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菲特萊爾的生活不再依照帕席歐的課表。新手村有訓練、有任務,而帕席歐似乎也有事要忙,往往一口氣留下兩三天的課程進度,和一張『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的紙條就不見人影。

自己決定嗎?

總覺得帕席歐的字條有絃外之音,但意念很模糊,他讓自己忙碌於鍛鍊──事實上也很必要──然後盡可能的跟身邊的人交談,雖然還稱不上朋友,倒也能在碰面的時候聽聽對方最近又做了什麼,從蛛絲馬跡中獲得需要的情報。

首先是新手要在外圍村落達成一定的物品破壞數量,雖然很枯燥,但有一定的概率獲得免費的藥品和補給,所以在能前往外圍草原地帶進行任務或狩獵訓練之前,大多都會依照自己的實力在外圍村落收集足夠的物品。

基於帕席歐總是不厭其煩地反覆交代『財不露白』以及『錢不要亂花』,對於自身技術缺乏信心的菲特萊爾覺得這是個鍛鍊與省錢的好機會,他甚至捨棄鋼劍而只帶著木劍,然後站在號稱可以破壞的一排木桶前面,一個一個認真的劈下去。

先用基本的上段斬擊砍完廣場的木桶、罈子、花盆,然後忐忑又疑惑地挑了一扇門走進去,雖然手冊上說每戶人家除人身之外的物品皆可破壞與搜刮……

「呵呵,年輕人,剛剛的上段架式不錯喔。」

一進門就看到兩個老爺爺笑呵呵的誇獎你砍木桶的姿勢不錯,菲特萊爾只覺得羞恥。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鞠躬、點頭,老爺爺身後正在搥背的小女孩看著他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菲特萊爾只覺得臉上熱的發燒。「請問……這樣破壞真的沒問題嗎?」

爺爺們發出哈哈大笑,然後告訴他不要緊。

「不過啊,年輕人,偷偷告訴你一件事,」又瘦鬍子又長的爺爺朝他眨眨眼睛。「認真漂亮地打出致命一擊的話,會比較容易拿到好東西喔。」

「致命一擊?」菲特萊爾拿著木劍迷惑地揮動兩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致命一擊……嗯,謝謝您,老爺爺,那我先從這邊開始打。」

「打打打!」

老爺爺的反應相剛豪爽,在木劍擊出流暢標準的攻擊時甚至還會鼓掌加油,等他打完所有的容器爺爺們又開始指揮他破壞櫃子家具,接著叫他把牆壁也打了。

「牆……牆壁?」

「哎、囉唆!快點打,打完帶你去個好地方!」

「喔、喔!」

牆壁比較難打,但也只是多花了點時間,菲特萊爾打得滿身大汗,獲得的物品也已經超過背包的容量,只好用衣服通通包起來綁好,菲特萊爾抱幾乎被東西淹沒的模樣惹得老人和小女孩又是一陣大笑。

「真是,走!先帶你去賣東西,然後吃頓飯!」

「咦?可是我……」我想寄存在倉庫中當補給啊!

「哎!傻瓜!你得先買個大一點的空間物品!不然帶都帶不走有什麼用!!今天你手上這些,夠買啦!」

菲特萊爾真想說自己有,但大家都在用空間背包或者空間腰帶的時候他卻用空間戒指,這擺明了就是讓人羨慕嫉妒恨然後謀財害命,本來想說偷偷用就不會被發現,但現在一想,身上完全沒有看得出來的空間裝備也很不合理,

老人健步如飛的領頭當先,看得菲特萊爾還沒讚嘆完就已經抵達商店,接著熟門熟路講價買賣的效率只能說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菲特萊爾還沒悟出買賣的技巧,一條空間腰帶已經放在他手上,直覺地查看品質大小,竟是出乎預料的好。

