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欸?啊,謝謝!」雪男這樣巡邏真的沒危險嗎?既然小黑發現,一定也有其他惡魔發現,說不定只是還沒下手……

說走就走的一人一貓,化為黑影、向外竄去,燐順著小黑找出的路徑,迎著風從這棟樓的屋頂躍到下一棟,只能無聲移動的感覺讓燐覺得雪男的所在很遠。

即使景物變化,燐依然覺得漫長,接著空曠的大腦很自動地開始胡思亂想,像雪男都做些什麼、會不會也很無聊,還是說正在探查惡魔的陰謀?

燐跟著小黑一路急馳,中間順手劈了幾隻想偷襲他的屍鬼,雖然失去俱利迦羅,但這幾個月好歹有些進步,而且小黑很強,好幾次他才發現惡魔的蹤影,小黑已經一腳踩爛敵人,繼續前進。

在燐覺得好像有點喘的時候,在建築物斑駁陰影間穿行的雪男的身影出現在眼中,深色的衣著走在幾乎連街燈都沒有的路上,似乎隨時都會融入黑暗。

燐遠遠的停下來,用力吞吞口水,調整呼吸跟不知為何開始緊張的心情,接著才慢慢地試圖靠近一點,但雪男的腳步也跟著放慢,燐幾乎嚇一跳、以為雪男發現了,可是弟弟似乎只是隨意得走得慢一些而已。

燐躲在牆後偷偷鬆口氣,小心的探頭確認狀態後正想跟得近一點,另一個正試圖靠近雪男的黑影讓燐緩緩睜大眼睛。

比一般屍鬼都要大一些、卻很類似的惡魔正把雪男當成狩獵的對象,而被對方從身後靠近的雪男卻毫無所覺地悠哉漫步,燐眼看惡魔越來越靠近,沒多想的衝上去,揮動木刀劈砍的時候,青炎就像仍持有俱利迦羅時那樣隨心所欲的出現,在惡魔的慘叫聲中迅速蔓延成小型的火海。

眼見弟弟還一臉錯愕地看著自己,燐拋開被青炎燒壞的木刀,一把抓住雪男的手臂。

「搞什麼!!惡魔差點就把你吃掉了!!」

「……哥哥?」

「當然啊!堂堂一個驅魔師連鬼的氣息都沒發現!快感謝實戰派的我救了你!」

燐並不期待雪男會想個可愛的弟弟說出什麼跟漫畫台詞一樣的感謝,但雪男一如往例地先責備他太亂來、太不動大腦什麼的實在讓人生氣──對搭救自己的兄長這種態度對嗎!?

「我可是差點就要在你身上打出兩個窟窿。」

「欸?真的嗎?」

雪男亮了亮一直握在手中卻掩飾得很好的槍,燐眨眨眼算是相信雪男,但反正就是要殺掉這隻惡魔,誰動手都沒差。

但接著雪男又開始說他是笨蛋。

「什麼笨蛋!沒禮貌的傢伙!快感謝我!」而且執著那麼多細節幹嘛,反正重點就是要殺掉,與其一直講究理論細節,實戰明明就比較重要!

「如果木刀在砍到惡魔以前──」

「事實就是沒燒壞!!而且英勇有遠見的哥哥拯救了差點被惡魔襲擊的驅魔師弟弟!」

本來就是這樣!有什麼話你就說啊!喂喂!你就這樣越走越快都不理人就沒事了嗎!?

眼看就要到宿舍,總覺得就這樣一路跟著雪男回房間好像上當了,燐緩下腳步,用力踢飛腳邊的石頭,邊走邊踢卻怎麼都不足以發洩生氣和鬱悶。

好歹說句謝謝啊,我也是擔心你嘛……

燐抬頭偷偷打量雪男,才發現弟弟早已走進宿舍,正在樓梯口前等待自己。

看見雪男那非常有耐心的表情以及等待的身影,火氣瞬間就滅了一半,燐愣了愣,嘟著嘴轉頭,還是不甘心。

我又不是因為好玩才跑出去,你擔心的事情我也知道,但真的要殺,就算一直待在宿舍也一樣。

「我等了很久耶……」總是待在安全的地方等你回來,總是等你把煩惱告訴我,也總是等著那些我從來不知道的事情殺到我面前,強迫我選擇。

邊拌嘴邊走回房間,小黑很有義氣的沒洩漏情報也沒被抓到,只是輕巧的跟在他腳邊,等燐不服氣地用力坐在床上,小黑也打個哈欠坐在燐身邊。

不甘心地盯著雪男,試圖用眼神打倒弟弟的頑固好換得一聲誇獎之類的認可,但雪男只是很冷靜地掛好制服大衣,檢查一下污損狀態,然後輕輕嘆口氣,鬆開綁了一天的領帶。

雪男獲得解放而舒緩開的疲倦表情就在這一瞬間抓住燐所有的知覺。

燐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或許是漂亮,或許看起來很……誘惑,也好像都不對,只是很沒道理的他就是沒辦法把眼睛從對方的手指和脖子移開,而且看著看著好像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哥哥?」雪男終於轉過來看他,燐只覺得心跳一瞬間變得非常大聲。「肚子餓了嗎?」

嗄?啊……唔……
「不、不是,」是吞口水的聲音被聽見了吧?可惡,好丟臉。「沒、沒什麼啦。」

說是這樣說,但尾巴卻一如往例的背叛他,聽見雪男又是用尾巴吐槽他,燐除了不悅之外或許也有點賭氣的意味──反正肚子餓就肚子餓!正好通通吃下去就沒煩惱!

