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讀前的追加防爆頁--


◎ 老梗、肥皂(我覺得有)注意

◎ 惡搞(大概有)注意

◎ 無法忍受神職人員被意淫者勿入

◎ 以下H文開始,如果覺得好笑就大聲笑出來吧,我自暴自棄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活動的使用條件

◎ 使用的關鍵字如下
[場景] 白茫茫的草原
[物品] 香菸、手工小聖誕樹
[食物] 鮮奶油、聖誕烤雞、年輪蛋糕、布丁、彩色的棒棒糖、巧克力蛋糕、咖啡、烤馬鈴薯
[姿勢] 揪住領口

◎ 使用的關鍵句如下:
喂、你到底要不要回家?
啊……看到日出了……
我要讓你下不了這張床
昨天,我想你;今天,我愛你;那明天呢?



--閱讀前的追加防爆頁--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努力的丟照片給姊姊們才發現,手上有徐伯偉出現的照片,還真的全都是吃飯時的照片。

『你這到底是溫飽思淫慾還是酒肉朋友?』

本來真的只是很實用的朋友加上酒肉朋友啦……

『所以做過之後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姊姊的問題也正是陳國紹困擾的問題,徐伯偉真的非常努力地要把自己從淤泥升級成肉,等陳國紹發現的時候,才驚覺一年多來他已經被徐伯偉養習慣,糟糕物之外的腐敗生活徹底腐化他的意志力,以致於上床就像蟻穴之於堤防,目前潰堤得太過嚴重無法評估災情。

……我該不會是沒有愛就做出愛來的的類型吧……

雖然嘲笑徐伯偉是隻菜鳥,但他的經驗也沒多到哪裡去,做愛或許可以,戀愛經歷就乏善可陳,上大學除了嗜好就是想著努力唸書,畢竟他總不能靠姊姊養,就算那張紙很垃圾他也需要它漂亮點,打工經驗什麼的反倒容易像刷副本一樣的刷出來。

陳國紹沒有繼續回答姊姊的問題,而是扯謊說有朋友來了下次再聊。窗外滴滴答答地下起雨,雨聲逐漸變大卻讓人平靜下來,愣愣望著窗外被街燈描繪出的雨線,突然覺得每個人待的地方都是孤島。

發呆到一個很舒服很空曠什麼都沒想的時候,鑰匙的聲音讓他驚醒過來。陳國紹拿著杯子往外走,就看見徐伯偉正在脫外套,卻沒有冒雨回來該有的狼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種說不上是後悔,但應該似乎又有點悔恨的感覺,是在鬼迷心竅的半個月後才開始變得強烈。北部的天氣開始像個正常的冬天,烤地瓜炒栗子也開始在路邊夥同雞排滷味一起散發出邪惡的氣息。在這麼適合囤積熱量進行冬眠的季節,有個自體產能的生物熱抱枕應該是很美妙的一件事。

但就是太美妙了。

『真不想承認!這是年輕氣盛所犯下的錯誤!』

夏亞大人的感慨應該牢記才對,現在悔恨真得太晚了,再怎麼不承認也已經確實且微妙地交往半個月,肉體派的溝通方式也紮實深入地進行了數次碰撞。

因為不想輸了就腐爛,但體力又不是一兩天可以超越對方的事,於是便想以技巧取勝。俗話說賭徒的負債從不甘心開始,等驚覺磨練技巧和『至少能兩敗俱傷』這種計畫背道而馳的時候,他已經被磨練得渾身發軟顫抖呻吟,在求饒未果後非常不堪回首地……

啊啊……混帳啊……真不想承認啊……

耳邊迴盪起自己的啜泣的哭聲和呻吟,理智不想承認記憶卻開始自動播放,偏偏還有子母視窗插播『可是很爽……』的裡聲道開啟——這絕對是天大的錯誤!!

在學分這麼重的大三縱欲對嗎!?在眼看就要去日本看MF演唱會的時候分心對嗎?我寶貴的心靈支柱以及金錢來源正等著我全力以赴,怎麼可以——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沒在封底放文案了XD 真的是好久不見的封底文案
---------------------------

人生就是永無止盡的戰鬥啊啊啊啊~~~~~~~~

「--我們來做吧。」

咦?

