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TT的活動文...照分類算是白聖誕XDD 不過應該有人覺得它是灰聖誕XDDD

使用的關鍵字如下
武當山、劍、皮鞭、喝不完的酒、心臟、鐵鍊、蠟燭、白袍



******




貫胸而入。


劍。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妖精博士會跟惡魔在一起?」而且還是……淫魔。
雖然淫魔沒有一定的性別,只有存在,可以為男性也可以為女性……但是……為什麼跟人類的妖精博士安祥喝茶的會是男人外型的淫魔?!妖精博士不是跟惡魔勢不兩立嗎?

「唔嗯,這問題就跟身為妖怪的你,居然帶著人類來找我求助是一樣的答案,聲音很好聽的妖怪先生。」金髮的妖精博士支著頭嘻嘻笑著回答,間接承認他旁邊的男人的確是惡魔。

妖精博士與惡魔的竊笑雖然讓人惱怒,卻無法真的生氣或是討厭。

「不用擔心,我今天只是來純喝茶。就算我是個惡魔還是個淫魔,我也沒這麼不挑——我又不缺業績。」

紅髮綠眸的惡魔,俊美英挺的微笑儀表不用刻意都魅力四射,泰斯特沈著臉抉擇的表情,讓妖精博士笑到肩膀不住抖動。

「咦咦~!?惡魔?!淫魔!?真的嗎!?你是惡魔!?」王伯晏沒去思考妖精博士的話是啥意思,驚訝的指著應該真的是惡魔的男人——對他來說今年春天簡直就像在看圖鑑一樣,而且現在居然還出現了個惡魔,還是跟人類故事與歷史相當密切的淫魔。

「沒人告訴你不可以隨便用手指著惡魔嗎?可愛的孩子,要求並不需要的答案需要代價喔。因為作客所以不打算作什麼,但有送上門的甜點當然還是會收下,你確定要這個答案?」

不用泰斯特說,王伯晏其實也不太相信一個惡魔會來純喝茶,而且再笨也不會不知道所謂的甜點指的是他自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天修整,泰斯特看王伯晏身體大致恢復,也沒問王伯晏的意見就把人塞進車子裡。

想也知道是要去某個地方,基於直接問可能無法獲得答案的推測,王伯晏搖下車窗,開始下載課本上沒有的小道消息。

「我們這樣妖精不會跟來嗎?在學校的時候怎麼也沒來騷擾我們?」

「妖精們有各自活動範圍,除非是旅行妖精之類的,否則妖精們不會輕易離開原本的居所,也不會輕易接受遠行而來的妖精。在人類極度密集的地方妖精也不會出現,人類太多會讓妖精感受到壓力,人類群聚的氣息對妖精來說並不愉快。」

「嗯,好吧,那麼,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裡?」居然有這強烈的地域性歧視啊……真不可思議。

「……去拜訪妖精博士。」

泰斯特的回答讓王伯晏對玻璃外的藍天白雲大草原不斷眨眼睛,一群要過馬路的綿羊安靜走過,牧羊犬活力百倍的跑過來又跑過去。
「呃……童話故事裡的那種還是真的有這種職業?」

「不能說是有這種職業,所謂的妖精博士,是指對妖精有充分認知、能夠溝通並且處理人類與妖精問題的人類,學有專精、大部分都具有少量的法力,妖精博士是對他們在此道上廣博的知識與能力的敬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弱的燈光,聲響細碎輕微。王伯晏覺得自己應該睡了很久,但全身上下卻仍舊是疲憊虛脫的倦怠,不太想動,又有種該醒來的感覺。

努力眨眼,朦朧而清晰的視界裡有個身影靠近、蹲下,溫暖的手掌按在額頭。

「醒了?還是想繼續睡?」

是泰斯特。

這裡是宿舍,微弱的光是被紙張礙著的檯燈。

泰斯特溫柔清晰的聲音,聽來也透著疲勞的顏色,慵懶輕緩。

「…我……」
喉嚨乾啞,說不出話,反倒開始咳嗽。

夜裡的房間,身旁發出一聲輕嘆。掙扎坐起,泰斯特也拿著八分滿的溫水回來,在床邊坐下。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想,雖然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不過還是先打招呼好了。
「……泰斯特,你也來啦。」

