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們來說是花紋正在成形,帕席歐看見的卻是正在完整的詛咒符文。

也就是說,不單純因為魔法或煉金術的效果正在增強,還有這種會詛傳染擴散的詛咒在侵蝕森林?

在帕席歐思考的時候。牛族人已經說完,緊張地等待菲特萊爾以及旁邊兩位看起來很有影響力的人的反應,精靈跟菲特萊爾都在搜尋記憶裡是否看過類似的花紋,但顯然一時半刻要得到答案很難。

半晌之後菲特萊爾搖搖頭,克里斯也苦笑地說一時想不起來,在精靈想上前親自檢查牛族人的狀況前,帕席歐立刻拉住他。

「怎麼了?你想到什麼?」

「……大概吧,」難以說明自己如何發現那是詛咒,所以帕席歐只是對克里斯搖搖頭。「讓菲爾去檢查。」

「他?」這種時候還想著要鍛鍊他會不會太──

「不是你想得那樣,」嘖,還真是寵他。「菲爾上去沒事,你不行。」

「我嗎?」菲特萊爾指著自己,不了解為什麼自己可以。

「叫你去就去。」

雖然這種程度自己可以預防也可以解除,但在完全確定前帕席歐不想冒這種風險,菲特萊爾卻不然,他身上有更『高級』的詛咒,就算詛咒可以重疊,可是那個詛咒會把力量分給其他存在嗎?

帕席歐盯著上前檢查的菲特萊爾,看著那些詛咒在他靠近之後努力纏繞在他身上、滲入皮膚,在他碰觸到那些牛族人時全力入侵,墨黑的薄霧瞬間凝聚成線地鑽入菲特萊爾的身體像在尋找什麼,然後他看見菲特萊爾原本的那個詛咒動了一下,接著就像突然盛開的花猛然展開繁複的層層結構,轉瞬吞噬所有的墨線。

……不只高級,還是個性很差的詛咒嗎……

飄浮在空中試圖擴散的詛咒被菲特萊爾體內的詛咒吞噬一空,甚至連牛族人體內的詛咒都被吞噬,強悍霸道的侵略性讓帕席歐驚訝得連瞳孔都不受控制地變回豎瞳,褪去掩飾和抑制的雙眼看見牛族人的詛咒即使被吞噬依然迅速再生,然後──

菲特萊爾體內的詛咒瞬間展開、籠罩體外的空間,無數墨黑的符文再次展開,擴大範圍籠罩所有的牛族人,一層又一層的符文眨眼間掃過每個獸人,接著就像出現時一樣突然而快速地縮回菲特萊爾體內──牛族人身上的詛咒完全消失。

消失得乾乾淨淨,也沒有再出現。

菲特萊爾疑惑地看著自己的手,牛族人感動地歡呼,帕席歐將魔族豎瞳的特徵掩飾,看著菲特萊爾體內的詛咒緩緩流轉,在徹底恢復成原樣的那一刻,一股力量從菲特萊爾身上猛然爆發!

「咦!?」

克里斯和史托克當下就想衝上去,帕席歐毫不猶豫地發動尾戒上的空間魔法陣把菲特萊爾之外的所有人排除出去!

「帕席歐!你想幹什麼!?」

巴爾德大聲質問,一直在旁邊看的蒂娜反應過來連忙拉住平常沉默的劍士。

「那個、他好像在晉階……」

站在魔法陣外的帕席歐回頭看了那些對他怒目而視的人一眼,挑起嘴角一步邁進魔法陣。



外界發生的事,結界裡完全聽不到,灼熱和劇痛幾乎佔據菲特萊爾全部的注意力,他能感覺鬥氣正在體內瘋狂的流動,衝破困擾已久的瓶頸,痛苦沒有因此緩和而是持續膨脹!

很痛、非常痛,那種骨肉、血管、甚至知覺都被撐大、撕扯的痛苦就是晉階嗎?

