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史托克的加入之後,草原的探索迅速完成,比起怪物野獸和藥物,菲特萊爾覺得他學到最多的是『怎麼吃』,似乎史托克的刀下亡魂就只有能吃跟不能吃的,每每同伴微胖的臉,用閃閃發光卻沾染血跡的笑容說明如何支解剝皮才會更美味,菲特萊爾就覺得光天化日之下突然陰森了起來。

不過多虧這些美食教學,他攻擊要害的準確度大幅提昇。

踏破草原的那天也是他新手村住處到期的日子,隨著移動範圍的擴展,回到村鎮中心的住處變得不實際,雖然想過帕席歐會不會找不到他,但又覺得對方一定能找到自己。

即使帕席歐越來越少出現,功課的份量也不再讓人難以應付。

在他進入新手村西南杜鵑森林的第二晚,帕席歐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樣,非常輕鬆自然的出現在營地附近,在史托克嚇一跳的同時,菲特萊爾只覺得非常高興,那樣單純的信賴讓帕席歐皺了皺眉頭。

不知道為什麼,帕席歐覺得這樣不好,至少,如果這種信賴是依賴,那會阻礙這傢伙的進步,有可以全心全意信賴的對象,就會不自覺的覺得自己永遠有退路。

雖然他用幻境讓菲特萊爾體驗死亡,但不代表他真的會讓他去死,即使他想過對方死亡的後果或他是否在這件事上太過認真,帕席歐只知道自己暫時還不想忤逆父親的委託。

倒不是不想讓父親生氣難過什麼的,僅僅是沒有這個念頭──想過這個問題,卻沒有停止的念頭。

然後他就不再多想,很多事情現在考慮還太早,目前這孩子不過是個一踩就扁的弱者,不是威脅,但可以順手使用。

帕席歐優雅地在菲特萊爾身邊坐下,伸手接過對方每日的紀錄和約定好的報告後,卻看也沒看的收進懷裡,讓菲特萊爾驚訝地睜大眼睛。

「菲爾,我們來談點別的。」

意識到帕席歐並沒有展開結界隔絕對話,菲特萊爾忍不住看了史托克一眼,而正躺著修整道具的史托克也忍不住調整了一下姿勢──他雖然跟這個叫帕斯的吟遊詩人不熟,但會不防著他的對話擺明就是要說給他聽的!

「你知道自己身上有詛咒嗎?」

「咦?」

菲特萊爾一愣,史托克也一驚,兩個人都以為是最近大意沾到的,帕席歐的手指卻在菲特萊爾開口詢問之前點向他的腹部,疑問又縮回去。

「這個詛咒在你身上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從來沒聽家人提起過?」

「欸?這、這樣嗎?」從來不知道有這回事。

「反應真平淡,」本以為詛咒會因為菲特萊爾的意識而有所改變,結果什麼變化也沒有。「不過這樣也好。」

「呃?」也好什麼?「帕斯……我有點……所以你要跟我談如何解除詛咒?」

「解不了。」雖然沒有老子天下第一的愚妄自信,但他的天賦本身就是詛咒的剋星,如果他無法解除,這世上也不會有人比他做得更完美。

「那……呃……這到底是個怎樣的詛咒?」

因為無法回答而覺得不快,帕席歐索性抬手拍打揉搓眼前的腦袋發洩鬱悶,直到對方忍耐疑惑又委屈的表情讓心情變好才停手。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記得有這件事就好。」或許長時間地讓菲特萊爾以負面情緒餵養這個詛咒,能找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喔……所以?」帕席歐仍然在髮間移動的手帶來舒服的感覺,菲特萊爾不確定自己該享受還是該阻止,只好縮起脖子忐忑望向帕席歐,然後努力露出能讓對方放心的笑容,看得帕席歐不自覺地怔了怔。

這是被關心了的意思?

被弱者關心實在是一件荒謬的事情,或許就是太過離奇,以致於帕席歐發現自己居然完全不生氣,反而很想笑。

「接下來我會離開很長的一段時間,少則三個月,長則半年。而這段時間,你要多認識一些人、找到願意成為伙伴的隊友,然後把你的勇者等級和隊伍等級都升級到四星。」

滿級十星,十星以上是榮譽與傳說兩種等級,那是由世界各國合併頒發的紀念性資格。帕席歐要他這個連一星都沒有的人短期間升到四星,會不會太──

「喂喂喂,帕席歐,我都才三星而已!!」史托克翻身坐起,吟遊詩人的發言不能當作沒聽見!「我當勇者這麼久也才三星,你要這小子半年以內到四星會不會太──」

「只要不是跟你一樣好吃懶做重點錯誤,就一定沒問題的。」

──你再有辱託付每天掘地挖山的吃半年,我會讓你有問題的喔,吃貨。

史托克望著吟遊詩人充滿知性與感性的美麗笑容,瞬間有種喉嚨被琴弦勒緊的窒息感,大概是因為帕席歐表現得太明顯以致於有聽到理台詞的錯覺……微胖的腦袋用力甩兩下,這次什麼都沒說了。