王伯晏怯怯的看泰斯特死死盯著他、不發一語,好半天才一把搶走他手中的杯子放到一旁。
「你喝了多少?」

「……一、…呃、兩三口,真的,只有兩三口,雖然味道很好但我有記得你說的話,故事也還記著所以都不敢亂吃亂喝……欸…你很生氣?」

「對。」泰斯特拒絕妖精送上新飲料,一口喝乾王伯晏那杯。

「……抱歉…只是我想與其被跟前跟後,參加一下聚會應該…」

「不是這個原因!」聽到王伯晏的道歉,泰斯特覺得更生氣更煩躁,明知不能對弄不清楚狀況與細則的人類生氣,但還是沒辦法完全克制自己、將擔憂轉換為因對方不小心而產生的怒氣。

「真抱歉我不是妖怪什麼都不懂,要生氣就先把話說清楚!真要說氣話自暴自棄那也是你自願的!不要對我發脾氣!」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誠如泰斯特所說,妖精們的數量有增無減。自己看得見也能與之溝通的事,相當迅速的在妖精之間傳開。明明學校有這麼多人可以選,王伯晏走在離開圖書館前往文史館的路上,完全不敢回頭看左右後方到底跟了多少在後面飄。這幾天連上課的時候都受到動物園動物的待遇,靠得近的睜著眼睛靜靜看,遠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拼命討論就怕他聽不到一樣。

……真的……有煩。

那天……是問過泰斯特了……

『如果陷入循環只為了好玩而不斷騷擾爭奪人類,引起人類反撲滅除、或是不同種族間的紛爭就不太好,因此,被認可、被選定告知的對象就不得再介入,這是個約定的習慣並非強迫。』

但是……最後的意思是如果亂來犯眾怒就會被殲滅?
對妖精們來說……我已經是泰斯特的了……他們應該只是無聊,畢竟那天很乾脆的就散去……

…春分日一過,反正應該不會再看到了……

如果只是陪陪寂寞的他們直到春分日,愛玩卻尊重約定的妖精們,應該不會這麼跟前跟後的繼續騷擾我吧?

王伯晏這麼想,腳下自動改變目標決定翹掉班會,轉往校園中靜謐的角落花壇。然後,猛然回頭。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應該……都有聽說過,在妖精或精靈們的慶典裡、被拉去助興或被強迫參加的人類,最後獲得寶物回來、或是因為太貪心受到懲罰再也回不來的故事吧?在鄉間,也有那種被妖精帶走就會回不來的傳說。伯晏,這種資料你應該也看過不少?」

「嗯…去年作報告的時候好像有人報告過,看也看過不少,那是……真的嗎?」

「是真的……但是,一年之中並不是每次都有這個機會。」

傳說、以及很多像是由想向架構出來的故事和小說裡,都有其真實與虛假的一面。

妖精與精靈們的確住在人類的世界,但是他們也有他們的世界——平行在人類世界之外卻又互通的世界,只能生存非人的生物人類卻無法存活的世界。就是很多故事裡,偶爾會被形容是妖精花園或是其他名字的地方。

一界有所謂的一界之主,統管妖精們的當然是妖精之王……在人類日益繁盛並且破壞自然,各種非人的生物,擁有能力的多半退回或是回歸開拓各自的世界。於是,在久遠以前,所有人類以外的生物立下了約定,為了往來與交流、不因封閉而消失、為了其他還留在人類的世界的其他生靈、以及不被擁有能力的人類隨意闖入,一年之中只開放名為『門』的出入口四次。

春分日、夏至日、秋分、以及冬至。

「說是開放日……其實是那天之前的半個月,門就會開了,所以嚴格來說那四天應該是關門的日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見泰斯特有些氣急敗壞加緊張的樣子,習慣的想『喔。』一聲,卻被泰斯特動作更快的手摀住,正想抗議就看見那些小東西…飛回來。