「嘿嘿嘿,傻小子,爺爺們不會虧待你的~~~」

「啊、嗯!真是太感激了!」

感激的還有爺爺們不知道從哪裡挖掘出來的平價餐館,東西好吃價格實惠,最重要的還是份量充足,胃袋直通異空間的少年完全不曾想過這是家黑店的可能,看得爺爺們連連搖頭。

「年輕人,你都這樣跟著陌生人亂走亂吃東西嗎?很危險的啊!」

「……唔,嗯,」對耶,不過,要跑的話,好像也來不及了。「那可以先等我吃完嗎?」

看見老人氣得翻白眼,店家不知為何就跟菲特萊爾說不要錢。

所以說,大家真的人都不錯嘛。

菲特萊爾想著自己也不是太傻,一連幾天的打寶鍛鍊,都是在那幾位老先生的吹鬍子瞪眼睛中完成,雖然進步頗多收穫也算豐富,但某個帕席歐再次出現的晚上,菲特萊爾忍不住問了很多人可能都想過的問題。

「為什麼破壞東西就有道具出現?」

「真的想知道?」

帕席歐的燦爛微笑彷彿說著『我建議你別問』,但又好像寫著『問吧問吧,我想看你深受打擊的樣子。』。

「……嗯。」算了,知道總比不知道好。

「因為你們都是實驗品啊,」帕席歐的表情非常愉快──愉快得像一個奸商黑了一票好生意。「讓你們破壞的東西不止不要錢,還可以另外賺一筆。」

煉金術士和魔法師經常會發明新材料和新道具,就算剔除這些實驗狂人,工藝協會等等的行業也經常會製造一些新型材質或新東西。

不過,如何實驗這些發明到底好不好用,卻是個讓人頭痛的問題,場地、時間、經費、人力……各種條件所造成的實驗困難,以致於完成品無法進入應用階段的問題,在九十年前由新手村以及勇者系統解決了。

「你們每破壞一樣東西,監測的魔法系統就會獲得一個數據。數據越符合標準就越容易獲得物品──當然,你們拿到的道具也是實驗品。劍、防具、藥品、甚至是乾糧,你們獲取之後的各種使用記錄也是數據的一部分。」

這就讓各種工會前仆後繼的花錢提供素材完善新手村,非原始合作者為了得到更多的數據還得花錢購買。

至於要怎麼蒐集非固定目標的使用數據──

「每個勇者都有勇者勳章,一定要配戴才能在許可範圍進行搜刮對吧?」帕席歐笑盈盈地給目瞪口呆的菲特萊爾倒杯茶。「那當然不只是用來記錄任務點數和功勳值,簡單的傳送移動功能當然也不是升級優惠。」

「這是……誰想出來的?」

「我。」哼哼。「那時候窮得要死根本沒有經費撥給法師院和煉金術士研究院,但是不花錢又不行,靈機一動先在中立區域試行的結果竟是大獲好評,靠這個很快就把我老爸欠的一堆帳單還清了。」

反正勇者是不要錢的,數量足夠還會自己送上門,只要回到工會交付任務就能利用勳章一口氣回收大量數據,非常好。

「……你最開始居然還……還不是在自己的國家做實驗……」

「當然,那時候的法里司特根本沒幾個會想當勇者的人,我哪來的實驗品。」

菲特萊爾不知道該先昏過去還是該讚嘆對方的理直氣壯,差點脫口問出『真的這麼賺錢?!』才驚覺這種問題很俗氣,想起之前帕席歐跟安叔公的對話……

「所以……你花了多少時間把安叔公的負債還清?」

「十年。」帕席歐感慨地嘆口氣。「所以啊,當什麼都好,千萬別當勇者,沒有混出頭就永遠是食物鏈的底層,說真的比普通的冒險者還慘呢。」

「帕斯……我就是勇者……」

「把你放在路上就是食物鏈的底層沒錯啊。」

哪有那麼弱……菲特萊爾心裡抗議卻一聲不敢吭,低頭繼續破解帕席歐丟給他的機關盒,想著明天開始應該可以去更外圍的草原試試就不禁有些雀躍。

察覺他心情浮動的帕席歐什麼都沒說,菲特萊爾也沒問帕席歐自己去外圍草原會不會很危險。

這是個好現象。

菲特萊爾沒有發現這種改變,他只是在蒐集各種傳聞之後,覺得就算真有什麼危險他也可以負擔,倘若去草原遊歷對鍛鍊沒幫助,那好歹也見識過。

懷抱這樣的心情早早起床,帕席歐就像往常那樣已不見蹤影,卻留了份早餐在桌上,感覺受到鼓勵,衝向預定目標的少年更是氣勢昂揚。

可惜與鬥志相反,草原最多的就是草,因為是新手等級所以各種怪物野獸的出沒密度也很低。雖然有找到藥材類的植物,但顯然摘採的人太多,通通都還沒長大。

「該不會連隻兔子都沒有吧……」

第一天探險就空手而歸實在不是好兆頭,菲特萊爾只好走得更遠,終於看到草叢間有點動靜,而且體積還不小的樣子。

小心地準備法術、舉起武器,將身體掩藏在長草之後從下風處慢慢靠近……咦?

