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衍生同人小說
※雪燐
已經過大幅度的修改
※本篇為哥哥奧村燐視角,
 與黑鳥之『青煙飄盪的迴廊』(雪男視角)為成對的作品,
 欲閱讀雪男視角之作品,請前往夜語無聲



------------------------------------------




雖然對自己的睡姿不良還算有自覺,但因為太久沒跟雪男一起睡,燐怎麼也沒想到雪男會把自己踹下床。

「你幹什麼啊雪男……」燐只想爬回床上睡,懶得發脾氣,看雪男一臉困擾又好笑的活絡筋骨後就把視線轉回目標枕頭,正想爬回去——「嗄啊!!你、你幹什麼!?」

燐瞬間清醒,以絕佳的敏捷度含淚奪回被雪男踩住的尾巴,捧在手上小心的吹兩口後,立刻憤慨的抬頭指著雪男破口大罵!

「你這可惡的四眼田雞!!不是跟你說過惡魔的尾巴很重要!你是叛逆期到了一早就想跟哥哥打一架是吧!?沒問題!!」

雪男已經走回自己的書桌前拿起眼鏡戴上,看起來精神抖擻的笑容有著足以湮滅燐憤怒的氣勢。

「哥哥你在說什麼啊,」伴隨著燦爛笑容,恐怖感似乎也增加了。「難得我今天『確實的』叫你起床了呢——在被你的大腿壓了一整晚後。」

唔……嘿嘿嘿……

「抱歉啊,雪男,睡姿不好。」燐不好意思的繼續傻笑。「唉呀,你也知道我睡姿一直都這樣嘛!」

「不,哥哥,」雪男推推眼鏡。「難得今天成功的把你叫醒,那麼今天我絕對不會再讓你遲到——快點去刷牙洗臉!!」

「唉唷你先去嘛……」燐又想爬回床上。

「宿舍的洗手台很寬敞,不需要像教會一樣排隊使用!」雪男一把拉住燐的後領,手腳飛快地把燐的茶杯牙刷毛巾塞到對方手上,然後看見哥哥一臉哀怨的回頭望著他。「……對弟弟裝可憐你不覺得羞恥嗎?哥哥,從小到大,再睡十分鐘這種約定已經失去信用了。」

燐的表情瞬間轉換,「呿……」地表示不滿後終於抓抓肚子和頭髮好好站著,拿著東西認命的根雪男一起走。「怎麼一大早就這麼不可愛呢……」

實在不由得這樣抱怨,燐木然的直視前方刷牙,然後又悄悄偏頭打量雪男,弟弟的精神似乎比前幾天都要好這點讓他頗為得意,只是雪男這樣的表現簡直跟電視裡的大媽沒兩樣——青春少年一大早就這樣對嗎!?

「雪男,我說你啊,」姑且不管你是不是認真到看起來一臉老成。「身為一個合格的十六歲青少年,適度的賴床,享受進教室前的衝刺並且安全達陣是很重要的生活娛樂啊!」

「說到這個,有很多老師向我反應哥哥總是最後一個衝進教室,希望我能勸阻你在走廊狂奔的行為。」

「這個不是重點啦!我要說的是、」

「我覺得這個是重點,」雪男收好自己的東西,似乎因為打斷自己的話而笑得很放肆。「而且只要哥哥不要遲到就可以解決了。」

「唉唷這個我知道,我要說的重點是——」是你可以不用那麼逼迫自己!!你可以活得更輕鬆啊!你還有我!

「既然知道的話,哥哥你快點,我們該去吃早餐了。」

雪男收完東西就回房間,燐在洗手槽前握著牙刷忍耐片刻還是吼出『你這可惡的混帳黑痣四眼田雞!!』,然後飛快的衝回房間穿衣服拿書包,比雪男更早抵達食堂並且充滿殺氣的進食。

可惡!不讓我說就不讓我說!反正我就是白擔心你!!反正有我這種哥哥你很困擾很丟臉啦!混帳~~~~~~哈呣哈呣吸囌吸囌……

「……哥哥,吃飯請安靜一點。」吃麵才能這麼吵的啊。

「啊——囉唆!!」燐一口乾完味增湯,站起來打算去學校,但還是忍不住回頭偷瞄雪男想知道弟弟有沒有想說什麼,察覺哥哥視線的雪男抬頭,露出帶著笑意的『需要我保護哥哥去上課嗎?』的眼神,讓燐氣鼓鼓的扭頭就往學校衝。

路上差點撞到詩惠美,不過一大早就能看到這可愛的傢伙實在太幸運了,燐的怒火稍稍消退,但下一句話又把不滿重新填滿。

「燐,小雪呢?」

「為什麼看到我就要提那個傢伙?」

「咦?!」自己生氣的樣子似乎嚇到詩惠美,這小不點立刻慌張起來。「沒、沒什麼,想說你跟雪男感情這麼好,說不定會一起來學校之類的……只、只是、這這樣……有點好奇。」

「……喔……」可惡,長得比較高比較聰明的那個真吃香,明明我也長得很帥,怎麼連詩惠美都比較在意雪男呢?嘖!

