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法陣、聚集死氣的死靈系法陣、固化永久法陣專用的基本元素循環法陣、以及一個促進生長的法陣,這些東西當然不是一個小男孩可以完成的,但菲特萊爾有三個聰穎美麗的姊姊,姊姊們辦不到的事情,自然會有人心甘情願地效勞。

不過,把四個魔法陣放在同一個地方,不等於拿到四個可以使用的魔法陣那麼簡單,結合魔法陣的功能本來就是門專精的學問。走投無路的時候,蹺家私奔的魔王安佛瑞司和他叔公艾勒西恩恰好回國小住。

擁有一窩龍族屬下的安佛瑞司從來沒有缺草的困擾,對於種草這件事自然興趣缺缺,但他對小孩子閃亮的眼神沒辦法,更別提一看到菲特萊爾就想起他那聰明的兒子。

再怎麼不負責又討厭工作,安佛瑞司好歹也是強大的魔王,四個基礎法陣在諸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因素下,大手一揮輕鬆完成,甚至還拿了幾顆魔獸的魔核好讓法陣可以運行的久一點。

畢竟那個元素循環法陣只有聚集跟循環的功效,遠遠不到永久法陣的需求,但他也知道這不過是孩子們的實驗,拿魔核出來奢侈一下,還算剛好。

安佛瑞司和艾勒西恩沒有看到結果就再次步向私奔與蜜月之旅,而菲特萊爾則開心地看著小花圃上長出了含有點點亮光的漂亮龍血草。長到可以採收的時候,小王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一盒長得最美的龍血草去跟莫卡蘭道歉,讓宮廷煉金術士嚇一大跳。

「……是我也會嚇一跳。」辛格溫完全可以想像莫卡蘭的表情。看著眼前有點得意又有點尷尬的小子,辛格溫乾咳兩聲,說了等一下,轉身走向店門,大門一開就對著街上咆哮。「外面的混蛋聽著!!這小子是我師姪!!哪個王八蛋動他我煉了他全家!!」

「辛格溫……」精靈看著開開心心關門走回來的老朋友,實在有點頭痛。「你不是很講究煉金術士的格調?剛剛怎麼聽都很像強盜之類的野蠻人……」

「哼,你跟野蠻人咬文嚼字他聽不懂,說要殺他全家不到一秒就能融會貫通──我這叫因材施教!」辛格溫的臉色變了又變,現在開心和善的臉上找不到一條冷硬的線,拉著菲特萊爾就要往裡面的起居室走。「來來來,你那個莫卡蘭老師是我師兄,師叔泡茶給你喝喔,我想問一下那個魔法陣──」

「咳咳咳,辛格溫,我呢?」精靈拉拉辛格溫的袖子,指指自己。

「你?東西又沒好,回家啊!」

「我幫你留意到這孩子,連杯茶都沒有啊?」精靈對著辛格溫羞臊脹紅的臉擠眉弄眼。「而且一杯茶就想要打聽別人的研究成果,也太不要臉了吧?」

「誰!?誰不要臉!?我有說只有茶嗎?沒有嘛!」辛格溫紅著臉,他不是貪小便宜想拐騙菲特萊爾的實驗心得,只是一專注在實驗相關的東西上就忘記其他事情。雖然精靈說得很露骨,但他知道這是朋友的善意。「我們先聊完,然後你要種的東西每種拿個三棵回去──哎,我說,莫卡蘭怎麼可能會沒有藍星錦……」

辛格溫邊搖頭邊關店,天大的事都比不上討論實驗,草原精靈搖搖頭也跟著走進起居室,果然這次辛格溫沒有趕走他,倒是在他喝了一口茶之後對著他賊笑。

「小子,我先跟你介紹,這位草原精靈叫克里斯泰修,後面一串的全名就跳過,叫他克里斯就好。克里斯,要我說,你才是真的不要臉,跟著進來喝茶順便白聽,哪有那麼好的事?」

「我也沒說不給付任何代價啊。」

「哼哼,我可是給了一堆花花草草,你要給什麼?」

「嗯~~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問問這孩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伊堤安家離這裡非常遠,就算要讓這孩子進行勇者歷練,也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更別提身邊連一個保護者都沒有。」

菲特萊爾愣了愣,克里斯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今天逛街的時候他有聽到魔族使者正在尋訪各個城市的消息,當然也聽到幾句夾帶曖昧笑聲的魔族八卦。

