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真要說的話,修羅也挺相信他吶。
既沒真的把他當成一隻惡魔,打人的力道也沒把他當人類。

只是除此之外……他跟不淨冥王的差別大概只有誰比較恐怖或比較好殺吧?

完全被人當成無法處理的障礙物過完第一天,唯一的收穫大概是勝呂他爸跟他一樣是個好人,而且比死腦筋的勝呂有趣一些……

因為吃完便當就失去意識,所以等早餐後被修羅拖去練習時,才想起已經跟雪男失聯了一天一夜……呃……

大概很忙吧……

燐摸向口袋又偷偷放下,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的坐在被太陽曬得發燙的屋頂上練習。

這種緊要關頭也不是擔心就能打電話的時候,真要說起來,早點學會控制火焰獲得認同,還比較有機會去前線參加實戰,反正那些討厭的傢伙一定會認為死自己人還不如派惡魔上去送死,這樣反而可以幫忙雪男。

檔檔刀、幫忙清清雜魚讓雪男有餘裕完成什麼需要動腦的工作,這麼說起來我們兩個好久沒有一起拼命做些什麼了。

「燐~~~~」

「啊啊,馬上好,」燐清理屋頂撲滅餘火,遠遠看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有點壓抑。用力甩甩頭重新坐下,雖然很熱但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只點兩邊只點兩邊……」

他必需要控制火焰,不然他實在想不通老爸是為了什麼放棄那麼多,就連雪男也不得不放棄原來的目標。只要能控制、然後打倒敵人,子貓丸就不會再害怕,詩惠美大概也不會哭,出雲雖然很強悍,但這麼認真也是會累的。

啊啊,總之,只要沒有撒旦而他又不做壞事,這些問題就跟本不是問題,說到底都是那個混蛋的錯──唔、專心專心。

他要證明自己可以被信賴,所以終於成功的時候真是超高興的啊!這樣就不會失控、不會傷到人、還可以充分打倒那些混蛋了吧哼哼哼哼──

「喔喔,不錯嘛燐,再弄一次給我看看?」

「哼哼哼,沒問題,看本大爺的──」

幾乎就是在聽到聲音的時候同時轉頭,發生什麼事?

「走了,燐。」

古老的宅邸跟迷宮一樣,但燐卻逐漸從需要帶領變成方向明確,騷動太明顯了,邊跑邊意外這裡的地下居然有這種東西,但更多的是專心奔跑。

感覺很不妙,遠遠的就能聽見勝呂咆哮的聲音,燐覺得自己正跑入一種熟悉的黑暗之中,那個迴盪在漆黑中的憤怒和記憶裡重疊,就連盡頭的場景都很類似。

父親、兒子、絕對不能說出口的話……有些話錯過和好的機會會痛苦一輩子!

別開玩笑了!我、我已經沒有機會了!沒有機會道歉,連帶雪男也多了無法擺脫的包袱,很多事……就算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是說出這種話的理由──

從未忘記的悔恨讓眼前又變成那晚的蒼藍,道歉啊!道歉!!趁還能道歉的時候道歉!別說老爸了,我連要怎麼跟雪男道歉都不知道!

好像有很多的事情應該道歉,不是對與錯的那種問題,而是更多他不知道要怎麼說的東西。

他跟雪男不再討論生氣或原諒的事情,那是因為有些事情已經永遠無法解決。

燐沒有明確意識到幾乎刺痛雙眼的藍來自他身上的火焰,他聽到修羅阻止他,但錯過現在──何必等之後!就是現在這種時候更需要立刻說清楚啊!!

「燐,抱歉了。」

耳邊不怎麼在意的聲音變成疼痛和無力感,藍色消失了,他倒在地上,跟那時候唯一的區別,就是有人在他的耳邊告訴他這次真的會被殺掉。

所以他失控了?那個藍色不是回憶,而是他造成的?

又是這樣毫無感覺的發生,然後沒幫到任何人?

