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李光博笑罵道,把人推開,梁柏安『唉呀!』一聲地喊著『我滾了~~』,轉轉轉地滾回吧台,開始問小雅那幾個認識好幾年的孩子們要喝什麼。

小雅笑瞇瞇地拿走他手上的粽子去裡面的小廚房加熱,看見小雅的動作,她男朋友以及那些朋友也跟著去廚房把小菜端出來,跟他比較熟的徐伯偉笑嘻嘻的打完招呼又低頭去跟另一個神情淡然的男人說話,這群人中這個人他見過的次數最少,李光博知道這個人的名字,也知道這個人就是徐伯偉的男友。

而他們或許有機會在一起很久很久。

「幹嘛?」梁柏安靠上來,把一杯琥珀之夢放到李光博手上,李光博回頭才發現損友已經將整桶飄散著水果香的血紅雞尾酒放在吧台上。

「你弄了Sangria?這個跟粽子配嗎?」家庭調酒的首選,但這款西班牙調酒應該從來沒想過他可以挑戰屈原吧?

「放心,我調得比較甜。」在飲料的世界,糖是萬能的。「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問題?」

「壽星,你不是想開了、放棄了?」梁柏安用酒杯碰碰李光博手上的酒杯,輕輕的聲響只有兩個人聽得見。「那幹嘛出現這種表情?」

「悲苦啊,」淺啜一口琥珀色的酒液,琥珀代表永恒、透明、純潔,象徵愛情的永恒,到底是人類做著琥珀般的夢境,還是琥珀所懷抱的夢?「孤單老壽星,看著燈塔林立,我悲苦兩下不行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光博呼吸還沒恢復,就看見邢維跑回來,正想說你先跑,我會慢慢走上去,邢維啥也沒說地就抓住他的手,拉著他重新慢慢地往前跑。

手被握住、手臂貼在一起,熾熱的溫度和汗水赤裸的傳來,還沒減速的心臟瞬間工作得過於賣力,跳動得胸口發疼,李光博想掙脫,邢維卻抓得更緊。

「不可以……停下……」邢維喘兩口才說幾個字,跑到這種程度,說話比跑步還消耗體力。「停了……就跑不動。」

因為剛剛等於稍稍休息過,所以又有點體力,但不代表李光博就真的有體力。李光博想說自己真的跑不動,但被拖著跑沒多久,不只說話的體力,掙脫的體力也修耗殆盡……李光博真想問邢維還要跑多遠,他根本就是被拖著跑,麻木地被拖著,兩個人的熱度糾纏在一起,有種連路都看不清楚的虛弱感。

「夠……了……」

簡直快不能呼吸了……李光博擠出迴光反照的力氣終於甩掉邢維的手,沒想到另一隻手又被抓住,這次他是真的跑不動,索性直接把頭抵到邢維背上、慢下腳步,邢維也只能慢下來,因為擔心李光博累得直接坐來下,手還是牢牢抓著沒有放開。

累得雙眼一片模糊,呼吸間全是汗水的味道,李光博感覺速度從跑變成走,腳步依然沈重,大腦卻彷彿在飄,無法分辨因為疲勞還是因為熱。

很想把滿是汗水的臉貼在眼前的背上蹭兩下,但不甘心的憤恨還是比趁機吃豆腐撒嬌的念頭多,於是李光博稍稍抬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被這麼一說好像又有點害羞。「反正被偷看我也不會知道,你還是偷偷看好了,你說不客氣,」邢維深呼吸搓胸口,再緩緩吐氣,表情認真嚴肅。「我突然覺得好像、有點、嗯,還滿害羞的,你偷偷看好了。」

李光博拎著背包,輕笑地搖頭,也沒回答他是不要要偷偷看,只是一路笑著上了邢維的車,完全不問會被載去哪,只是看著窗外發現正遠離台北市,漸漸來到他不認識的地方。

果然,要活得不無聊,就要有踏入陌生之處的勇氣和旅伴啊。

「看到什麼好笑的?」

邢維邊開邊找停車位,眼角看見李光博靠著車門凝視窗外,近乎竊笑的表情非常愉快,忍不住想知道外面是什麼東西這麼好玩。

「嗯?」李光博回神,偏頭,邢維好奇的側臉忽明忽暗,白天那一點點的憂鬱,在這樣的凝視裡緩緩沈澱,忽然有了不會被擾動的寧靜。

「我說,看到什麼好玩的嗎?」邢維發現李光博望著他半天不說話,好奇心更重了。「你好開心。」

「沒,沒什麼。」李光博懶懶地坐著,放縱自己去凝視。「只是難得坐在副駕駛座,看什麼都有趣。」

「就這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 ● ○ ● ○ ● ○ ● ○ ●


「喂,光仔,你們午休了吧?」

「……大雷,高中以前才有午休。」

「啊你們中午都不吃飯的喔?」

「當然還是有時間去吃午餐。」

「那就對啦,」手機彼端粗而沙啞的大嗓門露出『真搞不懂你在說什麼』的語氣。「快啦快啦,我送愛心便當來了說,就在樓下──你們櫃臺不是美女就是帥哥捏!」

樓下?
李光博痛苦的隻手掩面抹兩下,有朋友送午餐是很溫馨沒錯,但他很含蓄很害羞,所以──

可惡……好丟臉……臉丟到其他公司去我明天還搭不搭電梯啊……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