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托克跟菲特萊爾全力趕路的時候,帕席歐並沒有離他們很遠,他換回魔族王族樣貌卻隱瞞王子的身份,來到草原精靈的西風神殿,在神殿深處大祭司的面前展開他記錄的捲軸,將菲特萊爾身上詛咒的幾個變化顯示給年邁的精靈祭司,然後在對方輕緩的嘆息中悠然一笑。

「年輕的魔族使者,您因何而笑呢?」

「因為秘密的祕密讓西風都為之嘆息,」帕席歐收起捲軸,他從來沒想過開口詢問就能獲得答案。「我來只是確定既有之事,但那一切的恩怨都與我無關。」

「……不是草原精靈做的,出自王族的魔族使者。」

「我只對於克服難題有興趣,那些恩怨自有法則去裁斷──您又何必急著讓草原精靈撇清關係?」

蒼老的容顏只是嘆息,他已經老得只剩下守護的力量,改變什麼在他有限的選擇中,太過不切實際。所以他只是遞出一個晶瑩的細長膽瓶,裡面波光淋漓,蕩漾藍與綠星芒的液體只要看著就心神寧靜。

他做不了太多,但可以留下一份善意,期待這善意的業報逐漸成長之後,足以讓命運多一種選擇。

「請收下它,年輕的魔族使者。時機到了的時候,你會明白。」



熱鬧的哈西姆不管走進都少人又離開多少人,似乎都沒有改變。

菲特萊爾看過很多熱鬧的大城市,哈西姆卻是第一次來,熱鬧的程度雖不至於大開眼界,但明顯比人類城市更多的精靈、半精靈、魔族人、獸人以及矮人卻讓他真正的大開眼界,這是人類國家比較難以看到的景象。

他小心的跟著史托克前進,記憶城市的路徑與地圖,順便計算沿路攤販的物價和同一種物品的出現頻率,既然史托克說需要錢,物以稀為貴這種事他還是知道。

他們走進勇者工會,先合力搜尋所有符合手上物品的任務然後一口氣完成大量委託,接著菲特萊爾又看到史托克很肉痛的在服務處旁的交易所,把大量多餘的物資賣掉。

「為什麼要在這裡賣?」菲特萊爾有注意到這邊的價格沒有外面高,但依然有不少人像史托克一樣,有些肉痛地咬牙賣東西。

「在這邊交易,也可以少量的得到一點功勳值。」

史托克要菲特萊爾把勳章放在登陸用的平台上,銀藍色的光芒輕輕包裹之下,勳章浮現一些漂亮的金色紋路,除了隊伍的紀錄寶石,外圍也出現一顆宛若藤蔓尖端果實般的金色顆粒,連結在剛出現的紋路上。菲特萊爾知道,他現在是一星,等下一區的圖紋徹底浮現,他就是二星了。

「勇者工會收購這些東西,賺差價吃肉,就給我們這些苦力一點功勳值當肉湯。」

「很合理。」菲特萊爾點點頭,功勳這種東西,有錢也買不到,它可以讓勇者升級,在升級之後調動工會的資源──情報、傳送陣、甚至是武技或魔法。就算只是肉湯,積少成多也不錯。

所謂的管理,總是要給一些無法取代的東西,再怎麼說他也是個王子,就算不知道怎麼用,道理還是知道的。

史托克不明就裡,轉頭給這天真的小子一個白眼,然後把抱怨吞回肚子裡,抓起平台上的勳章扔給菲特萊爾,將看起來很容易走丟的少年抓緊帶走,直到在他常住的旅館『鹿與杜松』安頓下來,史托克才真的鬆口氣。

「現在才傍晚,」史托克揮揮手,他還沒有休息的打算。「我要出去聯絡看看老朋友,你就自己去逛,小心迷路,小心被騙,情況不對努力就逃跑,反正你現在的勇者勳章可以向隊友求救,真的不行就叫我吧。」

「好。」

史托克再次出門,菲特萊爾則是舒舒服服地洗個澡之後,換上適合傍晚的穿著以另一種心情踏入城市。有點像探險,又很像小時候挖掘祕密時的興奮雀躍,帶著淡淡薔薇紅的雙頰和柔軟金髮在夕陽下泛起奢華的光暈,菲特萊爾對於美貌所帶來的影響沒有自覺,不只沒發現身後逐漸增多的跟蹤者,也沒發現眼前交談的對象正因為自己的美貌目眩神馳。

試圖綁架菲特萊爾做為商品的人口販子眼線已經從三批變成五批,華燈初上的時分正是下手的好時間。始終在街上閒逛、看起來也會一直逛下去的菲特萊爾卻轉進一家店裡,讓準備下手的各方人馬狂罵髒話,卻又只能乖乖在外面蹲點。