「為你這臭…咦?不是人類?你是什麼妖怪?好可惡,為什麼把我們扔出去,你跟這個人類是什麼關係?」

其中一個綠色短頭髮看起來應該是女性的小小人,指者泰斯特鼻子大聲問著。

「我是什麼你們沒有必要知道。到是你們,想對這個人出手嗎?不要作弄我的戀人,妖精們,你們要就去找別人。」

泰斯特邊說手又收緊了些,王伯晏看到明明以前都看起來差不多的學校草皮與小花叢,又飄出一群泰斯特所說的妖精。

然後泰斯特的話讓妖精們發出驚呼。

「咦耶耶耶耶~~~!?戀人?啊啊啊啊……好吧,戀愛是自由的。雖然不挑選人類女性你還真是個變態妖怪,不過你眼光真不錯,他是個很不錯的人類呢!」

有著花瓣一樣柔軟豔麗桃紅長頭髮的妖精,手指抵在頰上,笑得嬌豔又可愛頑皮,清脆的聲音宛若鈴鐺聲響,接在妖精們的驚訝之後說了那種『啊呀,真拿你沒辦法。』感覺的話。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冬天對王伯晏而言,是一個很見鬼的冬天……說見鬼也許不太正確,因為……他只是發現他認識一個妖怪、這個妖怪是他室友兼同學……

而且,還是個在聖誕節跟他告白強吻他的妖怪……男的。

「我哪有強吻你……」泰斯特壓低音量的小聲抗議,邊翻書邊反駁自己是妖怪不是鬼。

「……囉唆我有訂正。」由於分組報告還是同一組,王伯晏跟泰斯特正在圖書館的書架間找尋資料。王伯晏邊找書邊為自己的際遇喃喃抱怨,雖然照當時的情況,泰斯特的說法才是正確的,但基於確信對方有動手腳,因此王伯晏絕對不會承認,那時候自己沒有反抗拒絕是出於自願。

的確是親一下不會死,男人哪有什麼貞操可言,但是被得逞的感覺何止是差,想起來都覺得是恥辱啊……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就是他不是輸給人而是輸給妖怪。

王伯晏煩躁的把沒用的書放回原位又抽起一本,泰斯特則抬頭搜尋挑了本很磚頭的書打開,持續書架間場所不宜所以很小聲很小聲的對話。

「我也就吻了你而已啊……怎麼人類不分男女其實都一樣嗎?伯晏,冬天都過去你就別生氣了好不好?」

「閉嘴!」聽到對方無奈委屈的聲音王伯晏火氣上湧,稍大的音量讓附近的人都注意過來。不好意思的點頭抱歉,安靜一下子後,才又氣聲氣音把沒說完的話說完。「這又不是過季商品換季就不生氣,你那是什麼論調!」

「我想表達的是時間的流逝……三個月過去春天都來了,你怎麼這麼小心眼……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雪而不適合出門的日子,泰斯特會跟他窩在窗邊,看著在飛雪裡朦朧的古城,說著不知是從老闆那裡還是從哪來的故事,或著,輕輕為看書的他哼著很多人求都求不到的歌聲。

常常,聽著聽著就彷彿失了神,有時候,是真的失了神。發現時總是只看見泰斯特溫柔的笑著,說他打瞌睡。

王伯晏覺得不單只是這樣,心裡隱隱覺得還有些什麼,那是個跟朋友之前心情不好,以及現在好心情的溫柔都有關的事。不知道該怎麼問,用力想也沒頭緒。卻覺得,在這城裡度過的日子,漸漸有什麼在那美麗的歌聲以及溫柔微笑裡改變了。

在外行走,探訪古蹟森林,去看了羅雷來所在的灣流,兩個人一起的時候就必然有小小的歌聲伴隨,彷彿融入眼前的景象。然後,王伯晏發現,當他獨自一人的時候,也能從景物裡看見不存在的歌聲。不管他願不願意,那讓他放鬆也讓他信賴並喜歡的聲音在聽覺裡扎了根,即使是踩踏雪地的聲音,都好像讓他聽到了泰斯特那熟悉的嘆息。