徐伯偉喜歡上同學兼室友的陳國紹,本以為告白失敗後要直攻本壘比越級打怪還難,
但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對二次元比較有愛的傢伙居然會邀他上床。

「……因為眼睛被下水道的淤泥糊住了。」陳國紹掩面說道。

……原來我連肉都不是。

勇者的起點從淤泥開始,魔王的終點似乎是有點傲嬌的公主。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陣狂風暴雨鳳鳳顛倒鴛鴛相報,歷經狹小的浴室和狹小的單人床後,事情的進展就像巴薩拉有勇無謀地高歌衝向宇宙而且絕對不會被擊落,陳國紹對於還活著這件事產生了凡人該有的感動。

地球的一切都令人很懷念呢。

趴在床上完全不想動,徐伯偉在身邊坐著,不知道在呆什麼,過了好久才開始動,陳國紹覺得昏昏欲睡,就在這時候某人的臉湊過來。

「……要去洗澡嗎?」

……所以你下床就是為了讓頭變低?陳國紹轉頭一看就知道對方是跪在床邊然後上半身趴在床上,想到這個人還是全裸的就覺得畫面很搞笑。

「……浴室很小。」剛才五體健全就已經洗得很辛苦了,現在還要兩個人一起洗是不可能的吧?

徐伯偉很明顯的表現出失望,一臉幽怨地伸手撫摸他,摸得陳國紹很介意又很想睡,等對方把話說完等到差點不耐煩的時候徐伯偉卻又離開,沒多久帶了條毛巾回來,很體貼的幫他清理。

「……所以你到底還想問什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件事——」」

陳國紹和徐伯偉旋即沈默。陳國紹從二姊家回來的數日之後,兩人不約而同地提著晚餐回家吃就是想說什麼,但同聲開口的意外又讓各種心理準備變得微不足道。

因為都想著該不會等等又這麼蠢的一起說出『你先說吧』——經典老梗得簡直就是笑柄的狀況誰也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於是兩人只好低頭吃便當。

吃著吃著,陳國紹才發現徐伯偉的便當菜色真好,忍不住掀起對方的便當蓋想看是哪一家,但是大批發賣的紙餐盒什麼線索都沒有。

「怎麼了?」徐伯偉也看看自己的便當盒,看不出所以然。

「……哪家的菜這麼好?」怎麼想都不覺得徐伯偉會花錢多加菜,所以這傢伙又從哪裡開發出新據點?

「咦?啊,那菜分你一點,」徐伯偉豪邁地把菜每樣都撥了一半給陳國紹,看對方皺眉,於是又夾了些對方的菜讓陳國紹安心。「這家有點遠,我上次騎摩托車經過的時候看到菜好像不錯,今天想說買買看,沒想到他七十塊菜這麼多,下次叫班代班會訂這家的便當。」

「說得也是。」至少量很、唔……不錯吃……這樣真的有便宜。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啾!」

「咦?小紹,感冒了?」

陳國紹揉揉鼻子,看自家二姊從廚房探出頭一臉擔心,目光飄到二姊背後一臉兇相的大姊,表情立刻變換成徐伯偉他們作夢都想不到的狗腿笑容。

「沒啦,沒事,大概是同學借不到筆記在背後唸我。」

手上拿著長筷的二姊仍是一臉擔心,陳國紹正乾笑地想繼續掛保證,他大姊終於開口說話,把二姊推回廚房。

「別擔心,小紹一看就沒感冒,小孩子打個噴嚏算什麼,妳去做菜,我來關心。」

「唔……姊,那妳別關心到小紹吃不下飯喔。」二姊略略沈吟,點頭,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中肯讓大姊嘴角抽搐,而背後的么弟正拚死忍笑。

「放心,他一定會吃下去。」大姊笑著保證,等妹妹進入廚房,立刻轉身,眼神如刀地走向不敢逃跑的弟弟。「來吧,我們談談。」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死攸關的期中考讓謝歸有了可以冷靜的時間,至少考試前間他沒腦力去苦惱『好朋友居然是GAY!』這種很簡單也很糾結的問題,等到大家考完一起坐下來吃飯,這件事都過去半個月來才重新糾結未免也太搞笑。

不得不說衝擊過去之後,鄭可敬說的話不只是有道理,雖然還是覺得怪怪的,但也沒什麼特別,再加上正港台灣人的天性,八卦好奇什麼的念頭說不定還多一點。

於是等到能閒閒坐著的時候,謝歸吸著珍珠奶茶,發現想問的問題像吸管裡的珍珠填滿嘴裡,嚼碎之後通通混在一起只知道這些都是吃的。

「謝歸,」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的徐伯偉正玩著借來的PSP,存檔後改放音樂,不知道同伴到底想說什麼。「不管你想問什麼,問吧,被你這樣盯著有夠噁心。」

「靠夭!我還沒嫌你噁心咧!」

「PSP哪裡噁心了?初音巡音都是正妹耶!」

「……你很嚴重的宅化了……不對,」謝歸把珍奶推一邊。「身為一個GAY開口閉口正妹像甚麼話!!」

「就算不是GAY,你不也會有覺得某些男星很帥的時候?」徐伯偉挑挑眉毛,這種時候格外無法瞭解『一般人』的想法。「我喜歡男的,跟我對人類的審美觀不衝突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