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還站得起來嗎?」

「當然了,但是也不需要抓著手吧……」

被拉著手站起來,燐心中的煩惱和彆扭就像方才的火災一般進展到糾結的程度。

與慌亂煩惱的兄長不同,等燐回神的時候,雪男已經提了水桶開始清理地板,不只清理地上的聖水,還很仔細地用普通的清水擦了兩三遍,燐待在原地不敢亂動,有點愧疚地看雪男清理完所有的水跡,最後嘆口氣。

「哥哥,以後別隨便燃起青焰好嗎?」

燐想說他才沒有隨便──他不是無聊玩火──但腦中的畫面和雪男的語氣,讓燐既不想解釋也缺乏解釋的勇氣。

不知不覺在門口僵持了起來,燐抬頭偷偷打量弟弟的表情,發現沒有生氣也沒有不耐煩,只是非常安靜地看著自己。

「我沒有點燃火焰……」只是等發現就已經燒起來……不知道怎麼發生,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消失。

雪男溫和的問他發生什麼事,但燐並不清楚該怎麼做,這種感覺就像回到很小的時候,他總是不知道要怎麼做才不會被攻擊排擠也不用去傷害他人,一直以來,燐總是不懂為什麼他彷彿總是被人群拒絕。

「……雪男……」燐低著頭,感覺雪男似乎因為聽不清楚而靠近了點。明明這麼近卻缺乏抬頭說話的勇氣,對於自己的的無能又更加的不甘心。「你會害怕嗎?」

「哥哥的意思是?」

「或者是憤怒呢?」雪男疑惑的反應並不能讓燐鬆口氣,反而讓燐更想逃跑。

很害怕啊。

就算知道事情的始末,也不過回到起點,就像雪男別無選擇的當上驅魔師,自己也完全不能選擇究竟想當個人類還是成為惡魔。雖然那時候說了氣話,但從來沒希望過老爸會死。

非常清楚那些讓人難過的事情,無能為力的事情已經通通都來不及了,但『現在』卻被那些無法控制的過去糾纏。

我就是我啊!!為什麼一定要分類!?我不能只是我嗎?!

我想要前進,當上聖騎士幹掉那個讓很多人痛苦的混帳撒旦,從那些惡魔手中保護重視的人們,然後或許有一天像老爸一樣,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聖騎士的開間小餐廳偷偷幫忙為惡魔所苦的人。

但是他希望的事情一件都沒發生,他或許打倒惡魔,但有時候……或許他只是釋放火焰去吞噬一切,什麼都沒改變,那不是他的力量,只是火焰自顧自的把所有能燒的都化為灰燼,然後總有一天也會將他吞噬。

那蒼藍色輕而易舉毀滅事物的光芒,在讓燐慶幸得意的同時,偶爾會有失去什麼的感覺。

「……你是怎麼看我的呢?」不是故意放火,但會不會有一天,等我回神的時候連你也燒掉了?

「雖然想說『哥哥覺得自己是什麼,就是什麼』,但這種說法的確太籠統了。」

果然……連雪男都不願意說真話……

「哥哥覺得自己是什麼呢?」燐聽見雪男頓了頓,不了解雪男為何反問自己。「……對我來說,哥哥就是哥哥,不論是惡魔還是人,都一樣。」

──欸?!

「像普通人一樣害怕火焰,和惡魔一般駕馭著虛無界的力量……但哥哥就算覺醒也沒有任何改變,還是大家和我認識的哥哥。」

所以我還是我。
可以不用當個跟大家一樣的人,也可以不是害父親死掉的那些惡魔……還是有人這樣看著我啊。

「所以就算是惡魔,也絕對是不會害人的惡魔……哥哥!?」

雪男一臉驚慌,燐用力眨眼發現自己哭了,但弟弟驚慌的表情讓他覺得非常開心而又幸福,忍不住就撲上去。

「雪男~~~哥哥我好感動啊!!」因為完全可以想像弟弟的反應,所以用力地抱住磨蹭,果然雪男愣住之後立刻掙扎著要把自己推開!

