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借用了書房,所以經常遊走其間翻動書籍就變得自然。

菲平均每個月都會出遠門一到兩週,自己碰到有表演或是音樂祭的頻率與離開時間差不多也是這樣,在菲不在的房子裡觀看被藏起來的畫,也就不需要隱藏。

雖然是斷斷續續,希歐多爾覺得自己已經大致上找完所有的畫,站在書房,又打開了最開始看到的第一張。

曾經,左邊是嫉妒,右邊是戀慕。

他一張張看下去,然後畫像失去了可以形容的字彙;如今回頭,曾經清晰的東西變得模糊,還是有嫉妒,仍舊有戀慕,但又不全是那樣。

很模糊,經不起看、也經不起考驗。也許……是羨慕,只是,看到最後,所有的畫作終究還是失去了名字。

就像菲的真心一樣。

看著菲空茫的表情生氣難過,希歐多爾卻不後悔問出問題,不問他永遠不會知道答案和距離;不會看見那個男人,用被遺棄的表情說身邊所有的人都不在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仔細思考後,加減放個防爆頁





------------------------------------------



希歐多爾哼吟著,跨坐在菲的身上晃動著腰,一手耙梳頭髮,一手撥開菲試圖撫慰前方的手,在喘息裡控制自己的身體反覆起落,追逐更多更棒的快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希歐多爾‧梵‧德‧尼司鐸伊!放下你的弓!給你一刻鐘!給我出去冷靜一下!我不想陪一個走神的廢物!」

希歐多爾放下弓、耙梳頭髮,看莫克教授一貫冷硬的表情推門離開,然後才放好手中的琴,動動肩膀脖子也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偷偷摸摸走來幾個被教授大嗓門引來的人:教授邊走邊罵,隔音再好也關不住聲音,不少聽到動靜的新生都探頭觀望;希歐多爾則無所謂地靠在門邊,無視走廊的禁菸標示拿出菸點上——大不了等教授回來再被罵一次。

「梵‧德‧尼司鐸伊助教,你幹嘛畢業了還來給教授罵啊?」

「想好好練習一下,很懷念教授的大嗓門,練起來很有動力。幹嘛?漢森?」漢森是小提琴組二年級,希歐多爾兼任助教時指導過。

「還不是因為莫克教授在『廢物』前面用了少見的詞!你在幹嘛啊希歐多爾?」

「喔,尤貝爾你看起來還是一樣糟嘛。」挑挑眉、嘴上的菸晃兩下,就算打過招呼。

「哪裡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炫技曲從手機響出變得模糊吵雜。

手機一連響了兩三次希歐多爾才勉強醒來,把頭埋在枕頭裡伸手四處摸索遍尋不著,才想起身在何方。

「…菲……幫我拿手機……」希歐多爾虛弱地說著,既然摸不到任何東西,那代表菲已經醒了。

沒有去思考如果菲在的話,手機早就遞給他了。

菲回到寢室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剛停下來的手機又再次響起,埋在枕頭棉被裡的希歐多爾夢魘似地一遍遍說著話,讓菲失笑地翻找出聲音拿給希歐多爾。

「拿好。」

菲在床邊坐下,任由希歐多爾趴伏在他大腿上、努力清醒神智,看也不看的接通電話。

「喂……」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