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以前自己好像都沒抱怨過啊,為什麼雪男會現在問這個問題?

要說討厭的話……最近比較死纏爛打的人好像……唔……好像應該是自己吧……

無法否認最近為了跟著雪男出去巡邏、增加實戰機會,他纏著雪男問為什麼的時候多很多,啊啊,好像還有幾次雪男為了躲開他的糾纏卻反而在側門被堵到……

總覺得是個很奇怪的問題,燐搖頭晃腦的甩鍋把玉子燒輕輕拋近盤子裡,俐落的切好,趁炸好的可樂餅瀝油的時候磨好蘿蔔泥,順手調了點荷蘭醬放在盤邊當佐料,沒想到都上菜了雪男還在若有所思的發呆。

伸手在雪男面前晃兩下──沒反應?

「怎麼了?在想什麼事情?」

燐出聲叫喚,在放下碗盤的時候刻意弄出聲音,如果是平常的雪男應該會立刻回神、推推眼鏡,露出討人厭的笑容,但今晚的雪男只是愣愣地望著自己片刻才回神。

燐皺皺眉頭,雪男轉開頭又說了沒什麼,雖然很明顯正倉惶地想掩飾什麼,可燐皺著眉頭看雪男已經跟著不知何時出現的烏克巴赫開始收拾,燐也只能解開圍裙選擇什麼都不問的開始刷鍋子。

如果不說也能知道事情就會變簡單嗎?燐有時候會天真的覺得沒有秘密的世界很好,但只要面對考卷或者認真面對不能討跑的事情的時候,就會覺得不說也能知道這種事並不會讓一切變簡單,而是說出來比較好。

但雪男並不會這樣想,總覺得在很多事情上,雪男認為自己不問也應該要知道,但問題是連思考的頭緒也沒有,再加上自己比較笨……這答案也太難猜了。

邊刷鍋子邊偷看雪男,弟弟的模樣果然心不在焉,回到桌子前坐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自己,燐翻翻白眼,乾脆夾了個可樂餅沾好醬料往對方嘴裡塞。

「試試看?」吃!快給我吃下去然後好好感謝寬宏大量的哥哥我!!吃到好吃的東西一定能減少煩惱!

雖然雪男很不給面子的愣了愣才咬下去,但好歹還是很坦率的露出「好吃!」的表情──哼哼,對嘛對嘛~~~這樣心情不就變好了嗎?

看雪男吃完一個燐得意的又夾起下一個往雪男嘴裡送,一邊問著好吃嗎,一邊得意的尾巴扭來扭去,雖然很滿意弟弟的表情,但畢竟雪男沒有明確回答──搞不好又是在壓抑自己。

尾巴扭著扭著,燐開始懷疑起雪男所表現的真實性,雖然沒嚐一下這次做的可樂餅的味道,但應該不差,可是真的有這麼好吃?

這麼想著的燐順手就把最後一口往嘴裡塞,完全忘記吃一下自己的份就知道味道了。

「……口味算普通吧,你很喜歡這個味道?」嗯……這麼說起來,雪男是和食派,喜歡日式料理多於西式,好像沒看他特別對什麼西式料理有偏好……因為這樣所以這樣的可樂餅就滿足了嗎?但可樂餅應該也是日本人發明的東西啊……燐咬了一口自己的份,還是覺得沒有很特別。「真是個味覺奇怪的人……」

「我覺得很好吃。」

雪男肯定地這麼說,但表情一整個就是在忍耐著不笑出來,因為是好久不見的可愛笑容所以燐並不覺得生氣,只是身為自己的弟弟怎麼可以這麼容易就對食物滿足!!

──就算不挑食也應該對美食有點執著!!挑剔一下啊!挑剔!不然好歹也說個:「哥哥我想吃XXX,明天做給我吃好不好?」之類的點一下菜啊!

燐一邊在口頭灌輸弟弟吃東西的執念,一邊在心中感嘆缺乏接受點菜挑戰的目標,雪男夾起玉子燒放入口中,盯著兄長的眉眼笑得彎起來。

「只要是哥哥做的東西都十分好吃。」

唔唔唔唔唔~~~~~~~~

「說一次就好了啦這種事情……?喂,雪男?」哼,我明天一定要做更好吃的東西讓你後悔說出今晚的話──啊咧?

