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先放個之前歸途愉快的露天賣場(含特典的賣場) →

再來放剛剛更新的共生的露天賣場 → 

 

至於共生的心得跪求大家來這邊陪我跟小伙伴灑個花! 共生心得回收區

---------

至於書籍資料請見:

歸途愉快

共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次聲明--不接受任何場領付款這種預購方式
公告上已經寫明,需匯款後填寫預購單才算完成預購手續,
凡在預購單上填寫場領付款並且真的沒有預先匯款者,屆時一律不予承認其預購資格

另外,也請不要再寫信詢問可不可以,謝謝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 ■

 

 



梁柏安承受第一拳的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但王宏甫的那一腳讓他痛了很久,貼上藥膏是有好一點,但站起來後還是怎麼動怎麼痛,讓他只好死了心地放棄開店。可身體的狀況讓他在家也沒辦法做什麼家事,連在地上滾都會抽兩口氣,最後除了滑手機、做消腫的冰塊,就只剩堆著抱枕懶骨頭在電視前打電動這個選項。

但他實在太會迷路,在同一張地圖死五次後梁柏安放棄了,呻吟地爬起來把電視跟主機都關了,才帶著冰桶臉盆毛巾爬回房間的床上,連帶著腳印的睡衣都沒換就直接睡。

原本以為自己會睡不著,結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昏睡過去。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更痛了,吸著氣把藥膏撕下來,摸黑把房間的燈點亮。

撐起身體掀起衣服低頭看被踢被揍的地方,不太腫,但很痛,哀嘆三秒自己辛辛苦苦養好的皮膚就這樣被王宏甫給踐踏成五顏六色,才拿毛巾包著冰塊往受傷的地方貼,然後緩緩地吁了口氣。

疼痛的感覺開始下降,漸漸被冰得沒感覺時梁柏安就換個地方繼續冰敷,等會痛的地方都冰麻了,才依稀有點飢餓感。可梁柏安實在不想動,索性催眠一般地著睡著就不餓,還真的又睡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梁柏安整個人睡得迷糊,身體一動痛得慘叫才深刻地回憶起自己現在就是個傷患,旁邊臉盆和冰桶裡的冰塊早已融化,身上的疼痛也進入到一個微妙的階段。

好像不戳他就不會痛,行動好像都還好,至少那種疼痛能忍受,可是動作到某個角度或某個姿勢,那種疼痛又強烈到好像連心臟都悶悶地顫抖,痛得完全無法呼吸。

梁柏安換衣服就時不時因為疼痛而表情僵硬,走去廚房的動作也比平常輕緩,一邊想著還有什麼可以吃一邊考慮晚上到底能不能開店時,王宏甫居然又來了而且還是自己開門走進來!

「你怎麼……」怎麼有我家鑰匙?

「昨天拿捷運卡的時候就順手拿了,反正你不出門。」

王宏甫甕聲甕氣地說道,本來就偏沙啞粗硬的嗓音聽起來更像沙子從篩網落下的聲音,將帶來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攤開後就自顧自地坐下,梁柏安有種喝到RAINBOW Shots的感覺,一層一層全是不同的味道不同的顏色,看著美麗,味道卻沒有外表驚艷,只是足夠多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這美美的封面~~ 

※ 即日起預購開始預購截止日為8/7 (對不起超短的請不要揍我 >_<)


詳情下收↓↓↓↓

 

 

 
 
 【刊物資訊】

【書名】歸途愉快
 
【作者】Arales

【封面】嵐星人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到我又開始貼更新就知道我關天窗了..........ORZ

--

 

李佩雅好久沒有帶著自家相公晚上出來喝酒,站在熟悉的老地方發現燈黑黑,頭就先歪一邊,只想了幾秒就把視線轉到四周的店家,確定這排燈該亮的都有亮、日期沒記錯,就若有所思地回頭看著鄭可敬。

「相公,沒開門呢,要轉戰大雷先生甫哥哥的熱炒店嗎?」

「就看妳想喝什麼酒,我沒意見。」鄭可敬想了想,還是冒著被戳的風險提醒自家娘子。「就是小心下酒菜點多了會胖。」

「你都這樣說了,那我決定要叫大根他們出來,怎麼可以只有我胖!!」

「他們最近很忙喔。」

李佩雅抬頭確認真假,悻悻地收起手機,最後還是決定去王宏甫家的熱炒店喝兩杯,一方面是想喝酒,一方面是想知道梁柏安的酒吧為什麼沒開。

開車鑽過太過剛好的巷子,擁擠緊迫的距離讓車上的兩人摒息又鬆口氣,抵達熱炒店的時候,店內座位半滿。

有別於酒吧的安靜或者那種由低語交織出的嗡鳴,熱炒店則是新聞、台語歌、和一種不怎麼吵鬧也令人覺得肆意的喧嘩,所有的人都很隨意,聊天音量完全依照個人風格。

每一張桌子都是由聲音區隔的島嶼,喧嘩聲既是海洋也是飛鳥,區隔彼此,偶爾帶來另一個海岸的氣息如橫渡的飛鳥降落、壓彎樹枝、踩落被浪花飛濺的碎石,然後又離開。

飛鳥只是經過,帶來一些影響但沒有太多意義。島嶼不會在意這些過客,飛鳥也不在乎並非終點的陸地,最多就是對彼此有些好奇,卻終究毫無猶豫的分別。

世界因無數聲音的區隔而安靜,李佩雅拿著啤酒痛快喝下、自得其樂,終於在她點的菜全部上桌之後,自得其樂化為兩聲哼哼,好像發現什麼有趣的事情又有點不爽,讓她打算離開島嶼。

「老婆?」

「可魯乖,我去找人問個八卦。」

「他們現在很忙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