選定的地點。

「退開點。」帕席歐抬手把那些憋了一肚子問題的人趕離他選定的地點,然後手指向目標,吟誦魔法之名。「巨石術。」

巨大的岩石轟然落下,所有的人都嚇一跳,帕席歐反覆數次,地面逐漸堆積許多大顆岩石,巨石術之後是地刺術,小範圍的石筍猛然刺出,不只填滿巨石之間的縫隙,有的甚至擊碎了原本的大岩石,地刺術結束後,帕席歐又用流沙術讓石頭都沉下去一點。

在眼前變得一片狼籍是,帕席歐卻滿意的拍拍手,把菲特萊爾往前推。

「砍吧。」

「……咦。」砍──「砍石頭?用劍?」

「沒錯,砍平,高度不要超過你的膝蓋。」帕席歐攔住要上前幫忙的獸人,還順便要史托克去打獵準備晚餐。「你到現在還沒有充分使用過你的戰紋,也沒有在使用戰紋的情況下鍛鍊過,砍這些石頭正好。」

「啊,唔。」菲特萊爾抓抓頭,說得也是,還真的都沒用過,最近都是團體行動,帕席歐也不方便把他扔進鍛鍊用的空間。

少年拔出最近使用的鍛鋼大劍,這把戰利品比制式雙手劍小一點,重量卻不相上下,對菲特萊爾來說這重量剛好適合鍛鍊所以都沒收起來,舉劍照習慣要砍的時候才發現忘記啟動戰紋,回想記錄裡的說明試著引出戰紋的力量,沒想到比以為的容易。

只有自己感覺得到的風正在身體內外迴旋不止,一個微微散發光芒的戰紋正在體內的世界緩緩浮沉,鬥氣的操控變得比沒有時更容易、效率也變高,沒有戰紋時鬥氣無法離體,而能離體並且附著於物品上進行強化與控制,至少要三個戰紋的程度──

他現在正好三個戰紋,而且,有了戰紋之後,使用和運行鬥氣,似乎沒有以前那麼痛了。

循序漸進地先使用一個戰紋的力量,菲特萊爾又花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讓鬥氣穩定地包覆長劍,才開始用劈、砍、削、斬、刺等等的基本招式對付起眼前一整片的石頭,一時間整個山丘上充滿噪音,吵得史托克狩獵回來都不怕迷路。

「……你……」巴爾德欲言又止。

「嗯?」

「打地基是真,小菲爾是順便?」

「蓋房子、鍛鍊武術、養活手下,這只是一舉多得。」順便個鬼,要不是附近沒有好東西好地點能給他砍,我何苦用法術變出石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