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詭異的情況呢?

「呃……東西很好,」菲特萊爾有些不知所措地指著其中一組轡頭。「像這個……我還滿喜歡的,雕刻只用了一種刀,線條連貫的很漂亮,在連接部件的位置還用了星鐵……實用又漂亮。」

「我也很喜歡。」

「啊?」

「但是都賣不掉。」

「呃……」雖然看起來沒表情,但現在這樣……是沮喪吧?應該是沮喪吧?

「唉……」

「不要難過!!一、一定會賣掉的!!」菲特萊爾說不出『以我王子的身份都說漂亮了那就是真的很漂亮!』的這種話,但只要是好東西就絕對找得到銷售的方法!「只要一直持續的旅行、不、不斷的增加創作靈感,你的東西一定會像星星一樣被人欣賞仰望的!!」

「不用像星星,賣掉就好。」

……要求這麼低嗎?

「簡單賣掉的方法我是知道不少啦……」說穿了你放在這邊賣就是取向錯誤啊。

「真是太感謝你了,隊長。」鞠躬。

「呃、不客氣──咦?隊長?」

「你不想當隊長了?」巴爾德直覺的抬頭看相另外兩人,卻只看到驚慌搖頭的史托克和苦笑擺手的克里斯。「他們也不當?」

「不、不是,我是驚訝你什麼時候加入隊伍了!?」

「不是你找我?」面無表情的臉後面似乎又垂下沮喪的氣息。

「對對對對對!」拜託不要沮喪!「歡迎你的加入!哈哈哈,把東西收一收我們先去辦手續……啊,還要把你這些東西賣一賣,再看看有沒有什麼適合的任務,然後……欸……」

「要買馬嗎?」巴爾德這次背後浮現的氣息應該是『我知道有好東西』。

對於自己居然能判斷一個完全沒表情的人在想什麼,菲特萊爾簡直想抱著帕席歐感動哭,要不是帕席歐的喜怒無常整人特訓──其實不是特訓──他絕對只能找個能讀空氣的人翻譯!

「好!」

克里斯望著雀躍的少年,決定晚一點再提醒對方,買馬可不是只花一筆錢──駝獸的伙食費對新生隊伍來說,也是很打擊人的一課。



* * * * * * * *



伙伴變多之後並沒有飛快的發展成『攻克高難度的任務以及高價值的魔獸然後迅速升級,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這樣的狀態,現實比馬的伙食費還要更殘酷一點,沒有任何名氣、沒有等級保證個人實力以及隊伍實力──等於沒有工作。

大部分的委託人當然希望自己的任務被準確迅速的完成,商隊的商人也希望自己請來的護衛不僅僅是個肉盾,所以在任務單上都會明確標示徵召人員的等級,這是冒險者跟勇者的常識。

新手勇者跟新手冒險者在這個行業就是食物鏈底層的底層,屬於打雜的學徒,幹粗活的菜鳥,騎士身邊刷馬的見習僕從,最沒有技術含量的無聊工作就是他們做。

雖然認識巴爾德的那天,經由巴爾德的介紹,得到一個短程的商隊護送委託,但菲特萊爾沒有漏掉商隊老闆客氣中彷彿在陪小孩子遊戲的笑容。

「不要難過啦,真的,剛出來混都是這樣的。」史托克拍拍菲特萊爾,新人的待遇向來是這樣。

「史托克,我都沒問過你幾歲……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當勇者的?」

「唔……」史托克抓抓下巴。「我當冒險者的時候只有十歲,我追一頭獵物追了三天,然後一個糟老頭冒險者看著我手上的收穫,跟我說當冒險者賣掉這東西比單純的拿來吃有價值。」

「然後你就當冒險者了?」

「嗯,後來知道多註冊一個勇者資格就可以在新手村訓練,我想著只要努力打壞東西……只要完成奇怪的要求就不用擔心挨餓,所以又當了勇者,算一算……也快八年了吧。」

「欸!?我還以為你超過二十了!!」

「啥!?本大爺今年還不滿十八歲!!」

「呃,對不起……」菲特萊爾道歉完又看了史托克片刻,才低下頭。「……所以你花了八年也還不到四星啊。」

「是啊,」史托克把手撐在腦後的走著,看著一直都很遙遠的天空。「當然,我不是很認真的那種,也沒什麼很大的理想,最多就是想當一個因為美食而留下赫赫名聲的勇者吧。」

「為什麼是美食?」

「大概是因為沒人做過吧?既然都已經當勇者了,就算是這種莫名其妙的類型,還是希望自己是最不一樣的那個。你呢?想當什麼樣勇者?」

「……不知道。」

「也對,你不思考這種問題也行。」

「不,我……我是真的想做好勇者這個工作。」

「那就慢慢想吧,不過越早決定越好,我們不是精靈、矮人、獸人,也不是魔族,人類的時間很短暫──所以今天先把這隻貓帶回去交任務,你那邊的呢?」

「啊,鳥在這。」菲特萊爾拿出一個布團。

「……你就這樣拿著?」

「嗯,不用擔心,牠還是活的。」還看得見活著的生命才有的光點,沒問題。

史托克無言嘆息,這種難以言喻的鬱悶感和不爽到想砍人的妥協程度……算了,人生就是永無止境的妥協嘛……

回程的路上,年少組相當認真的討論接下來幾天的任務解決路線,在分心之餘猜測年上組目前做什麼任務,史托克甚至說出『克里斯幾百年前也是從拔蘿蔔開始當勇者!』這種斬釘截鐵的論斷,但因為實在太難想像,竊笑之後自然而然地提到巴爾德。

「……是錯覺嗎……總覺得巴爾德一點違和感都沒有……」總覺得巴爾德就算拿長劍挖蕃薯也不會奇怪。

「生平第一次覺得面癱也是個很棒的技能啊……」突然發現面無表情居然比要好用,史托克有點受到衝擊。

「說面癱太失禮了,史托克,巴爾德的表情很豐富啊。」

「不用解釋給我聽,謝謝。」

城牆的輪廓已經清晰得需要仰視,進城的人潮逐漸密集,菲特萊爾看著身邊的人,走著走著逐漸停下腳步,然後轉身看著迎面而來的人群,任由人流擦身而過,史托克發現菲特萊爾沒有跟上而折返尋找的時候,看見的就是菲特萊爾不知在凝視何物的背影。

「喂,你在看什麼?」

「史托克,我們今天交了任務之後,是不是可以升級去接距離稍微遠一點的難一點的委託?」

「應該可以吧?」史托克抓抓頭。「一星升二星沒有很難,克里斯也是今天回來的樣子,他那一單夠大的話你今天就可以邁進三星,四星那個門檻等隊伍等級也三星的時候再說。」

「那明天的計畫就來個大修改吧。」

「行,我也快受不了送信挖蘿蔔找遺失物的鳥日子……我脫離新手很久了啊……」

「……抱歉,讓你陪我。」

「說這什麼話。」史托克揮揮手,沒說出他一個月前就有覺悟了。

在工會結算的時候,勳章上金色蔓紋的面積果然邁過三星的門檻,相較於史托克對於脫離菜鳥而發出的歡呼,菲特萊爾則是對克里斯的歸來雀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