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會結算的時候,勳章上金色蔓紋的面積果然邁過三星的門檻,相較於史托克對於脫離菜鳥而發出的歡呼,菲特萊爾則是對克里斯的歸來雀躍。

克里斯是細心的聆聽者,也是個很棒的討論者,聊得來的話提也比較多,雖然可能是單方面,但菲特萊爾覺得他跟克里斯已經是朋友,所以面對朋友的歸來,他很坦率地表現開心和歡迎。

「一個月不見,菲爾,」精靈比了比身高。「人類真的就像年輕樹梢的枝芽,又長高了呢。」

「嘿嘿嘿。」

「這種時候要特別注意休息,安排行動的時候要確保休息的時間,努力過頭傷到身體就不好了。」

「收到!」

克里斯沒有說明他到底接了什麼任務,菲特萊爾也完全沒有想問的意思,對話單純地展開在旅途見聞和菜鳥的苦水上,弄得史托克一直忍不住偷看菲特萊爾。對他來說,不知道精靈等級與實力的菲特萊爾應該會好奇任務內容,沒想到菲特萊爾卻完全沒有想問的意思。

「史托克,你有什麼想問菲爾的嗎?你今晚看了他好幾次。」

「欸?呃,也不是,就是……」想想覺得直說也沒關係,史托克索性將好奇說出口。「好奇為什麼他都不問你做了什麼任務,以他這種新手菜鳥來說,應該會很興奮很好奇。」

「是很好奇沒錯啊。」菲特萊爾乾脆的承認。

「哪裡啊!?哪裡?你根本沒問!」

「為什麼要問?」

「他是你的同伴耶!而且既然你好奇,問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嗯……既然問一下不會怎麼樣,那不就代表沒有問的必要?也就是不問也不會怎麼樣。」

「但你不是好奇?好奇就是想知道啊。」

「為什麼好奇就一定要知道呢?因為有『想』的欲求?」菲特萊爾從疑惑變得有些瞭解史托克邏輯,不過目前也只是闡述看法,應該不用這麼激動吧?「所有不知道的祕密都有其代價……從小開始我就是這麼理解。在問出問題之前,應該謹慎再謹慎才對。」

「────太消極!!」因為拙於辯論又不能真的揭穿克里斯的實力,史托克只能直奔結論!

「啊?哪有!又不是越八卦就等於越關心!所謂好奇心會殺死貓就是因為總是有人想著不會怎麼樣──不就是『其實知道可能會付出代價』才會說服自己『不會怎麼樣』嗎?心存僥倖是不對的!」

「啥!?被你這個運氣超好的小鬼說心存僥倖才是真的莫名其妙!而且我哪裡八卦!?明明就是你不正常!既不好奇也不雀躍,陌生的東西第一次看到就該有點反應!」

「好──停,」克里斯出聲中斷對話。「都冷靜,深呼吸,尊重同伴的習慣是隊伍最高守則──我們有個安靜的最佳範例叫做巴爾德。」

克里斯用一個範例代替勸解,菲特萊爾跟史托克只愣了一秒就開始大笑。

「對吧?讓我們敬一下還沒回來的安靜同伴巴爾德。」

克里斯舉起茶杯,三個人輕快地碰了碰,話題飛快地又換成巴爾德的押運任務,想起十天前五百匹馬清晨出發的畫面……即使他看過騎士團出征的畫面,菲特萊爾依然覺得那是種不同的美麗壯觀。

「考慮到要跟巴爾德會合,就算想解決難一點的委託也跑不了太遠,」小任務做得多的好處,就是地圖記得很熟,在服務台前待久了,菲特萊爾也抓到了任務分類的規則。「我們現在個人等級都超過三星,要求個人能力卻不要求團隊等級的任務,好像……都是掃蕩任務?」

「嗯,然後?想試試?」

「不試也不行吧,遲早要做的。」菲特萊爾趴在桌上,在帕席歐的訓練中他殺過哥布林和半獸人,但僅僅因為有著近似人的外型又能使用最粗糙簡陋的語言,就讓他初次面對時的腸胃劇烈翻滾非常難過,沒辦法告訴自己『那是怪物』而簡單的屠殺。「要選的話……我可以先選人類以外的對象嗎?」

「那就先從半獸人和哥布林開始,最近正是旺季。」克里斯笑了笑,把抄寫回來的簡單資料攤開在桌上。「這幾個鄉村有回報半獸人的消息,西北區則是有獵人回報歌布林出沒,這兩個地方可以三天內往返,等巴爾德回來,我們可以去更西邊的地方,有巡邏員通報,他們看到食人魔和牛頭怪的蹤跡。」

「食人魔跟牛頭怪?」菲特萊爾坐起來,一半是因為帕席歐的訓練裡居然還沒有讓他打過這兩種而覺得驚訝,另一半則是因為出沒地點而感到不可思議。「很西邊嗎?」

「也不算,很驚訝?」

「嗯,因為這兩種跟半獸人和哥布林不同,智商比較高,食量和破壞力也大,通常一被發現甚至會出動騎士團進行討伐,會在這麼靠近城市的地方出沒很不可思議。」

「喂喂,你們在說什麼?」史托克舉起手,雖然他當了八年的勇者,但還真的沒見過牛頭怪和食人魔,倒是聽別人吹牛聽了不少。「很奇怪嗎?」

「嗯……應該說,牠們主要分佈在邊境村莊,荒蕪人煙獵物豐富的山區會比較容易發現他們,在缺乏糧食的時候牠們會下山劫掠,把包含人類在內一切能吃的東西都吃掉或帶走。所以,只是為了填飽肚子的話,不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

「當然偶爾會有漏網之魚,或喜歡上平地食物的牛頭怪和食人魔,牠們不斷移動逃脫之後會變得越來越狡獪,往往只發現被毀滅的村莊而不見牠們的身影。但既然被分類在掃蕩任務,代表難度不高。」

克里斯追加補充,菲特萊爾盯著史托克,思考要不要把牛頭怪跟食人魔的資料順便背給史托克聽,最近體型不那麼渾圓的同伴已經很乾脆地決定結束動腦時間。

「好!反正還打不到不干我們的事!明天開始砍伐半獸人!」

「史托克,半獸人不是樹……」用砍伐形容是不對的。

「當成樹砍起來會比較愉快,他們又臭又吵……」

「以半獸人的美學,我們也是又臭又吵啊。」

「──別說得一副跟半獸人討論過美學的樣子!你是精靈耶!!」

「精靈討論美學很正常吧?」

「但是跟……你真的跟半獸人討論過?」

「嗯,半獸人使用的字彙很少,枉費我還很有耐心的猜了兩個小時呢,最後他們很生氣的說我耍牠們。」

「……你的確是啊。然後呢?」

「當然是全部殺掉啊。」

「啊……說得也是。」

年少組覺得背後有陣涼風吹過,史托克一邊苦笑點頭一邊惡意地想不知道克里斯跟那個吟遊詩人誰比較變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