嘿嘿嘿~~

「髒死了!哥哥快點離開啊!」

雪男邊掙扎邊抱怨,燐死死抱住耍賴皮,果然雪男沒多久就放棄掙扎,喃喃唸著「真是麻煩人的傢伙」,手輕輕地拍在自己背上。

想哭的衝動就這樣明確地湧上,燐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因為最近不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多,到底為什麼會想哭似乎也不重要。

只是覺得能這樣抱著雪男很好而已,一點也不想放開,彷彿只要現在不放開,總是把自己繃得緊緊的雪男也可以因為自己現在看不見而多放鬆一下。

雪男用柔和的聲音說著『不是很懂為什麼不讓哥哥自己保護自己就好,但現在好像有點理解』這樣的話,說得很慢很輕,讓燐不知不覺忘記哭而去想『你這小子到底瞭解什麼我怎麼不懂?』,但接下來弟弟說出的話雖然比較好理解,卻實在難以接受。

「不如就讓哥哥學著怎麼控制火焰,別讓火焰出現怎麼樣?」

「不要。」

燐飛快拒絕,這不是因為任性。

即使是連他自己也有點恐懼的力量,但不是人類的他也只有這個而已……或許身手什麼的可以鍛鍊,但驅魔師所特有的力量和一些技能他無法使用,所以如果想保護什麼……

終究也只有火焰而已,即使燒起來的那一刻總是不自覺的有點害怕。


● ○ ● ○ ● ○ ● ○ ●


唔……

前晚後來在森林裡稍稍練習了一下火焰的控制,燐在課堂上分心回想當時的感覺,雖然覺得應該沒問題、他絕對已經抓到該怎麼辦,可是真的要增加威力或者縮小一點,連他自己都有點點沒自信。

雪男真是小氣,反正他就在旁邊,只要想著他在旁邊,說什麼都絕對不會輕易迷失被火焰吞噬的啊,開什麼玩笑,他到底把我這個哥哥看得多扁,失控的話不就會傷到他嗎?

燐覺得只要有雪男在身邊就絕對不會有問題,真得很危險的事情雪男會制止他,太麻煩的東西雪男會幫忙想,而只要能善加使用這跟撒旦一樣強大的火焰,不管任何惡魔都是小菜一疊!

「奧村同學,」台上的老師乾咳兩聲,燐完全沒發現他露出傻笑。「請簡單回答土系使魔跟驅魔師之間的幾種配合法。」

呃!?欸欸欸………

燐連忙低頭翻課本找答案,但看不出哪個長得像答案,心中不禁腹誹『驅魔師只要會殺惡魔就好,何必那麼麻煩』這種話,可看見老師的臉越來越冷,又頗擔心他跟雪男告狀。

因為答不出來,老師點了大小姐起來回答,似乎忍無可忍的老師讓燐在最後的時間都站著上課,等下課勝呂的臭臉就對著他直搖,彷彿對於他可以一直都這麼笨頗為忍耐。

本大爺不笨好不好!!我就是不熟嘛!!這世界上就是擅長唸書的人跟不擅長唸書的人!我就是看到書就想睡啊!

可惜再怎麼不甘心也無法否認知識的必要性,至少勝呂那種活像百科書的狀態很實用,而且總不能每次遇到狀況就束手無策,妖怪的種類也好特性也好,不可或缺的知識還有很多需要學習。

真沒辦法吶。

燐無奈的伸伸懶腰,抓抓頭髮打哈欠,因為已經是最後一堂課,拿起課本就慢慢走回宿舍,放空的腦袋走著走著就想起前晚,然後不知不覺就想起雪男睡前貼在額頭上的親吻,忍不住又抬手摸摸什麼都沒有的額頭。

雖然感覺不壞,但還是很疑惑。

燐忍不住邊走邊比劃那天感覺到的體型,以及平常看到的體型身高,腦中不自覺的浮現雪男開玩笑地說『乾脆換我當哥哥算了』的聲音。

……『哥哥』這個位置才不會讓給你這小子,就算你在我額頭上親再多次,弄得我一愣一愣的也一樣。

再怎麼撒嬌我也還是哥哥──不對,應該說就因為我是哥哥才能讓你撒嬌啊笨蛋……好像還是有哪裡不對?

燐搖頭晃腦地走著,很想找出自己會嚴重呆楞的那種怪怪的感覺,雖然感覺不壞好像不知道也沒關係,但天曉得會不會因為這樣又讓雪男生悶氣,可是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模糊的念頭飛過來飛過去,完全抓不到靈感,燐走進房間時雪男正在換衣服,看著哥哥的呆樣,雪男輕輕嘆了口氣。

「哥哥,聽說你今天上課時──」

「停!」拜託!別唸!「先吃飯!讓我保持好心情的吃飯!」

「只記得吃飯是不行的,哥哥。」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