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

亞當如預料的在X教授的辦公室逮到X&Y兩位同事的時候,對於這一點都不意外的反應從胸口升起一股強大的氣流。

那是沈重的嘆息。

「亞當,為什麼是你嘆氣?」學弟把茶壺貼在掌心試試溫度,覺得還夠熱,又倒了一杯給學長,才把剩下的茶往自己杯子裡倒。「面對這麼不幸的消息,應該是我們要嘆息吧?」

「──我鬱悶。」因為你們震驚不夠震驚,低落不夠低落,悠哉得很──早知道我就打電話!!

你們兩個那種相當於『哎呀下雨啦?』的反應是怎樣?

「雖然無照,」學長對於學弟的現泡熱奶茶向來滿意。「但給我錢的話,當個打工的諮詢師也可以喔。」

「不,謝謝,我不需要。」

「真遺憾啊。」

「是啊。」

遺憾個鬼!

「總之,明年你們兩個就是二年級的班導,班級名單、學生資料等等的東西,下禮拜應該就會送到你們手上,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原來如此啊。」學弟笑了,同時網開一面的讓學長多吃了一塊餅乾才把點心收走。

「果然還是很遺憾呢。」學長咬到餅乾心滿意足,看著亞當一臉痞笑。

真遺憾我們都沒有問題想問你呢。

「喂……你們把我當笨蛋啊?」我是好心耶!「枉費我還提前幫你們威脅學生!」

「嗯……雖然很感謝,但我喜歡自己動手威脅人,」學弟彷彿這時候才想到應該給客人一杯茶,但茶壺已經空了,於是『勉為其難』的給亞當一杯礦泉水。「觀察那些掙扎驚懼的表情其實很享受。」

「「變態……」」

學長與亞當忍不住(很小聲地)異口同聲,然後又惺惺相惜地握握手。

「嗯咳。」

「反正我們明年當班導。」學長一秒正坐,目不斜視,端得一副大義凜然的詭妙模樣,反正他旁邊這個心眼小的沒意見就好。

「對。」亞當想想。「你們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或意見?」

「嗯……」學弟想了想。「也算有。」

「喔?」

「系上能借我們演講廳開聯合班會嗎?」


● ○ ● ○ ● ○ ● ○ ●


說起來,學長學弟對於當班導這件事也不能說不驚訝。

但既然已經是教授跟副教授,聽到這個消息,驚訝之餘也就是『終於輪到我們啦』的這種心情。

總之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嘛──當然這句話不能說給亞當聽,那些許的善心兩人還是拿得出手的。

至於為什麼非得借用演講聽──能容納兩般人數的教室其實也不少──

『這樣才不會卡到借用教室的人嘛,演講廳畢竟用得少。』

系辦小姐對於學弟的笑容不疑有他,但真相只是學長曾經誇獎過演講廳的空調和椅子而已。

不管怎麼說,既然無法避免,當然要挑最舒爽的環境,做其實不那麼想幹的事,那麼,挑學長比較喜歡的地方,開人生中第一次當班導的班會,似乎也別具意義。

班會中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公式化的事,差別只是兩班一起,可以一起公告的就只說一次,各班事務就是各據半場分組解決,等輪到導師的時候,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兩位笑瞇瞇的男士身上。

「好啦,我們就是你們的班導,」簡單的開場。「因為我們兩個是一家人,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們也是。」

顯然Y教授的說明不只沒能獲得共鳴,也沒提供他心目中『愚鈍的孩子們』足夠的資訊去理解那個『也是』究竟是什麼。

那一片茫然的驚嘆號與問號在Y教授心中真是太不應該了,怎麼可以無法理解呢?唉。

「簡單來說,」嗯沒關係,笨蛋很多我知道,身為班導,我體諒你們。「當你們找不到我的時候,記得去找X教授;當你們想要哀求X教授配合你們的活動的時候,記得先來賄賂我──」

眼看越說越不像樣──學長再說下去搞不好會出現全新一期的的價目表──學弟決定把話接過來。

「當然,我們會配合你們的活動,『盡量』。身為班導,我們也會替你們收爛攤子,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做很多行政工作,所以,」學弟露出了足以讓人覺得看見天使的笑容,學長卻惡狠狠地打了個冷顫。「我慎重的勸告你們,不要增加我們的工作。」

因為學弟笑得太漂亮了,於是就有無知的孩子很自動的接上『如果這樣……會……怎麼樣?』的句子。

因為學弟是個言出必行的人,所以學長在心中黯然的跟他美味的賄賂品說再見。

「如果你們讓Y教授很忙,備受冷落的我就會心情很差,而我心情很差,我就會很健康的發洩出來──例如為難你們的必修課,為難帶你們實驗課的研究生,以及為難你們學長姐的必修課。東方人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所以我會持續這種討厭的行為直到我心情好,或者你們消失──例如被踢出校園──當然,也可能是你們終於讓我滿意。」

