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組覺得背後有陣涼風吹過,史托克一邊苦笑點頭一邊惡意地想不知道克里斯跟那個吟遊詩人誰比較變態。



當然不管變不變態,半獸人還是要殺。菲特萊爾不會對將要發生的殺戮雀躍,但會有『或許該更努力』的想法,所以雖然從來沒有追蹤過半獸人,菲特萊爾仍然自告奮勇擔任偵察工作,將樹林中的無數陰影作為掩護,貼近地面辨識足跡與氣味,聆聽鳥鳴聲的變化。

這比預想花費更多的時間,久到他胸前的勳章發出陣陣淡薄地白光──他知道那是史托克感知他位置,試圖使用勳章進行一天一次的短距離聯絡才會發出的光芒。

手指按在勳章上,菲特萊爾背靠樹幹,仰頭看著稀疏的光……要求助嗎?

他是新手,遺漏什麼以致於找不到目標很正常,沒有任何人會怪他。

他可以求助,重新跟克里斯學一遍,而不是在這邊浪費時間。

光芒逐漸的從指尖消失,樹林安靜的好像只有他一個人。

或許只是無用的逞強。但至少現在的他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驚慌失措,也很久沒有哭,總能讓自己冷靜下來的刺繡幾乎消失在日常選項之外,所謂的鍛鍊和任務逐漸塞滿生活。

還不可以放棄,這麼想著的時候,一種與信心不同的能量似乎在身體裡流動,到底為什麼不可以放棄的理由變得好像沒那麼重要。

菲特萊爾再次站起來,思考可能遺漏的跡象然後修正方向,這次在百公尺外找到了一個後端土壤微微翻開的小腳印──是哥布林。

短暫怔愣之後菲特萊爾把腳印附近的地上全部仔細看了一遍,蹲在原地思考不知道多久後勳章再次發出光芒,菲特萊爾回過神來只說了等一下,就不再往前探查而直接回到約定好的地方,果然看到史托克一臉焦慮的表情。

「你到底找到沒有?」

「我不確定要不要繼續往前探查。」菲特萊爾實話實說。「我還看到哥布林的腳印,然後……牠們好像有騎獸,那是我不認識的腳印,但看起來……就像那樣。」

「半獸人加哥布林而且還有騎獸?那是什麼不可思議的故事?」史托克轉頭看向精靈,卻發現精靈若有所思。

「菲爾,就你的觀察,你覺得數量多嗎?」克里斯沒有解釋,只是冷靜地詢問。

「哥布林加半獸人大概是三十左右……騎獸的數量差不多是總數的一半。」

「那應該還可以……」菲特萊爾不是很有信心,但精靈只是點點頭站起來,拿起整理好的弓箭。「走吧,這次我領頭,跟我來。」

精靈柔韌纖長的身體輕盈無聲地竄入林中,準確地向著菲特萊爾歸來的方向前進,菲特萊爾注意到精靈挑選的路線不只好走,也比他的路線更不容易留下痕跡。克里斯的動作很快,在拉開安全距離的同時還完成了觀察與確認,三人很快就抵達菲特萊爾折返的那片區域,少年看精靈側耳傾聽,然後示意兩人稍微散開、抽出箭矢,接著繼續朝前方緩步前進。

菲特萊爾摒氣凝神,總覺得走了不短的時間,然後尖銳粗糙的聲音重重在他緊張的神經上敲了一記──那是半獸人的聲音。

吵雜的聲響越來越明顯,透過林木間的縫隙依稀可見矮小的身影走來走去,但這樣的距離對精靈已經足夠近得看清楚細節,菲特萊爾看著克里斯搭箭彎弓,箭矢的破空聲被掩藏在喧嘩裡,白羽箭將扭打中的不明物體雙雙釘死在地上的瞬間,聲音就像被割斷喉嚨一般地嘎然而止。

僅僅一息的時間,精靈就再次射出四箭,菲特萊爾找回呼吸的時候,半獸人和哥布林發出夾雜驚慌的怒吼,牠們揮舞著從人類手中掠奪來的武器,或者驚慌躲藏、或者試圖進入林間攻擊敵人,然後發現精靈的箭對牠們視若無睹!

「發什麼呆!動作快!」

已經沒有隱藏的必要,克里斯大聲喚回菲特萊爾的神智,並且迎著半獸人衝上去──他的目標是那些有毒的雙尾蜥蜴,比起半獸人和哥布林,這種被半獸人作為騎獸的生物流竄開來對村莊的危害更大!

史托克早已衝出樹林,菲特萊爾握緊長劍,然後放鬆到真正適合攻擊的狀態,矮小的哥布林以驚人的跳躍力朝他撲過來,那些混亂的思維在這瞬間迅速飛退。

身體很自然地稍稍讓開,藉由步伐讓長劍像水一樣地向前,齜牙咧嘴的困惑頭顱從銀光畫過的軌跡飛起掉落,沉重的聲音和手感讓菲特萊爾所有的知覺回歸現實。

由左而右的斬擊在前進中順勢拉回,往前的衝勢賦予刺擊穿透力,逐漸跑開的腳步毫不猶豫地踏在屍體上、拔出長劍,擊落半獸人的箭矢,打算包圍他的半獸人和哥布林瞬間欺近。

腥臭的氣息近在咫尺,菲特萊爾嘴唇動了動,輕聲呼喚魔法的真名,轉瞬成形的無數風刃炸裂般地飛射,宛若煙火。

「魔法!!」

恐懼如浪潮般衝出半獸人與哥布林的嘶吼,菲特萊爾以為半獸人和哥布林會就此潰散,沒想到攻擊卻變得更加瘋狂!