「加油吧,菲爾,努力到足夠給我個驚喜。」

帕席歐又摸了摸那頭手感良好的金髮,然後站了起來,菲特萊爾驚訝地抓住帕席歐的衣角。

「你要走了?」這麼晚了。

低頭俯視少年依依不捨的表情,帕席歐用淡然的笑容鬆開對方揪緊衣角的指尖,然後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森林裡。

「……下次見,菲特萊爾。」

遠遠的,輕而低沉的聲音沒入火焰,帕席歐真的走了。



帕席歐的離去讓菲特萊爾難過好幾天,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個冷淡嘴巴壞而且三天兩頭不見人影的傢伙,但以保護者或指導者來說卻盡責得近乎嚴格,而且也不是完全冷淡吝嗇的一句誇獎鼓勵都沒有,一路下來從沒嫌棄他麻煩。

史托克則發現這真是個大麻煩。

越往上升級就需要越多的功勳與貢獻,而且最少要越級完成一個任務,讓菲特萊爾升級到三星不會太痛苦,但要讓個人與團隊等級是四星根本不可能!!

任務點數只能擇一加在隊伍或個人啊!!

雖然可以同一個團隊分別接不同的任務,然後以犧牲部分隊員的個人等級讓團隊升級,再藉由只接受高階團隊承包的任務讓隊員升級,一般的冒險團和勇者團隊都是這樣的模式。

問題是他們現在只有兩個人!!兩個!!而且怎麼看都是先犧牲他!啊啊混漲!難怪那個吟遊詩人說完就跑!

菲特萊爾是低落,史托克是沮喪,三天後兩人站在森林之外的曙光中,年輕的勇者伙伴A──史托克˙華森,男,十七歲,發現他從小立定的以美食征服勇者最高榮譽正在離他遠去,他已經從食物的藝術工作者淪落為庸俗的打怪勇者,只因為他X的要快速升級!!

眼角閃爍的晶瑩不是朝露,而是屈辱的淚水,用力抹去之後只能告訴自己賽翁失馬焉知非福,說不定能意外找到新食材──

「史托克?你不要緊吧?」看著朝陽打起精神的菲特萊爾正想就近日來的失常道歉,卻看見同伴身體微微顫抖,模樣很不對勁。

「呵呵呵呵呵呵呵………不要緊不要緊,」沒關係,看在斐揚紅鑽的份上,沒關係。「走!今天我們要穿越深紅大道抵達哈西姆!大城市才有足夠的人和任務!!」

「咦!?今天?」

「你應該說好!!現在已經不是發出『咦!?』的時候,不幸的話那位家長大人三個月後就回來囉,我不知道他究竟有多恐怖,但我確定我絕對不想知道!所以現在已經不是今天明天的問題!」

「是!!」

「出發!!」

新手村以南有一條自東北鐵山城向西南平緩傾斜,擦過魔族著名的工藝都市查克斯和草原精靈引以為傲的西風之城,以哈西姆城為終點的貿易大道,因為草原之下宛若血跡的土質,和秋冬轉換時成片綻放血紅花朵的特有植物蘇妲而被命名為深紅大道。

現在的季節是春末,深紅大道四周除了小小的灌木叢就是百花齊放的熱鬧,緩緩起伏的丘陵中,稀疏的樹林帶來其他的景色,菲特萊爾以為史托克是要經由獵徑從杜鵑森林的邊緣抵達大道,接著迅速前進,運氣好的話搭便車也不是不可能。

但顯然史托克的危機感遠大於菲特萊爾的預期,以美食為己任的三星勇者,以近乎平行的路線,帶著菲特萊爾快速掃蕩深紅大道附近所有的野獸、藥材、甚至是鮮少出現的小型魔獸,能塞進背包和攜帶空間裡的就不擇手段的塞進去,放不下去的就取下憑證串成一串繫在腰上。

即使貿易道路附近的野獸數量相對偏少,沿路掃蕩之下份量依然可觀,但實際上的前進距離卻沒有多少,菲特萊爾看著地上的影子重重喘氣,把草球鼠尾巴尖端成熟的紫粉色草球切下收好後,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史托克,休息一下,拜託,休息一下。」

「你體力怎麼這麼差啊……真沒辦法。」已經盯上下一隻獵物的史托克無奈地走回菲特萊爾身邊,找好地方跟著坐下後,拿出之前採集的果實啃了起來。

「史托克。」

「呣?」

「為什麼要抓那麼多東西?這樣有鍛鍊的效果?」

「……你真是不知人間疾苦啊,少爺。那可都是錢跟功勳值,與其到城鎮接了任務再回頭打,現在一路打過去,到時候符合任務要求的就結算功勳值,不符合的賣一賣還可以換點好裝備買個治療解讀的藥劑──現在花時間,到時候省時間啊。」

而且現在沿路剷過去,到時候就算有人想搶生意也搶不了。

「啊,這樣啊,」雖然不覺得很缺錢,為了自我鍛鍊菲特萊爾也不打算更換更好的武器,但如果想換掉快穿爛的鞋子跟已經發臭的皮甲,錢應該會有點吃緊。「可是,東西快放不下了。」

史托克幽幽一嘆,覺得自己真是傻了才會忘記先跟那個華麗的吟遊詩人拿津貼。

「那就等放不下拿不走了再開始全力趕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