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夜復一夜。

傷口旁邊增加了新的傷口。

總是來不及癒合的傷口刺痛骨血,韓崇齊失血的臉日益蒼白。

鬼不再破壞屋內的任何一樣東西了。

宛如角力般,血跡的邊緣顫動著,在牆上攀爬、蜿蜒,以奪回的姿態染紅牆面,再被一下、一下的擦淡、擦去。

漸漸,血跡像離水的魚。

劇烈的掙扎,而後,再也不動了。

沙。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間房子的租金很便宜。

深夜兩點。
韓崇齊疲倦的從螢幕裡抬頭,入眼的是滿地的血跡。

地上、牆上、甚至是房東保證是全新的衣櫃上都布滿血跡,但韓崇齊知道,只要眨一下眼,他公寓的牆和磁磚就會跟原來一樣白。

這是間死過人的房子,所以便宜。

疲倦的一下又一下眨著眼,韓崇齊的世界忽紅忽白,而只要一轉頭,他的窗外就飄著一張滿是血跡的臉。

四樓和十樓一向比較便宜,而一間死過人又鬧鬼的十樓之四,便宜到連他薪水的零頭都有剩。

韓崇齊不拉窗簾,因為他不想觸怒那隻鬼,也不想哪天忘記他的存在而被嚇到。

但這樣很累,真的很累。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9 Wed 2009 12:41
  • 今天

帶了隻貓回家~~XDDD

不過他現在躲在床底下不肯出來......Orz....真是傷腦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完全理解對方的困惑,所以學弟只是起身付了兩人份的咖啡錢、任由米歇爾亦步亦趨的跟著,邊走邊撥了通電話說不回研究室了。

「……你想去哪裡?」因為知道對方鮮少這個時間離開學校,所以米歇爾皺起眉頭。

「這是僅此一次的邀請,米歇爾,跟我來吧。」

用眼角的笑意呼喚米歇爾走得近些,又撥了通電話要萊伊把在他研究室的阿爾傑帶回家,學弟不曾回答米歇爾的問題、不曾注意對方守護他的動作,只是上了公車、坐在兩個人可以一起坐的位置,便閉上眼睛小憩。

他們在街上下車,讓米歇爾驚訝疑惑的是,對方似乎只是逛街而已。

一起進花店買花、買下好吃的甜點、幾件衣服、有趣的小玩具……蒼老優雅的臉正溫柔的笑著、鮮少對到視線的雙眼正詢問他感想,並不是很親暱、也不是愛情,卻是幾乎讓人落淚的待遇,米歇爾即使疑惑不安卻依然感到開心幸福。

他們幾乎逛了整條街,在米歇爾想要勸對方休息前,老人招了台計程車上車。

沒有問自己可不可以上車,因為他覺得對方不會說『不』。

沒有問要去哪裡,因為覺得對方不會回答。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