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當初也超感動,然後大姐補上——別高興,以後我會全部跟你男人請款,你就找個能養你一輩子好男人,如果是爛男人,我就賣了他還債。」

「哇喔~~好威~~~」

陳國紹瞪了徐伯偉一眼,等對方一臉老實之後才接著說下去。

「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呆呆問人家還不起不要我怎麼辦,」陳國紹深吸一口氣,苦笑。「大姐說敢甩了我的一定是爛人直接賣了就好,二姐說……多找幾個更好的就好,錢不會很多不用擔心。」

「你一定超想說『問題不是這個』吧?」

「現在也很想啊。」

「可是賣就給她賣,你就等著收去找新男人安慰自己。」

「……你一定沒戀愛過,對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情題要這麼長的小說會賣不掉喔。」陳國紹很沒禮貌的聽到打哈欠。

「這是我內心的獨白,是重要的情感轉變場景。」

「我對這種寫作方式沒有愛,動畫電影勉強還吃的下。」

「你對我有愛就好,吃什麼電影來吃我啦!」

「也沒有耶,完全沒愛。」

「凹嗚嗚嗚嗚嗚嗚~~~~~~」徐伯偉該得如喪考妣。「你怎麼可以這樣~~居然連好人卡都不給我!!」

「喔,你要啊。」陳國紹忍不住笑了,吸口氣打算一本正經地說出『對不起,你是個好人。』,正要開口就被徐伯偉一把摀住。

「——你敢說我就強姦你。」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怎麼?不願意?」謝歸跟鄭可敬一邊一個拐子,壓得徐伯偉不得不低頭。「受人恩惠『點滴』以報,嘖,兄弟,你該不會連點滴都拿不出來吧?」

「是泉湧吧?」

「你泉湧得出來嗎?」

「拿片子給我,我泉湧給你看。」

「去死!你對著阿宅去『泉湧』吧!」

徐伯偉靦腆害羞的表情又引來一陣笑罵,但天知道他是真的害羞靦腆——萬一真的『泉湧』怎麼辦?

雖然目前只有跟左右手交往的經驗、道地的處男一名,但同時他也是個貨真價實的GAY——雖然並不是看到男的就有反應,但陳國紹很不幸的就像掛在馬前面的紅蘿蔔、放在貓前面的木天蓼——對他心中狂奔的小鹿有急需列管的影響。

小鹿太有精神也是很讓人困擾的啊……徐伯偉一手扛著棉被一手夾著主機,既不覺得是一見鍾情這種化成灰、笑到哭的梗,大概也還不到喜歡的程度,愛啊什麼的光想就覺得夏天真涼。

默默覺得自己方才似乎有文藝化的傾向,徐伯偉打了個寒暫,放下東西甩手休息原地小跳步幾下,把剛才那些應該是控制碼的詭異訊息跳掉。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徐伯偉用力踹隔壁寢的房門,邊踹邊打哈欠。「醒了沒!!起床啦!起~~床~~!班代打來說洪老正在一個一個點名!我要走了啦!!」

「好啦!!」寢室門慌亂打開,竄出兩顆頭髮亂翹的頭,甩門拔腿就跑,邊跑邊回頭喊人。「喂!徐大根!你在那邊發芽喔?!還不跑!!」

「靠!死阿龜!你才該邊長青苔勒!」徐伯偉拔腿追上。「你們家阿宅勒?」

阿龜跟另一個叫可魯的男生同時『嘖!』一聲。

「陳阿宅超有情有義的啦!」可魯邊跑邊亮出假單。「他請假,今天要交的作業在我手上。」

「他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徐伯偉邊跑邊甩尾,抓著樓梯扶手過彎上樓。「我昨晚還在雞排攤碰到他。」

「他就是昨天請假,」總算快跑到教室,三個男生邊平復呼吸邊放輕腳步,講話也變得偷偷摸摸。「據說要搶今天早上十點開賣的限量品,所以昨天找了個理由提前請假。」

「靠……」這樣也行?徐伯偉傻眼。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仲夏之夜,關店之後戈培爾先上樓,布朗尼收拾完杯子才關燈鎖門,當他低頭鎖門時,突然感覺到有人伸手輕點他的肩膀叫他,布朗尼以為是戈培爾,沒想太多地回……

----!!

『嗨!』

骷、骷髏頭--

布朗尼睜大眼、心跳上升一倍、完全無法發出聲音、嚴重驚嚇到跳不起來,只能在下一瞬間捧住被嚇到痛的心口蹲在地上,無聲驚喘得氣若遊絲。

然後那讓他嚴重驚嚇的手又在肩膀上輕點兩下,聲音非常擔心。

『你不要緊吧?』

我快嚇死了……布朗尼在心裡這樣想,卻還是虛弱地抬手搖兩下,表示不要緊。

『請問這裡是非人類服務信箱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雷達嗶嗶叫,雷達嗶嗶叫,雷達嗶嗶叫──

磅!!

「徐伯偉!!馬的快起床!!我早上沒課都被你的鬧鐘吵醒啦!!你到底要不要起床!?」

徐伯偉捲著棉被小小翻個身,再驚恐的彈坐起來。

「你、你你闖進我房間想做什麼!?我我我跟你說喔──嗚呃!」

陳國紹抓起門邊的球袋(含球)、羽毛球拍、壘球、背包、以及學生必備暗器之首的原文書,神色麻木(因為沒睡飽)手下熟練的往室友身上用力丟,丟得徐伯偉努力把棉被往前擋,自己在棉被之後跳上竄下唉唉叫。

約喝掉半杯小珍奶的時間後。

球袋在地上移動出或許很哲學的路徑,徐伯偉從棉被之後探出半顆頭。

「醒了嗎?」陳國紹抓頭髮揉眼睛,還是很想睡。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