王伯晏開始覺得…自己變得奇怪,不知道該怎麼友好如常的面對,在他面前才能放鬆歌唱、或是為他唱歌的泰斯特,而一旦開始胡亂瞎想,連回憶都讓人彆扭無錯。

「伯晏?」

熟悉的聲音喚回神智,然後一個很模糊的東西充滿視線,溫暖的,穩穩的,撫上額頭。

「怎…什麼事?」王伯晏不自覺的往後縮,被碰觸的一瞬間,那溫度有著讓人錯亂的灼熱感。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醒來的時候猶如在夢裡。

王伯晏張開眼,感覺自己捲曲的睡姿在寒冷裡讓四肢僵硬,起霧的窗外白茫茫一片,室內很安靜。

電腦關上了,書桌前的座位空無一人,上舖好像聽得到呼吸聲。

王伯晏抽起被自己胡亂壓住的棉被蓋在身上,趁賴床與醒腦的時間回溫,呆呆看著滿佈日光室內。

……醒來的時候猶如在夢裡……聽覺裡殘留著,昨夜睡夢間依稀聽到的歌聲。而現在,餘韻彷彿戶外飄落的雪,沉默而輕巧的消失了形體。

泰斯特好像很晚睡,然後,只有在熟人面前才會多話的友人,最近好像有心事?

應該不是冬季憂鬱症吧?

王伯晏從床上爬起來,輕手輕腳的打開電腦,翻著每一張被整齊收好的草稿,比對電腦檔的內容,驚訝的發現昨天為止的進度已經全部完成。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蘿蕾萊的傳說很多很多,最廣為人知的形象是歌唱女妖……姑且不論相貌美麗與否,其美麗絕世的歌聲是致命的幻惑……在傳說裡,總是不斷吞噬為之迷航的水手,一次又一次的化為更出塵難拒的音符……

「伯晏……」

學生寢室裡堆著滿滿的書,躺在上舖的人拿著書,夾著紙,被鉛筆凌亂謄寫過的筆記看起來歷盡滄桑。其主人喃喃呼喚一個名字,聽起來很懶散的聲音卻得到回應。

坐在書桌前瘋狂將手稿打成文字的人,慢下動作,像是在回想自己有沒有聽錯。「什麼事?泰斯特,資料不全?」王伯晏問著,手上漸漸恢復了速度,兩人合做的報告意味著份量與難度都比兩人份要多……教授可是種從不知客氣為何物的生物。

「…回應歌聲就意味著死亡……那歌唱者得到回應時,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啥?!」聽到莫名其妙的話,王伯晏轉身望向上舖,一句什麼跟什麼或是別再發神經之類的話,卻在隱約看見對方的表情後又默默的嚥下。「……喔,你在說歌唱女妖啊,這我怎麼知道,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都是女的吧?不過父權社會加上往昔水手都是男性,美女還是比較有自圓其說的魅力吧,不過更早的母系社會時應該還是會有類似的傳說啊……怎麼沒有男的?難道歌唱女妖都是自體分裂……」

「……伯晏,如果你說的不是英文,岔開話題的技術會更高明吧?」泰斯特放下書,還是躺著,摸起散放在身邊的手稿,拿到眼前整了整、寫上順序,折成紙飛機,隨手向下一扔。

「是你莫名其妙,」王伯晏努力在不移動的狀態下伸長手臂,攔截到胡亂飄移的紙飛機,「假定妖怪是真的,歌唱女妖的歌聲是為了獲取食物而存在的,我怎麼就沒聽過大廚會對食材有感想?最多就是食材的等級高下,好不好吃之類的。」瞄了眼不知道有沒有在聽的同學,王伯晏開始拆起紙飛機,拉平,不甚專心的掃著內容。「假若妖怪不存在,那是風土文化使然,但在傳說之間卻有共通點,而這就是我們的報告。」

「我知道,我不是把我整理出來的東西丟下去了?」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8 黑貓館 B19 B20
12/9 黑貓館 B17 B18