學弟點點頭,對於學生的驚訝不以為意──這只是最初階的威脅,平凡到沒有創意。然後說出另一部份。

「而你們如果讓我很忙,好吧,我可能會沒空為難你們,但是Y教授就會缺乏我的關愛──例如美食,例如甜言蜜語,或者是缺乏我為他熨燙妥貼的一件襯衫──然後對你們一向縱容的Y教授就會忍不住發揮創意讓你們沒空發揮創意。」

威脅還是很籠統,但氣氛很有壓迫感,學生在威脅以及聞名不如見面的強烈閃光中全體靜默。

「結論,只要不是太白癡的麻煩,我們兩個或許是你們碰過最好的班導,保證有求必應,還有什麼問題嗎?」

學生A舉手:「所以怎樣才算白癡的麻煩?」

「例如你現在耽誤大家的時間。」

雖然很惡毒,但是兩班學生都忍笑忍得很辛苦。

然後又一個學生舉手。

「Y教授,所以你比較喜歡什麼呢?」

「甜食、短裙細肩帶的美女、貪小便宜、實驗與創意,還有我。」

學弟飛快的接著回答,學生們只見Y教授從興高采烈到摸摸鼻子尷尬點頭,金字塔的階級瞬間完成。

至於閃光以及X教授的威脅,從剛剛開始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教授,如果我們要辦聯誼的話,你們會幫忙介紹嗎?」又一個學生舉手,表情跟內心都是同樣的忐忑不安。

「靠教授幫忙介紹聯誼實在是丟人現眼倒了極點,所以在你們出去丟人現眼之前,」學長終於插入話題。「我想我們可以先辦一個評分大會,讓你們知道在女孩們的心中自己是幾分……喔,就半年後好了,第一名可以獲得一筆約會用的獎金。」

「真的嗎!?」全班學生都雙眼發光。

「當然。」反正有導師費。

「教授!我質疑公平性!」

「放心,你的人生從來沒有跟你的身材一樣公平過。」不補強一下好像有點人身攻擊,有鑑於現在是班導,學弟決定多說兩句。「就算愛情是盲目的,沒有美感也要有手感,你可以合理的考慮改善自己的手感。」

「所以教授,」每個班上總是有那麼幾個無知的勇者,弄錯開玩笑的對象。「你們可以提供手感做為參考嗎?」

「「噢……」」

兩位教授發出意味深長的音色與微笑,慢條斯理的點點頭。

「真是值得紀念的一刻,」學弟的微笑充滿樂趣。「當班導的第一天就被性騷擾。」

「而且還一次兩個『男人』,」學長真心誠意的開始鼓掌。「同學,這麼重口味很讓人擔心你的未來啊。」

有笑不出來的人就有笑得出來的人,幾個學生起鬨地問著可以摸嗎可以摸嗎,學弟朝學長看了一眼後,笑著扯鬆領帶,演講廳瞬間響起一陣劇烈掌聲。

「不過,摸一下,當一科。」學弟言笑晏晏地解開領口的第二顆釦子,然後刻意地停在那裡。「難得的特價機會,畢竟是第一次當班導,所以就給你們一點大放送的福利好了,不然這種價格實在破壞行情──誰要先來摸摸看?」

教授這是性騷擾──雖然想這麼吶喊但好像哪裡不對。

摸到爽被退學也甘願──好像有賺到又好像沒賺到。

總之先摸摸看教授應該不會真的當人吧──就因為現在覺得不摸白不摸然後被當這不是超蠢的嗎!?

「沒有喔?沒有?限時三十秒還沒有人上來就特價結束喔──」學長煞有其事地開始倒數。「沒有、沒有、沒~~有,OK,特賣結束,班會也可以結束啦,同學們,我們也是第一次當班導,大家請多指教啦!上別的老師的課時別上FB打卡啊,要做壞事就不要公佈出來,記得啊。」

「有任何不白癡的問題都可以到實驗室找我們討論,位置和聯絡電話班代剛剛已經告訴你們,你們班版上的問題我會視心情回答──當然,你們在那邊任何的不當發言我都會當作沒看見,不用太擔心。」學弟拿起手邊的資料夾,那是下堂課的學生名單以及參考書目等等要發給學生的資料,心想正好跟這些小鬼的學長姐分享開完班會的感想。

「再見,各位。」兩個教授輕鬆愉快的走向門口,又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對學生補上最後的叮嚀。「祝福各位都能堅強的活下去。」


● ○ ● ○ ● ○ ● ○ ●


二年級的學生已經不是菜鳥,但也僅僅是自以為老鳥的程度,所謂境界中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是山,這小大二也就勉勉強強算是『看山不是山』的程度。

所以要在山裡活下去,依然很需要山裡沒老虎。

可惜山中惡虎開完班會之後安分了兩週,學長開始無聊了。

他覺得他應該做些什麼,例如辦活動,例如誘勸這些孩子辦活動而他提供獎金,或者懸賞他們在系上各種比賽的戰績──他甚至可以拜託家裡輔導的孩子們帶點正妹給球場上的戰士們虛幻的胡蘿蔔啊!