不是不能進店擄人,但也要看是什麼店、什麼人在罩,菲特萊爾走進的店看起來又小又不起眼,卻是屬於不能動的那種──高階煉金術士自己開的店!除了暗罵這小子讓他們多花時間浪費功夫,跟蹤者們除了等待也沒別的辦法。

菲特萊爾不是煉金術士,他只是覺得黑翅草、雪棉、加上蛇牙構成圖紋的招牌很有意思,從店外透過窗戶稍稍打量後,他發現了幾種很久以前在書上看過,卻從來沒看過實體的植物。

如果能種就好了──菲特萊爾自己很喜歡種花,雖然現在沒辦法這麼做,但買下來給也很喜歡種花的姊姊們嘗試培育,似乎是很不錯的伴手禮。

這麼想著的菲特萊爾走進店裡,櫃臺空無一人,客人除了他還有另一個精靈,看他進來,精靈友好地朝他笑一笑,他點頭回禮,然後專心看起被保存在架子上的植物。

看起來已經被採集下來一段時間,但還維持著生命力,不知道是植物本身的特性,或是店主人在植物下方設置的魔法陣具有這種效果。菲特萊爾不是很確定,以前在皇宮,他也曾看過類似的東西,聽總管說那可以讓藥草的藥性不會彼此干擾而降低效用,但或許有其他的效用也不一定。

「藍星錦作為藥劑的素材雖然優秀,難度卻很高。如果你身邊有人非常需要含有藍星錦的藥劑,我想,你花費點代價拜託店主製作是比較好的選擇喔。」

輕快溫和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菲特萊爾抬頭望向不知何時站在身邊的精靈,疑惑地眨眨眼睛,看看藥草再看看精靈,終於回神過來地笑著搖搖頭。

「那個,謝謝您的關心,我不是要製作藥劑。」

「那是製作武器?」以煉金術的工藝技術改造武器的人也不是沒有,藍星錦加上一些其他的素材,可以讓植物『長』在武器上。除了增加器靈的誘發成功率,也可以恢復武器使用者的傷勢。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才是藍星錦昂貴的原因。

「欸……也不是,」菲特萊爾哈哈苦笑,總覺得說出來會挨揍耶。「我想買回去種。」

「……種?你是指培育?」

「呃,是的,啊,不過不專業,就是……興趣,我想買給有同樣興趣的姊姊,姊姊也沒看過藍星錦呢。」總覺得精靈訝異的表情很像史托克被氣到的樣子,菲特萊爾決定再道歉一下。「抱歉讓您擔心了,我、我不是不認識這種植物,也不是不清楚就想亂買,剛剛是在研究……研究……」呃,帕席歐好像說過隨便研究人家店裡的東西很沒禮貌……「那個法陣保存生命力的方式好像很不一樣。」

精靈又是一怔,接著哈哈大笑了起來,笑了幾聲覺得這樣很失禮的樣子而開始收斂笑聲,然後輕輕推著菲特萊爾走近櫃臺,開始瘋狂地按響櫃臺上的銅鈴!

「克里斯!!跟你說那個魔法鈴按一次就好!!它很吵!!」一個戴眼鏡的老頭子夾帶咆哮地從裡面衝出來,身上夾帶濃郁又複雜的詭異氣味。「如果你要問你帶來的東西怎麼樣──還沒好!!還沒!!只要你不打斷我進度絕對可以更快!」

「別生氣,老朋友,」精靈笑著安撫正在拍打櫃臺的老人,把菲特萊爾拉到對方眼前。「辛格溫,我叫你出來是因為他。」

「他?」叫做辛格溫的煉金術士推推眼鏡,隔著櫃臺用嚴肅的眼神把菲特萊爾上下看一遍。「除了長得漂亮點,我看不出來哪裡特別。」

「他看出你放藍星錦的法陣可保存生命力的方式不一樣。」

「有點腦子都看得出來,那有什麼大不了?」辛格溫推推眼鏡,嘴巴上毫不客氣,但看向菲特萊爾的眼神至少溫和了十倍。

「他說他想種藍星錦。」

「種?!不可能!」辛格溫想也沒想的搖頭。「不可能不可能,你當藍星錦是藿芳草還是雜草,怎麼可能種得起來!」

「有人想過要種嗎?」精靈看見辛格溫明顯地愣了愣,開心地笑了。「草原精靈我知道沒有,森林精靈我不知道,但你是人類的煉金術士,人類有嗎?」

辛格溫抿緊嘴唇的模樣給人不服輸的感覺,菲特萊爾看煉金術士焦躁地扯鬍子,跟精靈大眼瞪小眼,實在不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