菲特萊爾從來沒聽過也沒看過這種事,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什麼,因為不想死所以努力忍耐,從熱和痛苦中一點一點拔出思緒和注意力,將幾乎不聽使喚的鬥氣導向應有的循環。

「菲爾。」

菲特萊爾聽見聲音,但那就跟眼前看見的靴子一樣模糊,他努力去看清楚,然後垂下的髮絲從麥黃色變成鮮豔的酒紅。

帕席歐遮蔽結界外對裡側的一切感知,然後解除偽裝與壓抑力量的制御,在菲特萊爾身前蹲下。

指掌碰觸的臉頰非常燙,望著他的藍色眼眸努力凝聚視線,在意識到是他的時候,露出安心的神色,雖然努力想扯出笑容但看起來跟哭差不多,帕席歐的手指抹過菲特萊爾的唇,用動作告訴少年他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然後帕席歐抬起菲特萊爾的臉,湊上前,額頭貼著額頭,少年痛苦的喘息就在帕席歐的唇畔,豔紫色的豎瞳望進菲特萊爾眼裡,平靜得彷彿一切都不足為慮。

「撐下去,因為我需要時間。」

菲特萊爾花了點時間才理解聲音的含意,紫色的瞳眸浮現一抹讚賞。

「繼續做你該做的。」

帕席歐說道,然後就這樣如此貼近的閉上眼睛,菲特萊爾不知道帕席歐究竟想做什麼,但他沒有發呆的時間和餘裕,逐漸適應疼痛並不代表疼痛不存在,於是他也閉上眼睛,專心地試著控制引導體內飛快流轉的氣流,用意志力一點點壓縮,然後感受每個人,每次晉階都會面對的選擇──

在意識裡浮現光的剎那,同樣的光在菲特萊爾體外展開,大光團分裂成二十二個小光團垂直拉開在身旁環繞,接著小光團紛紛變成一個個類似文字一般的圖騰,從每個圖騰延伸出的光絲串連彼此,從上到下彷彿構成了一組奇特的咒文或魔法陣。

戰紋……

菲特萊爾曾經以為他這輩子都修不出戰紋。他雖然鍛鍊兩下劍術,但修練鬥氣卻缺乏天賦,好幾個騎士都說他修練時的疼痛是身體不適合的證據,疼愛他的姊姊跟爸爸也說身為王者不會鬥氣也沒關係。

雖然不介意別人背地裡的嘲笑,可是,如果能知道擁有是什麼樣的感覺有多好。

沒想到,現在戰紋卻在他眼前。

只有第一次能不經修練看見全部的二十二個戰紋,每個人都必須在初次晉階的時候選擇修練的起點,而不同的功法間,起點、戰紋修練的順序、使用運行都會不同,伊堤安家的人自然是使用家傳的功法。

菲特萊爾選擇起點的瞬間,被點選的圖騰金光大盛,其餘的二十一個則隨之消散,不知從何處出現、狂暴得無法控制的鬥氣如同找到目標一般地瘋狂湧入,光芒開始逐漸收斂,慢慢的光凝結成液體,流淌入鬥氣的循環中。

帕席歐閉上眼睛沒多久後,又緩緩睜開,他看的不是近在咫尺的容顏,而是菲特萊爾體內的變化,他想知道那個詛咒做了什麼讓普通的晉階如此痛苦,這些力量又是從何而來。

緩緩流轉的詛咒平靜得與菲特萊爾此刻的情況毫不相稱,被詛咒吸收儲存的那些力量似乎沒有減少,只是符文上正在蠕動的黑色異常顯眼。

那個被吞噬的符文正在更為龐大複雜的網羅中掙扎,它破碎般地冒出淡淡黑煙,然後被周圍的詛咒符文吸收,接著像排除廢物一般散出乳白色帶有星點光芒的霧氣,一部份被詛咒封入儲存區,一部份則流入菲特萊爾體內。

──慘了。

菲特萊爾的詛咒不只吞噬了牛族人身上的詛咒,還很霸道的連對方詛咒所吸收的力量與生命力都搶過來。牛族人身上的詛咒很明顯只是一部份,詛咒所帶走的力量與生命力不斷傳回源頭,因此就算吞噬獸人身上的詛咒也不等於能一併吞噬力量,因為力量早就運送出去了。

但顯然詛咒有辦法從本源中掠奪,掠奪的法則與力量的份量帕席歐不知道,但詛咒散出的乳白色霧氣是非常純粹的能量,是一切力量與生命力最原始的型態,雖然對於修練大有助益,但如果詛咒很確實地『拿回』眼前十七個獸人被奪走的力量與生命力──

紫色的眼睛閃過血紅的光芒,帕席歐龐大的精神力開始滲入菲特萊爾的身體裡,之前留下的精神烙印變成媒介,讓帕席歐不只能分擔一部份的疼痛,還能提供自己的精神力補充對方的消耗……觀察菲特萊爾體內能量的變化,獲得支援的菲特萊爾,原本正在凝實的戰紋幾乎順間就達到圓滿突破到第二戰紋,即使如此,菲特萊爾利用程度依然遠低於詛咒釋放能量的速度!