歡迎來玩喔XD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房裡的元素精靈受到大魔導師與龍的吸引而來,感染到歡騰的氣氛而喧鬧不已,在龍與法師的放縱與授意下,變出一陣又一陣的光芒與把戲,舞動跳躍出美麗的場景。即使安靜沒有任何音樂,對於能聆聽精靈之聲的存在來說,室內滿滿都是鈴鐺般的歌唱聲。

與非人的生物相處很容易就會忘記時間的流逝,艾利爾覺得懶洋洋又暖暖的,總覺得沒過多久就聽見搖遙遠播傳開的鐘聲、還有他家來自魔法工會傳來的新年報時,才發現時間真的好快就過去,有種眨個眼就過一年的錯覺。

室內的精靈們也聽到鐘聲,歡呼的叫囂然後一個個的散去跑回精靈界繼續狂歡。艾利爾轉頭看向正指揮著精靈們離去、安排誰該留下來維持魔法陣的艾瑟爾貝特,就覺得這樣的畫面真的很有趣。

剛好安排完最後一個精靈,艾瑟爾貝特一回頭就看見不住輕笑的艾利爾,,於是也微微的加深了嘴角的笑意,在艾利爾面前坐下。
「新年快樂,艾利爾。」

「嗯,新年快樂。真是別具意義的新開始,這還是我第一次跟一條龍過新年還向他說新年快樂。艾瑟爾貝特,今年冬天真是麻煩你了,明年也請多指教。」艾利爾認真的低頭致謝,不過艾瑟爾貝特對那個請多指教有意見。

「如果是跟今年冬天一樣的請多指教,那未免也太讓人傷腦筋了,明年的目標還是從這裡開始吧?」

「嗯嗯…好吧……我會努力……嗯?這什麼?」心虛的想自己能進步到什麼程度,艾瑟爾貝特拿了一個用厚油紙包裹的東西放到自己面前,體積還不小。

「打開看看吧,新年禮物。」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護身符,裡面有單向的傳送陣可以把你傳送回客房的床上,就是你每次來睡的那張床。那個傳送陣只要啟動就好不需要操控也不需要提供魔力,配合裡面的物理攻擊防護法陣,如果東西塌下來,你至少不會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活埋,而能順利脫困;然後……因為你一專心起來就沒有分寸,裡面有設定在你魔力下降疲勞增加時,就會干擾你精神的法陣,當你的疲勞到達我判定需要休息的程度,穿送陣就會直接把你傳送回這裡。」

唔……的確是護身符……這麼高等的魔法材料與法陣配置居然只拿來做這種事……
艾利爾思考著材質與法陣組合,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東西現在就在他的脖子上,還在惋惜這麼少見的精神魔法陣居然拿來這麼用……
「那這個細繩是什麼材質?」銀色的細線纏繞織成的繩子,總覺得有種微妙的熟悉感……

「嗯?那是我的頭髮,比起其他材質,這個更舒服而又堅韌,對於穩定與存蓄魔力都是相當不錯的介質。」

白銀龍說的稀鬆平常,聽的艾利爾差點就想把刀拿出來說『請給我一點頭髮做實驗!』……所幸還有理智讓他沒對朋友兼恩人的龍這麼做,不過龍不說艾利爾發現他都快忘了……以魔法素材來說,龍渾身上下都是寶啊……

* * * * * * * *

入冬大雪後的第十天,艾利爾就、不,是終於發現白銀龍給他項鍊的陰謀。

那時候他知道自己累的快要跌進大斧裡,也一如往例的想著再一下、再一下就好……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艾利爾……為什麼你平常出任務時的警醒與生活技能,在回到家之後就蕩然無存了呢?難道我的記憶錯了嗎?」艾瑟爾貝特用手指抵著額頭努力思考,說得艾利爾汗顏不已。

因為……因為沒記錯的話,伊格諾雅還在的時候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那些也不是通通不見……只是………
「我…我只是……呃……剛好沒空想到……欸…忘記要去想到。」

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可是就是心虛……艾利爾心想大概是麻煩對方又讓對方擔心,所以才會這麼心虛吧?

