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已過,北方的秋天短暫,當人們看到秋天的時候,冬天已經如同追獵羊群的狼來到近處,凜冬特有的嚴酷氣息正緩緩的刺激大地上的每一種生物。

他們不再往西北前進,而是往南。因為不是什麼大型的冒險團,也不是已經完成『傳說任務』的勇者,自然不會有根據地,於是大家決定暫時把哈西姆的旅館當作可以『回去』的地方。

菲特萊爾也是到這時候才想起身為勇者也可以獲得領地的這件事。

「什麼啊,你這可惡的有錢人!」史托克用力的撕咬下一口兔肉。「你以為大家當勇者都只是貪圖方便和各種優惠嗎?!當然是因為想當土財主啊!!不,在領地裡領主就是法律,土財主都沒有當領主好!」

「史托克……」菲特萊爾苦笑。「當領主也不見得就這麼好。」

領地有大有小,而且也有適合開發和怎麼都開發不起來的領地,菲特萊爾不管怎麼想都覺得領地只是養兵養家眷的地點,或許能多少收點稅收確保糧食什麼的,但不要期待太多比較好。

就算工會有各種等級與難度的『傳說任務』,也明文標示上與之對應的領地等級,但真正具有價值的領地應該會被各國佔據才對。

『好久好久以前有個勇者打敗惡勢力或魔王創造了國家。』,或者『王子打敗惡龍或魔王救出了公主,在新生的國度裡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的這種事,現在已經不可能發生了。

姑且不管安叔公跟帕斯都強得應該無法打倒,身為一個王子,菲特萊爾知道如果有塊領地富有價值又垂手可得,任何一個國家的主政者都不會放過,離得遠一點的還會搗蛋作亂試圖強搶一點利益。

所以,所謂的傳說任務怎麼想都很有問題。

如果加上『這是帕斯制訂的規則』這個因素,那絕對……有陰謀。

「所以說,你這有錢人不懂啦!」史托克一口肉一口餅,看著另一邊吃相斯文的帕席歐、巴爾德、克里斯三人,賊包賊包地湊到菲特萊爾身邊。「你有沒有覺得他們最近怪怪的啊?」

「嗯……就……剛認識嘛,啊哈哈。」

「啊哈哈個鬼,你們剛認識的時候會這樣?」

「這個……人跟人不同,很正常。」菲特萊爾咬著自己的餅在內心苦笑,有些事情知道也不能說出來啊。

「你們兩個笨蛋,這麼明顯的事情也看不出來,」蒂娜吃完收好自己的餐具,從兩人的背後湊過來加入話題。「就是不相信他,看他不順眼嘛!」

「嗯~~我覺得不是。」史托克用力把最後一口吞下去,打開水袋灌了幾口水。

「嗯,不是。」對於蒂娜貼得這麼近有點不適應,菲特萊爾悄悄拉開距離。「不是這樣。」

「那是怎樣?」



年少組的聲音壓得再小聲,年長組三人的聽力都好得足以聽得一清二楚,克里斯是忍不住苦笑,向來沉默的巴爾德是難得的哼了一聲,似笑非笑的帕席歐則是挑挑眉毛,慢條斯理的喝了口飯後茶。

回程的路途已經過了三天,足夠超過五十歲的巴爾德跟年齡超過千歲的克里斯評估新伙伴,不是說三天就能看透一個人,但多少抓到這個人可以信賴到什麼程度。於是他們瞭解到,最開始帕席歐所說的應該是指『如果有必須面臨存活率低於一半的那天,他會毫不猶豫的犧牲其他人。』

巴爾德的不爽在於他居然被人唬到了,克里斯的苦笑則來自於他始終聽見森林給他的警訊,至於帕席歐到底為什麼挑眉,那還真不是他們能懂的。

「小菲爾那天說的話是你告訴他的吧?帕席歐。」

「一半是。」

「他給你看了他記錄的地圖嗎?有什麼感想?」

「感想?」帕席歐看看身邊還在埋頭吃飯的巴爾德,又看看精靈。「果沒有其他的資訊,那答案很簡單。你們該不會是不忍心告訴他吧?」

帕席歐看身邊的兩人明顯愣了那麼一瞬間,差點沒笑出來。

「哎呀,人長得禍害不好,長得人畜無害看來也不太好啊,」所以這小子到哪裡都被人當寵物嗎?「還是說這就是真正能成為勇者的天分?呵呵,連煩惱都捨不得告訴他。」

「如這個嘛,也不是每天都頭破血流才較努力啊,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沒關係,反正小菲爾大概這輩子都做不出來。」克里斯拿起地上的茶壺也給自己倒杯茶。

「是做不出來。」帕席歐挑起嘴角。

交作業的時候菲特萊爾一股腦的把東西給帕席歐,包括那張他做滿標記的地圖,因為他沒問所以帕席歐沒有回答那麼多關卡是怎麼回事。

「對精靈來說,實在無法理解人類這種不管同胞死活的行為。」克里斯也是後來才想明白,那些關卡並不是為了抵禦半獸人,而是其他領主阻止難民進入領地。那些領主不只想用難民去消耗半獸人,還想順便撈一筆橫財。

「應該能理解的啊,精靈,當你們一遍又一遍看著人類對自己的兄弟舉刀相向,就應該明白這麼做也沒有很難。」帕席歐把杯底的茶潑出去,收起杯子,沒有告訴精靈關卡不只是不管難民死活,他們祕密處決了半數以上的難民。