「小子,」辛格溫重重一哼,轉頭盯住菲特萊爾,用力指向商品架的手彷彿指在鼻子上。「我店裡底下有法陣的植物,你種活過幾個?」

呼,不是要打我就好。

「欸……那邊白色的北風草,隔壁隔壁那個紅色的龍血草,唔……貝希利亞……還有……暗金藤,嗯,就這些,沒了。」

草原精靈邊聽邊鼓掌,煉金術士則是越聽鬍子扯得越大力,聽到菲特萊爾說『沒了。』不只沒變冷靜反而忍無可忍地跳腳,衝出櫃台拉著少年直衝商品櫃,指著東西就問『你確定沒認錯!?』

「呃?嗯!」

「去你媽的胡說八道!!」辛格溫緊緊揪住菲特萊爾的衣服。「小子,你是人類吧?哪個國家的?單單這個龍血草──哪個國家會幹這麼敗家的事!養條龍放血種草──不對,你種的龍血草有藥效嗎?」辛格溫破口大罵完才想到,似乎用亞龍的血澆灌也可以養活龍血草,藥效卻很微弱。

「藥效?老師說可以用,那應該是跟平常的一樣吧?」種出來完全一樣的東西就很開心,菲特萊爾從來沒想過藥效問題,不過宮廷裡的煉金術士爺爺有誇獎過他。

「……老師?你是煉金術士?」

「咦?不是。」

「那你哪來的老師說可以用?!」

「唔……老師是煉金術士,但他沒教我煉金術啊!」

「你跟一個煉金術士拜師卻不學煉金術!!」辛格溫快瘋了!「居然有煉金術士浪費時間當別人老師卻不教煉金術!這個世界瘋了嗎!?你老師是誰!?」

「莫卡蘭,莫卡蘭‧佛拉納老師。」

「……莫卡蘭?你是伊堤安家的人?」

「你認識老師?」

辛格溫彷彿瞬間失去所有的力氣,只是喃喃地唸著『難怪,難怪』。

「先生?先生?你還好嗎?」

菲特萊爾擔心地望著煉金術士,剛剛一度呆滯失神的煉金術士卻開始雙眼發光地抓著他,興奮的笑容看起來比剛才還危險。

「快快快!快告訴我莫卡蘭是怎麼種出龍血草的?」

「老師沒有種啊,是我跟姊姊們種的。」

「廢話!堂堂高階九星的煉金術士只要指導就好,種花的粗活當然是學徒做!」

「老師也沒有指導啊……呃,不瞞您說……龍血草當初是我偷拿的。」

說到這件事,菲特萊爾就尷尬地抓抓臉頰苦笑起來。

第一次看到龍血草的時候只覺得那個顏色很漂亮、名字很帥氣,心想在花園裡種成一片應該非常美麗,偷偷摸走最小的一株種種看──第一次的嘗試當然是失敗了。

第二次試驗開始以前,菲特萊爾早早串通好三位姊姊,以學習認識藥草為由,不只把圖書館的書看了一遍,還借到了在外人看來非常珍貴的煉金術士筆記,把龍血草的資料徹底的看了一遍。

第二次試驗,可以說成功,也可以說失敗。就像辛格溫想的一樣,第二次試種的時候,菲特萊爾使用了亞龍的血,在王宮裡亞龍不多、但也不少,偷偷地取一點血養活一株龍血草,還是辦得到的。

可是,就像筆記中所說,亞龍的血所澆灌的龍血草可以說沒有藥效。即使這樣的龍血草在大多數人的眼裡看起來都一樣,但在菲特萊爾眼中,他知道他失敗了。

他覺得他養活的龍血草沒那麼漂亮,沒有實驗室裡那些所具有的點點光亮,就像是拙劣的仿製品,很像,但沒有靈性也沒有生命。

「老師原本主要是教我們各種藥品和煉金術的基本原理和基本知識,再來還有一些材料與建築的計算,但如果我們有興趣學些其他的,老師也會很親切的教導。」

菲特萊爾不懂高深的煉金術原理,但他有強悍的記憶力和小孩子特有的無限想像力,龍血草在每個配方裡所提取的效用他都知道,龍血草使用上的優點和缺點也都牢記在腦海裡,所有的資料似乎都說明龍血草的藥效來自龍血──差異就只是因為血統的濃度嗎?

「這麼一想總覺得很不甘心,後來從騎士團聽說亞龍其實可以進化成巨龍或真龍……進化一整隻龍需要的東西太多了,但如果只強化被血浸潤的土地就比較容易,所以……」

「你還放了什麼?」

「呃……魔法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