因為此時的艾瑟爾貝特正露出帶著點憂傷的表情,伸手撫上自己的臉頰、輕輕湊近了一點點。
「艾利爾,我說過要守護你,我就會做到……可是請你務必要記得,人類的生命很脆弱。即使我很強大,你也得給我可以救你的機會,希望你能再注意一點自己的安危和身體。」

微笑很靠近,自從上次被吻了之後,只要被碰觸或是很靠近,艾利爾總會忍不住臉紅、心跳也會亂個幾拍……實在是很妨礙實驗進度。
「……好啦……那……我可以繼續回去做實驗了嗎?」

「不可以。」艾瑟爾貝特愉快看著艾利爾聽到回答時、瞪大眼睛、臉上寫滿『為什麼不可以?!』的表情,迅速偷了一個吻,然後把雖然腦袋裡什麼都知道但就是很純情的法師,趁發呆的時候塞到充滿軟墊的靠椅裡、然後把煮好的食物也一併塞到對方手上。

「……」不知道該怎麼抗議最近常常被偷吻這件事的艾利爾,在回神後原本想說不餓等等再吃,但食物的香氣勝過十萬軍隊,終於發現自己很餓的艾利爾順從食慾的開始進食,然後吃了一半就開始暗叫糟糕……剛剛洗過澡、吃了東西,接下來就是想睡……他本來想準備下一段實驗……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發生在艾瑟爾貝特新居落成後的兩個月,冬天的第一場大雪之後。

對於只要一做實驗就沒日沒夜人事不知的艾利爾來說,多了鄰居的兩個月感覺相當微妙。

因為他們個性是很像的……沒錯,真的很像,艾瑟爾貝特以各種理由進到他家,把他從實驗室拖到戶外的那種氣勢、表情、無賴卻又讓人難以拒絕的手法,都跟伊格諾雅那時候一模一樣。不同的是,伊格諾雅的聲音給人陽光的感覺,明快得不太像夜精靈的血統;而艾瑟爾貝特的的聲音比較像月光或是破曉的光芒,溫柔、細緻、耀眼清澈,明明應該是一樣的聲音卻因為個性而出現差異。

艾瑟爾貝特會輕輕的造訪,就跟伊格諾雅以前一樣,抓回他注意力也會用不驚擾到他的方法。只是艾瑟爾貝特喜歡叫他的名字,每一次每一次,宛若琴弦歌唱般的自唇中吐出他的名字,有時是在耳邊、大部分的時候是在眼前,然後聲音的主人就會以比從前更優雅、更理所當然的微笑、態度、與行為,帶著他去有點距離外的餐館吃飯,去附近的森林散步,或是被強迫休息……

當伊格諾雅變成艾瑟爾貝特,艾利爾才發現他已經習慣會有個聲音出現阻止他、作為警示、告知現實的時間,這個聲音出現時他會習慣性的放棄掙扎。而現在,當這個聲音以更溫柔和善、更理所當然的姿態在身邊響起時,那種『再一下就好』的掙扎就會瓦解的更快。

然後漸漸的,艾瑟爾貝特家成了艾利爾好不容易實驗完成之後,可以休息的暫居之處。因為不善整理也沒空整理的法師家裡,滿滿推起各式各樣的東西,整齊排放造就最大體積、灰塵厚度跟物品深度都很難測量,各式各樣的書和筆記、實驗結果和配方、藥品與各式各樣得材料器具……唯一整齊的也只有實驗桌所在的範圍,還有收藏實驗用的寶石、貴金屬與各種材料的櫃子,而櫃子之後被堆積直至天花板的各色物品也就只能視而不見。

上二樓的樓梯早就失去了作用,而面積不大的二樓也早已被書籍佔據。以往法師回到二樓休息,是從窗戶用漂浮術飛進去。

終於,在某個艾利爾疲憊至極正打算飄回樓上休息的清爽早晨,艾瑟爾貝特很認真的這麼跟法師講。

『我家還有房間借你,你來我家休息吧。』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就是如此扭曲XDD

Ara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