「因為你既是人類也是精靈,才會覺得這麼容易。」

真遺憾,其實我是血統純正的魔族──克里斯的回答讓帕席歐偷偷得意了一下自己的偽裝,拉拉披在身上的外掛不做解釋。

在野外當然不可能還穿著在城內表演用的華麗服飾,雖然以方便行動為主,但帕席歐的服裝相對之下還是頗為繁複華麗。

開襟的長外掛有點像有袖子的斗蓬,裡層是低尖領的對襟長衫和裝飾繡花的高領裡衣,在腰間用長布條和串有銀飾的飾繩纏繞固定,細而結實的皮帶將彎刀繫在腰間。

下身穿著貼身的長褲,長衫下擺在大腿兩側開高叉,掩映在長外掛寬鬆的下擺間,腳上雖然穿著耐用實穿的皮製長靴,在靴筒和腳踝上卻綴有壓印花文的白銅片和鈴鐺。

當帕席歐第一天出現,除了腳步聲卻完全沒讓飾品發出聲音的時候,克里斯就知道這個吟遊詩人的身手可能相當好。而這三天相處下來,幾場小戰鬥雖然沒機會見勢吟遊詩人如何使用他腰間的彎刀,但吟遊詩人特有的幾個輔助法術都用得又快又好。

戰力方面確認之後其實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帕席歐又擅長各種結界,晚上休息的安全也大為提高,不過,現實上的處境反而越來越危險。

克里斯聽見的不只是森林的警訊,也有哀鳴。那是人類、魔族、半精靈都聽不到的聲音,天生與自然親近的精靈卻是一出生就能溝通。

雖然不是詳細得如同語言的訊息,卻也足夠克里斯理解森林想說什麼。

「森林正在失去生命力,而且範圍逐漸往關卡方向擴散。我想就像蒂娜說他的同伴變成代價一樣,我們沒事是因為相對於森林的生命力,不是那麼顯眼。」

克里斯拿出箭枝整理、修剪箭羽,巴爾德拿出磨刀石細細打磨長劍與短刀,兩人一邊保養武器一邊將注意力放在帕席歐身上,魔族王子放下羽毛筆抬起頭,有些意外這兩人真的在等他說話。

「下次要從聊天切換成討論前,麻煩給我個開頭。」

「好的。」聽見帕席歐的話,克里斯欣然應允。

很好,連個所以啦,感想呢,接下來你有什麼想法之類的問句都沒有。

「我只是想,如果半獸人跟牛頭怪跟這件事有關,那他們應該正在後面準備衝上來;如果跟牠們無關,那麼我們還是得打一架。」

「真是現實的意見啊,」克里斯苦笑。「我是可以趁回哈西姆整裝的時候去一趟草原精靈的首都,或者去西風神殿求助,但看在小菲爾總是說你很聰明很厲害的份上,要不要說點別的意見?」

「精靈用激將法還真少見──沒意見。」帕席歐笑了,沒有就是沒有,知道也不會說。「資訊太少。」

克里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嘆口氣,巴爾德拿起長劍猶豫要不要拜託帕席歐陪他過兩招,但下一刻,克里斯跟帕席歐側耳露出警戒的表情,沒多久,巴爾德也聽到那些遙遠的腳步聲。

三個年長組很自然的站起來開始進入備戰狀態,偽裝吟遊詩人的帕席歐毫不猶豫的開始吟唱『戰士庇佑』和『迅猛的戰歌』,那是兩首簡短的歌謠,能增加防禦、加快鬥氣的循環與敏捷,是吟遊詩人最基本的技能歌曲。

這三天他們聽了好幾次,連史托克都不得不承認除了好聽,歌曲的增幅效果和作用時間也是一流。

全員增幅的效果迅速發揮,年少組即使不清楚詳細情況,仍熟練的拔出各自的武器準備戰鬥。菲特萊爾望向帕席歐,吟遊詩人則看向精靈。克里斯對帕席歐點點頭,然後悄無聲息地飛竄而出。

「帕席歐?」菲特萊爾知道精靈才是最優秀的斥候,尤其在夜晚。但在克里斯帶回詳細的消息前,可不可以先說明一下情況?

「牛頭怪跟半獸人來了。」帕席歐省略了大概,因為牛頭怪跟半獸人已經比剛才更接近,只是數量無法確定。

蒂娜很明顯地嚇一跳,這幾天殺的半獸人都是小股流竄的類型,跟殺地精的感覺差不多,現在只讓她覺得是之前的那批追上來了。

的確是之前那批追上來,但帕席歐沒說出口。不是因為好心而是不想增加混亂浪費力氣,聽著腳步聲已經近到他可以確定數量的距離,帕席歐決定去接應克里斯,順便沿途解決幾個,於是他交代一聲之後也躍入黑暗中,迅速朝聲源前進。

淺麥色的髮絲在黑暗中畫出流光般的線條,閃過回歸中的克里斯的眼角,精靈停下腳步,思考片刻決定繼續反程,先通知其他同伴,再支援或者選擇有利的戰鬥方式比較好,他相信帕席歐也是這麼想才會進入森林準備拖延時間。

因為牛頭怪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確定克里斯看見他後,帕席歐往前跑到可以隱約看見半獸人和牛頭怪的距離,就一躍而上藏身在枝葉間。周圍沒有閒雜人等的話就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魔法,到時候只要推給魔法道具或捲軸就不會引起太多懷疑,仔細思考該使用什麼法術的時候,他發現奇怪的現象。

在他們身後一直追著的牛頭怪和半獸人一直都是同一批,但牠們並不像蒂娜所說是一夥的。牛頭怪的凶猛無庸置疑,石鎚鐵鎚一揮動就是一隻飛出去的半獸人或大片飛濺的木屑──

如果是一夥的,沒必要打起來,而且明明數量比較多,邊打邊逃的卻是牛頭怪。

帕席歐疑惑地觀望,仔細一聽才發現牛頭怪的吼叫也不全是戰意和威嚇,居然還有恐懼。

……一群膽子特別小的牛頭怪?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