果然……

帕席歐嘆息地閉上眼睛,果然好命的工作老爸不會交給他。

臉貼著臉的滑向頸側,帕席歐放鬆身體,放開一部份的精神力任由菲特萊爾抽取,然後專注、謹慎地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伸向詛咒附近,將霧氣包裹起來,接著迅速拖回自己體內。

因為擔心直接疏導菲特萊爾的鬥氣會引起詛咒的反應,帕席歐選擇向詛咒『不要的』東西下手,確定緩緩流轉的詛咒對這種小偷行徑視若無睹後,帕席歐加快了對霧氣的吞噬,此時,第三個戰紋綻放光芒!

三個戰紋彷彿串連成一層,光芒流轉的顏色從金色變成金綠色,風的能量在戰紋中心凝聚,鬥氣轉化為液體的速度再次提高,菲特萊爾體內失控的力量在失去源頭之後逐漸獲得控制,不用引導也能自然的循環,這讓少年更加專心在戰紋上。

凝聚的風能量在戰紋上化為無數小水滴,隨風輕舞間再次進行凝聚,細小的結晶緩緩出現,在不斷旋轉的能量中閃爍點點星光。

菲特萊爾著迷於這樣的變化,帕席歐則是終於包裹住最後一團霧氣抽回體內,壓下吐血的感覺開始將方才不敢分心處理的能量進行轉化。

他不像菲特萊爾只能被動的進行晉階,帕席歐可以自主的選擇將之轉化成鬥氣或魔力,而且能量多到連他都在能量積存體內的過程中受了點傷,單獨轉化成一種可能連他也會晉階,如此一來將無法掩飾他是魔族的事實,平均分擔是最好的選擇。

少年睜開眼睛的時候,帕席歐仍在轉化能量,菲特萊爾沒能來得及感受晉階後的變化就感覺到身上的重量──菲特萊爾低頭看看,又茫然地張望四周,結界還在,他坐在地上,雙手不確定地抱住靠在身上的人後,菲特萊爾還是沒有真實感。

「……帕斯?」

柔順的紅髮此刻看起來像血一樣覆蓋了靠在身上的頭顱,菲特萊爾輕輕叫了兩次,帕席歐沒有反應,不敢亂動,只好檢查自己的狀態。

「咦!?」

一使用精神力就發現不對,沿著模仿得很類似卻不屬於他的精神力探去,在發現是帕席歐的時候連忙中斷連結的狀態,他無法關閉帕席歐敞開精神海任他汲取精神力,但可以關閉自己這邊的出口。一關閉連結,精神透支的感覺與痛覺同時回歸,菲特萊爾悶哼一聲,忍不住更加抱緊懷中的人。

真的完全不懂帕席歐到底在想什麼。

不只分擔痛覺,連分享精神力任由對方汲取這麼危險的事也做得出來……這真的只是因為安叔公的託付嗎?

明明不是很在乎,認識以來幾乎不見人影,為什麼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菲特萊爾越想就越混亂,越混亂就越想哭,帕席歐好不容易把能量轉化完就聽見正在忍耐的嗚咽聲,睜開眼才發現自己正被菲特萊爾緊緊抱著。精神力消耗過半的疲倦感讓他懶得動,嘆口氣重新啟動偽裝魔法和裝飾品上的抑制,魔力被壓抑之後反而減輕精神力的負擔,但是鬥氣也被壓抑這點讓現在的他很難受,不過也沒辦法。

「帕斯?帕斯?你醒了嗎?」菲特萊爾看著頭髮變回麥黃色,才發現嘆息聲不是錯覺,放開手想把對方扶起來又不知道這樣好不好,最後手足無措的握著帕席歐的手,總覺得這樣安心點。

「別哭了……我沒事。」真不划算……帕席歐看著尾戒上能量即將用罄的魔晶石就覺得心痛,四天前他扔出去的那批加起來都沒有這顆貴……算了。「我累了。」

「啊,嗯。那結界……」

「等等就會消失,要怎麼解釋……」帕席歐閉上眼睛,發現被這樣抱著不只舒服還可以無視外面的笨蛋後,非常快速的決定就這麼睡一下。「都隨你。」

流光溢彩的結界在魔晶石化為粉塵的瞬間驟然碎裂,菲特萊爾沐浴在撒落的光影之間,發現天已經亮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