說著「我要去煮宵夜啦!」就帶著尷尬得差點想逃跑的心情踩進漆黑的走廊,惡魔總是比人類更習慣黑暗,更何況住久了即使摸黑也找得到路,幾乎在踏上走廊、分心想菜單的那刻,燐就已經快要把那絲尷尬拋之腦後,可惜雪男的腳步聲又讓心跳快了起來。

「我肚子也餓了,」燐頗不甘心的回頭看見雪男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笑容就像在撒嬌一樣。「哥哥會煮我的宵夜吧?」

「當然啦……」你都這樣說了……身為兄長,餵飽你也是應該的。

說了三個字之後就不知道能說什麼,燐僵硬的轉身繼續往前走,但管得了手腳管不了尾巴,心裡慌亂忐忑,尾巴也隨之甩動得花樣繁多,等尾巴被抓住,燐怔了怔。

甩尾抽了抽,嗯,動不了啊。

「害怕了嗎?」唔……光顧著自己胡思亂想,實在不像樣……雪男出門前好像還有什麼心事的樣子吶……

「怕不小心踩到哥哥的尾巴……」

「這樣啊……」燐稍稍拉長尾音,對於自己好像總是猜不中雪男的想法展現惆悵和失落,但雪男因為害怕踩到而小心翼翼的握住尾巴似乎還挺可愛的……

很像小時候牽著抽泣的雪男回家的感覺,只是現在雪男握住的是尾巴,而且也不再哭了,會喊著肚子餓用很微妙的方式撒嬌要求宵夜。

雖然雪男一直沒弄懂惡魔的尾巴是怎麼回事,燐其實也不是很懂,多出尾巴之後只知道尾巴很敏感,所以燐也感受到自己不說話之後,握住他尾巴的手似乎有點困擾。

知道雪男不是真的完全不在乎他的反應,燐決定大度的原諒小氣的弟弟。

打開餐廳和廚房的燈,從黑暗突然進入光明讓眼睛非常不能適應,燐用力眨眼,回頭就看見雪男一手摀著眼睛,另一隻手卻還牢牢的抓著他的尾巴。

「真是的,你這傢伙。」唉,你這樣我不方便弄宵夜啊。

抓住雪男的手,扳開沒有任何抵抗的手指讓尾巴重獲自由,燐意外的不想看雪男現在的表情,所以他就沒看而是直接轉頭去翻冰箱,把食材通通拿出來,熱起油鍋。

嗯……兩個人,也不知道雪男有多餓……

「可樂餅……兩個夠嗎?」

沒有肉只有蛋,總覺得似乎沒什麼飽足感……漢堡肉的話有一點,先拿出來,嗯……上次還買了不錯的腿肉,既然都起油鍋了,還可以炸個起司豬排,唔,也先拿出來好了,那樣的話除了蘿蔔泥還要再切一點高麗菜絲……所以高麗菜也拿出來……

「這樣就夠了,再多會吃不完的。」

欸?

燐狐疑的看著雪男,總覺得雪男這是客氣吧?只有可樂餅玉子燒什麼的真的夠嗎?

不過雪男的笑容是滿滿的為難和請相信我,燐也只好把食材又整齊的收回去,回到瓦斯爐前把可樂餅放下去,一邊敲幾個蛋到大碗裡、混入柴魚高湯、少量的味林和一點點鹽後充分攪拌,熱起另一個鍋子小心快速地做起玉子燒。

燐流暢地反覆把半熟的蛋皮捲起來、倒入蛋汁,柔嫩的視覺感受跟著美妙的香氣一起刺激食慾,燐用長筷翻動了一下在另一鍋理半浮半沈的可樂餅,就在他享受這樣的聲音和氣味的時候,雪男小心翼翼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一直跟在你身邊……會很討厭嗎?」

燐差點就轉過頭,但玉子燒的最佳火候不等人,燐也只好繼續倒入蛋汁。

「並不會,像你現在這樣走在我前面……」而且還這麼囂張。「我才不習慣。」

回答完雪男就又沒有聲音,燐突然意識到這問題對雪男來說或許有那麼點重要,但他卻不太能理解。

以前自己好像都沒抱怨過啊,為什麼雪男會現在問這個問題?

要說討厭的話……最近比較死纏爛打的人好像……唔……好像應該是自己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