身為班導,除了解決麻煩,怎麼可以這~~~麼的消極無所作為!?

至於參加大量活動之後這些孩子們會不會被當光光,則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你覺得呢?」

中庭的午餐進行中,學長嚼著清爽的河粉,筷子停在漂亮的蒸餃上,旁邊還有一小盒羊羔凍切片當小菜、一小盒蛤蜊莧菜,切開的高麗菜捲剛好一口大小,看起來跟花一樣美麗,筷子挾下去卻不會散開,鮮美的雞湯味和蔬菜的甜味充滿幸福的層次變化,咬到最後,裡面居然還有整塊的魚肉。

學弟『嗯?』了一聲,倒了杯熱茶放在學長手邊。

「別用一個『嗯?』來回答我,快想想辦什麼活動比較好。」

「……你不考慮辦個跟讀書有關的活動?」

學弟這麼說不是良心發現為學生考慮,純粹是動態活動遠比靜態活動麻煩,而且看書的白癡總是比跑跑跳跳的白癡更不礙事一點。

「讀書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辦什麼活動?他們是學生耶,所謂的充~~實生活就是要額外增加,快快快,我在班會上已經舉辦一個選美品評大會,你也來想點什麼啊!」

「你那不是舉辦,只是預告。」看學長咬著他剝好的蝦子滿臉不同意,學弟就知道學長忘記很重要的事情。「你還沒公佈活動內容、活動規則、項目、時間、地點,而且你既然要強迫參加,總得展現有效的強制力。」

「強制力?那很簡單啊,」吞吞吞。「就跟他們說,期末考卷有三個等級,簡單、普通、夢魘,對應應到人數100%、75%、50%,如果全員到齊且反應良好,酌情加分,如果人數連50%都沒有,考卷就變成地獄等級。」

「你只想好了強制力的項目。」

「當然,我才上兩次課。」誰會那麼早想好考卷題目?

「我是指活動。」

「嗯?這種東西不是要發揮民主的力量嗎?」學弟你什麼時候跟老媽子一樣變得這麼勞碌命了?「上班版辦投票啊,提議項目通過的可以獲得期末成績任選一科加十分。」

「任選?」這麼好,還十分?

「唉呦,我們跟同事說還不就是那一兩句話,但讓十分變得辛酸也是一兩句話。」十分很虛幻的,重點一直是十分前面有幾分啊。

「嗯哼。」也是。

「所以啊,我已經辦了文藝項目,你得要想想其他類型的活動。」

「他們還有學院盃。」

「你看過他們打球嗎?」我知道你跟我同進同出,我看到了你一定也看得到。「你覺得那樣會贏?」

「……學長,」學弟沈默了一下,把最後的高麗菜捲吃掉,輕輕啜了口茶。「你又跟誰打賭了?」

「哎?啊哈哈,沒有啦──」

「喔?真的?」

「……財經系跟應用數學系。」

「……你一口氣跟兩個學院的人戰起來?」

「不,只是打賭,真的,」發現學弟的笑容有優美化的趨勢,學長開始乖巧的掛保證。「而且我有記得把學院長拉進賭局充分利用。」

「然後?」

「唉呦,能不要輸就不要輸嘛!」學長邊收桌子邊偷偷戳學弟。「幫個忙咩。」

「你當我是神啊?怎麼可能有辦法。」

「所以神辦不到的事情你一定辦得到。」我當然知道你不是,你是魔鬼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如祤
  • 好久不見的學長、學弟耶
    他們的班導生活感覺好有趣...我也想要有這樣的班導...
    雖然有利有弊XD...但是我可以接受
    期待後續!!!!
  • Wreet
  • 喔喔喔〜〜
    吃芥末日前還看到學長和學弟好幸福
    那那那、
    我可以敲一下某龍與某魔法師的故事嗎⦅小聲摀臉
  • 對不起我今年沒有寫QDQ 說好今年要出本也延期,但明年(對不起又是明年)我真的會寫!!相信我!!

    Arales 於 2012/12/20 23:59 回覆

  • Wreet
  • 我相信你,
    我會在坑裡等你喔(((o(*゚▽゚*)o)))
    看到實驗室番外也很驚喜、開勳喔
    X教授,我愛你 (亂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