劍已經開始跟不上圍攻的速度,可以瞬發的風刃逐漸變成攻擊的主力,在騰挪閃躲間,菲特萊爾開始選擇最有效率的殺戮方式,凝聚的風刃在週身環繞,以意志壓縮力量,操控離去的軌跡增加準確度。

血腥味瀰漫,金髮的少年殺出樹林,看見克里斯也捨棄弓箭而改用長劍,,腳邊倒了六七具屍體,另一邊的史托克正用刀砍翻最後一個哥布林,確定同伴都沒事,菲特萊爾觀察血跡和腳印又追出一里路後折返,清除了幾個漏網之魚。

回到半獸人的營地時,史托克正坐在相對乾淨的地方喝水休息,沒多久,克里斯也出現在他身邊。

「做得不錯。」克里斯稍稍誇獎菲特萊爾,戰鬥結束之後沒有立刻鬆懈下來,是很好的觀念與習慣。

「……嗯,」想了一下,決定坦率的接受誇獎。「不過剛開始的時候呆了一下,我會改進。」

「多出幾次任務就會習慣。」克里斯笑了笑,他剛才巡邏一圈,暫時沒有危險了。「既然如此,來把重要的事情完成吧。」

「啊,對,快看看他們都搶了什麼!」史托克敏捷的動作堪稱身輕如燕,剛才累得『誰敢動我老子砍他全家』的厭世氣息土崩瓦解。

史托克用劍尖挑動屍體,拿走比較值錢的武器、裝飾品、以及作為任務證明的左耳;克里斯則是拔出匕首,支解起地上的蜥蜴。菲特萊爾看了看,似乎只剩下洞窟和營地讓他選。

營地一眼望去似乎什麼都沒有,走近之後才發現草叢間散落著銀幣和金幣,已經熄滅的火堆旁有幾個皮袋,打開一看,居然全都是寶石。

如果只是普通的冒險者,此時應該在大喊『賺翻了!』然後雀躍不已。

菲特萊爾將其中的一袋倒在掌心,鴿子蛋一般大小的藍鑽閃爍著璀璨光芒,拿起其中一顆仔細觀察,不妙的感覺越來越強。

翻手把所有的寶石全部收進空間道具中,菲特萊爾進入洞窟,裡面除了各種穢物和血跡,還有一些被糟蹋的布料、刀劍、糧食和兩個空間戒指,在看到空間戒指的那刻,菲特萊爾甚至來不及查看內容物就立刻拿著東西衝向外面!

「克里斯!史托克!我們快走!先快點離開!」

「……怎麼了?」史托克還在收割證明,不懂為什麼菲特萊爾突然慌張起來。

「呃、這個任務不要了可不可以?」

「菲爾,不管你看到了什麼,」在菲特萊爾說快走的當下,克里斯立刻起身抬頭,放棄從蜥蜴身上採集藥材而加快討伐證明的取得。「我們接了任務,在剷滅營地之後卻放棄完成的機會,只會更可疑。」

「啊……那、那怎麼辦?」

「收完東西,然後走人,就這麼辦。」克里斯的加入讓效率大幅提高。「不管你感覺到的危機是什麼,我們都已經是嫌疑人,那麼『看起來跟平常一樣』才能讓自己更安全。」

「呃,是,那我來幫忙。」

飛快的打包能帶走的東西,克里斯在知道菲特萊爾能使用中階土系魔法之後,直接放棄洞窟中剩下的所有物品,要菲特萊爾用撼地術破壞洞窟,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哈西姆。進城之後交代年少組先回旅館,克里斯則獨自一人前往工會交付任務,並在回旅館的途中補充了足夠的補給。

年長的精靈在回到旅館時並沒有急於詢問,他已經藉由勳章感知到巴爾德的位置,與其慌忙的打聽應變,先給菲特萊爾一點時間整理思緒比較實際。

巴爾德抵達旅館的時候幾近深夜,他是趕在城門關閉的前一刻入城,將商隊確實的送到城東的駐紮地後就往馬不停蹄的趕到鹿與杜松,一邊吃著遲到很久的豐富晚餐一邊看精靈拿出一顆雕滿紋路的水晶然後輕輕彈了一下,金綠色的光芒瞬間盈滿紋路,再緩緩消退至薄光瑩瑩的狀態。

