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火飛出細小的火星,火粉順著氣流逐漸遠去,消失在黑暗中。

菲特萊爾拿著地圖,研究他們這一個月來走過的地點,移動的手指在地圖上畫出一條弧線,然後停在大概是目前位置的地方。

他們追著半獸人幾乎穿越了兩個郡,個人等級也因此達到四星。

離帕斯定下的標準還差一點,當初說好的三個月眼看就要到了,菲特萊爾不知道帕斯要怎麼找到自己,也不確定他這樣邊解任務邊探查那個充滿陰謀氣息的事情對不對。

沒有人阻止他,也沒有人推他一把,但不知為何,菲特萊爾就是覺得查清楚這件事很重要,或許因為他現在是勇者,他需要保護弱小的民眾免於恐懼和傷害。

他想知道那兩個裝載數顆絕品魔晶石、魔獸獸核、以及植物的戒指,出現在他眼前是單純的不幸,還是一個如他所料的陰謀。

「還在研究地圖?」克里斯走過來,倒了一杯熱茶給菲特萊爾。史托克和巴爾德早已倒下休息,現在是克里斯守夜的時段。

「啊?嗯。」菲特萊爾抬頭,捧著杯子小心啜一口。雖然有想說什麼的衝動,大腦中卻沒有合適的語言,那些模糊的想法依舊模糊。「算是在做筆記。」

「喔?」精靈湊過去看了看,稍稍思索之後就明白,地圖上的記號全都是他們剷滅的半獸人營地。雖然數量都是十到三十之間的小型團體,但當無數的點被標示在地圖上時,克里斯多少還是有點訝異。

「真不知道這麼多半獸人是從哪出現的。」菲特萊爾又喝一口,手指點在地圖的黃色標記上。「接任務的勇者好像很少,也沒看到簽訂協防合約的傭兵團──但是卻有很多關卡。」

有人力設置關卡,卻沒有人力去征討驅逐?

地圖上的記號越來越多,接著腦中就出現更多模糊的問題,菲特萊爾又盯著地圖一會,嘆口氣把地圖捲起來。

「別急,」克里斯拍拍菲特萊爾,然後拿起樹枝把溝火調小一點。「當勇者並不需要刻意的去拯救什麼,只要在命運造訪的那刻做出選擇就好。」

「是這樣嗎?」

「精靈是這樣理解的。」

「這樣聽起來好像只要我四處亂跑,事情就會自然而然的發生。」

「這就要看你相信的是什麼了。要再來杯茶嗎?」

「不,謝謝。」菲特萊爾拿起毯子,走到另一邊躺下。「我想我還是早點睡比較好。晚安,克里斯。」

「晚安,菲爾。」

菲特萊爾閉上眼睛,盛夏的夜晚充滿各種蟲鳴,放開意識,讓冥想的脈動與自然之理同步,力量就這樣在綿長緩慢的呼吸間開始流入身體。

金色顆粒在體內匯聚成近似霧氣的存在,冥想中只看得見體內的變化,菲特萊爾不知道每次他冥想的時候,這種由元素匯聚構成的霧氣就會籠罩整個營地。最初發現的人不是克里斯而是巴爾德,沉默的劍士在觀察之後雖然覺得動靜太大不利安全,但好處也不少。

即使劍士幾乎無法吸收魔力,但能浸在濃郁的魔力中,對身體的恢復有好處,如果是克里斯,以精靈對元素的親和性,這樣睡個兩三晚的效果幾乎就等同冥想一夜的效果。

於是沒有人去制止菲特萊爾新增的睡前訓練,菲特萊爾也不知道自己造成了怎樣的奇觀,克里斯在溝火前讚嘆地看自然中的魔力回應菲特萊爾的精神力,如同螢火蟲般的金色光點和白金色霧氣逐漸匯集、凝聚,以菲特萊爾為中心形成緩慢轉動的漩渦,然後越來越濃郁。

「啊────!!」

霧氣瞬間收縮消失,菲特萊爾彈坐起來,巴爾德跟史托克也飛快地起身,克里斯則抓住弓箭,把箭囊牢牢繫在身上。

「剛才那個尖叫聲,還有誰聽到?」克里斯說完舉手,看同伴們都舉手了,嚴肅地點點頭。「我先去看看,你們收拾好營地再跟上來。」

綠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的樹叢中,剩下的人則在史托克收拾鍋子──隊伍的大廚兼吃貨堅持鍋子是不可或缺的戰力──的鏗鏘聲中迅速穿戴裝備、打包物品、熄滅溝火並清除痕跡,然後迅速朝聲音出現的方向前進。



帕席歐將魔力注入戒指上的魔紋,繁複的紋路逐漸被光芒盈滿,然後匯聚在頂端的魔法石,接著發散的光芒在寶石上方凝聚成一個有些像羅盤又有些像時鐘的魔法陣,法陣上方有兩個光點正在移動著。

金色的是菲特萊爾,土黃色的是史托克,魔法陣的內環跟外環緩緩旋轉,校正出他應該前進的方向。

在菲特萊爾擔心帕席歐找不到他而打算回新手村一趟,帕席歐卻早在替他製作脖子上的珠子就已經將追蹤的記號藏在裡面,只要他願意,任何時候的任何地方他都可以找到菲特萊爾,更別提菲特萊爾身上還有勇者勳章,除非死成灰了否則一定找得到。

『喂!兒子!你有沒有在聽啊?』

耳朵上附有通訊法陣的耳環,傳來正在加班的魔王的任性聲音,帕席歐忍不住挑起嘴角,在月色下悠閒地往菲特萊爾所在的方向走去。

「沒有,父親,您剛剛說了什麼?」

『……兒子,最近你連敷衍都懶得給我了。』

「哪有,我現在就是在敷衍你啊。」

『……我錯了,兒子。爸爸我想問,你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啊?聽說你不在小菲爾身邊。』

「那是祕密,就算是爸爸也不能說。」

『欸~~~!?怎麼這樣!!』

「哪樣?說了您就會解決嗎?才不會,我聽說公文又堆超過半張桌子了。」

『哎,兒子,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你應該要看到爸爸我加班的辛勞啊!』

「是嗎?我也很辛苦的喔,要不是您把菲爾塞給我,現在就不用連夜趕路了。」

『所以你到底在忙什麼?』

「在我回答您之前,您有沒有興趣先回答我菲爾身上的詛咒是怎麼來的?」

『呃?啊哈哈哈……啊,我先去認真工作了,下次再聊啊!路上小心喔!』

耳邊瞬間安靜,帕席歐冷笑兩聲,沒有再去思考無法獲得答案這件事。三個月的時間不足以查出那個詛咒的全貌,但足夠他處理別的事情──例如安排一個勇者劇本所需要的演員,並『適度的』讓那些陰謀家客串劇本中總是被砍倒的雜魚。

給自己施放漂浮術減輕重量後,帕席歐運行起與人類略有不同的鬥氣,一步踏下就飛竄出十丈以上的距離,一步接著一步,從快走變成奔跑,隨著速度的提升,每一步橫越的距離就越驚人,彷彿連聲音也無法追上的身影在月色中宛若鬼魅。

軍團長們如果知道他就這樣獨自一人的在深夜中奔跑,應該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