是人。

即使那個顏色跟乾燥的感覺都很像枯葉乾草,但那的確是人類的頭髮。

疑惑地收起劍,菲特萊爾撥開草叢刻意發出聲音地走過去,對方卻始終專心地在地上挖掘,根本不曾抬頭看他,一直到菲特萊爾蹲在土堆附近,才瞄了他一眼。

「史托克˙華森,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

「啊,你好,我叫菲特萊爾……史托克,你在做什麼?」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所以,你們一起分享了豐盛的蟲子蜥蜴大餐後,可喜可賀的變成朋友了?」

帕席歐早已習慣回家就能看見美少年害羞討好地打招呼,今晚一開門看見頂著滿頭雜草的胖子出現在眼前,實在有點難以適應,但也只是一時適應不良,既然菲特萊爾帶回家,那自然要物盡其用。

聽完他們今天的故事之後,帕席歐更加堅定這個想法,所以他拿出一瓶只要知道名字就絕對會為之瘋狂的好酒。

「噢──這、這是──」

「是,這是斐揚紅鑽,沙漠中最美的綠洲釀造出的寶石,鮮紅甜美的生命之水。」帕席歐翻掌又拿出三個酒杯,打開酒瓶讓史托克聞到酒香,卻一直不倒酒。「華森先生……」

「幹嘛?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史托克發光的雙眼盯著酒瓶都快哭了。「把我論斤秤兩的賣了都買不到你手上的酒,說吧,要怎麼樣才能讓我喝一口?」

「果然是個聰明人呢,華森先生,那麼,就稍微借用一下您的性命如何?」

「……聽起來毛毛的啊,吟遊詩人。」

「只是想麻煩您跟我家這位小朋友組隊而已,」帕席歐簡略說明理由──例如等級差太多不適合歷練與陪同──後,很惡劣地緩緩傾斜酒瓶。「只是麻煩您帶他多找些伙伴、做做任務,您要去哪就帶他去,一些您覺得可以教給他的技能也麻煩您順便一下。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先以兩年為期,如何?」

「……這樣一口不划算。」

「喝酒當然是喝一杯啊,華森先生。」

菲特萊爾不敢置信地看見史托克雙眼發光的說好!居然只要一杯酒嗎!?

「哎你這小鬼頭不懂!」史托克一手拿出勇者勳章和工會手冊,另一手小心地扶著杯子,看帕席歐穩穩地將鮮紅美酒斟至液面極限。「這個酒有錢都買不到!不!有錢都不一定喝得到!!兩年算什麼?多的是一輩子也喝不到一口的人!」

「說得好啊,華森先生,那明天開始菲爾就拜託您了。」帕席歐替自己倒了小半杯,替菲特萊爾倒了一公分高,用眼神示意對方嚐嚐。然後拿著菲特萊爾和史托克的資料迅速完成隊伍登陸,將隊伍資料的登陸寶石交到菲特萊爾手上。「明天拿著這個去工會服務台完成最後的手續就可以了。」

雖然一般在野外,使用勇者勳章和手冊上的魔法就可以完成基礎的隊伍登陸,但正式的登記還是要前往工會,而且完成正式登記的話,勳章上會多一個中級治癒術,對需要冒險的勇者來說,等於多了半條命。

史托克不介意帕席歐將寶石教給菲特萊爾,即使能持有寶石並登陸隊伍的人就是隊長,但他不介意,在他看來少爺身邊的人愛面子跟菜鳥少爺沒關係,就算沒有酒,他也頗欣賞今天有勇氣跟他共享美食的小菜鳥,要知道平常人看他吃下去那絕對是昏倒尖叫!

衝著這一點,史托克覺得他孤單的勇者旅程上第一次有了知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