「燐……?」

「我沒有對你生氣啦,詩惠美,」摸摸詩惠美的頭,看她笑了總算心情重新好一點,不過下一刻,眼角映出的身影讓他決定放棄跟詩惠美相處的時間,準備逃跑。「抱歉,我先走一步。」

「咦!?燐!?燐!?」

開玩笑,誰要一大早就碰到梅菲斯特那個怪老頭!

燐這樣想著直衝教室,但或許因為是惡魔,所以幸運之神自動跳過他,這讓他一天的開始就充滿不幸。

「嗨呦~~~早安啊各位同學,今天天氣非常好──燐,你剛剛是不是看到我就逃跑啊?」

他完全忘記今天第一堂課是梅菲斯特心血來潮舉辦的特別訓練了。


● ○ ● ○ ● ○ ● ○ ●


總是不熟悉的課業,總是得隱瞞的秘密。
聽著同學和老師說到惡魔兩個字所洩漏的殺氣與憎惡,燐雖然毫無障礙的附和,但心中總是有一個聲音微弱的反駁。

惡魔並不是全部都這麼邪惡。

我不是,小黑也不是,烏克巴赫、詩惠美的尼尼、以及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定也有很好很善良並不需要消滅的惡魔。

青色的火焰……應該可以幫助很多人吧?

燐腦中浮現惡魔們察覺藍色火焰時的驚恐,那似乎能燒盡一切的力量超乎他想像的強大,他總是在等火焰過去,確認攻擊自己的惡魔的死活,然後總是不自決閃過無法忘記的畫面。

「老爸……」

一片柔軟的虛幻蒼藍掃過後幾乎總是什麼都不剩。

燐猛然回神──糟糕!!

「雪男!燒起來了!燒起來了啊!」

燐急得跳腳,拿外套想撲滅火勢,結果外套轉瞬成灰快得讓他只能嗚哇啊的求助雪男,坐在書桌前的雪男似乎被慘叫嚇到般的回頭,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該怎麼滅掉啊!滅火器!滅火器!!

不管有沒有用先試了再說!!

可是這棟宿舍本來就只有他們倆兄弟在住,之前又是閒置狀態,要在舊屋找到滅火器是痴心妄想——啊啊啊……該不會這樣燒完整棟宿舍吧!?那今晚要睡哪裡!

從走廊衝回來的燐正想著找別的東西試試,眼角卻看到雪男一臉木然的拿出聖水和槍,記憶中的畫面讓他縮了縮,瞬間有種說不出的畏怯。

弟弟的表情讓燐比剛才更不知所措,接著雪男卻背過身,幾乎把自己擠出門外!

「想幹什麼啦!雪男?喂?」

把我擠出門外也不能解決問題啊!現在不是誰保護誰的問題,要先滅火!不要再把我往外擠啦!可惡!既然這樣——

燐退開一步,轉而往其他空間鑽去,正打算衝進門裡時,雪男的動作引起他的注意──說實話他一直都很好奇雪男拿著槍和聖水是想幹嘛,當燐看著雪男把聖水拋向火焰上方開槍、正想喝采『雪男你真聰明!』時,完全忘記聖水對他也有用!!

先呆了一下,然後聽到一種很不真實的燒灼聲,等燐發現自己真的很痛跌坐地上開始慘叫,一臉慌張的雪男先脫掉沾到些許聖水的麻質背心,才靠過來蹲在自己面前。

「沒有沾到太多吧?還好嗎?」

「一點點聖水小意思啦!……唔痛!」嘶……扯到還是有點痛,惡魔當驅魔師也挺不方便的……

燐也沒想到被聖水濺到的傷口會惡化得這麼快,一邊很痛一邊又很驚奇,但看雪男一臉認真地用麻質背心的反面拭去水漬研究傷口,一點點的罪惡感和另一種微妙的彆扭開始讓燐坐立難安,只好無意識的扭動尾巴。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給雪男療傷,但這樣安靜被照顧的經驗並不太多……以前在教會不是被老爸就被其他人嘻笑一番……才想到這邊雪男已經抬起目光,因為距離太過接近而根本沒有閃避的機會。

「還站得起來嗎?」

唔……太近了啊……

雪男抬頭詢問,突然變近的距離讓燐莫名地非常介意。可是又不甘心退開,真要抱怨什麼好像又太小家子氣,雪男也是為自己療傷才靠這麼近嘛……燐在心中煩惱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雪男卻已經站起來,伸出手又問了一次。

「還站得起來嗎?」

「當然了,但是也不需要抓著手吧……」

被拉著手站起來,燐心中的煩惱和彆扭就像方才的火災一般進展到糾結的程度。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