被關在牢裡甦醒過來,燐覺得他就只是在黑暗的牢裡,看著外面,稍微遠離光亮,這樣或許對大家都好。

只是沒想到雪男能在這種時候來看他。

本來以為這傢伙會一邊偷罵他笨蛋,一邊忙到事情結束再說,或者……算了,看起來還不錯嘛,有點安心了。

而且還好雪男有來,不然完全不知道那封信裡面寫什麼。

只可惜,出不去了。

雖然覺得梅菲斯特似乎有什麼奇怪意圖,不過他已經被關進奇怪的地方,怎麼走也走不出去……不對,本來就應該是這樣。

我是不是……本來就應該死的呢?

身邊沒有任何人比較好,不被放出去比較好,就算拿到俱利迦羅也已經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拔不出來的劍一點用也沒有,修羅說得沒錯,我害怕自己的火焰,但害怕有錯嗎?那是事實啊!

沒有自信完全的控制,想要保護的東西總是比以為的要脆弱,就連一直說著要保護自己的雪男,也會有疲倦和撒嬌的時候。

如果被殺掉,雪男就是一個人了。
如果被殺掉,老爸又是為了什麼而死的呢?

但如果沒有自己,雪男那麼聰明應該可以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可惡……真的沒有盡頭呢……

可惜剛剛修羅在,不然雪男大概會皺著眉頭卻露出寂寞得快哭出來的表情,用更兇狠的言詞罵我一頓然後撒嬌吧?

真可惜,剛剛連摸都沒摸到。

為什麼,還是好不甘心。

為什麼老爸要讓我活下來,如果那時候被帶走或者被殺,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和煩惱。

「燐!」

「詩惠美……」

詩惠美說大家來救我氣喘吁吁的就要衝過來,但實在是沒有自信,總是控制不好火焰,失去自我的那個時候其實隱約感覺得到這樣破壞很快樂。

靠著幹勁啦氣勢啦什麼去解決問題,果然就跟雪男說的一樣,是笨蛋才會做的事情啊。

「或許還是就這樣死掉比較好。」

果然情緒一激動火焰就不受控制。

──可是,詩惠美說不怕。

在我身邊,看我使用火焰,不只脫困,出來之後……也……可以和好了嗎?

這樣啊,哈哈哈。

老爸,我還是想相信朋友,還是想相信你讓我活下來一定有什麼意義。

對吧?老爸,我可以這樣相信……相信自己吧?

臭老爸,不然,你到底是為什麼要救我呢?

雪男不知道在哪裡戰鬥,陪我上山的勝呂也快要撐不下去,子貓丸他們也不知道有沒有安全逃脫。

我可以相信自己這種人活著也有價值吧?
我可以相信拔劍救人就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事吧?

修羅要證明,我也想要。

如果有老爸並不是白白犧牲的證明,雪男心裡會好過很多吧?聖十字團裡的那些傢伙就不會再說老爸是無能又不負責的聖騎士──

『嗯哼,你就竟算哪一邊的呢?是人還是惡魔呢……』

烏樞沙摩興味盎然的低語緩緩消失在黎明和餘火中,總有一天必須決定要選擇那邊嗎?

開什麼玩笑,這還用選?

就算我果然是撒旦之子,永遠無法逃離自己的火焰──但我喜歡人類。

喜歡出雲和詩惠美,喜歡聰明人又帥氣的勝呂和膽小卻能幹仔細的子貓丸……

而且,當哥哥的怎麼能讓弟弟一個人孤孤單單連個撒嬌的對象都沒有呢?

雪男啊,哥哥我可是很喜歡你這張臭臉的喔。

不過這次真的太給你添麻煩,所以就乖乖讓你揍一拳……不要……生氣嘛……

能聽到你的聲音,真是太棒了。

我不會再逃了,所以,你也別逃走……嘿嘿嘿……

……先陪我逛一下京都塔好不好?




--<完>--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