他多少猜到那些八卦指的應該是他叔公跟安叔公,但從帕席歐的態度,這些應該都是不能說出來的事情。

最後他只好把帕席歐說成嚴厲的家庭教師,身份依然是吟遊詩人,因為家人的委託而全權處理他的訓練,然後……他說了功課、目前的同伴、以及逛街的理由。因為全部都是真話所以說完之後連菲特萊爾自己都很滿意,雖然破綻百出,但老成精的克里斯跟辛格溫都知道什麼能問什麼不能問。

「所以你在尋找同伴?」看菲特萊爾點頭,精靈開心地笑了。「那好,我加入你的隊伍,直到你的家庭教師解散隊伍為止──這個代價不錯吧,辛格溫?」

「哼,你的確不便宜。」以顧佣金計算的確還算合理。

精靈朝菲特萊爾眨眨眼睛,少年不禁發出愉快的笑聲。

走進這家店之後可能會發生的千萬種不幸菲特萊爾都沒想過也都沒發生,在辛格溫高階三星煉金術士的嘆息又煩惱的眼裡,少年的確應該為這份幸運笑一下。



* * * * * * * *



煩惱的時候覺得難題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完成,等精疲力竭準備先休息再奮鬥的時候才發現,好像……目標快完成了?

「……會不會太順利?」史托克指著菲特萊爾帶回來的精靈,難以置信。他本來得意洋洋打算炫耀自己人面廣闊已經找到一個隊友,跟菲特萊爾帶回來的精靈一比,突然覺得再努力都比不上天生就是主角命的人的運氣。

他想過這精靈會不會是個偽裝的騙子,甚至連精靈拉著他去旁邊,偷偷亮給他看的勳章和手冊都懷疑到檢查又檢查的程度,最後卻開始懷疑自己真的不是在作夢吧?

請保密喔──精靈這麼說,因為希望菲特萊爾能認真的克服困難與試煉,精靈笑著請他對真實的實力保密,至於之後同行獲得的所有功勳,精靈也輕描淡寫地說全部給他們。

賺翻了啊……不對,是點數太少人家根本看不上眼……

因為打擊實在太大,史托克只說了『幹得好』,就倒上床一覺睡到天亮,直到在旅館大廳看到吃早餐的菲特萊爾和精靈克里斯,才確定這真的是現實。

「早安,史托克,睡得好嗎?」菲特萊爾邊打招呼邊把熱湯推到同伴面前。

「……還不錯。」因為太震驚,反而睡得心無雜念。

「所以你昨天晚上說的好消息是什麼?」

「我找到一個願意加入我們的人,叫巴爾德,火屬性的劍士,我之前跟他合作過一兩次,人不錯,身手也好,很安靜。」

「嗯喔,你說不錯,那應該是真的不錯。」菲特萊爾似懂非懂地點頭,要不是昨天撿到克里斯,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邀約別人比較好。就算能在工會查詢徵募伙伴中的勇者們的基本資料,還是缺乏實感。

到底是為什麼?是因為覺得身為勇者,同伴的加入也應該跟傳說一樣特別,所以對現況不滿?但這樣才是合理的吧?

早在被帕席歐帶上鍛鍊之路的第一個月,就已經充分理解自己究竟有多一無是處了不是嗎?

就算魔力不錯也不懂得使用,體力更是普通得被帕席歐以悽慘來形容,過目不忘的知識無法換成金錢、食物和遮風避雨的安全營地,去掉王子的身份、王宮的財富、曾經環繞自己的侍衛和法師,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值得別人交託生命。

所謂的同伴,應該是指在絕望的時候,也能相信可以一起活下去的那種人吧?

他能為別人做到這一點嗎?真的有人能為萍水相逢的邀約,在生命中的某一天做到這樣的事情嗎?

「──喂!喂喂!菲爾!」

「……咦?史托克?你叫我?」

「不然這張桌子上還有人叫菲爾嗎!?」

「可是我沒坐在桌子上啊。」

「噗嗤。」

「拿出你精靈的道德──不准偷笑!」史托克指著克里斯用力放下杯子,被旅館的女服務生一瞪,立刻重新輕放一次。「我剛剛說,等等我就帶你去跟巴爾德見個面,雙方都覺得沒問題的話,今天手續辦一辦就可以開始解決任務──你覺得如何?『隊長』大人?」

史托克咬牙切齒地特別加強『隊長』兩個字,菲特萊爾才想到隊伍寶石在他身上,所以理論上他是隊長沒錯。

「嗯,沒問題。」啊,難怪史托克生氣,原來是因為我耽誤了進度?「我吃飽了,現在過去拜訪,對方的時間方便嗎?」

「沒問題,我有跟他說上午過去。」唔,你突然這麼有效率我不習慣啊!