「好了,這樣就不怕被竊聽,菲爾,可以開始說了。」

菲特萊爾先深呼吸,然後拿出那幾袋寶石,寶石傾倒在桌面的瞬間,史托克不禁發出驚嘆,各種顏色的璀璨光芒散落在桌上,從來沒看過這麼多寶石的史托克幾乎無法移開眼睛。

「……難怪你要跑,發了啊……」

史托克發出夢魘一般的低喃,菲特萊爾卻露出苦笑。

「我不是因為這些寶石很值錢才想跑的,而是因為這裡的每一顆寶石都是矮人工匠切割打磨的作品。」

「啊啊,很好啊,精品中的精品!」

「那麼,為什麼這麼多的寶石被半獸人劫掠之後,哈西姆卻一點風聲也沒有?」菲特萊爾歪歪頭。「攜帶頂級寶石的商人沒有必要去買不起寶石的地方,而且他們完全有能力使用傳送陣抵達哈西姆來減少被劫掠的風險。商品體積小價值高一直是寶石商人的優勢,所以就算他們受到攻擊,也不可能一個都逃不了。」

所以,到底半獸人是怎麼得到這些寶石的?

菲特萊爾先提出一個問題,然後再次拿出兩個小盒子,因為覺得史托克會太激動,所以將盒子放到克里斯面前,示意對方打開。

看見是戒指,克里斯的眉毛挑了挑,然後轉過盒子讓另外兩名同伴看清楚是什麼,接著才轉頭望著菲特萊爾。

「兩個都是空間戒指?」克里斯問道,見菲特萊爾點頭,精靈伸手碰觸道具查看內容物後,眉頭皺了起來。

「裡面是什麼?」史托克還處於財迷心竅的狀態,對他來說,當了八年勇者看到的好東西,遠遠沒有這個晚上多,空間戒指這種東西在此之前他看都沒看過!

克里斯看了史托克一眼,搖搖頭,把其中一枚戒指推到巴爾德手邊,還在掃蕩食物的巴爾德停下動作,伸手查看內容物,咀嚼的嘴很明顯地停了千分之一秒。

「史托克,別看。」巴爾德吞下食物,難得的多說兩句建議。「對你的心臟不好。」

「……很恐怖的東西?」

巴爾德想了一下,搖搖頭。

「是太過值錢,以你這麼沒出息的個性,會瘋。」

「誰沒出息!!我──」發現其他三個人都在看自己,史托克本來要拍桌子的手又輕輕放下,發現自己的確太激動了。「好吧,我冷靜,冷靜……所以是因為太值錢怕被黑吃黑?」

「不,應該說,是什麼樣的人、基於什麼樣的理由,使用空間戒指運送這些東西,又是為什麼會出現在半獸人手裡?」

菲特萊爾盯著自己手上的空間戒指,沒想到帕席歐對他說過的話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空間戒指的稀有性注定了它不可能被一般人持有,可是這邊不只一下子出現兩個,兩個儲物空間還都是未滿的……既然未滿,為什麼寶石不放在裡面?我找到寶石的時候,它們被放在溝火旁。」

房間裡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巴爾德用力吞下最後一口肉餅,一股腦喝光濃湯。同伴掃蕩半獸人和哥布林的過程他已經聽過,對他來說,除了這些財富出現得很異常之外,那些蜥蜴也代表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半獸人最有名的軍種,是座狼騎兵。

座狼有良好的耐力和爆發力,在寒冷的環境以及山區更是無往不利,反過來說,濕熱、相對鬆軟的地質環境,奔狼會難以適應。

兇惡的座狼是半獸人的首選,但半獸人跟座狼是處於合作關係,座狼王不見得每次都願意派出手下前往不利發揮的戰場,所以半獸人馴服另一種小型魔獸作為騎獸,那就是雙尾毒蜥。

這種大型蜥蜴從速度、攻擊力、和繁殖力等各種方面都符合半獸人的需求,但過份聚集就會開始自相殘殺。半獸人無法廣泛使用造成這種編制而鮮為人知,但它確實是存在的,差別只是在這些半獸人是屬於一個半獸人統領,還是屬於半獸人之王。

但不管這支『軍隊』屬於哪一個層級,普通的劫掠無法滿足它們的貪婪,這是半獸人可悲的本性之一,然而,巴爾德很確定自己將近十五天的押運任務途中,沒有聽到任何大規模劫掠的消息。

「……有人雇用了半獸人?」史托克提出一個比像回答的疑問。「所以才會把寶石放在可以看見的地方?」說完又搖頭否定自己的問題──這無法解釋空間戒指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如果真的這麼值錢,完全可以雇用七星以上的保鏢,或者就像菲特萊爾說的,走傳送陣更快更省事。倘若能將這樣的財富做為酬勞,完全可以選擇傭兵團或者是知名的盜賊團。

「可能性太多了。」克里斯笑了笑,誰也不知道他想了什麼,但正如他所說,可能性太多了。

他們只是發現了少見的空間戒指和少見的鉅額財富,碰到少見的半獸人騎兵,連哥布林都很稀奇的跟半獸人合作。即使如此詭異,卻不能真的證明或是推測出什麼。

要解開迷團,就必須繼續掃蕩半獸人。

「做得不錯,菲爾。能注意到危險是好事,接下來……我想我需要鍛鍊一下你的警覺性了。」精靈拍拍菲特萊爾的肩膀,站起來伸懶腰。「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就得非常、非常小心自己的安全。」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