不知道為什麼拿筷子的手會被握住,比起困惑燐更擔心筷子上的可樂餅掉下來怎麼辦,但顯然可樂餅沒有掉下來的機會,因為雪男握著那隻手、微微探出身體,把最後的那口可樂餅吃進嘴裡。

微微仰起、透過鏡片看到的雙眼有著得意的笑意,或許有點挑釁但總之很有侵略感……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

燐看著雪男甚至刻意放慢咬下去、咀嚼、抿過筷子、甚至是用舌頭捲過筷子的動作,沒有任何道理的就跟稍早在房間裡的感覺重疊,那時候只是拉不回視線,現在連手也抽不回來──簡、簡直是莫名其妙!不、不過就是還、還雪男一口可樂餅餅……對對,我剛剛吃了一口,所以雪男咬回來──

雖然很努力的說服自己,但不知為何面對這樣的雪男簡直比面對打不贏的惡魔還要有逃跑的衝動,但不逃的話要要要做什麼?唔唔唔~~~可樂餅已經被吃完了你沒什麼好看的我也沒什麼好看的而且手裡也只剩下筷子了──

「……這、這麼喜歡的話,我再炸一點……」欸豆……所以放開我才有可樂餅啊……

雪男笑著說已經很夠了,但燐完全不這麼認為──唔唔唔~~~對不起我錯了,我剛才不該在心裡偷偷說你吃東西不挑剔,你別笑成這樣快告訴我你要吃什麼啊啊啊啊──

因為忽然覺得好害羞所以立刻告訴自己這沒什麼好害羞的,因此之故慌亂的燐完全忘記要把手收回來,等想到的時候才發現雪男似乎握得更緊,一邊笑瞇瞇的感謝自己提供補給、說什麼吃得很飽──

少來!
「……你臉上寫滿了『啊~好不滿足啊!』之類的話喔。」

話說出口燐就後悔了,如果剛剛只是慌亂加害羞,現在則是又多了一股讓背脊發涼的惡寒之感,為什麼做宵夜的下場會讓大腦如此忙碌林實在不能理解,而且為什麼難得雪男笑得這麼可愛,卻好像惡魔就在身──不對,這根本比惡魔還恐怖嘛!

「某個部分上,大概是吧。」

這是指還沒吃飽但不知道要吃什麼,或者是……?

總覺得雪男又有什麼想法在啂中飄過來飄過去,燐終於顧不得雪男的想法,卯足全力掙脫之後根本不想原地停留,直接逃跑。

可惡可惡可惡……那小子該不會單純的覺得欺負哥哥很好玩……唔、雪男終於會惡作劇的話似乎應該感動一下……呃、不對不對……

跑出一段距離之後燐開始覺得冷靜了,雖然很不爽但畢竟他是哥哥,對奇怪的弟弟不能輕言放棄,而且雪男今天一整晚都怪怪的……從做惡夢開始?

燐恍然大悟地在屋頂擊掌,弄得在旁邊已經變大身形打算跟燐好好運動一下的小黑嚇一跳,疑惑地湊近貓臉打量友人,但燐卻仍沈浸在不得要領的思考中。

『燐?』

「啊啊,抱歉。」燐摸摸小黑的頭。

『在想什麼?』

「唔……」雪男是撒嬌嗎?那是撒嬌嗎?有人那樣撒嬌的嗎?「嗯,沒事,」燐拿起身旁備用的木刀開始活動筋骨,稍早之前長距離的奔跑似乎對他完全沒有影響。「小黑~~~接招!!」

『來吧!』

打著打著很自然地就進入物我兩忘的狀態,暢快地打一場流流汗之後,燐神清氣爽得心情大好,直接衝去宿舍浴室沖個澡、再隨便拿浴巾圍著就這樣半裸地走回房間,沒想到房間透出的光線卻是暗的。

睡了啊。

燐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打開衣櫃、迅速穿上睡衣,正打算撲上自己的床,燐卻在床邊愣了愣,以為自己看錯了還特地走去雪男的床上拍兩下確定沒東西──雪男真的在他床上。

……所以正解是撒嬌啊……真的有人這樣撒嬌……好難理解吶……

即使難以理解但確實就是撒嬌無誤,看雪男在自己床上睡得這麼熟,燐只在床邊困擾了三秒就爬上床。

本人的床不保證服務品質啊,明天腰酸背痛大腿麻可別怪我。

對著雪男合掌之後,燐迅速倒下飛快入睡,睡得奔放而糾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