「那就走吧。」

早晨的哈西姆還沒有那麼擁擠,即使依然熱鬧得不像早晨,但這就是這個城市的魅力,似乎讓身處其中的人們也變得活力旺盛。史托克邊走邊介紹幾間店家,買賣價格相對公道,菲特萊爾察覺他們似乎正斜斜地穿越城市,腦中不禁開始回想城市地圖。

「看樣子要去城東那一區,」看出菲特萊爾在想什麼,克里斯笑著幫忙說出來。「那區主要都是在交易駝獸等大型動物,再來就是特別大宗的交易和拍賣。」

「拍賣?」牲畜和駝獸的市集他有在資料上看過,雖然不懂『特別大宗的交易』是指什麼,但拍賣怎麼會辦在那種地方?有錢的金主大多喜歡氣味宜人環境幽雅的場所,充滿動物喧嘩聲和氣味的地方,在菲特萊爾的記憶裡是從不受那種人青睞的。

「不是所有的冒險者都喜歡那種拘謹的拍賣場合,城東拍賣所的方便處在於自由以及什麼都有的投機性。」

「拍賣不是會先鑑定?」價值在商品介紹時就能呈現,哪裡有所謂的投機性?

「城東拍賣所會在每天正午時分,將今日的拍賣品公開展示兩小時,繳交拍賣保證金的客人可以在這段時間親自觀看這些物品,拍賣所本身不提供任何鑑定資料,只提供鑑定服務。」

菲特萊爾愣了愣,他第一次聽到這種拍賣方式,一般來說拍賣品無不努力保持神秘性好增加吸引力,一方面賣方也擔心商品會被下手搶奪而以保密的方式降低風險。

這種拍賣方式好不好他不知道,但他可以想像這種地方會聚集什麼人──像帕席歐那樣有眼光又聰明強悍的人,想要賭博般撈到好東西有點小錢的人,以及……打算脫手贓品的賣家。

「拍賣所該不會……還說得很清楚,他只收取成交的抽成費用吧?而且還是很低的那種?」

精靈對他露出誇獎的笑容,菲特萊爾瞬間瞭解那個沒問出口的問題也是真的──他們甚至不提供商品保護!

「有興趣嗎?」克里斯問道。

菲特萊爾立刻用力搖頭。

「聰明的乖孩子。」克里斯讚賞地拍拍少年的頭,菲特萊爾顯而易見的缺點是太容易相信別人,但至少他不會像大部分年少的新手勇者,因為刺激和不存在的利益置身險地。

還沒真的抵達城東,菲特萊爾就能感受到城東的氛圍,人潮很明顯的開始變少,雜亂的動物嘶鳴遠遠就能聽到,再走過兩個街區,連建築物都開始變少,開闊的街道和空地中間停放各種木籠和鐵籠,照顧動物的奴隸穿梭其中。

忍不住打量起籠中的動物,努力與記憶中的文字比對,精靈沒有打擾菲特萊爾的觀察,反而不時低聲指點少年挑選的訣竅,讓本來打算催促兩人腳步的史托克也嘆口氣地慢下來,順便沾光偷學點東西。

走到最後,整個城東幾乎都只有廣場,圍欄和鐵柵取代磚石的牆,史托克帶著他們在不存在的街道中穿行,然後朝一個在柵欄邊擺著小地攤的紅髮青年走去。

那鮮豔的紅髮讓菲特萊爾瞬間想起帕席歐。

只是帕席歐的紅髮更加鮮豔濃郁,而不像青年的紅是類似夕陽的橘紅,看起來短而粗硬的頭髮也跟帕席歐不同,當他站起來跟史托克打招呼,菲特萊爾才注意到對方身後還留了長長的髮辮。

「巴爾德,金髮的這位就是我說的菲特萊爾,旁邊的精靈是昨天才加入的克里斯,兩位,這位就是我說的巴爾德,巴爾德‧威格。」

精靈跟菲特萊爾都說了你好,紅髮的劍士卻只是歪歪頭地凝視菲特萊爾。平穩的目光沒有好奇也沒有任何看輕他的意思,彷彿就只是想把東西看仔細那樣單純的看著,看得菲特萊爾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該看哪裡,只好低頭打量地上的商品。

看著看著,忍不住就蹲了下來,等他回神,才發現巴爾德也蹲下了,還在看著他。

……這是什麼詭異的情況呢?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